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咖啡,为何仍在持续关店?

来源: 2021-03-27 20:52:15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2133 bytes)

在曝出造假后,瑞幸咖啡在不断“优化门店”,关店在2021年仍在持续,且根据内部人士的说法,瑞幸对门店的考核更注重综合指标,盈利也是其中之一。

3月22日上午,装修工人把位于北京市西三环国防科技园内的瑞幸咖啡门店的最后一块板拆除,这家开在经济观察报楼下的瑞幸咖啡门店在上一周已经关门,服务员去了附近的门店工作。“那家店生意很好,杯量也很大,但租金太高”,据国防科技园内的瑞幸咖啡门店的前员工介绍,该店是由于租金高、租期到期没续约而关闭的。这家店位于北京理工大学的国防科技园区内的TCL科技大楼一层,园区内有诸多企业,来买咖啡的人络绎不绝。

瑞幸关店来得悄然无声,哪怕在瑞幸咖啡自爆造假时刻,门店也在一直正常运转。这次瑞幸关店,出于怎样的调整?会涉及哪类门店?瑞幸咖啡公关部人士向本报记者的回应称,本次为正常的门店优化,对个别效益不好或客户覆盖重合的门店进行“关停并转”。

被关门店不止一家,本报记者走访北京市海淀区、朝阳区和房山区,均发现存有关店情形。

2020年4月2日,上市不到一年的瑞幸咖啡(Luckincoffee)曝出“黑天鹅”,瑞幸内部调查表明,从2019年第二季度到2019年第四季度与虚假交易相关的总销售金额约为人民币22亿元。时至今天,瑞幸造假风波已将近一年。

在瑞幸最风光的时候,其店铺覆盖度代表了“小蓝杯”的速度:21个月,开了2130家门店。在曝出造假后,瑞幸在不断“优化门店”,关店在2021年仍在持续,且根据内部人士的说法,瑞幸对门店的考核更注重综合指标,盈利也是其中之一。

黑天鹅后,瑞幸咖啡也做了诸多举措自救,并不断披露成果:春节黄金周全国1900多家门店现制饮品杯量为去年同期的近5倍,11月自营门店中60%以上已实现门店层面盈利,然而门店的盈利的现象是由关闭不盈利的门店带来的吗?收入的增长和提升单价有关吗?瑞幸对此讳莫如深。

另一方面,瑞幸在积极融资进行重组,甚至调整内部组织管理的架构,以寻求资本方的支持。

瑞幸在关哪些店?

3月24日,记者在北京新疆大厦已经找不到瑞幸咖啡的门店,但高德地图显示,瑞幸咖啡的门店正在“装修中”。大厦保安告诉记者,实际情况并不是装修,瑞幸咖啡门店已经停业,且门脸已被拆除。新疆大厦位于北京动物园附近,附近有不少办公楼,马路对面是中国造币总公司。

记者找到新疆大厦的招商人员,该工作人员介绍瑞幸咖啡在上周已经搬空,其所在的门店位置正在招商,这附近的人流量不错,办公楼有不少办公人士喜欢喝咖啡,因此新疆大厦还是会优先招商咖啡企业入驻,该人士介绍新疆大厦的租金在近期没有进行涨价,瑞幸是因企业自身原因考虑不续租。

在经历过极速扩张、“黑天鹅”事件之后,瑞幸的门店会有怎样的调整?瑞幸一位店长表示,公司现在想开大店而不是外卖店,想把客户体验做得更好。瑞幸一位区域负责人则对关店的询问表示很谨慎,他对记者称,确实有门店会因为装修等原因暂时停业,具体门店的关店情况他还需核实。不过他表示,瑞幸咖啡与之前的扩张速度确实不同,现在开店更注重综合指标。

瑞幸方面称,“瑞幸也将持续新开门店,为消费者提供高品质的产品和服务”,但关于具体的关店数量和开店数量,截至发稿瑞幸方面未回复本记者。

位于国防科技园内的瑞幸咖啡拆除后,记者走访附近的西海国际发现本来有两家瑞幸咖啡店,目前只剩下一家瑞幸咖啡门店,并且开在便利店内,和便利店共用空间。

2020年5月,瑞幸对外表示,在开新门店的同时,将对个别效益不好或客户覆盖重合的门店进行关停并转,在这将近一年中,记者所见的新门店远比被关闭的门店少得多。

此前,根据瑞幸咖啡联合清算人在向开曼群岛大法院提交的首份报告显示,瑞幸咖啡的战略重点已经从快速扩展转为有针对性地扩张。瑞幸咖啡计划至2023年开设4800家到6900家自营店。

一封内部信中,瑞幸咖啡CEO郭谨一披露了瑞幸咖啡最新的运营数据。2021年1月,瑞幸新开门店数超过120家;春节黄金周全国1900多家门店现制饮品杯量为去年同期的近5倍,收入为去年同期的近7倍。他同时介绍,2020年瑞幸门店总数近4800家,现制饮品销量超过3亿杯。

推进重组中

因资本而起的瑞幸仍然在拥抱资本。

3月16日,瑞幸咖啡在官网发布公告称,已与重要债权人达成重组支持协议,将于近期履行该协议中的债务义务。公告同时披露,瑞幸咖啡正与一位投资者进行为期30天的独家讨论,以期通过私募融资筹集至少2.5亿美元的股权融资。

