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欠巨债新车难量产,借壳上市的FF到底是家啥公司?

来源: 2021-01-31 20:52:29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2088 bytes)

FF此次借壳上市的融资额,创造了美国通过SPAC方式上市的新能源车企的融资纪录,这也折射了FF巨大的资金缺口。

近日,刚刚宣布将通过并购特殊目的公司(俗称:反向并购,借壳)上市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下称:FF)举行投资者电话会,会议的演示文稿显示,FF、吉利(Geely Holding)与中国一座一线城市将成立合资公司,来支持FF在中国的量产以及建设FF中国总部,但文稿亦提示目前三方正式文件尚未达成。值得注意的是,在FF的管理构架中,资本市场副总裁为Jerry Wang,该人士此前一直被认为是FF创始人贾跃亭的亲属(侄子),FF的CEO为毕福康,CFO为Zvi Glasman。

而此前面对投资FF的消息,吉利回应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称不予置评,珠海国资委则表示没有可以披露的消息。

在毕福康刚成为FF CEO时,新京报记者曾对其进行专访,他当时表示公司目前通过债权融资、过桥贷款维持正常运转,预计在2020年3月完成B轮融资,并在资金到位的12个月到15个月启动IPO。但事实上,2020年FF并未发布股权融资消息,而是在2021年初通过借壳的方式,直接登陆资本市场。

1月28日晚间,法拉第未来宣布将通过SPAC(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y 即特殊目的收购公司,也称反向并购)登陆纳斯达克市场,其总共收益为10亿元,其中包括PSAC(被并购公司)以信托基金拥有的2.3亿美元现金(假设没有赎回),以及价值7.75亿美元的普通股PIPE,每股10.00美元。

完全的交割将在交易完成后的12个月内完成,这笔融资将为FF 91级电动汽车的生产提供全部资金,这笔融资也将为公司的互联网、自动驾驶和智能系统的未来发展提供支持。在通过反向并购上市后,FF的股本价值约为34亿美元;合并后的公司将命名为Faraday Future inc. ,股票代码为FFIE,预计交易将于2021年第二季度完成。

从投资者电话会公布出的内容看,FF又一次推迟了量产的时间,演示文稿显示,其预期2025年开始生产,年产能在10万到25万辆之间,FF91计划在合并完成后约十二个月内(2022年)推出;公司员工数也从毕福康刚接手时的500人流失至目前的300人;其位于广州南沙区的工厂已被仲裁判给恒大健康,位于杭州莫干山的工厂未有动工迹象。可以说,围绕消除债务影响,反向并购上市,实现量产等,FF的突围依然艰难。



距离借壳上市还有多远?

FF此次借壳上市的融资额,创造了美国通过SPAC方式上市的新能源车企的融资纪录,这也折射了FF巨大的资金缺口。

2018年7月,FF曾向恒大提出,要保证FF91的量产计划,年底前还需要约6.63亿美元的资金。在与恒大闹掰之后,据FF财务副总裁Michael Agosta在仲裁时透露,截至2018年9月26日,FF银行账户中只剩下1810万美元的现金。

2019年3月13日,FF宣布出售其拥有的美国内华达州北拉斯维加斯900英亩(约5463亩)土地,报价为4000万美元。这是FF于2015年在拉斯维加斯北部的Apex工业园购置的土地。距离这次出售仅隔一周,3月21日,FF又把其在美国洛杉矶的总部大楼卖了。2014年,FF以1320万美元买下该建筑作为公司美国总部,售价接近4000万美元。

卖地求生之后,FF终于迎来了一位新的合作伙伴。2019年3月25日,九城宣布和FF签订协议,双方将共建合资公司,在中国营销及运营电动汽车。九城将以三个等额分期,向合资公司注资最高达6亿美元,法拉第未来将向合资公司提供相关产权及资源。在与九城的签约中,FF首先得到了一笔500万美元的签约金,而其余资本将在相关条件满足后分期注入,但接近FF的人士称,并未收到后续款项。

在上述针对FF CEO毕福康的专访中,他对新京报记者表示,FF的B轮融资将在2020年3月关闭,并在资金到位的12个月到15个月启动IPO计划,FF从目前到IPO完成需要的资金缺口为8.5亿美元。

但以公开消息进行梳理,FF在此后仅在2020年4月获得美国政府保障计划的916万美元,以及2020年10月获得美国两家金融机构的4500万美元的债权融资,并未获得新的股权融资,而是在2021年初通过借壳的方式,直接登陆资本市场。由此可见,毕福康所说的8.5亿美元的资金缺口尚未缓解,而此次借壳上市募集的资金恰好与此接近。

SPAC的中文为“特殊目的收购公司”,是美股市场一种借壳上市的方式。与买壳上市不同,SPAC是由投资方自己造壳,其自身并没有实际业务,在一定期限内通过并购非上市公司来实现注入业务和价值增值。为了确保并购成功,SPAC管理层还可以同步进行PIPE融资。总收益的10亿元,有PSAC(被并购公司)以信托基金拥有的2.3亿美元现金(假设没有赎回),以及价值7.75亿美元的普通股PIPE。

FF表示,本次合并交易将为FF提供约10亿美元的资金,其中包括PSAC以信托形式持有的2.3亿美元现金(假设不赎回的条件下),以及以每股10.00美元的价格超额认购7.75亿美元完全承诺的普通股PIPE。预计合并交易将于2021年第二季度完成,其进度取决于相关方的批准及监管部门的审批速度。

据统计,去年全年已有248家SPAC公司完成了IPO,融资额约828亿美元,已经超过了传统IPO同期的融资额。在电动车领域,有包括Nikola、Fisker在内的数家公司成功通过SPAC实现IPO。

FF是不是一个好标的?

