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入480万,这个高中生凭啥逆袭

来源: 2021-02-20 02:14:08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7231 bytes)

如果说丁真是抖音2020年最大的黑马,那排名第二的可能是廖奥。

9月入驻抖音,10月开始直播卖手工瓷器和茶叶。第一场直播就卖出三十多万元,相当于同类别商家两个月总和。直播一个多月,廖奥的总销售额已达到487.9万元,在同品类商家中一骑绝尘。

廖奥说,十年前他是亲朋好友嘲讽的对象,十年后他却成了家庭聚会的榜样。“他们都说,没想到这个人会成功,虽然我现在离成功还很远,但在他们眼里,这个人做壶还真的做出名堂了。”

“没想到这个人会成功”

廖奥以前的网名叫“铁人”。入驻抖音之后,他改名叫“铁人小哥哥”。

在紫砂壶领域,“铁人”这个名号可比廖奥本名响亮得多。得名是十年前,他刚向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潮州手拉朱泥壶传承人谢华拜师学艺时。

谢华当时租了个厂房,供有志于学做潮州壶的学生练习拉坯。前后来了两百号人,只有廖奥一个来自外地。厂房里没有宿舍,廖奥便在楼梯下搭木板床睡觉,每天天不亮他就开始练,别人都走光了他还在练。长此以往,他便有了“铁人”的外号。

铁人出名是因为2015年宜兴的一次现场制壶比赛。看见报名通知,廖奥想参赛,便去问谢华的意见,谢华说你不要去。

在紫砂壶领域,宜兴壶坐稳了头把交椅,潮州壶一直处于鄙视链的下游。“宜兴壶是手拍成型,潮州壶是拉坯成型,所以我们潮州壶一直被认为不是手工活,是机器做的。另外,宜兴地处江南,壶文化深入人心,潮州壶更有民俗色彩,更注重实用性,所以有一种文化上的自卑。”廖奥分析道。

参赛想法被扼杀了,廖奥很失望。没料到只过半天,谢华便改了主意。他说:“你要去,你要成为第一个代表潮州去宜兴做壶的人。”

后来回忆,廖奥才理解了谢华在那段时间的忧虑。谢华利用自己做陶瓷生意赚的钱开设潮州壶免费培训班,然而大部分学生还是改行了。因为潮州壶的市场没被培育起来,手艺人赚不到钱。

“他做这件事,就是为了让大家都赚到钱,这样才能真正推动潮州壶产业的发展,但是培养了几百个,一个都没赚到钱,他就会觉得很失败,对不对?”

廖奥是谢华最得意的弟子。他带着机器和泥巴,单枪匹马去了宜兴,一天半完成作品《逍遥》,并最终获得了铜奖。

经此一役,廖奥意识到:“第一,我必须做得好,第二,我要让潮州手拉壶从我身上获益,怎么获益呢?就是让大家看到原来也有人能靠做潮州壶赚到钱。”

“有时间,你就来试试吧”

廖奥1982年出生于成都市新津县,家里没人从事工艺美术行业。高一结束后,廖奥便开始闯荡江湖。

在抖音上,他置顶了一个自我介绍的短视频:

“长大以后干了机械安装工人,车钳焊刨钻样样都都练过一手……兜里揣着三级焊工证,厂里姑娘都得跟我混,接着当过配料师傅走南闯北,曾经在七月南昌的通铺上被工友的汗臭熏成狗,也在甘肃二月的雪地里拧螺丝被冻成狗,在水塘里抢修被电成雷神,在锅炉边铲煤铲成黑人,开双桥车拉过沙石,当过保镖加司机,潦倒时还做过街溜子,一天三场麻将四场酒,醉生梦死……”

1998年,廖奥第一次到潮州,跟潮州砖厂看门大爷一起住在门卫室,每天跟着大爷喝潮汕功夫茶,喝出了感情。后来他跟着父亲的潮州朋友一起上凤凰山,决定把功夫茶带回四川。

“当时脑子里想的就是做生意。”廖奥父亲经营砖窑厂,母亲做日杂生意,从小耳濡目染,廖奥很有商业头脑。他与朋友合作,在凤凰山承包了200亩茶园,从此开启了成都、潮州的双城生活。

对茶叶的理解深了,他自然而然开始研究茶壶。2010年,茶艺馆刚在国内兴起时,廖奥赶风潮,也在县城开了一家2000多平米的茶楼。当时他是用母亲的一处房产做抵押贷的款,每个月连本带利得还两万多,算上员工工资,一个月开销十来万。外人看着光鲜亮丽,实际上遇到谢华时,廖奥兜里还剩四万五现金。如今回忆,廖奥都觉得那是一次神奇的结缘。

