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打工人:只想恋爱不想结婚,用养猫代替生娃

来源: 2021-01-03 20:43:02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3926 bytes)

当90后走到了成家立业的时间节点,婚姻这个重大的人生课题摆在了他们面前。

工作与生活的疲惫,让人无比期待一段美好的亲密关系;而一旦理想的爱情进入现实,往往会面对很多实际问题。

一方面,从经济上说,不管是购置婚房,还是准备彩礼,都意味着一大笔开支;另一方面,一旦结婚提上日程,各种琐碎的事情也接踵而至,不仅有繁琐的婚宴酒席,父母也会催着问你什么时候要孩子。

还有一种焦虑来自身份的转变,一些人不清楚怎样才能扮演好妻子或丈夫的角色,承担起更多的家庭责任。

其实,婚姻的本质是一样的,不在于年龄,在于双方是否可以成熟地经营好一段亲密关系,以及是否能够处理可能出现的问题。所以,只要不勉强自己,不敷衍他人,在这个问题上就会少一些焦虑。


男朋友出钱买房,房本写我名字

我却后悔了

刘雪|某新媒体公司员工

我和我男朋友今年买了房,他出房款,写我的名字,拿到房本的那一刻,我突然感觉压力特别大。

我的规划是三年后再结婚,但他预期明年就结婚。我开始犹豫、矛盾,一方面觉得再拖三年对他来说是不是太过分了;另一方面我又很恐婚,甚至有点后悔买下这套房。

买房是我和他共同提出的,当时只是觉得到了这个年纪,也该买房了,完全没有把它和结婚联系在一起。对于我来说,婚姻也没有那么重要。一开始我们商量的是写两个人的名字或者写他的就好,因为是婚前买的。但是到最后,各种原因之下,只写了我的名字。

很多女生会因此觉得开心,但对于现在的我来说,焦虑反而更多一些,结婚好像成为了我们两个人在一起的一个目标,这让我不太舒服。

我恐婚更多是受成长环境的影响。我老家那边,很多女性婚后需要承担更多。我家有两个孩子,我爸只需要工作就好了,对我和我弟并没有什么照顾,我妈既要上班,又得照顾两个孩子。我觉得这对于一个女性来说压力太大了,我不想让自己过早面临这些。

我想这可能是大部分中国女性都会面临的问题,一旦为人妻了,就总觉得自己需要承担那份责任了,但我知道自己还是一个孩子,没准备好变成妻子的角色。

现在我们每次聊到这个话题,都有点尴尬,他很兴奋地计划明年定什么日子、今年过年回家怎么跟父母商量,就好像我和他马上就要结婚了一样。我每次都不太知道怎么回应他,也不太想参与,等他兴奋过了,我再跟他说,我可能不想明年结婚。

每次听到我这么说,他都会问我,如果三年后你还是焦虑、恐婚怎么办?我也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

而且,今年对于我和他来说,变动都挺大的。

我男朋友本来在一家上市公司工作,薪资待遇很好,但今年公司出了问题,他也不得不换了一家新公司,薪酬方面也受到了一定影响。我能感觉到他也很焦虑,只是他自己承担的更多一些,每天他回家,我都能感受到他可能在门外叹一口气,然后再笑着进门。

我自己今年也从之前的公司跳到了一个创业团队,相当于告别了安稳的生活,需要重新开始拼搏了。

我们的房子马上就开始还贷了。虽然我男朋友说不用我还,但我还是觉得,毕竟写了我的名字,我也需要尽一份力。

不过,我目前的经济状态可能也支撑不了。我是那种急于享乐的人,不会攒钱,基本就是有一分就花一分。今年开始我就觉得很别扭,因为一方面我习惯了那样消费,另一方面我又觉得好像应该开始攒钱了,但薪资又不如以前,有点力不从心。

我所有的焦虑其实都源于内心的挣扎,我只能跟自己较劲。也可能某天想通了,只要喜欢这个人,跟他结婚也不是什么问题,但我现在只想享受恋爱关系,并不想结婚。


算命的说我27岁结婚

父母让我30岁之前生孩子

小梦|互联网大厂员工

我和我男朋友从读研的时候开始谈恋爱,毕业后在北京工作,有四五年了。虽然我们现在挺稳定的,但都不太想结婚。

上个月我妈从老家跑过来和我男朋友的父母见了一面,两家人在饭桌上兴高采烈地聊起来,催我们赶紧领证、生孩子,我和男朋友给搪塞过去了。

虽然领个证很简单,但领证之后,就会有各种麻烦事。办酒席之后,双方父母就开始谈买房子、生孩子,一切都要提上日程了,这太可怕了。

家长想法很传统,我自己觉得没房、没车、没孩子都没关系,他们不行。

我父母坚持让我买房,说两家人凑凑首付也能凑上。但是我还得还房贷,一个月2万多的房贷,我就没钱出来吃吃玩玩了。今年是我来北京的第四年,收入方面还算满意,但付房贷还是有很大压力。

现在我妈再催的时候,我就会找个很贵的房子截图给她发过去,吓吓她。

于是他们就一边觉得还是要有,另一方面又觉得确实买不了,也挺矛盾的。我男朋友家里催结婚的时候,他就拿我当理由,说我不想结,兜圈子应付着。

孩子就更不想生了,我之前看了那个《人生第一次》的纪录片,真的很可怕,从生孩子到养孩子方方面面都让我感到恐惧。我光加班都已经够累了,为什么一定要结婚呢?现在两个人一只猫不是过得挺好的么。我现在养个猫都养不好,搞得乱糟糟的,我还养什么孩子。

