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伦说美国面临“演化了50年的经济危机”

来源: 2021-02-03 23:56:14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9610 bytes)

发钱和印钱,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债务问题和贫富分化的问题。

很少有人注意到,1月26日,美联储前主席耶伦在就任拜登政府财政部部长的就职信中,有一个由10个单词构成的短句。她说,美国面临一个“演化了50年的经济危机”(an economic crisis that has been building for fifty years)。

耶伦所说的50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经济危机是什么危机?

如何演化了50年?

在国内,一则央行上调利率的传言导致上周五股指大跌,逆回购利率爆涨。在这之前的数天,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马骏关于股市和房地产市场泡沫的言论,让市场担心流动性的拐点已经到达。

风声鹤唳传达出的信号是,各类型投资机构对货币收紧的万分敏感和恐惧。

对货币膨胀的爱、恨,持续了50年,并将继续爱着和恨着。

如果没有猜错,以经济学博士的精确和女性的严谨,耶伦所说的“50年”应该是一个精确的数字,而非“30年河东,30年河西”的“约数”。

她指的可能是2021年的50年前,也就是1971年。

1971年8月15日,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宣布美元和黄金脱钩,“以金为本”的货币体系彻彻底底终结。这个体系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设立,由35美元兑换一盎司黄金,其他国家货币的汇率和美元固定挂钩为特征,被称为布雷顿森林体系。

黄金为本的终结,是如何酝酿了耶伦所说的长达50年的经济危机的?

直至今天,美国还有多个团体,在呼吁回归金本位制——用黄金作为价值储备的标杆,纸币不能无限制印刷,必须有黄金作为支撑——这也正是1971年之前的数百年、数千年之中,货币必须有实物作为支撑的一贯逻辑。不管是用黄金、还是用白银。

如今的人们,把现在的货币体系当作生活中的空气,感受不到它的成分变化。殊不知几十年前、几百年前,人们为了确立用什么做货币,所做过的、所争论的,在今天看来是匪夷所思的事情。

比如,在1929年美国史无前例的大萧条后,1933年4月5日,美国罗斯福总统签署第6102号行政命令,禁止美国人私人持有黄金,所有私人持有的黄金、金币、黄金凭证,都必须上缴给美联储。上缴的人将获得每盎司33美元的补偿。

罗斯福政府用惊人的速度禁止了银行支付或出口黄金,废除合同中的黄金条款,将黄金完全国有化。更令人惊讶的是,禁止私人持有黄金的禁令,竟然不折不扣地执行了,甚至没有引起什么大规模的民众反对。禁止私人持有黄金,结合其他措施,帮助美国摆脱了大萧条。

罗斯福告诉他的幕僚:“我们已经告别金本位制了”。但他又说:“只要没人问我们是‘金本位’还是‘以金为本’,就没有关系。”事实上是,直到耶伦所说的50年前的1971年,美国仍需要有黄金储备作为美元的支撑。

到了1971年,尼克松不得不宣布美元和黄金脱钩,背后的原因是巨大的国际收支不平衡。随着日本和德国的崛起,越来越多的美元用于购买日本和德国的产品,日本人和德国人手中持有大量的美元。他们可以拿美元按照35美元一盎司的比例向美国换回黄金。

如果国际收支无限制恶化,日本人和德国人无限制地拿美元向美国兑换黄金,美国的黄金储备会耗尽。没有了黄金储备的美元,再和黄金挂钩的美元,将变得分文不值,因为美国已经没有黄金储备支撑美元的价值了,只能脱钩。

有些美国人甚至假想了这种针对美国的“黄金攻击”。肯尼迪总统在1960年初的一次和美联储主席的谈话中,非常急切地直奔主题:“这个时候,如果每个人都想挤兑黄金,我们就完了,因为我们没有足够的黄金可用。”

有一个意想不到的国家,确实下了一笔当时异常庞大的“赎回”黄金的订单,它就是阿尔及利亚。《纽约时报》评论说,阿尔及利亚与美国的关系“即使不说近乎敌对,也是冷冰冰的”。但是,阿尔及利亚和其他任何国家一样,有权把美元兑换成黄金。

