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美图秀秀到瑞幸咖啡,为什么厦门在互联网投资屡败?

来源: 2021-02-17 20:07:08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6101 bytes)



作者| 沈方伟

编辑| 张洋

如果要列举一个你知道的福建城市,相信大多数人给出的答案是:

厦门。

厦门应该是福建省被提及最多的城市,而不是省会福州或者经济最发达的泉州。

厦门为何得名呢?经济并非厦门这座城市的强项,在福建省内,厦门的GDP仅为福州和泉州的60%左右,在全国城市排名中也是30名开外。

鼓浪屿、曾厝安、厦门大学等地标,从互联网论坛时代,就以文艺、清新、小资的标签,构成了这座网红城市的集体印象。

这种集体印象也与厦门的互联网公司有关。这里曾有最早接触互联网的创业者,一度占据了中国网站行业的半壁江山。从业者的形象和产品传递的信息,为这座城市塑造了精致小资的形象。

2020年福建省前30的互联网公司中,22植根厦门。互联网公司是厦门市政府高度重视和扶持的高技术产业。美图、4399、瑞幸咖啡、趣店等等知名企业均坐落厦门。

关于这座城市的未来方向,在厦门互联网最的教父蔡文胜看来,是成为中国西雅图,掌握核心技术,未来走出国门,改变世界。但在最近几年里,知名度如此之高的厦门并未进入新一线城市行列,厦门的互联网公司也相继陷入困境,离主流市场渐行渐远。

本文希望回答几个问题,为什么厦门的互联网公司这些年里日渐消沉?为什么厦门的在互联网投资上屡屡失败?想要让城市永葆活力,厦门都有哪些劣势?



本土互联网公司变现难

一个你不知道的冷知识是,中国网民中,每八个人中就有一个人一个每天使用美图秀秀。

美图秀秀,这款在中国人尽皆知的工具类应用,定位于傻瓜型PS”工具,诞生于2008年的厦门。

十二年后,在美图发布的2020年Q3季度财报显示,美图秀秀坐拥1.2亿的日活用户。放在今天的互联网市场上,拥有一款作用亿级日活用户的app,任何一家公司的老板都会笑得合不拢嘴,但对于美图公司和公司创始人而言,这个数据并不值得开心,而是伴随着重重危机。

过去三年时间,美图全球用户达到11亿,日活跃用户达到5亿,但三年后这个数字已经跌落至1亿俱乐部。与此相关的,是公司的股价从最高峰时期冲刺千亿港元,到三年持续下跌,至今仅剩下98亿港元。

业务上呈现出一片颓败态势。美图过去长期主打美颜磨皮和特效,并无核心竞争力,尽管后续先后发起工具、社交新业务,希望找到提振公司业绩的新增长点,但接连遭遇败北,最大的营收来源广告收入逐年下跌。

唯一起色的,是自动p图的智能手机业务,全年销量72.17万部,收入18亿元,但成本花费27亿元,反倒造成近9亿元亏损,最终手机业务惨淡关闭。

在过去几年的厦门互联网,类似美图的营收暴跌,商业化失败是本地互联网公司遭遇普遍困境,他们都曾经坐拥庞大用户,却找不到合适的商业模式和不再适应用户喜欢的玩法竞争力下降,逐渐被市场淘汰遗忘。

类似的另一个典型案例是创办于2004年的4399小游戏,PC时代网页游戏占据垄断市场,曾经推出黄金矿工、植物大战僵尸、洛克王国等游戏,最高峰值用户曾超过5亿用户。



4399游戏吸引小朋友玩/视觉中国

大获成功的4399,崛起秘诀是盗版山寨,一款pc小游戏在国内外游戏网站上架一周,就能在4399上看见团队高仿的山寨版,而通过用户充值和广告,平台曾以低成本实现年净利润过亿。

但几乎无原创能力和长期依靠仿制盗版,不能捕捉市场方向推出独家玩法,也决定了平台不能成为一家具备长期商业价值的公司。

2010年智能手机时代到来之后,4399在几年时间内遭遇了诞生以来的最大危机,由于游戏开发技术和知识产权的完善,各大游戏公司相继占据主流市场,仿制游戏难度大大增加,4399日渐落后。

