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 84 (ZT) 周末愉快!!!!!

来源: 2012-12-30 10:05:05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20044 bytes)


   杰弗里.雪夫曼是一位独立的期货投资者,同时是芝加哥商品交易所会员。他在期货、期权、现货交易市场有着25 年的从业历史,投资范围极为广阔,他在金融和现货衍生品市场无所不涉。杰弗里擅长中长线投资。此外,他一直致力于交易所的管理工作,在以下几个部门任主席 一职:管理基金和衍生品委员会、金融和农产品监管委员会联合市场分支机构、新产品(现货商品)委员会,以及农产品期权委员会。

    他获得了马萨诸塞理工大学学士学位,主修经济学和金融学。在马萨诸塞理工大学求学期间,他师从于保罗.萨缪尔森和保罗.库特纳(“随机行走”理论家)。商品公司成立初期,他就与之有所联系。雪夫曼自称是一位热衷于哲学、心理学和市场通用理论研究的门徒。

    问:你是怎样走上期货之路的?
    杰弗里:那时候,大概是13 岁……打小开始,我就争强好胜,我开始苦苦探索未来的发展道路。我在内布拉斯加洲Omaha 读初中,一头扎进学校的图书馆里,阅读了大量的传记。你知道,我们熟悉杜威图书分类法,知道在哪里能找到他们。我忘记了具体数码,但是碰巧看到了本纳德. 巴鲁赫的传记;你想,当时商业和金融几乎遍地开花,除了……对于一个Omaha 的犹太少年来说,可以做一名职业人士,可以做一名股票经济人。但是我被本纳德.巴鲁赫的经历吸引了,做一名金融家和套利投资人更让人心荡神迷,而且可以摆 脱我从小就熟知、枯燥乏味的内布拉斯加洲Omaha 的生活,远走高飞。

    问:那么你的意思是说,期货投资是一种激情飞越的工作?
    杰弗里:不,我完全不是这个意思,早在大脑中有期货投资这种工作方式之前,我就持有这种观点。人们议论巴鲁赫私用火车和他的猎场,但是对我来说,我的价值 要依照自己的所作所为来评断,而不是别人如何的赞誉,这一点对我至关重要,我在很小的时候就有这样的观念。我明白自己的书法不好,由于书写较差,我在学校 就低人一等。老师通过奖惩或者是学分的形式来控制我的人生,我憎恨他们这种做法。我发誓,如果我有权利选择一种职业,那么这种职业标准就不该由别人来评判 我做得好还是坏!

    问:你真正的意图就是要独立?
    杰弗里:本质上讲是这样。我要完全依照自己的所作所为来获得回报,而不是某些老板或者老师怎样来评判。所谓独立,也就是我想完全通过客观标准来获得回报。 在期货市场,你根据自己的操作获得回报,这是一个残酷的客观标准。要么你是对的,要么就是错的。如果操作的好,市场会给你很好的回报,十分简单,合情合 理,是该如此。

    问:当然是真理。根据你个人的观点,一名成功的期货投资者需要具备哪些条件?
    杰弗里:哦,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想你应该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期货投资究竟是怎样的游戏?金融学教授保罗.库特纳花费了大量精力,对此进行研究。我想你 现在的话题正好与此一脉相承。顺便提一下,库特纳因编辑《股市价格随机行走特征》一书而名闻天下。股市价格是随机的,这是该书的主题思想。当然市场看上去 是随机的,但这并不意味着市场就是随机的!有次保罗对我说,商品期货市场是一个零和游戏。其存在的意义纯粹就是将财富由“愚钝的投资者”转移到“聪明的投 资者”手里,这正好与《投资心理规则》一书的主题相吻合。这不只是纯粹的智力,这是游戏场中的智慧,就像扑克游戏中参与者惯用的技法,像罗伯特.奥特曼电 影《演员》所提示的内涵。生存之道,关系重大。所以,一个智力为零的人,仍可以成为一名出色的投资者。基于心理和投资技巧,他可以在期货市场上赚到很多 钱。

