美团改造摩拜:收购后没有造新车 王兴故意按兵不定

来源: 2021-04-05 23:59:20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4554 bytes)

作为中国创新代表的共享两轮车,商业壁垒不高、也难以赚得巨额回报,但因能产生巨大流量且是互联网巨头的战略版图,它身处时代漩涡中心。在这里,不仅全国性战役频发,而且撬动了全球资本局——两轮车战事是当代中国最精彩的商业博弈案之一。

腾讯新闻《潜望》采访了超过20位新旧单车创始者、高层、投资人和供应商,尝试复原这个事件密布、各方利益阡陌纵横的故事。这场战役堪称互联网史上最昂贵的钢铁大战,它曾如何走向废墟之地,而今又如何重起硝烟?

以下为《穿越废墟:共享单车剧未终》全文核心看点:美团收购、改造摩拜内幕

摩拜收购案前夕,王兴和美团高管在街头骑共享单车,王兴有些纠结:到底收购还是不收购呢?最后咬咬牙,决议收购。

摩拜CEO王晓峰不愿意摩拜出售给美团。他找了能找的所有人,直到股东大会前几分钟,还在努力说服投票者回心转意——支持公司独立发展。机会相当渺茫,不管是最大股东腾讯,还是他的搭档、董事长胡玮炜,都同意出售。

一位摩拜联合创始人形容,摩拜是“姑娘长得太好看,在选美比赛被所有人看上”。经过精心挑选,摩拜股东分五类:第一类是有影响力的个人,如李斌、王兴;第二类是VC,如启明、贝塔斯曼;第三类是大型PE,如华平、Hillhouse、淡马锡;第四类是战略投资者,如腾讯、联想、富士康;第五类是媒体。“你拿的不仅是他们的钱,而是他们背后的资源。我们把该交的朋友基本都做了布局。”问题也出在这里。“突然间万千宠爱都来了,每个人施加力量,使得走向不能够控制。”

上述人士拒绝就细节问题置评:“不要再戳我心中的伤疤。”他反复传达了一个态度:商业是基于规则的游戏。“从情感上,我们不喜欢这个事情,但是接受别人基于各自利益做决定,我们没做过激行为。”结果是,王晓峰在股东大会投出反对票,但没能扭转态势,美团收购摩拜方案在2018年4月3日晚通过。

尘埃落定的夜晚,王晓峰和胡玮炜于凌晨返回公司。一位目击者称,他们情绪里夹杂了一种复杂的激动,“很难说是开心还是不开心,感慨孩子养完了,送人了”。好在,摩拜创始人联同投资人赚到了钱。

然而,美团收购完的最大动作是没有任何动作。

据摩拜高层回忆,刚收购,王兴每两天来和高管开One on One会议,花了几周梳理业务逻辑。他曾拿摩拜和通讯运营商移动、联通做类比,在王兴看来,共享单车是基于地理位置的基础服务。

虽然极力维持团队平稳过渡,摩拜还是出现大幅人事震荡。CEO王晓峰立马辞职,紧跟其后是CTO夏一平。胡玮炜找来刘禹任总裁,胡玮炜接任CEO。但没多久刘禹走了,胡玮炜也走了。高层除一名运营VP外全部空巢,留下大部分中基层员工。“像我这种反应迟钝、老黄牛似的稳打稳扎,”一位美团人士形容那段时间,“每天在考试,每天都在‘苦练基本功’。”他一度颇有微词:“我说我们基本功有那么差吗?”

长达一年多,美团都没造新车。一位至今在美团的摩拜员工对腾讯新闻《潜望》说,美团按兵不动让他感到困惑,直到阅读公司方法论。其中指出:空降管理层不允许新官上任三把火,最好“一把火都不要烧”,要花时间去了解、和团队交心、建立信任。否则不管几把火,都可能是“乱烧”。

王兴了解完,把摩拜交给时任高级副总裁的王慧文。王兴和王慧文各召集过一次全员会,这在摩拜是最高规格。王兴是刚收购时,王慧文则是2019年1月,他在一天上午宣布震惊业界的决定:摩拜更名美团单车,美团将成为国内唯一入口。寥寥数笔背后,是一场声势浩大的刷黄运动——全体业务迎来整肃,采用大一统的“美团黄”。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