2010年夏天,廖奥在潮州朋友的茶室看到一把潮州壶,短嘴,圆圆的、扁扁的。“感觉那个壶和所有的潮州壶都不一样!”那时廖奥的观点与绝大部分人的一样——在四川的茶艺馆,他也只卖宜兴紫砂壶。

“那把壶特别有气势,我好像能从壶里看到做的人是什么样的。”廖奥说凭他的眼光,那把壶放到整个艺术界都是出类拔萃的。兜里只有四万五的廖奥想花三万买这把壶,唯一的要求是见到作者。于是第一次,在谢华陶瓷工厂的办公室,廖奥见到了师傅。

谢华出生于1965年,是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也是俊合号手拉壶第五代传承人。早年与台湾老板合作赚了本钱,后来又经营陶瓷生意,发家后谢华放不下潮州壶,又捡了起来。廖奥与他相识时,潮州壶正处于那样一个传承的关卡——宜兴壶一家独大,潮州壶日益萎缩,心有不甘的谢华很想做点什么。

廖奥不记得当时的细节了,只觉得对方“挺有老板样子”。廖奥从小到大阅人无数,却只有在见到谢华时才产生了那种“我要跟他混”的强烈意愿。

下午见过面,廖奥便和朋友返回了市区,结果分开后,廖奥又独自折回了谢华的工厂。廖奥也没说回去做什么的,谢华也没问,两个人一同吃了顿晚餐。几小时后两人再次分别,廖奥给他发了一条长长的短信,大意是“我想拜你为师,你振兴潮州壶的抱负,我想帮你一起完成”。谢华没说好,也没说不好,他回复道:“有时间,你就来试试吧。”

“小廖,你赚到钱没?”

除了妻子,所有人都反对廖奥。茶楼才开不久,生意不好,还欠着银行钱。做潮州壶能有什么出息?师父谢华年轻时也被人看不起,去相亲,媒婆说你这个泥巴佬,谁认得你?

但廖奥一股脑儿扎进去了。那次从潮州回成都,他带回了谢华送的拉坯机器和一吨泥。以前茶艺馆中间有个舞台,廖奥把它拆了放机器。没人指导,廖奥练得很吃力,后来索性生意也不管了,他又跑回了潮州。那时所有人都反讽他:“要成大师了哦?”

也就从那时起,廖奥成了铁人。夏天的广东,三十多度的高温,廖奥时常需要忍受蚊虫的叮咬,他废寝忘食,时常过了饭点才意识到自己饿了。为了营生,他又在成都的茶城开了小茶铺卖潮州单丛茶,勉强糊口。

2013年,距离廖奥抛家弃业已经三年,他才制作出了人生中的第一把壶。“壶口特别大,短嘴,扁壶身,挺小的。”廖奥记得那是个下午,他在成都茶铺的电窑中拿出这个壶时,还没多少感觉,等到磨好壶嘴,与它相对而坐,廖奥才开始嚎啕大哭。“哭了有一两个小时。”

2015年,在宜兴现场制壶比赛中一战成名后,廖奥很快成了新一代潮州壶制作者中的翘楚。这几年,他斩获了诸多奖项,2017年的《涅槃》和2018年的《无相》连续获得中国工艺美术百花杯金奖,2018年的《虫蚀色相》更是获得了第四届中国致新奖工艺类唯一金奖。2019年,廖奥被评为四川省工艺美术大师。

与此同时,廖奥也开始探索潮州壶的推广与发展路径。与以往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手艺人不同,廖奥是由商人转入这个领域的,因此对于“如何变现”,廖奥比同行更有远见。

2015年,就在谢华正为徒弟们担忧前途时,廖奥率先在一个艺术类电商平台开辟了战场。廖奥是中国第一代网民,九十年代就开始拨号上网,刚有论坛版块时,他还做过汽车版主。每次有新作品首发,廖奥就在平台上做众筹、做直播——那时直播还没有带货,廖奥介绍的主要是潮州壶的专业知识和自己的创作理念。

从那时起,“在网上卖作品”就成了廖奥盈利的主要方式。五年之后,当他在艺术平台上的销量日趋饱和,抖音拥有更广泛的人群与流量时,他开始顺理成章地拥抱短视频和直播带货。

