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牛市:有人操盘盈利过亿,有人失望清空离场

来源: 2021-02-14 20:32:33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0439 bytes)

编者按

在网络世界,我们自嘲是打工人,我们没有姓名,只有符号。

可在现实世界,我们是骑手、老师、空乘、编剧、金融人、旅游人……

过去的2020年,我们是芸芸众生之一粟,也是共同呼吸的一体。

当凡庸浮生,遇上不凡“疫”年,我们一同忧虑、迷惘,也一起感动、展望。

牛年春节,中国经营网特别推出“非凡‘疫’年”专题。这一段段看似庸常的凡人历程,折射出风云变幻的非凡“疫”年,也描摹着生生不息的职人之魂。

如果说,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那么,我们每一个凡而不凡的人,都在让生命更加火热。

文/荀诗林

过去的2020年,一定会在历史上留下重重一笔。

自1月中旬开始,新冠疫情这只黑天鹅蔓延全球。在这个资本流动全球化的时代,无论个体还是机构,无论是穷人还是富人,所有人都会担忧的一个问题,就是自己的财富该怎么办。

恐慌成为常态。2月3日,鼠年A股开市第一天,沪指跌幅8.73%,盘初两市超2900只个股跌停。海外市场也如是,3月,10天里美股经历4次熔断,美国国会甚至通过了2.3万亿美元的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经济刺激计划。

与之相反的却是,数字货币迎来逆风翻盘的一年。从年初的大涨到312惨案,比特币一度跌至不到4000美元的价格,随着时间的修复,重新进入上升趋势,进入DeFi元年。年底,比特币更是迎来大爆发,到2021年初之时,价格冲上4万美元,将币圈推进一步,似乎连老韭菜们都开始高呼牛市已到。

那么,2020年,币圈人真的赚钱了吗?



1998年出生的交易员:操盘盈利过亿

“给你介绍一个牛掰的大佬,1998年出生。”一位资深的币圈从业者对笔者这样介绍。

他叫晴天(化名),1998年生,今年22岁,读完高一肄业。对晴天来说,2020年是重整河山、东山再起的一年。挥别币圈3年后,他重回币圈,再度出现在加密资产市场的交易平台。

幸运如他,恰好赶上牛市。这一年,晴天在加密资产期货市场操盘盈利1亿多元。“尽管这当中我的资产只有1000多万元,但对我来说,也算是实现作为一名交易员的价值所在了。”

但如今的他失眠很严重,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压力非常大。“你看,现在我们聊天基本都挑晚上的时间。”才22岁的他,多了谨小慎微的老成。“尽管当时我手里有了3000万元人民币左右的资产,但因为有过曾经的失败,这一年我操作很谨慎。”

晴天回忆起刚进币圈的悲欢岁月。

2017年,他刚从股市转身投向加密资产市场,而2016年末,比特币等数字货币才开始走进大众的视线。

2017年也堪称机密资产市场的第一轮牛市,然而不幸的是在2018年下半年开始萎靡,再到2020年末的又一轮牛市,晴天刚好走过一个周期。

“2018年初的时候,币市发生了很多大事,市场也很疯狂,我赚到了人生的第一个一百万。”

不幸的是,2018年2月的时候,晴天听信了朋友的话,觉得比特币会大跌,试图做空,结果爆仓了。五六天的时间,晴天损失了两三千万元人民币。

做空利润最高只有100%,而损失却是没有上限的。在2018年,晴天不仅仅遭遇了投资失败,还被自己的“合作伙伴”骗了,对方直接卷款跑路。

“那是我最崩溃的时候,我破产了,甚至想过自杀。”晴天说。

但是晴天没有放弃,他不断复盘自己过去的经历,并开了微博,讲述了自己的经验。“有一天,突然有人愿意给我启动资金,那是我心态的转折点。”

晴天开始组建自己的收费群,因为帮群里一个大户给出了一些好的投资建议。“他给了我一个比特币,再加上自己获得的其他收入,我有了翻盘的机会,靠着这一个比特币,后来我翻了几十倍。”

回望卷土重来的2020年,晴天说:“对我来说,2020年是证明自己的一年,也是魔幻的一年。展望2021年,币圈我认为还是会有一些机会,毕竟美联储依然在全力开动印钞机。给憧憬币圈人的忠告是,这个市场充满了风险和机遇,有时候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坐看起落的新媒体人:大牛市却没挣钱

