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对华可能依然强硬,但投资中国吸引力不减

来源: 2021-02-10 20:56:36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2380 bytes)

如果特朗普的强硬态度都没有降低投资中国的吸引力,那么拜登团队中的“猫头鹰派”就更不会构成威胁,市场发现美国的制裁并不十分有效,中国仍然拥有令人难以置信的吸引力。

文 | 《巴伦周刊》中文版撰稿人 郭力群

编辑 | 康娟

拜登1月20日就任美国总统后,他将如何调整对华政策受到投资者密切关注,毕竟在特朗普发动贸易战、科技战等多重斗争后,留下的是一个处于几十年来最紧张状态的中美关系。

2月4日,拜登发表了就任后首次交政策演说。他把中国称为“美国最严峻的竞争对手”、但是“我们也做好了准备,在符合美国利益时与北京合作”。2月7日,他在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采访时再次谈到中美关系时说,“中美两国没有必要发生冲突,但会有非常激烈的竞争”。

截至目前,拜登本人上尚未就中美关系作出更详尽的阐述或出台具体的政策,他在上台第二天签署的一系列行政命令也多聚焦于国内事务。似乎正如白宫发言人普萨基(Jen Psaki)所说,拜登政府希望以“战略耐心”(strategic patience)和中国展开“激烈竞争”。

那么,拜登与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政策是否会有实质性转变?他对特朗普时期施加的一系列对华措施,又会有怎样的决断?投资者面对微妙调整中的中美关系,将寻找到什么机会?

拜登之变:减少波动性

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中国经济高级顾问斯科特·肯尼迪(Scott Kennedy)指出,去年特朗普政府针对中国采取了200项不同的行动。由此可见,要处理特朗普政府遗留的对华政策确实需要一些耐心。拜登也在7日的采访中表示,他“会用与特朗普不一样的方式处理中美关系”。

肯尼迪称,拜登政府在评估特朗普政府这类遗留措施时将主要考虑两方面问题。首先,相关措施所涉及的国家安全和经济问题之间的界限是否明确。第二,限制措施是为了降低“一段双方仍希望维系的”中美关系的风险,还是被用作双边“脱钩”的工具。

他还表示,拜登任命的国家安全顾问(编者注:杰克·沙利文)和贸易代表(编者注:凯瑟琳·戴)属于鹰派和鸽派之间的“猫头鹰派”,他们对中国持怀疑态度,但在实际操作上更审慎、判断更准确。

去年11月,特朗普政府下令禁止美国人投资44家被美国政府认定“和军方有关”的中国公司是令投资者担心的问题之一。这一禁令导致中国电信和中国移动等蓝筹股遭到抛售。

此外,卸任前3天,特朗普政府还通知包括芯片制造商英特尔在内的华为供应商,打算撤销数张向华为供货的许可证,并打算拒绝其他数十家企业为了向华为供货所提出的申请。这一行动被视为是特朗普卸任前最后一次对华为出招。如果这项禁令得以实施,可能会撼动整个科技界。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负责政府事务安娜·阿什顿(Anna Ashton)说,“我们有理由认为一些行政命令将被撤销,或者被解读和执行方式与特朗普的愿景大相径庭。”

《巴伦周刊》认为,拜登政府在让中国公司退市问题上的态度不太发生180度大转变,但如果两国之间开启对话,分析师和基金经理预计两国监管机构将达成某种协议。

规模为53亿美元的Aberdeen Emerging Markets (ABEMX)基金在过去一年一直重仓中国。该基金联席基金经理乔安妮·欧文(Joanne Irving)说,“我们不指望拜登政府对中国的态度会软化,但相信新政府会采取更多的多边措施,这将减少波动性并降低股票风险溢价。”

Aberdeen Emerging Markets的欧文等基金经理正在进行对冲风险的押注,在对中国公司进行新投资时,他们选择的是这些公司在香港上市的股票,而不是其美国存托凭证(ADR)。至于已经持有的中国公司的ADR,欧文和她的团队目前仍在根据拜登政府的态度讨论是否把这些ADR换成在香港上市的股票。

波动性一直是美国近期采取对华相关政策的一个显著特征。近年来,在华盛顿的中国专家分成了两派,一派专注于战略和防务问题,另一派则聚焦于商业和贸易问题,他们的目标并不相同。拜登组建的内阁也包含了来自这两派的人,其中包括奥巴马时期的亚洲高级外交官库尔特 坎贝尔(Kurt Campbell) ,他因“转向亚洲”战略而闻名,现在被任命为印太协调员。

肯尼迪说,这一职位表明拜登政府正在考虑在美国国内及其盟友之间建立一个更统一的政策,以便能贯彻下去,帮助企业在“浅滩前行"。“中美关系不会全面改善,但每天的波动性会减少,”他说。

拜登之不变:再提“国家安全”

虽然拜登表示“会用与特朗普不一样的方式对待中美关系”,但有分析也指出,拜登在美国制造业和全球供应链等问题上的立场其实和特朗普区别不大,都主张把“国家安全”放在经济之前。

拜登1月21日上台后第二天签署的一系列行政命令中,有一项命令要求对政府采购实践施加更严格的规定,以防范“国家安全漏洞“为由计划再次审查“关键”的供应链,从而增加在美国制造的产品的购买量,履行其加强“购买美国货”的承诺。

