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戈尔杉杉股份:披着服装羊皮的投行?

来源: 2021-02-09 20:42:19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1730 bytes)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一号公司,作者 | 韦航

30年做服装,还不如投资。

几天前宁波上市公司雅戈尔董事长李如成的一句话,冲上了热搜。

2020年,雅戈尔通过减持宁波银行2.96亿股,套现了100亿元,完成了100个小目标。

与其类似,同为宁波的上市公司,杉杉股份在2月5日也发布公告,清仓宁波银行,7年间,杉杉股份也获得了56亿元的回报。

在资本运作面前,实业像是一个笑话。

中国服装业的转型,卖方市场到买房市场

改革开放,是中国经济的转折点之一,对服装行业来说,也是同样的拐点。

1979年,来自欧洲的皮尔卡丹先生,在北京举办了一场服装展示,也打开了中国人的世界,人们的服装不再是整齐划一,逐渐开始有了颜色。

只要有产品,就有市场。

1989年,杉杉股份前身宁波甬港服装总厂悄然成立,主营男士衬衫和西装。在卖方市场下,低廉的劳动力和原材料,成为了优势。

1992年,宁波甬港服装总厂与上海百货等五家企业,在宁波政府的主导下,成立了杉杉股份。

4年之后,杉杉股份成为中国服装企业第一家上市的公司。1999年底,杉杉股份的西服市场占有率和销量均居中国第二名。

同样因为改革开放,1979年,雅戈尔创始人李如成也不甘寂寞,也踏入了领域,1993 年这家服装厂更名雅戈尔,这是雅戈尔历史进程中的一个重大节点。5年后,快速发展下的雅戈尔成功上市。

服装业还是迎来了黄金时代,一大批上市公司出现,雅戈尔,杉杉股份,报喜鸟,甬派服装风靡全国。

在当时的眼光来看,中国拥有最大的市场,但品牌能力却很弱。

从2012年开始,中国服装行业的高速增长结束了。

当年全国百家重点大型企业的服装类商品零售额、销售量增长速度在下降,2013年量价继续双双回落。

2014年服装零售量首次出现负增长,紧接着2015年零售额也首次出现负增长。

钱越来越难赚,行业龙头开始寻求多元化发展。

多元化发展,是很多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后,常常会选择的一条道路,有时也是没办法的选择。

雅戈尔董事长李如成对此有过自己的解释,他认为雅戈尔已经发展到一个瓶颈期,很难取得突破,特别是服装行业在上游环节需要时刻警惕面料的更新,下游还需要随时与对手开展竞争,各方面都存在很大的压力,使得雅戈尔的进一步发展困难重重。

如果继续向服装行业投入资金,资源投入回报比不高,而将这些资金投入到更高新的行业,可能会促进雅戈尔的快速发展,摆脱低价值的工作。

毕竟市场环境已由卖方市场进入买方市场,民营企业,外资巨头,让蓝海市场变为了红海市场,劳动力和原材料不再便宜。

在此背景下,众多民营企业在完成了初步资本积累的基础上,开始实施多元化战略,扩大经营范围,在发展本业的同时进入一些新的行业,以期分散经营风险、寻求新的利润增长点。

此时,杉杉股份和雅戈尔也利用已有的能力、资本累积,充分尝试多领域发展战略。

雅戈尔杉杉们的多元化之路

当然服装行业不景气只是外因,企业本身的发展也需要对外拓展。

1999年底,杉杉股份就开启了多元化发展大门产业,第一个就是新材料领域。

2002年底,杉杉股份算是特别超前的投资了锂离子电池负极材料项目,在服装产业和锂电子产业均取得较大成功的基础上,杉杉股份又开展了投资业务。

2006年,杉杉股份以1.8亿元收购了宁波商业银行1.79亿股股权,占宁波商业银行注册资本的8.73%。

之后,杉杉股份陆续开展了稠州银行、金安国纪、宁波新银通、伊利股份、首开股份、哈尔滨松江铜业集团等多项投资项目,投资板块逐渐成为一大重要引擎,主要包括拟上市公司投资、产业相关的收购兼并及金融股权投资。

除了上游产业,杉杉股份开始关注下游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发展,于2011年1月成立宁波航天杉杉电动汽车技术发展有限公司,开始正式研究部署新能源汽车产业,以期通过整合锂电池产业链上下游资源,形成产业协同效应。

2015年,杉杉股份启动新能源客车和专用车整车技术研发平台及生产能力建设项目。同年杉杉股份通过与北奔客车合作,开始了新能源汽车制造、销售、租赁的运营与市场开发。

与杉杉股份类似,1992年房地产改革之后。雅戈尔集团就涉足房地产开发领域,2002 年3月30日雅戈尔全资收购雅戈尔置业,正式进入房地产业。

而雅戈尔的投资板块从1993年开始,2008年雅戈尔成立凯石投资管理公司,专门从事投资业务,2012年,雅戈尔投资业务由金融投资向产业投资转型,先后参股宁波银行、浙商财保等金融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雅戈尔还拥有1.5%的银联商务的股份,今年上半年,银联商务实现营业收入29.73亿元,实现净利润1.8亿元,目前正在科创板的路上。