    问:如果非要指出像你自己这样的成功投资者特别的心理特征,它们是什么?
    杰弗里:我真的不能代表其他成功的投资者。如果说到我,就是乐于下功夫研究、探索那些行之有效的方法,而不必在理论上如何正确。将理论抛在一边,下决心找 到行之有效的投资之道,这是一种能力。我会在以后弄清楚为什么它会起作用,但是眼下我需要的是可以准确预测市场的工具,这样可以预测方向,会使我较其他人 更好地预测市场主要转势的时间。如果能做到这些,我会得到回报,但是我不会尽力去预测价格水平。我竭力预测某些现实的事情,总是关注如何挣钱。做对市场方 向,而非对基本面把握如何正确,或者在其他方面如何出色。专注、投入,为了在期货市场获得成功,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问:对于多数投资者来说,你认为他们的心理障碍是什么?
    杰弗里: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问题。主要的心理障碍有两个,第一,缺乏节律;第二,不够灵活。不够灵活就是说无法辨认市场何时出现转势。一般而言,投资者入 市建仓,他们形成一套有节律的交易风格,持守头寸,经历市场的起落跌宕,等待获利。我讲的是中长期投资者,我认为他们是真正的市场赢家。我倾向于这种投资 方法。在某个价位持守头寸,遵守节律,对于那些与头寸不利的消息,你可以充耳不闻。我另外一个意思是,你必须具有灵活性。持有头寸的时候,你还应该环顾四 周,观察一下,哦,我也许会在这里或者那里犯错,然后就该出局。在形势不利的情况下,幸免于和市场同归于尽,具备这种灵活性,是区别成功和失败的关键所 在。按计划行事,这是节律。介入市场之后,排除情绪干扰。对于手中的头寸以及在离场出局的时候,都不要受情绪的影响。

    问:在交易过程中,克服我们自然的情绪,看起来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
    杰弗里:这就是必须严格遵守节律的意义所在。在决策过程中,避免任何情绪的干扰。

    问:在期货市场,你认为还有哪些心理因素阻碍投资者成功?
    杰弗里:对我来说,最难理解的就是保证金要求只与一天内价格波动的幅度无关。要想在期货市场取得真正的成功,必须制定一套有节律的资金管理体系,这样就可 以分辨——就如电子工程师讲的——信号和噪音。你可能善于确认信号,主要趋势如何?然而,如果不能有效地约束自己,噪音就会侵蚀掉你,最终会蚀掉资金,不 管如何善于确认信号。如果你总是钻在市场里,市场会治你于死地。我很难告诉你花了多少年才认识这一点。

    问:你是说必须时时盯着市场?
    杰弗里:不,完全没有必要把弦绷得紧紧的。只是怡然自得,你才能真正赚大钱。如果你的注意力总是离不开市场,噪音就会俘虏你。

    问:但是你刚才谈到,你认识到中长期投资者才能真正挣到钱。
    杰弗里:哦,对我来讲,能否谨慎投资,是对资金管理好坏的一个评判。如果你的风险度超过了1:5,还在不停地杀进杀出,你会被市场淘汰的。

    问:你指的是持仓保证金比例。盈利率应该达到怎样的比例?
    杰弗里:我会考虑一下建仓的风险,潜在盈利空间如何。我会尽力扩大帐面资金盈利额,其中会考虑到风险投资回报率,考虑到保证金盈利率。然后,当我的盈利额在逐步增长后,我会降低每笔保证金的风险,这样我就可以从长计议,选择投资时机。

    问:为了避免噪音对投资计划及市场信号的干扰,你会降低投资资金,这样你就可以不必担心噪音,这是否是你的主要意思?
    杰弗里:是的。然后,还有另外一个问题,我所作的工作之一就是搜集期货大师的言论。我记得莫托.蒙那斯特讲过一句话——他是期货市场的传奇人物,大约75 岁了,在商品交易市场有着数十年的从业历史——他曾经讲过,“今天的年轻人,世界上的时间应有尽有,就是没有耐心;我拥有世界上全部耐心,就是没有时 间。”我从这句话得到的启示是,按着市场中长期走势信号去交易,不要顾及噪音,耐心等待,你就可以挣到钱。当有人问及本纳德.巴鲁赫成功的秘诀时,他的回 答是,“我总是抛的太早。”你可以理解他讲的意思。价格还没有到顶,你就抛空了。当每个人都想买入的时候,你就卖空。每天,巴鲁赫并没有得到最大的盈利, 但是在风险回报的风标有可能对他手中头寸不利的时候,他出手了。我只是认为,通过认真钻研过去一些大师的言论,我们可以获得许多有趣的投资战略。我常常出 去搜集整理这些言论,思考、吸收它们,然后将其运用到实际交易中去。