“很多事情不能站在上帝视角从事后再来想,这个世界没有如果。2018年的时候大家都很彷徨,当时甚至很多人想着,这个行业会不会以后就没了。同样,放到2020年的大牛市,也是如此。”小李子(化名)这样表达了这一年的感想。

按照小李子的描述,他也是在2017年就进入了这个圈子。“炒数字货币3年多,我是2017年12月通过进入一家区块链企业负责新媒体板块,从此接触到数字货币。”

小李子同样见证了币圈的火热,甚至疯狂。“2017年开始大火,那时候ICO(首次代币发行)很火热,说白了就是传统公司得把公司做到一定规模才能上市,而在币圈的ICO就是只要有个构想,写一份白皮书,就能在市场上募资。”

“到2018年大熊市一地鸡毛,很多项目最后都是归零。”

小李子说,在2020年他并没有挣到什么钱。“可能也是和我进这个行业来就是熊市有关,从来没经历过一次大牛市,思想比较保守。当大趋势来临时,我看到涨一点就认为涨不上去了,然后就开始逆势做空,亏损很严重。”

对于2021年数字货币的走势,小李子没有太多的想法,他只是认为牛市不会那么快结束,因为过去牛市都是比特币的主力在推动。“他们纯粹是为了追求利益,建仓—拉盘—出货如此循环。”

在谈到数字货币到底具不具有收藏价值的问题上,小李子说:“我对数字货币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信仰,我定位它就是一个投机品。不过我留了一些比特币,不论涨跌我都不会卖,就当一个收藏品以后留给我的孩子,说不定真的100万元一个了呢。”



决心离开的待业者:恰好错过所谓“牛市”

“嗐,没等到牛市,我就跑咯,如今想,可能要拍断大腿吧。”

对于小雪(化名)来说,2020年的币圈宛若一场梦。她今年25岁,原来是在一级市场做投资相关的工作。“后来呢,自己的领导带自己进了币圈,就感觉这东西真的很神奇。”

小雪接触数字货币是在2018年,当时进了一家财经媒体公司。“你恐怕真的难以想象2018年上半年的时候,这个圈子有多狂热,所有圈内的人谈论这件事情的时候,举手投足之间都会装一下X。”

根据小雪的描述,当时她刚入职,公司给员工FT(数字货币)的ICO额度,她拿到了4000块的额度。

她说:“没想到的是,FT在两周内涨了100倍,非常之疯狂。但因为ICO的额度是锁定的,需要每天挖矿去解锁,所以当时我并没有完全卖掉。”

按照小雪的形容,当时的她因为这波凶猛的涨势已经有点“失去理智”了,后期又投入Fcoin发行的新数字货币。“但是新的盘,基本没人接,哈哈哈哈哈,赔了。”

小雪没有放弃币圈致富的想法,在之后又断断续续买了以太币、比特币。“但是看不到暴富的希望,尤其是去年上半年比特币大跌,我就全部清空逃离了。”

“然而,让我始料未及的是,大跌之后迎来大牛市。也许,没有信仰,就赚不到币圈的钱吧。”她说。

在谈及对于2021年数字货币的看法时,小雪觉得自己可能再也不会回到这个圈子了。“我不相信比特币了,我也不相信其他的什么,也许未来的走势会震荡一些,也许还会涨,不过我都不在乎了,我已经决定投入股市的怀抱了!”

币圈资深从业者阿鲲(化名)对笔者说,其实,币圈有故事的人太多了。“每个行业,都会有亏有赚,不能因为一两次牛市熊市,就去下什么定论。”

时间从来不会因为任何事情而停止,币圈的故事仍在继续,对阿鲲来说,尽管成败有时,但浪潮未止,数字货币是钱眼里的机遇,更是科技带给人类的命运,他的眼光不只投向已经到来的2021年。

阿鲲说:“数字货币是一个大趋势,就像秦朝统一货币的意义一样巨大,也许未来的某一天全球都在使用同一种数字货币(BTC),全球流通,区块链技术也会是人类的未来,因为我坚信科技与技术是宇宙的最终奥秘。引用马斯克的话,人类会走出地球,定居火星,使用狗狗币(doge)。”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