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央行行长遭撤职里拉跳水,“埃尔多安经济学”难救市

来源: 2021-03-24 23:53:39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9261 bytes)

“不要相信我们已经完蛋,我们将坚决抵御这波冲击。”3月24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代表大会上信誓旦旦说道。当日,土耳其里拉兑美元汇率已连续第三日下跌,已达7.98比1,较上周贬值了近20%,近乎历史最低水平。

这一切的起因是埃尔多安3月20日将央行行长纳西·阿巴尔撤职。埃尔多安认为,阿巴尔的主要“罪过”是通过过于激进的加息方式对抗通货膨胀,此举可能让刚刚复苏的经济再度陷入低迷。

仅上任四个月的阿巴尔已经是2019年以来埃尔多安撤换的第三位央行行长。2019年,时任央行行长穆拉特·切廷卡亚因降息不够迅速遭撤职,继任者穆拉特·乌伊萨尔则在去年11月里拉汇率创历史新低后遭撤职。

自2003年埃尔多安担任土耳其总理以来,该国经济发展主要依赖于发行货币、大力发展基建和房地产,让银行维持低利率也是埃尔多安用以刺激经济的手段。但长此以往弊端也开始显现,土耳其的通货膨胀水平常年在较高水平,今年2月已达15.4%,高于预期的8%。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

撤职导火索:加息过猛

“我们正在与那些希望通过利率、外汇汇率和通货膨胀的束缚迫使现代土耳其投降的国家进行一场历史性的斗争。”埃尔多安去年11月在纪念现代土耳其“国父”凯末尔逝世82周年的仪式上表示,土耳其将克服政治障碍,改善经济和就业。就在当月,埃尔多安宣布撤销时任央行行长乌伊萨尔的职务,任命总统府战略和预算部门负责人阿巴尔接替。

受疫情影响,去年世界大多数国家都采取降息政策以提振经济,土耳其也不例外。去年下半年土耳其经济快速反弹,土耳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该国国内生产总值较2019年增长了1.8%,土耳其也成了除中国以外20国集团(G20)中唯一一个去年实现经济正增长的成员国。然而,经济反弹的同时,通胀压力也在加剧。

“当时外界投资者认为,(土耳其)可能需要换一种玩法了,所以埃尔多安也开始有点政策转向,算是一个阶段性妥协,是他允许阿巴尔走马上任的。”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公司分析师于嘉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阿巴尔任央行行长时,采取了一套跟往届行长很不同的货币政策,这种加息的做法受到西方投资欢迎,对于国家货币有很明显的提振作用。当然,阿巴尔的政策核心不是提振里拉,而是控制通胀。”

阿巴尔自去年11月上任以来三次加息,基准利率从10.25%上调至了19%。上周阿巴尔进行的第三次加息并非最大幅度,但超出了市场预期,这也成为了他被埃尔多安撤职的导火索。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助理研究员邹志强对澎湃新闻指出,阿巴尔的加息政策让不希望引发经济低迷的埃尔多安不满,埃尔多安认为其越过了解决深层次经济问题和维持经济增长之间平衡需求的界限,因此将其解职。

邹志强表示,“事实上,19%甚至更高的利息水平可能是需要的,此前也曾达到远高于目前水平的24.5%,因为如果不提升利率,就无法控制通胀、稳定资本流入。土耳其目前的外汇储备已远低于2018年里拉危机的规模,资本流出将极大地威胁土耳其经济的稳定。”

据《日经亚洲评论》报道,埃尔多安新任命的央行行长卡夫奇奥卢曾是正义与发展党议员,是一名经济学家,此前在土耳其人民银行(Halkbank)和瓦基弗银行(Vak fBank)任职,拥护埃尔多安的“非正统”货币观点。上个月,卡夫奇奥卢在报纸专栏中写道,高利率“间接导致通货膨胀率上升”,但这种观点并不被主流经济学家接受。上任后,卡夫奇奥卢立即发表声明表示,将继续有效利用货币政策工具,实现通胀的“永久下降”。

