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个月后“老头乐”就凉了?千亿市场等待正规军接手

来源: 2021-04-05 23:51:50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4877 bytes)



曾经街头常见的“老头乐”,已经不好买到了。“前些日子,就在不远的高架桥下全压瘪了,集中销毁。”得知顾客想要买“老头乐”,北京某电动车专卖店老板说,“没有人卖了。而且,你就是上别处能买到,也不一定能用几天。”

今年3月23日,工信部发布了《低速电动车标准制定会议纪要》。根据其内容,今年9月将会发布制定完成四轮低速电动车新国标,老年代步车通过新标准规范,将会纳入新车型“微型低速纯电动车”管理。这意味着,现在不合规、合法的老年代步车,在5个月后,将会正式退出历史舞台。

据媒体报道,在去年12月底,北京市就启动了非法电动三轮、四轮车整治。今年3月27日,北京市有关部门在顺义区,对前期依法查扣的1569辆违规电动三四轮车进行了集中销毁。

“马路杀手”老头乐,没有纳入监管体系,也不用上牌照,保有量没有准确数字,但低速电动车的半壁江山,都在山东。据山东汽车行业协会的数据,这里的低速电动车年产可达100万辆,经济规模上千亿元。当行业加速清理,在未来,或许只有合规的企业,才有存活下来的可能。原本的低速电动车生产企业们早已开始了向新能源汽车的转型。

除了监管力度加大外,包括“国民神车”五菱宏光等车企们也对低速电动车领域进行了“降维打击”。原本低速电动车们两三万元的价格区间里,五菱宏光MINI EV也已经杀入,而且也不乏其他新能源乘用车企的虎视眈眈。

“老头乐”,不再快乐。

另类神车“老头莱斯”

在北京,“老头乐”买不到了。

AI财经社走访了北京市区多家电动车专卖店发现,曾经街头随处可见的电动三轮、四轮老年代步车已纷纷在店内不见踪影。有销售人员和店主提及,这几年陆续都有通知下架这些产品,但年前开始“力度特别大”。

被问到车是在哪买的,刚接完外孙准备回家的张大爷把口罩往鼻子上一提说:“我女儿前两年特意跑去五环外买的,现在你上哪儿也买不到。”

除了线下门店,不少贴在“老头乐”车尾的联系方式也成了空号。

AI财经社在某采购平台上找到某品牌经销商,对方告知,可以通过视频语音在线看车和讲解,线上支付后再分配物流发货。当得知目的地是北京后,某品牌销售人员直言“发不了、不让发”。另一品牌员工则含糊其辞地表示,“快递发货可以”,但后续不能保证。



现在打开淘宝和拼多多,AI财经社搜索“电动四轮车”均没有相关商品的显示,搜索“老头乐”展示的商品也与电动车毫不相关。在某信息平台上,AI财经社联系到一位自称是低速电动车的资深网络销售,对方表示,近期来自北京的意向客户明显增加不少,“估计是线下没地方可以买,只能网购,又怕被忽悠,所以来货比三家。”

市场的清理已经开始。但昔日“老头乐”在不同的城市里,都可谓风靡一时。

“‘老头乐’的快乐你体会不到”,这是在老年代步车用户圈中广为流传的一句话。在这个持续井喷的市场,很多这类产品的拥趸直呼其“老头莱斯”、“莱斯莱乐”。某品牌甚至直接将广告标语起名为“人民的劳斯莱斯”,与“国民神车”头衔下的五菱宏光MINI EV遥相呼应。

这类老年“神车”的配置,也早已是超乎很多人想象的“齐全”。

在前述的销售看来,自己推销的四轮电动车“有模有样,开出去倍儿有面”,性能上,“除了方向盘、液晶显示屏,能导航、能放歌、能看电视,还有空调,要啥有啥”。

在被问到售后时,他表示,“特别好修,哪儿坏了给你发配件,自己也能修,实在不行,送去修电动车的地方,反正车都差不多。”