在新能源领域,雅戈尔还参股宁波坤能光伏技术,还投资参股了大量的上市公司,比如联创电子、中信股份、宁波银行、创业惠康、*ST金正(002470.SZ)等,最神奇的还有一家动物园和旅游公司。

总的来说,雅戈尔和杉杉股份本身就是宁波银行的发起股东,相当于投资银行,为宁波银行带来了天使投资。

与专业化经营对比,多元化发展的优点,是让风险不在一个篮子里,让企业得到更多发展空间,建立新的增长空间。

当然,盲目多元化,也会让资源稀薄,竞争优势不再,走上不归路。

要想契合行业发展趋势,同时又赚钱,要对行业进行把关,发挥自身协同效应的优势,在投资领域,雅戈尔和杉杉股份,堪称披着服装羊皮的投行了。

过度金融化的问题

多元化虽然成功让雅戈尔起飞,但也局限了优势板块的发展,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被打入冷宫的服装业务很难看。

资金分散的问题开始显现,多元化导致雅戈尔重资本化,服装不再是重点关注的领域,研发创新与资金投入都在下降,这必然导致竞争优势大减。

2017年雅戈尔服装板块实现营业收入488,521.79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9.46%。

看上去业绩不错,实际上2017年服装市场回暖,同期板块内的对手增长很多。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何况行业掉头之时,大势已经形成。

相较于杉杉股份28.06%、报喜鸟增长24.06%、九牧王增长15.82%的营业收入增长率,雅戈尔显得逊色许多。

多元化是由于企业内因不断膨胀发展的结果,但不结合行业趋势也会触礁。

雅戈尔实施多元化的初期通过地产业务、投资业务获得了大量利润,使其对于地产业务、投资业务的发展前景过于乐观,忽视了其中风险。

在经历了高速发展阶段后,这两个行业都经历了国家的宏观调控。

受公司房地产业务受周期性因素影响,2017年该板块实现营收48.91亿元,较上年同期降低52.35%;实现归母净利润为12.68亿元,较上年同期下滑15.91%。

直接原因是2017年度项目交付的面积较上年同期减少45.06万平方米、结转收入较上年同期减少52.64亿元。

2016年和2017年连续两年,雅戈尔地产业务销售额未过百亿,在全国房企销售额排名分别为156名和147名。

作为一家中小房企,在受行业宏观调控的同时,区域性的限制令其面临更大的困境。随着房价走高,各地政府纷纷出台各种措施对房地产市场进行调节,特别是雅戈尔深耕的长三角地区,“限价”、“限购”政策频出,对雅戈尔的地产销售造成了很大的冲击。

雅戈尔多元化经营的初衷有一条就是希望实现协同效应。

雅戈尔曾寄希望于通过服装板块赚取利润,之后将利润投入房地产板块以获得稳定的现金流,最后再将资金投入到股票市场中,以实现现金流的协同。然而事实上服装板块的利润不足以满足房地产业务的需要,限购政策的出台进一步阻碍了资金的回笼,

2011年雅戈尔只得通过大规模负债来缓解资金压力,背上了沉重的债务包袱。

企业的金融化战略使其曾经处于顶尖水平的服装主业处于相对萎缩的状态,虽然雅戈尔对外一直声称服装业务是其主业,但是从营收、利润贡献以及市场地位等多方面看,投资业务和房地产业务已经远远超过其服装主业。

由于早期股权投资和地产投资的成功,以及地产和投资板块所带来的巨额收益,使得雅戈尔的金融化之路一发不可收拾,此时金融市场的暴利和过热的房地产经济加大了实体经济发展的负担,同时雅戈尔也承担着巨额的债务和较高的经营风险,其过度金融化的态势明显。

而服装业务方面,杉杉股份的服装业务虽呈下滑趋势,市场竞争力偏弱,但尚存盈利空间和转型升级机会。

因此,杉杉股份并没有退出该领域。

而是在2016年,对其控股子公司宁波杉杉服装品牌经营有限公司实施了整体改制,更名为杉杉品牌运营股份有限公司通过对公司旗下杉杉品牌服装业务、其他品牌服装业务进行资产重整,将杉杉品牌公司打造成企业品牌服装业务的唯一经营平台,母公司除重大战略方向外不参与经营管理,即转由杉杉品牌公司自主经营服装业务。

一句话来说,杉杉股份在正在归核化,服装业务也在被重视。

通常来说,过度金融化有时会反噬主业发展,长期的弃主从副,失去了行业敏感性,品牌老化已经跟不上年轻人的品味,回归主业的难度增加。

反哺还是反噬,对雅戈尔杉杉们来说,只有一线之隔。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