卡夫奇奥卢屁股还没坐热,市场对未来土耳其经济前景的担忧立刻显现,3月22日土耳其里拉兑美元汇率大跌14%,接近历史最低水平。

“加息之后,投资者本来对土耳其很脆弱的信心开始培养起一些了,这个时候央行行长突然被换成了反对加息的人,市场就形成了一致性预期,认为土耳其要回到信贷刺激增长的老路上。”于嘉表示。

“埃尔多安经济学”难以为继

经济学家称,由于埃尔多安的强力干预,外国投资者对土耳其央行独立性的担忧势必引发市场波动。

“埃尔多安在历史上一直都是降息的拥趸,他很反对加息,因为加息肯定会让一些经济的阶段性发展数据不太好看。他自己对经济学的一套看法又很不同于西方主流的经济体,有人就把它叫做‘埃尔多安经济学’(Erdonomics)。”于嘉表示。

“利率是万恶之母。”埃尔多安曾这样说道。英国广播公司(BBC)分析称,“埃尔多安经济学”的基本前提是,较高的利率会导致较高的通货膨胀,而这一理论与世界各地传统的经济理论和实践背道而驰。

土耳其经济高速发展,曾是埃尔多安担任总理时的主要政绩。但实际上,土耳其自2003年以来的经济发展主要依赖于发行货币、大力发展基建和房地产,而埃尔多安刺激经济的主要手段只是要求银行降息,长此以往通胀率一直保持在较高水平。

“土耳其的经济确实存在一些深层次的问题,它是新兴市场当中一个典型的外向型经济体,坐落在欧亚大陆的交汇处,受到东西方的影响都很大,所以一直很依赖外资涌入去拉动经济,经济表现波动特别大。”于嘉指出,由于通胀率一直较高,土耳其人习惯借债消费发展,因而国家借债规模较大,但主要不是政府而是居民和企业借债。

据半岛电视台报道,2019年地方选举开始前两个月,土耳其食品价格飙升至20年来的最高点,政府设立的半价食品摊位前排起了长队,企业则表示政府的折扣会让其破产。埃尔多安再次将经济下滑描绘成“外国阴谋”,但这种说法已经难以让老百姓买账,2019年地方选举正发党大败,丢掉了伊斯坦布尔在内的多个大城市。

去年11月以来,埃尔多安多次表示要尊重市场规律并推出结构性改革计划。今年3月12日,土耳其公布经济改革方案细节方案,将重点放在遏制通货膨胀,并宣布成立金融稳定委员会,以评估通胀风险并制订干预政策,承诺年内将通胀率降至个位数,并计划在2023年降至5%以下。

“但由于反复的疫情和糟糕的经济形势,埃尔多安还面临着维持经济增长、实现‘2023发展目标’、巩固执政地位的巨大压力。”邹志强分析认为,“总体上,埃尔多安一直希望在二者之间寻求平衡——既控制深层次的经济问题,又维持经济增长,不让经济数据太难看以至于影响其执政地位。”

里拉大幅跳水已经让土耳其反对派抓住了攻击执政党的把柄。据路透社报道,土耳其主要反对党共和人民党(CHP)副主席法伊克·厄兹特拉克3月22日指责埃尔多安撤换央行行长导致里拉在一天之内贬值超10%皆因政府“前所未有的无能”。

“土耳其没有宏观经济问题,有的只是‘宏观埃尔多安’(macro-Erdoganic)问题。”土耳其第五大党“好党”( Y )领导人梅拉尔·阿克谢内尔对议员们说道,“土耳其正在埃尔多安鲁莽的决定付出代价。”阿克谢内尔甚至呼吁扭转2017年修宪后确立起的总统制,恢复议会制。

“土耳其深层次的经济问题和经济发展模式未改变的情况下,埃尔多安想通过低利率推动经济增长的希望很难实现,只能是尽量寻求相冲突目标之间的平衡,相信其会适时调整政策。”邹志强表示,“反对党的影响力和话语权比较有限,埃尔多安政府还是有巩固民意的手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