华盛顿智库Cato Institute经济学高级研究员斯科特·林西科姆(Scott Lincicome)近日为《巴伦周刊》撰写评论文章指出,这项行政令实际上和特朗普政府的立场是一样的。

林西科姆认为,长期以来,“国家安全”一直被美国政府用来证明在危机时期推出制造业支持政策的合理性。不管是在中美贸易争端期间还是在疫情期间,特朗普政府一直以“国家安全”为由要求美国制造业和供应链回流。现在,拜登在特朗普之前采取的行动基础上再次把“国家安全”摆在了经济的前面,这属于一种“国家安全民族主义”(security nationalism)。

他认为,有四点理由证明美国政府以此为由采取行动并不合理。

首先,“美国制造业已死”这种说法过于夸张,制造业的失业率和制造业占GDP比重下降是经常被美国政府引用的证据,但这与美国国家安全无关,因为所有工业化国家经济发展的趋势都是这样。

第二,拜登的“国家安全民族主义”认为美国政府应采取新的干预措施,但忽略了许多已经存在的以国家安全为由推出的政策,而事实证明,这些政策中的大部分政策不是无效就是适得其反。

第三,历史研究发现,美国与国家安全有关的保护主义和产业政策不仅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成本(尤其是对制造业而言),而且也没能推动国内企业复苏。“国家安全民族主义”实际上会破坏国家安全。

最后,全球一体化通常能加强一个国家的安全和经济复原力。大量研究表明,贸易与和平之间存在着一种积极的互相促进的关系。研究还表明,虽然一个国家开放对外贸易和投资可能使其更容易受到疫情或其他外部冲击的影响,但同样的政策有助于降低一国在面临国内冲击时的脆弱性,并能促进其从国内冲击中复苏。举例来说,美国经济中更开放的部分受益于其他国家从疫情中的复苏,而更封闭的部分则举步维艰。

BCA Research地缘政治策略师格特肯警告指出,推迟冲突并不意味着解决冲突。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在确认任命听证会上也明确表示,拜登团队与特朗普团队在中国问题上有许多相同的关切,“我们准备使用一系列工具”来处理知识产权和企业补贴等问题。

绿色机会:投资中国依然极具吸引力

对于投资者而言,他们更关心是在微妙调整的中美关系下寻找新的机会。

Baillie Gifford Emerging Markets Equities基金投资经理罗德里克 · 斯内尔(Roderick Snell)认为,如果特朗普的强硬态度都没有降低投资中国的吸引力,那么拜登团队中的“猫头鹰派”就更不会构成威胁,市场发现美国的制裁并不十分有效,中国仍然拥有令人难以置信的吸引力。

虽然近期经历了回调,但交易所交易基金 iShares MSCI China今年迄今(截至2月5日)依然上涨了14%。《巴伦周刊》认为,在投资部分中国公司的风险加大之际,投资者还可以在其他领域找到非常有吸引力的机会。

去年,中国承诺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目标,并已经推出了一些政策推动这种转变,其中包括制定了全球规模最大的减排计划之一。中国正在投资绿色交通,包括高速铁路和电动车。法国巴黎银行(BNP Paribas)新兴市场经济学家路易斯·佩克索托(Luiz Peixoto)说,“中国在朝绿色经济转型时已经迈出了一大步。”

现任白宫气候特使的前国务卿克里(John Kerry)正寻求达成一项国际气候协议,而这项协议需要中国的合作才能取得成效。

《巴伦周刊》指出,中国在发展绿色经济上的进展迅速,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ESG)领域涌现不少投资机会。欧文看好以国内市场为导向的中国公司,比如隆基绿能科技(601012.SH),这家公司因可再生能源的长期发展趋势受益。

虽然一些中国公司不太重视改善自己的ESG评分,但今年中国监管机构要求在上海和深圳交易所上市的公司像香港上市公司那样也报告ESG风险,届时投资者可以了解更多上市公司ESG的改善情况。2019年沪深300指数大约85%的大型公司披露了ESG信息,比例高于2013年的54%。

ESG投资需求也在增加。数据显示,2019年,流入中国ESG主题ETF 的资金总额为205亿美元,而2018年仅为49亿美元。ESG投资也跑赢了大盘。联合国支持的《负责任投资原则》(Principles for Responsible Investment)为ESG投资提供了蓝图,目前参与的中国公司有52家,是仅次于拉美增长数量最快的地区。

交易所交易基金KraneShares MSCI China ESG Leaders (KESG)包含了149只大中盘股,对个股和板块设定的权重上限分别为10%和40%,这只基金持仓量最大的是中国建设银行(939.HK)、美团(3690.HK)和腾讯(700.HK)。另一只投资者可以考虑的交易所交易基金是 KraneShares MSCI China Environment Index ETF (KGRN)。

虽然这两只基金的规模都不大,但金瑞基金(KraneShares)创始人乔纳森·克拉尼(Jonathan Krane)说,“当投资者以ESG为主题选股时,会更多接触到科技、环保和电动车领域的公司,它们都属于‘新经济’领域。”《巴伦周刊》认为,这是中国市场最具前景的领域之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