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房产贬值,我们更在乎孩子的教育"

来源: 2021-02-03 23:45:26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9059 bytes)

编者按:老破小卖出32万/平、三天暴涨百万、成绩不佳引发房价暴跌……学区房正在催生越来越多的怪诞现象。近期,北京、上海、深圳等地学区房又迎来了新一轮疯涨,学区房在一次又一次的流转中成为了最坚实的“硬通货”,人人都想抓住这只“房茅”。但在学区房面前,有人直言卑微,有人说这是一门稳赚不赔的“生意”,还有人为了保卫学区房拼命“鸡娃”。在天价学区房的背后,是焦虑,是无奈。时代财经将推出“扭曲的学区房”系列报道,此为第三篇。

“销售时主打学位卖点,卖完却不兑现。如果承诺兑现不了,是不是应该退还(学位)溢价部分?” 叶柯去年在广州黄埔区的萝岗买下了一套新房,但最近,学位的事情令她和邻居们有些焦头烂额。

重师重教传统下,“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刺激着家长们奋力把孩子送到尽可能好的学校,“孟母三迁”的故事不断上演。在这场追逐中,学区房尤其带名校学位的房子颇受追捧,价格也“一枝独秀”。

然而,像叶柯和她的邻居们一样,“买房买个心堵”的不在少数,学位“保卫战”在各地打响,因为学位一旦落空,业主们要承担的不仅是潜在的资产贬值,更是子女教育机会的错失。

双层夹击下,中产阶级也难言体面和从容。

相比房产贬值,我们更在乎孩子的教育

“担心了一个多月,还好结果很美好。”2020年5月31日,收到广东实验中学荔湾学校(以下简称“省实”)(小学部)的录取信息后,广钢新城中海花湾壹号业主李霖兴奋了发了一条朋友圈。一个多月的奔波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2020年4月,广州市荔湾区公布公办小学2020年一年级《招生工作方案》(以下简称“《方案》”)。依据《方案》,省实招生区域为广钢新城中央公园以北区域新建楼盘,2020年计划招收6个班、共270人,招满即止。

而学校所在地块的华发中央公园项目业主“人户一致”的适龄儿童排在省实招生顺序第一位,其他楼盘的适龄儿童则可能被电脑派位至省实、华南师范大学附属荔湾小学(以下简称“华附”),甚至广钢新城片区之外的鹤洞小学、培真小学、东沙小学等学校。

这与业主们的期待相去甚远。定位为“比肩珠江新城CBD的国际中央居住区”的广钢新城,规划有普通高中3所、初中5所、小学9所、幼儿园15所。房产销售口中“每300米有幼儿园、500米有小学、800米有中学”的话术,为业主画下“未来十年教育不发愁”的美好愿景。

完善的教育配套规划也使广钢新城成为广州楼市最炙手可热的片区之一。为了送孩子入读省级名校,不少业主卖掉原来的房子,勉强在广钢新城置业。生下二胎后,李霖以315万的总价卖掉了荔湾区恒荔湾畔一套两居室,还掉原房产的30万贷款后,又凑了11万买下了广钢新城中海花湾壹号A区一套三居室。

“我先生觉得学校配套很好,而且商业、交通配套也很好,上班很方便,22号线直达。” 李霖说。项目销售人员也对学位打下包票,“当时中海的销售一直跟我们说‘没问题、一定能进省实’。” 为了赶上2020年秋季入学,2020年二月收到收楼通知书后,李霖一家立即把户口迁到新房。

而为了这套房,李霖一家压力陡增。新房的总价为517万,首付296万,三十年房贷,月供逾15000元。在这之前,她月供仅3000多元。

《方案》一出,包括李霖在内的中海花湾壹号的业主们慌了神,入学报名在即,原本以为板上钉钉的学位却面临着“打水漂”的风险。他们开始了与开发商中海地产及广州市、荔湾区教育局长达一个多月的交涉。

