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地产大佬的资本局:拥三家上市公司,建业地产负债1510亿

来源: 2020-12-27 20:41:42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2954 bytes)


胡葆森与河南,已经深深绑定在了一起。

作为土生土长的河南濮阳县人,胡葆森从上中学、下乡插队,到上大学、工作、回乡创业,再到冠名河南建业足球俱乐部,骨子里烙印着深厚的“河南情结”。

一句“建业不会走出去”,让胡葆森在河南扎下了根。守着1亿人口的中原大地,胡葆森的“地产帝国”已经深及河南省18个地级城市、104个县级城市。有河南人说:“在河南卖的9套房子中,就有一套是建业的。”

虽然这句话真假难辨,但是胡葆森确实在河南创造了太多第一:第一个中外合资房企,第一个推出高档住宅小区,第一个推行按揭房屋……河南承载了胡葆森太多的辉煌。

由此,河南建业有了“河南王”的称号,胡葆森也被列入“中国房地产三君子”。同为地产“三君子”,如今冯仑在激扬文字,王石在登山探险,只有65岁的胡葆森,仍然坐镇一线,为建业集团“走出河南”殚精竭虑。

2020年,河南建业在资本市场上风生水起。5月,建业新生活在香港上市;11月,中原建业也在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加上此前已上市的建业地产、筑友智造科技,河南建业将拥有四家上市公司,地产资本版图越来越大。

01 爱足球的地产大佬

胡葆森1955年出生于河南濮阳,21岁那年被推荐到郑州大学英语专业学习,毕业后就被分配到了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公司河南分公司工作。

有着一门外语优势,除了可能获得一份好工作,还有可能改变人生。胡葆森是那个“幸运儿”。

1982年,当时的河南省对外经济贸易合作厅,在寻找参与香港成立进出口贸易机构的人选,胡葆森除了有在进出口方面的经验,还曾在全国外贸系统业务员外语测试中获得河南省第一名,最终成功获得外派香港的工作。

胡葆森在香港一待就是10年。

1992年,改革的春风吹向大江南北,也将胡葆森吹回了河南。

不过,胡葆森并不是空手而回,在1991年胡葆森拿到体制内的最后一份工资后,实际上就在香港靠炒楼花赚到了自己人生的第一桶金。

手握几千万元的胡葆森“衣锦还乡”,回到河南成立了建业地产,成为“茫茫地产大军”的一份子。

1993年春天,在郑州郊区买到第一块地后,胡葆森打造出日后在河南房地产历史上,称得上是浓墨重彩的一个代表作,那就是金水花园。

金水花园不仅是中国最早一批的按揭房屋,还用了十年还本的这样别具一格销售模式,当时建业承诺,十年后在保证产权的基础上购房款如数归还。

毫无疑问,胡葆森如实履行了“十年之约”,也让建业在河南房地产市场一炮而红。之后,建业地产在郑州这个大本营站稳脚跟,后继打造出“燕乐小区”“春晖小区”“郑州期货城”“建业城市花园”等多个项目。

但与其他房企在壮大之后便走出自己“发家地”不同,建业想做的却是“河南王”。如今建业集团迟迟难走出河南,与胡葆森坚持“建业不走出去”有着莫大的关系。

自1994年足球职业化改革以来,河南建业是唯一一支从未换过老板的足坛常青树。这似乎又是胡葆森在河南坚守的另一个缩影。

这支被冠上“建业”的足球俱乐部,在中国职业足球史上创造许多第一,除了从没更换过投资人和赞助商,河南建业还是唯一一个打过亚冠、中超、中甲和中乙四级联赛的足球俱乐部;河南建业经历过三次降级三次保级,可谓是“三上三下”。

2009年,河南建业以中超季军的身份打入亚冠,成绩达到顶峰,并因为在主场多次战胜强队而被冠以“专治各种不服”的称号。

那个时代的胡葆森可谓是意气风发。2016年的平安夜,建业曾组织了一次球迷嘉年华,胡葆森当时动情地说:“不求一掷千金,只求一诺千金;不求一鸣惊人,只信天道酬勤;不求足球豪门,只求草根为民。建业会一直坚持搞足球,直到破产为止。”


胡葆森(图右)赛后同亚森·彼得罗夫寒暄祝贺

但尴尬的是,这几年河南建业足球俱乐部一直处在频繁换外援、换外教、赔偿违约金的“折腾”中,也频频在降级保级的边缘徘徊。

另一边,建业也正在求变,这有点像IT界的IBM,百年“蓝色巨人”能够在历次技术革命中得以生存和发展,其保守式创新让其平稳度过历次危机。

但与IBM不同的是,建业虽然足够保守稳妥,但是行业不同,壁垒不同,建业并不是“蓝色巨人”。

02 “外来者”搅局

在整整26年的时间中,建业的商业版图集中在河南。胡葆森曾说:“一代人要承担一代人的责任,我就想在河南做这么一件事。”

从郑州再到胡葆森的老家濮阳再到县级市,直到2017年,建业完成了河南“五级市场”的全覆盖,却未走出河南半步。

胡葆森曾在2015年《寻找建业的蓝海》一文中写道:“未来的15年,河南将有3500万人要进城,需新增住房10亿平方米。”他看到的是城镇化进程中数以亿计的住房需求。