上述投资者电话会演示文稿写道,FF、吉利(Geely Holding)与中国一座一线城市预期将成立合资公司,以支持FF在中国的生产以及建设FF中国总部。预期2025年开始生产,年产能在10万到25万辆之间。

文稿写道,吉利将提供中端市场平台,在制造能力上提供帮助。这座一线城市将提供约2000亩(约合330英亩)土地,供合资公司使用。该城市还将在税收优惠、研发中心建设奖励上提供帮助。

但文稿提示,截至该演示文稿发布日,对于合资公司未有明确文件达成,因此合资公司有可能会设立,也可能与描述有所出入,并不确保FF、吉利和该一线城市定会成立合资公司。

此前有媒体援引知情人士的话报道称,珠海市国资将参与投资FF约20亿元,其中,珠海两大龙头国企,格力集团与华发集团携手参与了此次投资。而在前一天,吉利也被传出将投资FF 4000万美元,并在车辆代工、自动驾驶等多领域进行合作。

关于量产时间问题FF一推再推。在上述针对毕福康的专访中,他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目前工作的重中之重是融资,除此之外,要确保2020年9月前能让FF91进入市场并且交付给消费者。

演示文稿则显示,FF91计划从2022年第一季度开始交付,FF81预计将于2023年量产上市,FF71预计将于2024年底量产上市,预测2025年营收200亿美元。未来5年,FF的B2C乘用车规划将包括FF 91系列、FF 81系列和FF 71系列, FF 91系列将定义FF品牌的DNA。除乘用车外,FF还计划在2023年利用其专有的VPA平台推出“最后一英里智能运输车”(SLMD)。

那么,FF还是不是一个好标的?

资料显示,FF采用了全球化的生产制造布局和轻资产的混合制造策略,包括其在美国加州汉福德的制造工厂,以及与一家韩国合作伙伴在生产制造方面的代工合作,并正努力通过以合资方式在中国重点城市大规模生产。

演示文稿显示,汉福德工厂预计产能在每年1万辆,与韩国合作方在韩国群山市的场地预期产能为每年至多27万辆,FF已经与韩国汽车零部件制造商Myoung Shin签署合作协议。

目前,人员方面,FF拥有超过300名员工(2019年时为500多名员工,其中美国有300多人,中国有200多人)。技术方面,毕福康此前表示,电池系统的安全性是最大的优势,因为它完全是通过液态冷却进行的,是在不可燃的液体当中进行冷却的,这种电池系统的安全性相比其他产品是更好的。目前FF在全球范围内申请获得了近900项实用和设计专利。

FF采用合伙人机制,FF全球合伙人来自人工智能、互联网、IT、汽车等不同专业领域。他们共同创业,共同拥有,共同分享,共担风险,共同治理,并行使对FF的顶层控制权。

创始人贾跃亭的债务

2017年乐视上市体系与非上市体系发生巨变,融创孙宏斌以白衣骑士的角色入驻乐视上市体系,而非上市体系继续在困境中挣扎,创始人和实控人贾跃亭远走美国,潜心造车。

作为FF的创始人和前全球CEO,贾跃亭对FF的顶层设计、经营管理和产品理念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但由于乐视网的问题和失信被执行人的身份,FF不得不消除贾跃亭的影响,至少是其债务对融资的影响。

那么,贾跃亭到底欠了多少债?

2019年5月10日,深交所发布公告称,乐视网因触及创业板股票暂停上市情形,决定自2019年5月13日起暂停其股票上市。乐视网10月8日发布的公告显示,截至目前,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债务处理小组最终未拿出可实质执行的完整处理方案,上市公司未因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债务解决方案获得任何现金。

截至乐视网退市,贾跃亭仍持有乐视网8.98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2.52%,为公司实际控制人。这其中,有8.57亿股处于质押状态,占公司总股本的21.49%。同时,贾跃亭所持有的乐视网全部股份已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等司法部门冻结、轮候冻结。

自2016年以来,乐视网通过向贾跃亭控制的关联方销售货物、提供服务等经营性业务及代垫费用等资金往来方式形成了大量关联应收和预付款项。此外,乐视网还违规对外承担了一些回购责任。比如此前,已有乐视体育18方投资人对乐视网提起仲裁,其中8起仲裁案已经出具结果,均为乐视网败诉。对于剩下未决仲裁结果,乐视网已经计提乐视体育、乐视云案件负债约98亿元。

此前贾跃亭的债务处理小组表示,真正属于贾跃亭个人的债务很少,90%以上的债务都是替公司担保的债务。截至目前,贾跃亭已替公司陆续偿还债务超30亿美元。剩余债务总额约为36亿美元,减去已冻结待处置国内资产以及可转股的担保债务,债务净额约为20亿美元。

2020年7月1日,贾跃亭宣布其在美国申请的个人破产重组最终完成,重组方案正式生效,债权人信托也随之正式设立并开始运营。如果FF如期IPO成功,意味着贾跃亭的债权人信托资产快速增值是可以预期的事情。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