幸运的是,经过业主们持续不懈的努力,几番山重水复的交涉后,学位圆满落实下来。“省实六个班,通过摇号确定,没中的华附全部收了--华附增加了三个班。2021年广钢新城北区入学应该更容易,因为省实二小开始招生,共8个班,这样省实系共14个班。反而广钢新城南区会迷茫一点,只有一所华附,也陆续开始收楼了。”李霖对时代财经说。

作为刚需族,相对房产贬值,他们更在乎的是孩子的教育。中海花湾壹号业主潘岳直言,“会担心房产因为没有学位而贬值,但这是次要的,主要还是为了孩子读书,有这种担心的更多的是投资客。”

目前,中海花湾壹号房价一路走高。58同城数据显示,该楼盘目前均价为53955元/平方米,环比上月上涨3.80%,较其所处的芳村片区均价高出逾2万元。2020年8月至今,中海花湾壹号均价上涨12.5%。这很难说没有学位“加持”的效应。

学位承诺被“放卫星”,受伤的总是业主

学位保卫战中,中海花湾壹号的业主无疑是幸运的,但不少楼盘的业主们还在鏖战中。

2020年5月,叶柯卖掉了广州黄埔区长岭居的房子,在萝岗重新置业,她看中的是一个离萝岗地铁站不远的新盘,项目宣传的配套学校是最打动叶柯的卖点。

“我先交了2万定金,定下一套4房户型,回家后想退房,但退款迟迟不到,就跟家人决定不退了,换成3房,让我下定决心买的就是它的配套学校。虽然当时没有明确具体是哪所学校,但据销售说,即便不是市二中,也是执信中学等同等级别的学校。”

叶柯前一套房产也带学位,但要在北师大实验学校、广铁一中铁英小学等三所学校中“三摇一”,且原小区没有幼儿园。项目宣称的“将配备九年一贯制名校”让叶柯觉得买了这里,孩子的教育问题将“一步到位”。

但号称月底将“官宣”的学校,在多月过去之后还未落实。进入业主群后,叶柯才知道邻居们早在2020年6月就曾为了学位向开发商讨说法,但还没有去,就有好几位业主被约谈。2020年年底,30多位业主代表再次到售楼部沟通学位问题,手持横幅的9个邻居却因“扰乱公共场所秩序”被传唤。

与开发商沟通数月,项目的学校问题仍未解决。不可否认,名校的预期在项目销售过程中起到了不小作用。据叶柯了解,有邻居卖了万科东荟城的房子来这里置换,只为了小升初顺利衔接。安居客信息显示,该项目目前均价为37703元/平方米,较去年3月上涨13.6%。

学位承诺被“放卫星”的楼盘比比皆是。近日,东莞万科翡翠东望490多位业主对学位、落户、装修质量等问题提起联名申诉。这个位于东莞市中心南城区的楼盘,在开售时就宣传“出门即校门/万科学府房,带宏远外国语学校学位,先到先得”。

2018年11月,售楼处还贴出《关于宏远外国语学校学位资源的告知》,称与市一级优秀民办学校东莞市宏远外国语学校顺利牵手,后者及其关联学校为项目提供500学位,包括幼儿园、小学、初中。

但到了2019年12月,万科翡翠东望项目销售处通知登记宏外学位需求时,则声明学位数量核定、学校分配及录取等权力均归学校所有,项目仅负责招生工作的信息传递及协助。

作为业主,张桦很气愤,“拿学位忽悠!很多业主就是冲着学位来的。” 学位一时半会无法妥善解决,无奈之下,孩子着急上学的部分业主只好另找学校自行解决。

叶柯、张桦们的“学位保卫战”还在持续,他们不能确定结果会怎样,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坚定地与开发商等各方交涉。“我现在最焦虑的,不是房子会贬值,而是花了(含)名校的钱,却没有为孩子争取到名校资源。”叶柯说。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业主均为化名。)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