但同为“92派”的同行,足迹早已踏遍全国各处,建业也不可能在河南一家通吃。

2016年,碧桂园、恒大、万科纷涌而至,当年郑州市出现15个“地王”。

当时,建业仍决定坚守河南。就连胡葆森也说自己的梦想是:“在河南这130个县以上的城市,如果将来还有机会的话,可能会进一步进入这种重点的乡镇,还有500个以上的乡镇。还有机会的话,我自己的身体还允许的话,从省会城市到中等城市,再到县级城市,最终走向这种乡镇,这就是我的目标。”

2019年前8个月,河南第一城郑州,建业的市场销售排名只位列第六,被碧桂园、万科、融创等巨头赶超。

当在原有赛道逐渐失去绝对优势后,胡葆森的选择是,重开一条赛道,走“重资产+轻资产”并举的路径,发力轻资产。

在2018年度业绩会上,曾坚决表态不出河南的胡葆森也妥协了,他表示,将会有条件地走出河南。

建业集团旗下,除了建业地产属于重资产,2019年收购的上市公司筑友智造科技公司,2020年5月上市的物业管理公司建业新生活,以及11月分拆准备上市的代建公司中原建业,这三家企业的方向分别为装配式建筑、物业管理以及代建,都是侧重于“轻资产”的发展路径。

也就是说,从拿地、盖房、装配、再到物业,建业打造了一条龙式服务。

其中,中原建业的代建业务就是典型的轻资产。

“代建的这种形式确实是时代的产物,其实代建就是不需要承担拿地的风险,只负责盖房子,或者在品牌上进行一些合作。”

上海中原地产市场分析师卢文曦告诉市界。

而发力代建的原因,也不言而喻。

北京房地产商会会长黎乃超称:“地产开发企业,确实是越来越不好做了,尤其是直接做房地产开发,这种重资产的经营,存在一定风险。因此,很多开发企业采取代建的形式,这种形式是利用品牌来赚钱”。

但是这种“贴牌”的模式,难免会有坑。

03 接盘

一年多前,购买周口市“万达广场&建业十八城”住宅区的业主发现,在工地施工的塔吊停止了工作,施工的工人也变得稀稀落落,一时间“买的房子出事了”的担忧迅速在业主们中散播开来。

位于周口市建设路与大庆路交叉口附近的这个“万达+建业”核心商业项目,是由天香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香控股)联合万达集团、建业集团共同打造的。

也就是说,实际拿地的开发商是天香控股,而万达和建业只是“锦上添花”,建业的角色是代建。

相较于建业集团,天香控股更多的属性是一个“投资公司”。成立于1998年的天香控股,将自己定义为区域商业机会的发现与整合者,产业布局主要分为消费、地产、生态旅游开发三大板块。

实际上,导致这个项目停摆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天香控股把钱挪用了。12月7日,在建业与业主面对面的沟通会上,这一原因也得到了建业的证实。

而且“不是千万百万的问题”,建业集团代表告诉业主,天香控股在这个过程中把土地抵押出去之后,又将账上的资金抽调到别的项目中,因此造成资金链断了。

黎乃超告诉市界:“房地产开发商把土地抵押出去很正常,为了融资等后续的资金正常运转都会这样做。像这样代建的项目,出事了之后开发商肯定负主要责任。但是对于代建方影响也很大,比如信誉、品牌,甚至是法律风险上。”

经历一年多停摆的项目,建业最终还是选择了接手。在沟通会上,周口区域总经理马晓腾向建业十八城的业主承诺:“建业全盘接手十八城的项目,不会烂尾。”

04 如何走出河南?

胡葆森为建业地产制定的“走出去”战略是有条件地走出去,即以河南为圆点,画出一个半径,做中国中部的市场,坚持500公里半径原则。

也就是说,胡葆森的这个“走出去”并非是地理意义上真正的走出去,更多的还是依托于建业的地产“品牌”,深度依赖于河南这个圈层“资源”意义上的走出去。

就像上文的周口建业十八城,就是靠着“建业”的品牌溢价,做代建等轻资产业务,赚“轻松”的钱。

凡事有利有弊,尤其是在探索新的商业模式上,风险一定存在。

走轻资产这种路子,建业也不敢步子跨得太大。

当前,中原建业的核心项目依旧据守河南,河南依旧是建业最大的“衣食父母”。截至2020年6月30日,中原建业的182个在管项目中共有174个项目位于河南省,占比超九成。

卢文熙告诉市界,作为建业地产来说,“它要想走出去,要有把握项目风险的能力”。

另外,想要走出河南,不仅要走得扎实,还要走得稳。品牌是走得扎实的底气,而走得稳走得远则需要大量资金的支持。卢文曦告诉市界:“走出去一个必要条件就是需要资金。”

从建业地产来看,其债务压力并不小。建业地产的资产负债率从2018年上半年的87.04%,上升至2020年上半年的92.02%,增长了约5个百分点。截至2020年上半年,建业地产的负债总额达到了1510亿元。

欲“有条件”走出河南的胡葆森,正面临着不小的资金压力。如今,胡葆森该如何破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