2017年,已经日薄西山的4399谋求上市,吸纳更多资金挽救公司颓势,但因涉及多宗侵权诉讼,以及被举报财务造假、股东偷税上亿,而未能成功。

美图也好、4399也罢,他们都没能逃脱初时惊艳、长大了了的命运,后续进驻厦门的互联网公司依旧没能冲破藩篱。



政策优惠

却吸引不了“金凤凰”

引进互联网和高新技术产业,是厦门市政府的一大设计思路。这份设计多年来始终写在厦门市政府工作报告的开篇位置,成为厦门招商引资的工作重点。

政策内容从企业与个人增值税减免到优先拿地,项目奖励一应俱全。

符合条件的企业总部落户厦门,企业增值税地方留存前五年内可减免70-80%,后五年内可减免40%,新经济企业符合国家级项目政策的,单个项目可以奖励50-300万元。

瑞幸咖啡、神州优车等企业落户时,厦门市给予了极大的政策扶持,在引进之初被打造为厦门互联网复兴的门面招牌。

但几年之后,这些公司在厦门的落地,并未给当地带来互联网产业的升级和进步,反倒是各家公司相继陷入泥潭,让厦门成为互联网公司的魔咒。

探其根本,在于厦门并没能吸引到真正的好公司,而迫切渴望成效,导致引来的公司要么以投机和造假闻名,要么业务不具备长期商业价值和稳定的增长前景。

厦门引进的瑞幸咖啡,曾立志打造中国咖啡第一品牌,创下了中国公司登陆纳斯达克的最快速度。



瑞幸小蓝杯/视觉中国

瑞幸咖啡的奇迹,讲了一个中国版星巴克的故事。公司开业9个月亏损8.57亿元,亏损的代价是瑞幸半年内开出1500家门店,卖出3670万杯咖啡。

这个数据中的大部分销量,并非来源于正常出售,而在于免费赠送和大额折扣。瑞幸创立之初便表示花费10亿元教育市场向用户赠送咖啡,将带来咖啡行业未来五年内四倍的增长,而每卖出一杯咖啡,代表公司亏损10-12元。

一个与此相联系的巧合是,厦门是中国拥有咖啡馆密度最高的城市,158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拥有2200多家咖啡馆,平均一平方公里内14家。不过,厦门大众点评统计的咖啡馆最受欢迎的饮品并非咖啡,而是红茶。

亏损的逻辑没有让地方动摇,反倒是咖啡第一品牌的诱惑让当地动了心。最终,瑞幸成为厦门的明星企业。

然而,门面担当很快沦为丑闻主角,瑞幸咖啡爆出22亿财务造假之后,股价开盘暴跌81%,之后经历董事会重整,最终在2021年2月5日进入破产保护程序。

瑞幸的溃败,成了厦门引进互联网的独角兽失败的一个注脚。



转型中投机

为何厦门互联网公司遭遇困境且难以创新呢?或许可以从各家公司掌舵人的管理风格中窥见一二。

最早让256、4399、美图等厦门互联网公司,在中国互联网市场上站稳脚跟的两个人,是蔡文胜和吴欣鸿,而两人今天的身份,分别是美图的董事长和CEO。

在战术选择上,多年来两人都长居厦门,偏安一隅。

蔡文胜的办公室挂着一块“隆中领略”的牌匾,多年来,他自比诸葛亮:诸葛亮在南阳种田,但谋略天下,不忘整个世界。吴欣鸿习惯性保持低调、务实,强调稳扎稳打,但却缺乏东征西战”的野心。



美图秀秀董事长蔡文胜/视觉中国

面对今天瞬息万变的互联网,这样的思维能否奏效还需重估,未在战场中心感受,仅仅偏安一隅向内观望,恐怕难以感受到那些影响战局的关键变量。

之后的局面,就只剩下剑走偏锋。在美图股价暴跌期间,蔡文胜儿子大举减持,引发机构股东相继减持,股价进一步大跌。

蔡文胜进军数字货币,站台新发行的数字币美链。在公开宣称数字币前途无限之后,大量用户进场抬高价格,美链开盘暴涨40倍,市值接近300亿美元。两个月后,美链突遭黑客攻击,合约出现重大漏洞,价值归零。