在电商平台上搜索“代步车”,目前仍可见不少商品名中包含“新能源电动汽车”字样的四轮车,价格在一万元出头到两万多元不等,有部分产品甚至在顶部装有太阳能面板,随走随充,实现双能源补给。还有产品的豪华配置中包含“天窗”、“手刹”、“前门电动玻璃”、“倒车影像+MP5一体机”等等。

一款名为“猛禽款”、神似Jeep的代步车参数显示,其整车尺寸为1900*1380*1600mm,整车重量约为0.5吨,驱动方式为“后轮驱动”,额定电压60伏,电池容量为“80-120型”,行驶速度为“35-45迈”。

“爸妈很喜欢”、“动力十足”、“回头率很高”……打开商品评论板块,所见皆是这样的评论。当然,也有评论抱怨称,车子“质量好差,和纸糊的差不多”,“方管都不焊接的,全靠薄薄的铁皮拉着,轻轻一碰就变形”。

有评论也问,开这类车是否需要驾照,得到的回答是,“在农村谁来抓你”。

“马路杀手”老头乐

一位自称是低速电动车的资深网络销售说这类车“不用考驾照不用花钱上牌,还不用上保险,花一两万买走就能开,图的就是便宜和方便”,开起来“有模有样的”。

目前对低速电动车的销量还没有官方统计数据,但据一些地方估算的数据,仅在山东省,2019年的低速电动车保有量就大约300万辆。其中除了绝大多数老年人代步使用,还有一部分被非法运营使用。大多数车辆没有备案,属于“灰色地带”。

也正因为如此,让这些低成本上路的代步车,成了名副其实的马路杀手。

3月底,浙江温州市一位老年人,因忘记服用降压药,导致驾驶代步车途中犯迷糊,追尾一辆快递电动三轮车,电动三轮又剐蹭上一辆轿车。3月中旬,湖北荆州一男子购买“老年代步车”后无法办理牌照,便用泡沫板制作了一块车牌,后在稽查布控系统被识别,民警经过三周的轨迹研判,于3月4日在某小区内查获该车。

不能上牌照意味着没有路权,但在驾驶者们看来,这并不影响它们和轿车、卡车并驾齐驱。

除了危险驾驶,老年代步车在生产环节也隐患重重。

中国汽车维修行业协会技术和标准化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科波拉汽车咨询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王浩告诉AI财经社,动力电池作为新能源汽车的核心零部件之一,报废后通常都会进行梯次利用,也就是二次回收;回收后的电池会用在一些要求不高的车型上面,例如低速电动车。

“在梯次利用后的电池中,有相当一部分的不合格产品流入不法生产厂家。”王浩说。

2020年8月,四川南充一辆老年代步车行驶过程中发生燃烧,车上两名幼童死亡,驾驶者54岁,系两名幼童的爷爷。据当地媒体报道,目击者称事发时火势迅猛,附近的人来不及营救,“那辆车外面看起来还好,里面惨不忍睹,都烧得焦黑。”

一位业内人士解释称,老年代步车通常没有防撞保险杠,有也往往只是装饰,而电动代步车的电瓶一般放在车尾,一旦发生碰撞就容易导致车内电瓶撞击造成电瓶漏液和短路,引发自燃。

2017年,中消协对雷丁、大阳、金马三个品牌的低速电动车各一辆进行安全性碰撞测试,车内假人均受伤严重。数据显示,2013年-2017年期间,全国发生低速电动车交通事故83万起,其中1.8万人死亡,18.6万人受伤。

有记者曾暗访山东德州某电动车生产厂商发现,其生产的低速电动三轮和四轮,均没有任何安全性测试。



低速电动车“半壁江山”在山东

“山东、河南、河北,三个人口大省也是电动代步车保有量最高的地方。”一位业内人士告诉AI财经社,“除了需求带动,当地政策相对允许,也是一大原因。”

据山东省汽车行业协会数据显示,自2013年以来,省内低速电动汽车产量连续多年增长率超50%。2017年,有报告指出,预计到2020年,中国低速电动车保有量将扩大到1000万辆以上,市场规模将达到千亿级别。

