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对这方面的思考,与现在某些派别的医生有些相似

来源: 2022-10-25 12:48:02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561 bytes)

executive skills的问题有根源,能学一些技巧,当然很好,但除非生活简单平稳,否则偶尔还是很痛苦;这些人,往往对痛苦有超忆症。所以要认识自己,然后能handle,最理想。但认识自己是很难的,只能从什么不是自己入手,如恐惧、焦虑,无论叫心魔,还是叫bug,都是一样的,这些东西bugging人,但不是人自己。孩子恐惧的时候,教他认识这种恐惧情绪,将他自心与情绪分离;焦虑时,也是如此。国学是这样,我与一个精神科医生朋友聊天时问过,她也同意这是一种方法。

认识bug,还需要压制bug的手段,当bug达到控制人的强度,就很难交流。只能等风波过去。这就需在风波初起时,能distract,分散强度,所谓散心和开心。自我散心,放松,修行的人是去念,但普通人不是。巴什拉说:“对于原始人来说,思想是一种聚精会神的遐想,对于受过教育的人来说,遐想是一种松弛的思想;这两者之间,‘有生气’的含意是相反的”。(加斯东·巴什拉(Gaston Bachelard)《火的精神分析》)“有生气”即是活跃遒劲。思想如驯顺的拉磨的马或脱缰野马,哪个更有生气呢?“松弛的思想”正是“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的真意的来自。“聚精会神的遐想,发呆,非常放松,如果能“学会”的话。

 

 

所有跟帖: 

你不嫌我们这儿话题没意思吗。没意思还废话这么多 -donau- 给 donau 发送悄悄话 donau 的博客首页 (0 bytes) () 10/25/2022 postreply 21:36:02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