    问:作为一名交易者,你最难跨越的心理障碍是什么?
    杰弗里:克制用光交易帐户资金的欲望。

    问:由一个短线交易者转向中长线投资者。
    杰弗里:我一直是中长线投资者,但是通过杜绝过量交易的危险想法,我能更加关注中长线信号,忽略掉市场噪音,在市场交易中,我在市场价值被低估时买进,价值高估时卖出。

    问:你认为自己属于基本面派还是技术分析派?
    杰弗里:基本面派。

    问:那么你主要是分析市场的基本面,中长线着眼,尽力去摸清市场方向?
    杰弗里:是的,我常常依靠更大的耐心和更加雄厚的资金后盾来击败市场中其他投资者。扑克游戏是个很好的比喻。正如库特纳讲的零和游戏,财富由愚钝的投资者 手中转向聪明的投资者。我把整个世界视为交易者,如果愿意的话,还可以把它视作一个巨型的赌场,摆满长凳,我很久以前就决定,如果要坐下来玩这个游戏,并 且想获得胜利,那么第一,我是最优秀的玩家;第二,我在法律上有最大的优势;第三,我较其他人看的更长远,耐心更足;第四,我背后的资金实力雄厚。这样, 如果我从中长线着眼,具备足够的优势,我会得到更多的点。阿基米德说过,“给我一根足够长的杠杆和一个支点,我可以撬得起地球。”商品期货市场基本是一种 高度杠杆效应的游戏,而且这个杠杆可以伤害到两端。在交易过程中,除非你能提高信号同噪音的分辨水平,减少噪音的成分,否则会遭致亏损。

     问:很多投资者担心亏损,你怎么看?你知道,多数投资者更加关注手头的筹码,而不是市场。这只是心理障碍,他们似乎很难跨越。
    杰弗里:我想你所谈到的问题,就是当人们过分关注噪音时,恐惧和贪婪趁机而入。如果过量交易,很容易感到恐惧。当市场顺应你的方向发展时,贪婪就会攫取你 的心,你急于增加头寸,用尽帐面的资金,但是如果能遵从一套节律机制,控制持仓保证金水平,或者说提高帐面保证金水平,你会避免这些情绪。我认为恐惧、贪 婪和希望是期货交易中的大敌。每次交易之前,你必须做许多例外的事情,或者是控制好所有这些情绪。所以,我没有提到它们,但它们绝对是障碍。非常奇怪的 是,那些在实践中简单易行的方法,恰好是人们最初告诉我有关交易的一些见解。

    问:他们告诉你什么?
    杰弗里:关键就是管理好资金。然后你就与恐惧和贪婪无缘了,因为你的交易是按计划进行的,消除了情绪影响。这就带给我另外一个问题:迷信。当我粘着市场杀 进杀出,对市场感觉良好时,我就会收听广播,我过去常常有着这样一种习惯。我认为收听广播让我同市场背道而驰。经过5年的苦心砥砺,我才清醒地意识到,正 是由于收听广播,我才误入歧途。我过分自信:持有一样头寸的其他投资者也是自信十足,而持有相反头寸的投资者则个个举械投降。如果你这样认为,就该出局 了!三天两天,上下班的路上,我总是习惯听听收音机,欢呼雀跃。过量交易的时候,也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这时候就像是对待汽车一样,我是世界上唯一拥有百万 美元丰田车的人,或者拥有百万美元法拉利车的人。我们不是说他们价值100 万美元,而是花了我百万美元!!!当我开始考虑购买一辆汽车或者是别墅的时候,我很快意识到了膨胀性思维的特点。在这种时候,要有清醒的认识,不是走上前 去拍拍你的后背,认为你如此出色,而应该赶快抓起电话,通知经纪人平仓出局。

    问:冲动性交易!当市场对你不利的时候,你会对自己讲些什么?特别是,你的大脑中有何景象,你听到或者自语些什么,这种情况下自己感觉如何?
    杰弗里:我会回过头来,立足基础,重新查查我哪里出错了,有哪些问题没有注意到,尽力搞清事实真相。市场在运行过程中,基本面是否有什么变化?我是否没有意识到这些变化?