当多家媒体相继指出美链与蔡文胜和美图有关时,得到的回应只有一句话,美链不是美图工作的,也不是我个人做的。

过去两年中,瑞幸咖啡因财务造假事件负面缠身,元气大伤。



房价高企

人才流失

人,是一座城市的核心,也是城市永葆生命力的最核心要素,对于厦门这样一座被定义为网红城市,希望在互联网上有所成就的城市来说更是如此。

但在今天的厦门,现实并没有如此理想。第一财经研究院自2016年以来发布《中国城市商业魅力排行榜》,每年评出15个新一线城市。报告发布五年来,厦门仅有2016年初次发布时位列新一线榜单,之后无缘上榜,排名已经掉落到30名附近。

想要发展互联网,厦门并不是一座不能留得住人的城市。或者说厦门培养出优秀的人才,却留不住人,其根源在于人才政策和人才环境。

首先是高级人才的离开。厦门大学2020年高校毕业生就业调查显示,厦门高校毕业生中,仅有23%的人考虑在厦门就业,30%学生选择厦门以外的省内其他城市,19%的学生选择广深,6%和8%的学生选择浙江或上海。



厦门大学/视觉中国

其次是对人才吸纳的并不积极。在近年来各地上演的刀光剑影的抢人大战中,厦门提供的各种条件主要针对互联网公司及其员工,而对个人都并不优厚。2018起,西安、南京、成都等大批城市相继推出大学本科学历即可落户,更直接给予房补、面试补贴、录用补贴等吸纳人才。

相比之下,厦门对并未推出有力的吸纳人才的扶持政策,现有政策十分诚意不足。直到2020年才通过了一个厦门高校毕业生落户奖励计划,本科、硕士、博士落户分别奖励1万、2万、3万,其他地区落户厦门并无任何奖励。

对这个落户政策,厦大论坛内吐槽声一片,前排最高赞的回复是:不走等着为厦门楼市做接盘侠吗?

这一点,直接戳中了厦门无法吸引人才的一个核心因素,高昂的房价和楼市泡沫。

炒房,是多年来厦门经济始终无法回避的问题。厦门的房价仅次于北上深,超越广州,位列全国第四的房价水平。厦门平均单价达到了每平方米48285元,主城区新房价格在65000元以上。

按照厦门当地的本科生毕业工资水平,在厦门买一套房子需要不吃不喝58年,相比之下北上深也仅需40年,与当地收入严重不符的房价正在逼走年轻人才。

剩下已经购房的人,也正面临着巨大的风险危机。汇丰银行在2019年的一次负债率调查中得出,厦门市家庭负债率已经连续五年位列全国第一,达到160%以上。相比之下,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的负债率也仅为98%。

整个城市看似繁荣的背后,是随时可能崩盘的泡沫,和整体性风险。

在收入上,随着本地互联网公司的萧条遇冷,互联网行业逐渐进入下半场,这个过去十年间中国社会最大的造富神话开始降温,厦门并未能从中获得太多实在的好处。

2020年瑞幸咖啡遭遇滑铁卢之后,公司直接裁掉厦门总部50%的研发人员。

一位瑞幸前员工告诉豹变,那次裁员涉及数百人,几个月都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唯一的出口只能去长三角或者广州深圳,厦门缺少合适的就业机会。



成为中国西雅图还有多远?

2016年冬天,蔡文胜在港交所敲响了美图上市的钟声,不久之后,迅速冲上了千亿市值的巅峰,他也因此成为厦门首富。

在上市发布会上,他将厦门比作美国西海岸的西雅图。

原因是西雅图也和厦门一样,是一座风景秀丽的小城,而在那里,却诞生了微软、亚马逊、波音、星巴克这些影响世界的公司。

眼下,厦门需要改变的不是世界,需要改变的是这座城市自身。

无论是各家互联网公司内部混乱艰难的近况,真正走出困境,而厦门这座城市想要在城市排行榜中更进一步,避免倾覆于各种虚拟与实体的泡沫,更需要避免投机,追求实用,营造适合培养人才,吸引人才扎根的土壤。

毕竟,西雅图并非是靠泡沫,急于求成,高房价建成的,那些真正影响和改变的东西,是让创新和创造成为可能,吸纳真正具备创新和活力的新生代人才落户,方才帮助城市永葆活力与生机。

否则,成为中国的西雅图”的道路,只会是心向往之,道阻且长。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