阿尔及利亚这笔价值1.5亿美元的“提金”请求,让美国政府官员们惊慌失措。如果这种“挤兑黄金”的“攻击”发生,美元和美国将崩溃。

为了缓解美元的流出速度,白宫甚至颁发了限制美国人到国外旅游的命令。这在今天看来是多么荒诞。有意思的是,还有比这更加匪夷所思的事情。

为了缓解黄金储备的不足,美国秘密开展了旨在寻找更多黄金的“金手指”行动。这个计划,脑洞大开地鼓励科学家们用各种新技术,希望从海水、鹿角,甚至从草木中提取出黄金。

还有人建议用核能炸开委内瑞拉的大地,撬出黄金。美国矿业局在1968年3月公开宣布了一项“重大技术突破”,声称它将大大增加美国生产的黄金数量。这是一项水性化学处理技术,可以从含碳矿石中提取更多黄金。而这项技术仅在实验室中实现过。

在当时,这些能生产更多黄金的“大新闻”,确实给公众以某些信心,让人不那么担心“黄金挤兑”。

一直到1967年,英镑的贬值,让黄金的短缺变成了事实。人们疯狂卖出英镑,换取黄金。动荡持续到11月,英格兰银行“秘密”地耗尽了他的黄金储备。

英国人不得不向美国求救。美国派出当时运力最大的运输机C-141运输机向英国秘密运输黄金。每架飞机能运一亿美元的黄金,到底多少运输机执行了多少次任务,不得而知。

英镑危机的预演,让美国认识到了1盎司黄金和35美元挂钩的现实危机。终于,在这种危机酝酿数年后,尼克松“水到渠成”地宣布了美元和黄金的脱钩。脱钩之后,货币终于可以不受实际价值限制地随意发行了。

这场1971年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崩溃,和大萧条后禁止私人持有黄金一样,在历史上扮演了“进步”的角色。美联储前主席、普林斯大学经济学家伯南克说,“证据证明,告别金本位制的国家比其他国家更快地从大萧条中恢复了”。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崩溃同样缓解了当时的国际金融危机。不破不立。

这两次事件,逐步解开了限制在货币上的、不能随便发行的枷锁,解决了当时的危机。用钱、用足够多的钱,确实可以解决很多问题,特别是经济危机。

此后,大多数发达国家走上了负债、印钱的道路。2008年金融危机,用无限制的量化宽松政策,导致零利率、货币泛滥。而在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后,直接发钱的财政补助,更是让印钱解决问题走上了登峰造极之路。但是,发钱和印钱,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债务问题和贫富分化的问题。

于是,可能才有了本文开头,耶伦所说的“演化了50年的经济危机”。

上文仅仅回顾了1929年以来接近100年的货币历史,如果历史镜头再往前推,货币体系变更的故事,更加精彩。

历史让我们明白现在的状况并非理所当然、一成不变,而是经过激烈矛盾,才演化而成今日的常态。我们只是暂时享受了这种演变中的稳定状态。我们也许正处在一个大变局的预演阶段。

从历史的维度看,货币的无限制发行和现今的货币体系,应该不会是一成不变,很多问题没有办法解决,只是现在的矛盾演变,还没有大到必须要打破它自己。

将来如何演变,我并没有答案。演变的路径,我还没有想好。等想好的时候,希望能继续和大家聊聊。

但确定的事情是,在不破不立之前,应该会发生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

比如说,大水漫灌导致的资产价格的大涨,估值梦想化,涨得心慌慌。

再比如说,特斯拉的创始人马斯克,这个承载了很多人梦想的人物,在美国韭菜造反华尔街、割富人的韭菜后,恰逢其时地把他的推特介绍改成了比特币,并且发了一句,比耶伦说的“50年前”还不明不白的话:

回顾往昔,它不可避免。(In retrospect, it was inevitable.)

(作者系领复资本创始人、注册金融分析师、《家庭投资和家族办公室》一书作者,风险投资人)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