    问:你是否很在意每天帐面上资金的增减?
    杰弗里:那是灾难性陷阱。当然我会“瞧”一下资金,但是如果太在意它就会是一个灾难性陷阱。因为市场不会照顾你是做多还是抛空,盈亏多少,亏损多少。我的目标是挣钱,顺势而为。任何偏离此道都会成为阻碍你的绊脚石,分散注意力。

    问:当你心力不集中的时候,你的内心世界是否会发生激烈冲突?
    杰弗里:不会的。如果价格已经到了我的亏损点,我会脱离困境,随后分析失败的原因,查找自己的过失,吸取经验教训,并将之视为一次范例。记得几年前,我同 岳父闲坐,同他谈起这些年来一个人可能犯的错误我都遇到了。由于不断进步,我很少再犯相同的错误,用不着领教惨痛的教训。这样,我灵通了许多。我开始借鉴 别人的经验教训。从别人身上吸取经验教训,比从自己身上吸取经验教训的成本低的多。其结果就是更加自信。我的岳父对我讲,“傻瓜,你为什么总是考虑错误? 环顾一下四周,看看谁做得好,他怎么做,你就怎么做好了。”我以前在这方面广度和深度都不够。我的早期生涯更在意错误,在以后的日子,我更关注的是优秀的 投资者怎么做。他们不会告诉你他们是怎么做的。我观察他们的行为后,然后尽力去仿效这些优秀投资者。

    问:能否给我们讲一下你在早期曾经有过的失败经历?
    杰弗里:是的,我清楚地记得。这是我从别人身上吸取到的一次经验教训。也许这是第一个让我考虑到自己错误和从别人身上吸取经验教训的人。1983 年初,我做了一单十分有意义的交易,做多活牛,同时抛空猪腩,因为我认为损害活牛多头头寸的唯一不利因素就是猪腩供应意外急增。我在两市基差相平的时候套 利操作,然后价差扩大到0.10 美元。我认识的另外一位投资者也是采取同样的策略。他租了一架飞机前往路易斯维尔观看篮球赛,一场决赛。所以他在0.10 美元或者0.11美元出掉了手头十分稳固的头寸,当他返回来的时候,基差已经扩大到了0.125 美元。然后,他开始抛空,期望价格回落到平仓价位以下,再反手吸纳。市场上涨到0.22 美元,他以0.20美元出局。活牛和猪腩套利损失10 美分,对于庞大的头寸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我认识到,在平仓出局时,要理智,不要盲目。其次,一旦平掉头寸,我明白,市场决不会因为我抛空就一定会下 跌。为什么同市场较量?所以,有许多经验值得总结。

    问:当你在市场中顺心顺意的时候,比如你谈到的活牛和猪腩套利交易,或者经历了一系列盈利交易,你内心有怎样的独白,你听到什么,看见什么,自我感受如何?
    杰弗里:这些时候,我会更加专注,那些奇思妙想是否潜入我的心灵——那些持有相反头寸的投资者是否准备弃守投降。如果是这样,你就该及早获利出局了。有好 多人搜集这样一下警言哲句,比如查理.麦克威讲过,“当鸭子嘎嘎叫的时候,给他们食好了。”这句话非常有趣,如果你能想象一下鸭子嘎嘎尖叫,咬啄你裤脚的 样子——正像是投资者争先恐后,希望购进你手中的头寸,你可以把他们看做一群嘎嘎待哺的鸭子。只有给他们些食,你才能赚到钱。布鲁斯的话异曲同工,“马戏 团进城,快快卖花生。”你看,这话讲得更形象,因为马戏团不会常在这里,当他们需要花生的时候,你卖给他们好了。我想,如果不给鸭子添食,别人也会下手; 他们吃饱了,就会离开。我从来没有看过鸭子走开,但是如果你仍给它们足够的事物,我想他们也会走开。

    问:我感觉你在心理方面确实不受情绪左右。
    杰弗里:是的,我可以十分肯定。我想克服情绪,这不是说这里边是科学的,我想是科学和艺术的结合。

    问:对市场的感觉,我想这是你的意之所指。
    杰弗里:确切的讲,期货市场是科学,也是艺术,其中艺术成分又很难量化,我称之为“感觉”。也许你对感觉的定义和我对感觉的定义有所差别——你知道,人们 说市场显得十分奇妙,确实是精彩绝伦,也许这是他们所谓的“感觉”。我对艺术的概念同多数人所谓的“艺术”有些区别。

