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党险胜参议员决选 对拜登的经济计划意味着什么?

来源: 2021-01-07 01:04:39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5918 bytes)

民主党在佐治亚州两场参议院决选中险胜,以50席和共和党持平,副总统卡玛拉·哈里斯将担任参议院议长,民主党将能在参议院勉强赢得51票,以极其微弱的优势占据国会多数席位。这使拜登有机会通过他的一些国内政策计划,包括一些税收提案。但是,他在竞选中提出的那些雄心勃勃的议程,可能无法期待了。

  民主党赢得参议院和众议院的微弱多数,加上共和党的有限支持,意味着拜登必须让一小部分民主党温和派满意,才能通过法案。

  拜登2021年可能实现的目标有哪些?以下是六大猜想。

  预算法案中会有什么?

  在参议院的许多立法必须面对“冗长发言”(filibuster)的挑战,需要100席当中的60席表决同意才能通过,那么在当前情况下,民主党要启动一项特殊程序——预算调停程序 (budget reconciliation),其没有绝对多数要求,但仍需简单多数51席的票数才能通过,刚好是民主党即将获得的席位。

  同时,拜登在2021年必须回答的最大问题是:他会在预算法案加入什么内容?

  可能性似乎无穷无尽:移民、基础设施、增税、减税、免费大学教育、医疗保健、气候变化,等等。而《福布斯》资深撰稿人Howard Gleckman的猜测是,基础设施投资和资金以及《平价医疗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的一些改革将排在首位;一些适度的减税措施也有可能。

  拜登还可能试图利用一项新的抗疫救济或刺激法案作为工具,在今年早些时候通过一些永久性法案,但这是一项艰难的“大工程”。

  当心民主党温和派

  2021年最重要的议员可能是一小群温和派民主党人。和派也被称为“中间派”,在财政等问题更偏向于保守立场。实际上,民主党温和派与极左派之间的分歧几乎到了水火不容的程度。

  温和派的“存在感”可能不高,但他们的影响力将远远超过民主党的极左翼,如果温和派不能接受,任何立法计划都将夭折,起码“绿色新政”就无法通过。

  税务委员会的领导权

  近年来,税务委员会的影响力已经大不如前,因为起草法案的工作基本上都被政党领导人接手了。

  但众议院筹款委员会手段和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仍然有影响力。2021年,这两个委员会的主席将分别是共和党众议员Richard Neal和民主党参议员Ron Wyden。两人都是中左翼议员,倾向于两党达成一致,尤其是在税收法案上。

  时间很重要

  事实上,拜登只有一年的时间来争取立法上的胜利,因为到2022年,议员们都在忙于自己的重新选举。国会选举每两年一次,其中一次国会选举与四年一度的总统选举同时举行,而另一次则在总统任期之间举行,今年的情况属于后者。

  但是,拜登任期第一年恐怕要忙着控制疫情,无暇顾及其他优先事项,这也意味着,那些不在拜登2021年优先考虑名单上的计划,可能永远也排不上号了。

  在受困于疫情的经济环境中增税似乎不太可能

  即使民主党占多数席位,这届国会会也不开可能像拜登在竞选中提议的那样,在未来10年内对企业和高收入家庭增税3万亿美元,不过部分企业增税政策还是可能出台的。

  相比之下,拜登提出的为中低收入家庭减税1万亿美元的计划可能会获得通过,包括扩大一些可退还的税收抵免,如劳动所得税抵免和儿童税收抵免,以及一些针对低收入工人的新的退休储蓄激励措施。

  别指望脱胎换骨式的变化

  读到这里,我们能预想到,拜登可以在2021年获得一些重要的胜利,但前提是他要缩小自己的野心。

  在某种程度上,这两场佐治亚州参议员选举的胜利改变了一切。民主党人将控制立法议程,为拜登的政府职位任命扫除可能遇到的障碍,避免耗时的国会调查。

  但拜登也不是完全不受束缚的。他将受制于存在内部分歧的民主党党团、顽固的共和党、以及疫苗分发的进程。

  佐治亚州的胜利给他的议程开了一扇窗,但空间有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