“茶文化相关的行业我多少都涉猎过,就想能不能在抖音将以前积累的经验整合起来,分享给大家。”廖奥起先想的很简单,让学生运营账号,将以前在艺术平台上发过的“颇有腔调”的视频重新剪辑、再发一遍。一个月后,账号只积累了一百个粉丝,廖奥才意识到抖音有自己的特点与语言。

“抖音网友是另一个星球上的人。”廖奥开玩笑说。不同于以往艺术平台上那些已有专业知识的网友,抖音网民对潮州单丛和潮州壶知之甚少,廖奥必须从头开始普及,另外便是抖音更注重娱乐性、互动性,廖奥亲自运营账号之后,便放低姿态,将“铁人”改成了更具亲和力的“铁人小哥哥”。

“要在很短的时间内将想讲的东西讲出来,还要以用户能接受的方式,我最近仍在研究这些。”廖奥最先在抖音上传的视频是他做壶的画面,为了使枯燥的过程变得有趣,他配上了体育比赛解说常用的轻快简洁的画外音。“现在为我们展示的是搓壶把,看看这个手法,动作非常的沉稳……准备出手了,他掏出武器擦一擦,这应该是个准备动作,出刀了,漂亮流畅的动作,再一次的测量……”

廖奥说这得益于他资深网民的经验,也得益于他对手艺人这一身份的认知。“(手艺人)为了把价格卖得更高,都装作好像在做艺术品,但其实没什么架子可端的,让大家觉得非遗不是特别高深的东西,大师和普通人一样,没什么问题。”

廖奥说成都人懒散,潮汕人务实,他现在的性格恰好介于了两者之间。他至今记得,几年前他每次从成都到潮州学壶,谢华总会问他一个问题:“小廖,你赚到钱没?”

“赚到钱,创作信心才会更强”

经济基础能为手工艺人带来更从容的创作环境,对于这一点,廖奥非常认可。以前觉得手工艺人抛头露面,就还是个做生意卖货的,现在他想通了,如果整个行业都没人去干这件事,那行业只会更糟糕。

“互联网对手工艺人来说就是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前渠道闭塞,信息不畅通,现在我们可以通过抖音展示给所有人看,对我们来讲,手艺和作品得到了认可,你从事的事业和追求的梦想才更有价值。”

廖奥说在宜兴,很多大师的年销售额都能上亿,所以才会有几十万从事宜兴壶制作的手艺人。“客观事实上,做传统手工艺的,绝大部分人不是为了传承,而就是觉得这个行业能赚钱,然而大师就是在海量的从业者中筛选出来的,传承也是这样完成的。”

廖奥这样阐释赚钱与创作的关系:如果一个人成天为卖壶而发愁,那他就会为了卖壶抄袭经典,因为大众市场总有人买单,但是这样,创作力就会枯竭。“靠创作赚到钱,创作的欲望和信心才会更强,以后才会出真正的好东西。”

在抖音发短视频的第一个月,廖奥没急着变现。但随着粉丝数的增多、影响力的扩大,留言、私信要买壶的人越来越多,廖奥才开了抖音小店。

十月,廖奥开始直播带货。第一场,直播间里便涌进了六百人,廖奥被震撼了。“人多到根本没办法和网友沟通了。”潮州壶是小众品类,廖奥没想到能吸引那么多人的关注。流水最高的一场,廖奥卖了五十多万的货。他说现在最愁的问题不再是卖不卖得出去,而是能否按时交货了。

廖奥切切实实地开始反哺这个行业。如今在他的抖音店铺里,绝大多数都是其它手艺人的作品。其中有个坚持做原创的老师,之前都是走经销商渠道,每次作品一问世,第二天市面上就有仿制品,到后来谁也不知道哪个是原创。

为保护这位很有创作力的老师,廖奥在抖音帮他做“新作品首发”以正视听,“我要告诉大家真正的设计者是谁。”

抖音为廖奥提供了一个更广阔的基本盘。廖奥说等他在抖音站稳脚跟,他便要帮更多的师兄弟寻找机会。这条路道阻且长,对于廖奥而言,这仍是一件刚起步的事。好在,学壶十年,他从中学到的最大道理便是脚踏实地,不空谈理想。

十年前,谢华没有马上答应收廖奥为徒,而是看到他的诚意后才倾囊相授,十年后,廖奥悟出了其中的真义。

很多人通过抖音认识廖奥后,便找到他说想学做壶。“你要学三五年的基本功,每天要练十来个小时。”每次听到这些,对方就没了下文。

廖奥知道这一行寂寞又漫长,所谓传承,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眼下,他唯一期待的便是能早日将抖音的事业扶上正轨,因为这样,他就有更多时间钻回工作间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