    问:你的概念是什么?
    杰弗里:某种成型的分析,很难用科学去解释,但是你可以用来捕捉市场时机,买进或者卖出。在市场中,你的行为不是可以用科学、定量或者基本面的方法来找出 理由。反映在投资者身上,不仅仅是智力。艺术更胜于科学。我着重强调的一点就是,在成功的期货交易中,不完全是科学,也不完全是理智。一半是理智,一半是 艺术。另外还有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情:市场中要力求耐心。一天24 小时处于高度精神紧张状态之中,做起来很困难。象我这样的人,很难做到在市场中24 个小时精力和情绪始终保持如一,情绪波动在所难免。许多投资者出去旅游或者参加其他活动,或者做一些其他事情让自己忙起来,借以忘掉他们的头寸。近来,我 忙于交易所的管理事物,但是对一些人来说,同时处理多项事务会影响到他们做事的效率。我发现如果同时涉足五个领域,可能在某项工作中遇到十分棘手的问题, 但是仍可以在其他领域取得成功。我一边处理其他事务,一边再回到前面没有解决的问题,有趣的是,我的潜意识已经解决了那个棘手的问题。我发现,从整日紧张 的市场中摆脱出来,可以清除情绪波动。据说人类的智力只是用了一小部分。我猜想,原因在于多数人只是利用了意识领域,而忽略了潜意识,没有将他们转化为可 以工作的电脑。近期,我发现,同时着手几项事务,将注意力分散在不同的事情上,可以平衡情绪。

     问:但是,如果你发现自己头脑处于膨胀状态——就像你讲到的——你是否会自我暗示一些东西,以使自己恢复到正常的状态?你是否会这样讲:“我确实是头脑在发胀?”你会不会告诫自己,“我最好不要这样?”
    杰弗里:我有可能对自己讲一些东西,比如说最好保持冷静,然后坐在那里思考,也许这样可以调整一下心态。我将极力探究,为什么要摆脱内心浮躁的情绪?

    问:在期货交易过程中,如果出现一次、两次或者连续几次失误,你会怎么办?这时候你是否对自己讲些什么?
    杰弗里:我只是重新回到基础性工作,更加努力地研究,尽更大的努力,对自己所从事的工作更加投入。我调低杠杆,继续努力。

    问:作为一名期货投资者,你个人有哪些信仰?
    杰弗里:我相信自己。我非常苛刻,总是感觉到自己应该做得更好。我的基点定位很高,我之所以做得出色,我想这是其中的一个原因吧。我并不是一个易于接近的人,所以对自己,可能是更加苛刻和严酷,非一般人能够想象。

    问:你相信自己更勇敢、更出色吗?
    杰弗里:你知道,市场里有年老的商品期货投资者和勇敢的商品期货投资者,但也有一些年龄并不大、胆量并不大的投资者。在这个世界,你通过提高财经服务获得 报偿。交易者真是探火取栗,以获得报酬。当人人想卖的时候,你入场买进,而当人人想买进的时候,你入场卖出,就可以获得回报。没有别的取财之道。所以,是 的,勇气,但我更愿意用探火取栗的比喻来形容它。既然我将从中得到回报,最好先做好一切准备工作。我首先判断价值所在。手伸向火中之前,我要确信工具箱中 是否工具完备。不管你的交易头寸有多大,我认为你都应该按照10000 手的头寸去交易。如果说对于活牛市场来说,这是一整天的交易量。相对于70000 手—80000 手的总持仓量来说,10000 手是一个不小的数目。如果你把自己想象成一位10 手的小客户,交易时,总是小心翼翼地进进出出,你很难确信交易的时机,很难把握什么时候该将手勇敢的伸向火中。一位10000 辆的汽车贸易商只有在每个人想卖的时候才入市购进。所以,很奇怪,这正是入市原则,即使你交易的只有100 手。当10000 辆的汽车贸易商准备卖出时,你要迫使自己卖出;当10000 辆汽车的贸易商准备买进的时候,你要强迫自己买进,恰如本纳德.巴鲁赫讲的,“我总是抛的太早。”对于一位10000 辆的汽车贸易商来说,只有当人人想买的时候,他才能卖出去,那些跟你想法一致的人却认为出手太早。