我想过,最后实在年龄大了生不了,领养也是个很好的思路。

我总觉得自己还小,工作还不是很稳定,想法也不稳定。所以也说不准,可能过两年就想结婚了,生个孩子也可以。但具体什么时候不好说,也没给自己设定一个槛,说到多少岁必须要干什么之类的,

小时候算命的说我27岁结婚,这不现在过了27了,完全没想法。我自己比较佛系,走一步算一步吧,大家不都这样吗?现实已经把我们搞成这样了,就接受现实吧。


我的恋爱观很奇怪

曾经只想找同乡和同学

顾晓梦|新媒体运营

我是北漂,家在西北,为了防止被地图炮就不说具体省份了。家里还有三个妹妹,二妹和三妹都已经结婚了。

也正因为这个,家里人其实不太催我,即使我是老大。三妹的婚姻质量不太好,我妈也看在眼里,觉得结不结婚无所谓,自己开心最重要。

我自己的恋爱观还挺奇怪的。因为在大城市漂着,所以对同乡、同学会特别在意,谈恋爱也想找一个知根知底的。

如果连对方的背景都不熟悉,我也不会轻易地产生信任。最好是同省人,过年回家倒是其次,主要还是如果是一个省的,我更容易做一些背景调查。我这个标准坚持了好几年吧,现在比以前开放了一些,觉得离我家远一些也还好。

另外,我这种恋爱观可能也是受家里的因素影响,我二妹嫁得特别远,我妈又是一个很情绪化的人,我不想让她太难过,就想着能找个离家近的。

但其他要求都没有变过。还是需要看对眼吧,要聊得来,能接住梗,我说的话他愿意听,他聊的话题我也感兴趣,这些是婚姻的基础。

我对爱情还是最开始的期待、最开始的幻想,这些都没有变过。

大城市人虽然多,但遇到合适的人也蛮难的。我现在做一些运营工作,也负责公司的一些外联,应酬机会不少,相比其他岗位,有很多接触陌生人的机会,也有不少追求者,但各种原因吧,有缘无分那种也错过不少。

最近的一次是去了一次五台山,碰到了一个北京工作的男生,也挺有缘的,聊得来,后来各种阴差阳错产生了很多误会,我也不愿意继续交往,但他还继续死缠烂打。刚开始我还以为缘分来了,但最后还是回到了我的恋爱观,我不知道这个人过去,不知道他经历过什么样的故事,不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对他没有完全的那种信任。

我原先是对小孩没有期待的,甚至有些讨厌。但二妹家的孩子出生了后,我发现自己还挺喜欢小孩的

,动不动就在家里的微信群说,给我发个小视频,我想看看宝宝。二妹也在老家定居,所以我回老家的频率也比以前多了很多,就是为了多看看她家的孩子。

我以前对田园生活没什么向往,因为自己就生在那样的环境里。我更喜欢钢筋水泥土、摩天大楼,但在大都市工作了几年后,反而希望自己以后可以找到一个愿意陪自己回老家过田园生活的伴侣。


是否要孩子我们有分歧

钱能解决一切焦虑

王筱扬|某基金投资经理

我是杭州人,在北京一家私募基金做投资经理。

我和我太太原来是同事,在谈恋爱前我们都达成过共识,觉得丁克是更好的一个选择。恋爱第三年我们结婚,今年是在一起的第5年,婚后的第3年。

我们俩晋升都很快,她工作第4年就升到了总监,我的事业心也挺强的,希望能够在事业上有所建树。我们俩都没有户口,需要交五年社保才能买房。去年有资格后马上就买了一套房,买房之后又养了只猫。

虽然养猫复杂度远远小于养娃,但总归是一个养的动作,这个动作带来了一些改变。这只小猫非常“治愈”,但毕竟不能很好地交流,所以我们两人都觉得养娃也行,能够和TA进行充分交流。

她的主意开始松动。一方面她觉得要个孩子挺好的,有一个新的生命力可以加入,让这个家庭更热闹一点;另一方面因为已婚未育受到择业上的歧视,导致她很难跳槽。

她在现在这家单位已经待了六年多,断断续续地面过几次试,大多数面试官觉得她经历背景能力都挺好的,就是担心她刚入职就会备孕。

我们俩年纪都不小了,不算是生育的最佳年纪,她身体一直不太好,我很担心会影响她的健康,第二我自己的性格是偏向于“鸡娃”,而非佛系,担心自己不能够成为一个好家长。

当然,在北京生孩子最大的问题,在于要买学区房,这会让我的生活质量急速下滑。

另外,没有户口也会造成各种麻烦。我因为工作原因接触过一些同龄家长,听他们讲了之后,我头都要炸了,跑各种流程对我来说是最烦的事情。

所以,我还是想丁克,如果她担心我以后反悔,我甚至可以做结扎手术。但即使这样,她遇到的职场困境仍然解决不了,所以我们还是决定要生。

我们交流过两三次,我还是偏向于她的意见。如果她想好了,我尽力多赚点钱,京城养娃的成本还是很高的。钱能解决一切焦虑,相较之下其他都是可以克服的。

我不需要被说服,婚姻里两人的关系是最要紧的,更何况女性在亲密关系里处于弱势地位。作为男性,我很难切身察觉到女性的困境,但可以理解,所以如果发生分歧,我表达完我的顾虑,还是会以太太意见为主。尤其是生育层面,生育会给女性带来的困扰远多于男性。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为化名)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