据公告,瑞幸咖啡近期将根据中国法律规定,启动减少中国境内公司注册资金和汇款出境的相关审批申请流程,减持的资金将用于履行该协议中的债务义务。

瑞幸咖啡表示,本次与债权人的主要还款计划为:现有票据的持有人应在重组生效日或之后,就现有票据的每1000美元本金和应计及未付利息收取。现金320美元,相当于收回面值的32%(“现金对价”)。本金额为230美元的9.00%一年期优先担保票据(“新票据A”),相当于收回面值的23%;本金额为300美元的9.00%五年期优先抵押票据(新票据B),即收回面值的 30%。价值 60美元的若干LuckinCoffee美国存托股票,相当于面值的6%。

如果LuckinCoffee能够在重组生效日之前募集到至少5000万美元的股本,则现有票据的每位持有人可选择替换至带有ADS的新票据A的本金230美元或?230美元新本息A的本金金额,或如果没有美国存托股票的话,则为新本票B或现金。这种补充机制,可确保收回股权转换金额的150%,即最多可回收面值的5%。

瑞幸咖啡表示,此次重组支持协议不会影响与现有供应商及合作伙伴的合作,瑞幸咖啡会按时履行对供应商的付款义务。

公告中,郭谨一表示,“瑞幸董事会和管理团队一致认为,重组支持协议是实现多方共赢的结果,公司未来将继续采取积极措施,完善资本结构,同时为客户持续提供卓越的产品和服务。”

此外,公告还披露了现金流数据。瑞幸咖啡称,当前公司拥有充足的现金流,截至2021年2月28日,公司现金(不包括限制性现金和非流动性投资)约为7.75亿美元(约50亿元人民币),公告还称公司业绩呈持续增长态势。截至2020年11月,自营门店中60%以上已实现门店层面盈利。

在关闭的门店中,多少门店是因为不盈利而关闭的,瑞幸方面并未给出回复。瑞幸在暴雷之后,上海啡越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振东曾表示,如果瑞幸关掉40%的门店,瑞幸的报表将有极大改善。瑞幸所处的大行业是餐饮,餐饮是现金流的项目,门店能提供好的现金流就是好的资产,如果不能,门店就是负债。

不太平的内部

2月18日,瑞幸咖啡人力资源部发布组织架构调整及任命通知,该通知显示瑞幸进行了大幅组织架构调整,将瑞幸原有的架构调成前台、中台和后台三个部分:前台涵盖运营线和增长线;中台涵盖技术线和产品线等;后台则涵盖对外合作线、财务线和人力资源线等,重要职位的人将直接向郭谨一汇报。

值得注意的是,多名此前参与联名举报郭谨一贪污一事的高管,在职位上也出现了调整。吴涛、周斌、李军将不再担任大区总经理,郭弋炜也不再担任媒体公关部高级总监,其中吴涛被任命为拓展中心副总裁,负责拓展中心的全面管理,向运营线负责人曹文宝汇报,周斌、李军、郭弋炜三位尚未公布新的任职方向。

1月6日,瑞幸咖啡七位副总裁、部分分公司总经理和总监曾签署联名信显示,请求罢免瑞幸咖啡郭谨一,其中列举了郭谨一失责之处。在联名信中,郭谨一被指存在三大问题,第一,贪污腐败,通过手套供应商舞弊损害供应商利益,第二,滥用权力铲除异己党同伐异,第三,因其能力低下和个人私利,给公司造来重大隐患,联名信中还详细列举了有关这三个问题的证据。

联名信提出,鉴于郭谨一的行径已经严重损害公司、全体员工以及全体投资人的利益,严正恳请各位董事和大钲资本担当起作为董事和大股东保护公司和投资人的责任,立即将郭谨一罢免,同时立即成立包括员工代表参与的特别委员会成员或者独立调查组,调查郭谨一的贪腐行径。

然而,2月16日瑞幸咖啡的公告显示,在一个月的时间里,调查小组采访了近40人,包括外部各方和公司人员,包括签署请愿书的个人,审查了5万多份交易文件、公司政策和程序、电子邮件和其他文件和记录,没有发现证据证明所说的不当行为,并已向公司董事会报告了调查结果。

公告还表示,董事会将继续全力支持郭谨一和管理团队继续执行公司的长期增长战略。

接近瑞幸咖啡人士告诉记者,这轮调整缘于郭谨一和瑞幸咖啡创始人陆正耀不合,陆正耀离职创业想要挖角瑞幸旧部,此后高管又联合签字要求罢免郭谨一,矛盾进一步激化,引入了董事会层面的调查,从结果看,瑞幸咖啡的董事会现在更支持郭谨一。

2020年4月,瑞幸咖啡财务造假事件被爆出,董事长陆正耀等高管随后被剥离了与瑞幸咖啡股权和法律层面的联系。离职后的陆正耀开始新的创业,他公布了新的共享空间创业计划,主营占地面积约为5平米左右智能小房间,按分钟计费,计划一年投放20万台,并表示新项目将是“可与抖音媲美的市值千亿美金的项目”。

据瑞幸内部人士介绍,多位员工曾收到一个通知,他们需要进行工作的“换签”,将劳务关系转换到陆正耀的新公司中,但后来其实并不是公司下达的正式指令,而是陆正耀挖人的一个方式。

挖人事件后,内斗升级,直至出现了联名举报信。瑞幸的公告显示,调查组在调查期间发现,公司前管理层的某些成员参与了请愿信的策划。

接近瑞幸咖啡人士告诉记者,高级副总裁曹文宝将负责运营线,首席增长官杨飞将负责增长线,高级副总裁周伟明负责产品线,均向郭谨一直接汇报,经过此轮调整,郭谨一想要加强管理,但瑞幸咖啡是否能快速恢复发展还有待观察。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