    问:在你的投资生涯中,是否有一位投资楷模或者顾问,曾经起过积极的作用?
    杰弗里:很难说我有什么楷模或者时投资顾问。我过去常常跑出去大量阅读各种各样有关交易的书籍,阅读所有关于心理和市场的书籍,我学习大师的智慧,阅读沃伦.巴菲特撰写的所有著作,和他的过去20 年的年度报告。

    问:你谈到许多其他成功投资者的经验,你是否也在做同样的工作?
    杰弗里:是的,我搜集整理他们精辟的格言,记下来,反复斟酌。我的爷爷和外祖父移民美国,外祖父还在少年的时候就从俄罗斯来到美国,当时他只有三、四年级 的学历。无论什么事,他总是用比喻来讲解。如果留心一下《圣经》,里边处处是比喻。人们通过长期观察,用精辟的语言晓之以理,然后流传下来。我们应该吸纳 这些真理精粹,咀嚼其内涵,应用到实际中去。就像有些人曾经讲的,“岁月易老晓事迟。”这些智慧精论俯拾皆是,你只要把它们搜集起来,思考其意义,并想方 设法把它们运用到期货交易中去。我搜集了许多大师及成功投资者的论语,将它们浓缩整理成切实可行的哲理警句,这项工作我下了很大的功夫。我把他们的言论整 理成警句,琢磨它们的意义,思考如何运用。我从材料中总结出不少哲理性东西,自己也撰写了一些警言名句,把它们运用到了交易中去。无论怎样,我的潜意识中 流动着这些东西,在恰当的时候,它们会自动跳出来。

    问:我向你提一个问题,是否可以简短地总结一下:对于那些立志在期货市场取得卓越战绩的投资者,你有何建议,或者是鞭策它们的话?
    杰弗里:很难具体地讲,但是我知道,必须肯下功夫,要了解自己,必须愿意花时间——必须研究成功投资者的特点,必须反思自己的错误,必须研究周围人的错 误。深入挖掘,提高层次,这样有助于了解你是谁。你必须切实研究自我,对自己有一个完整的认识。如果我没有回头全面学习经济学、投资理论,没有深入研究交 易心理,乃至最后钻研整个期货交易过程中的哲学理念,我仍然会茫然无所知。如果一开始我就学习心理学和哲学,整个交易程序会变得容易一些。如果没有研究这 些东西,我很难搞清期货市场究竟是怎么回事。

    问:我也思考过这些问题。我想知道,是否就如你所说的,回头想一些该想的问题,对于其他像你这样成功的期货投资者,都是一件很自然的事?
    杰弗里:我的这种看法是有理由的,我所认识的非常成功的投资者中,如CRT 的乔.里奇、理查德.黛尼斯和查理.马克威,在期货市场都卓有成绩,他们都拥有哲学学士学位,这并不能给他们带来什么,但是训练他们会思维。我有次问到场 内的一个人,“查理对自己的哲学学位有何看法?”他引用了查理的原话,“哲学让我学会正确提问题,使我具备了分辨真理和谬误的能力。”

所有跟帖: 

建议雪班不要用介个颜色发了,眼睛受不了 -朱哥靓- 给 朱哥靓 发送悄悄话 朱哥靓 的博客首页 朱哥靓 的个人群组 (21 bytes) () 12/30/2012 postreply 10:43:43

挺好的呀,字足够大,老花近视都看得清~~~~ -当时明月-- 给 当时明月- 发送悄悄话 当时明月- 的博客首页 当时明月-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2/30/2012 postreply 10:45:02

看得清啥,俺说滴是颜色 -朱哥靓- 给 朱哥靓 发送悄悄话 朱哥靓 的博客首页 朱哥靓 的个人群组 (13 bytes) () 12/30/2012 postreply 10:50:06

什么颜色会比较好看点? -snowboy128- 给 snowboy128 发送悄悄话 snowboy128 的博客首页 snowboy128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2/30/2012 postreply 11:53:38

黑滴就好 -朱哥靓- 给 朱哥靓 发送悄悄话 朱哥靓 的博客首页 朱哥靓 的个人群组 (13 bytes) () 12/30/2012 postreply 14:48:20

加跟帖:

当前帖子已经过期归档,不能加跟帖!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