2016年开始,山东低速电动车产销量开始占全国总量的半壁江山。2017年,《山东省“十三五”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的通知》指出,要“完善挂牌、保险等保障体系,推动安全、适用、便捷、低成本的低速电动车发展,着力满足乡村出行需求。”

上述业内人士认为,山东省的汽车工业处于“大而不强”的境地,商用车龙头中国重卡、陕汽重卡在2017年累计销量达36.34万辆,一度位列全球第三,“相关部门和大批民营企业都希望能借新能源汽车产业东风,实现乘用车上的突破。”

武汉理工大学汽车工程学院有关人士告诉AI财经社,不仅山东,低速三轮、四轮电动车在徐州丰县年产千万台,“出口市场也大。”

即便市场广阔,但低速电动车自身的弊病使其难以从根本上“转正”。

随着代步车相关的社会问题日益凸显,政策开始对其加强管控和引导。2018年,《六部委关于加强低速电动车管理的通知》以及《关于召开车辆生产企业管理信息交流会的通知》,均点名低速电动车,要求各省级部门制定产能压减、淘汰转型调整方案,依法清理不达标生产企业和产品。

行业加速清理,也带动低速电动车企们纷纷转型,或者背靠传统车企,寻求合规化“上路”。

政策倒逼下,山东省一批规模较大的低速电动车企业纷纷向资质发力:雷丁汽车收购陕西秦星,又以14.6亿元收购了四川野马100%股权,使其直接获得造车资质,正式迈入新能源汽车乘用车赛道。另一家龙头企业宝雅新能源通过增资一汽吉林的方式,一口气获得了新能源汽车和燃油车的生产资质。

2020年,低速电动车企业松果汽车与韩国双龙汽车等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龙汽车将运送Tivoli蒂维拉部件至松果汽车山东省禹城工厂。

在未来,只有合规的企业,才有生存的空间。低速电动车行业头部的几大车企,均已“升级”进入新能源汽车市场。

但在用脚投票的市场中,钱和资质解决不了一切。乘联会数据显示,即便是签下黄晓明代言的雷丁,转型新能源车后,2020年销量也不过3588辆。

新能源乘用车企向下?

更有趣的是,在低速电动车企业向上的过程中,新能源乘用车企却在向下。

数据显示,2020年新能源汽车市场销量排名第一的是国产特斯拉Model 3,销量为13.7万辆;上市不足半年的五菱宏光MINI EV以11.2万辆的成绩紧追其后;第三名是销量仅为4.6万辆的欧拉R1。沙漏型的市场中,一头是定位中高端的Model 3,一头是2.88万元起的微型纯电小车五菱宏光MINI EV。

五菱宏光MINI EV将价格压进了低速电动车的价格区间,而现在,随着五菱宏光MINI EV销量继续走高,包括江淮大众在内的车企也开始“降维打击”,以“正规军”的方式,抢夺原本属于无牌“老头乐”们的市场。

与此同时,“老头莱斯”们,正加速面临政策清退。3月底,《低速电动车标准制定会议纪要》指出,被纳入微型纯电动乘用车后,“老头乐”在生产上不能使用铅酸蓄电池,而是和新能源乘用车一样必须使用磷酸铁锂或三元锂电池;在技术上要全面升级,增加碰撞测试、整车质量、电机性能、爬坡性能甚至胎压检测等方面的硬性要求。此外,低速电动车不纳入双积分,也没有补贴。

监管政策推动下,低速电动车企业加速转型的同时,和其他新能源车企,也将会开始一场硬碰硬的战斗。

这片千亿江湖上还有更多的变数,挑战也会增加。2020年11月,驾照新规取消了70周岁年龄上限,有声音认为,9月即将出台的标准还将要求“微型纯电动乘用车”的驾驶者具备驾照资质。

“新规下,厂家的生产成本和服务成本将大大提高,驾驶者可能也会增加考驾照的时间、精力成本。”王浩表示,“他们有了驾照后,也会去考虑:是买价格上升的微型电动车,还是索性买一台性价比更高的新能源(轿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