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记

来源: 2009-08-29 11:07:17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3596 bytes)


一下子,嘈杂的摇滚乐就换成了“烈火战车”
(Chariots of Fire)的主题曲。

当电子琴敲击出的震颤鼓点幽幽地带出令人心醉的优美旋律,Embacardero大街上的人群沸腾了。这个七月旧金山的凌晨,一如既往的阴冷,潮湿,晨雾弥漫。但自己和上千名长跑者的情绪被这音乐鼓得像迎满风的帆。今天,是2009年度旧金山马拉松的日子。

起跑线后,长长的人流排出一里。长跑是孤独的运动,难得见到如此多的同好,又要一起接受一样的挑战。大家点头,微笑。没有太多言语,也很少有人搭讪,但相同的目的地把大家绑在一起,那种归属感是油然而生的。

IMG00047 IMG00049

人流涌浪(wave)般,一波波放出起跑线。看着自己这波离起跑点越来越近,心中是紧张与兴奋。一个星期前刚从Mt.Whitney登顶归来,虽然感觉体力恢复的不错,但左脚有运动旧伤,走山路时又扭了几次,隐隐发酸。昨天临行前,妻子还抱怨,取消行程算了,何必和自己过不去。可最后,还是默默开车把我送到火车站。妻子也明白自己对这个年度盛事趋之若鹜的无可就药。

还有的就是前面的挑战。

今年依照惯例,只报了风景与挑战兼备的前半程。即是这样,金门公园中的终点,和自己还隔着
13.1英里。以自己2.6米多的步幅,也是八千多步开外。和所有跑步者一样,即使是经年参加,自己对前方的跑程也还心怀忐忑。痛苦的记忆---气短,乏力,该死的坡路,抽筋的肌肉,还有功利的PR(personal record),总会不争气地跑出来,压得人喘不过气。这大凡是长跑者自虐的一面。驱动着自己的,除了惯性,就只是一点挑战自己的勇气。

随着人流,冲出了起跑线。已近六点,雾霭沉沉,路灯还带着光晕。Embarcadero大街平整宽阔。跑出的人流很快散开。压住节奏,调整呼吸。前面的四英里平路,跑得就像手掌掠过缎面,轻柔,平滑。几千人的长跑盛会,却静谧得只有唰唰的脚步声。

过了渔人码头,路边开始有成群的旁观者,还有加油的亲友团。高举着牌子,摇着铃铛,敲锣打鼓,高声为我们所有的人加油。感谢他们,让我们也为自己骄傲。

跑过旧金山Marina海滩,平时人流络绎的海滩空空荡荡。阴云下,天光渐亮。前方雾开处,金门桥桥身偶尔露出一角,但桥柱和吊索还隐在云里。沉沉的雾笛不时鸣响。更衬出清晨的宁静。

过艺术宫(Palace of Fine Art)前的叉路,开始爬坡,又爬坡。几个10%的陡坡下来,高下立现。年轻精干的,步伐不减。体力差的,变跑为走。我这水平的,只好减慢速度,咬牙坚持。长跑注重节奏,特别是自己这样的业余跑者。爬坡打破了节奏,均匀的呼吸瞬时变成气喘吁吁---跑坡一直是自己的弱项,因为脚踝的旧伤。

庆幸金门桥就在眼前!

喜欢旧金山马拉松,多一半是因为能在金门桥上跑来回。

为旧金山马拉松,桥上破例将两股车道分出一股,让马拉松路线在金门桥上跑个来回。这是每年只有一次的特权。

上了桥,路一下子变窄了。前赴后继的跑者一下被挤到宽不过五米的跑道,摩肩接踵,前后左右都是人,超人卡位都要找机会。

美国人称跑步者lean & mean。大概没有比这更形象的了。长跑者的lean, 是他们多是体形皙长精瘦,绝少赘肉。至于mean, 则是克己律人。平时跑步的小径上,跑者不绝,但决少打招呼。几千人的马拉松也是一样。即使这样拥挤,每个人依然吝啬语言。好的先打个手势,更多的就是默默超过,再牙缝里挤出个“Execuse Me”。长跑者似乎有天然的默契,跑过这么多次,还没有见到伴蒜的。

晨雾从太平洋上涌过来,低低地滚过桥面。看不到头上的吊索和桥下的海湾。就连前方的路也掩在雾后。对面的人流从雾中跑出来,又跑进身后的雾里,就像跑在天路上。

天路历程完成的时候,人已经在通往金门公园半程终点最后三英里的路上。路是高高低低的坡路,路边的巨大云杉茂盛的枝叶吸足了浓雾中的水气,变成露珠落雨般撒将下来。汗水湿透的身上又过了几遍水。

爬坡,下坡,再爬坡,反反复复。左脚踝开始背叛,隐隐作痛。这个场景似曾相识---记起来了,是张承志的“北方的河”。那个与命运抗争的老青年在试图征服黄河时,也是被他的肩膀背叛。那时自己多年轻啊,读“北方的河”,总是被鼓舞,被激动,感觉无论怎样的巨壑急流,也当不住自己。从没有想过也会有这么一天,要向自己的身体妥协。

但好在自己还没有完全放弃,还在坚持,还在跑。

又是爬坡,下坡。瞎想着,一米一米的距离就在脚下滑过。左脚的痛加剧,人跑得有些走样。虽然知道再跑过前面的上坡,就是一个长长缓缓的下坡带我进金门公园。咬着牙,开始骂自己的虚弱,跑半程尚且如此,跑全程更何以堪。更恨自己平时的放纵,因为旧伤就不去跑坡,到今年的旧金山终于原形毕现。还有,就是担心的是今年的PR目标能否被打破。

身边,年轻的DDMM们一个个超出。

后面的过程,已经记忆模糊。唯一清晰的是金门公园里的浓雾,雾后现出的终点线,终点线两侧的人墙,最后的四百米冲刺,超出一个,再超出。然后,一切就归于平静和空寂。

IMG00052

完成了!并没有太多的兴奋。虽然跑表上显示自己的PR提高了近五分钟,仍然和即定的目标失之交臂。庆幸的是新跑鞋很合脚,跑步衫也很舒服,前十英里速度不慢。总的来说,除了脚踝的状况,一切都还顺利!

IMG00055

调匀了呼吸,灵魂又重新附体,感到了饥渴。匆匆取了些食物饮料,一边吃着,一边默默看着身边兴奋的人群。已经七点多,但金门公园里仍是浓雾弥漫。终点的草坪上聚满了兴奋的完成者,亲友团和看客。

IMG00053

发了会儿呆,舒展了一下发僵的四肢,忙收拾收拾,赶班车去火车站。今天回家还要买菜。孩子们下午还有游泳课。完成了,一切又归于平常。

一个小时后,当火车驶出Caltrain Station,窗外已是阳光灿烂。



请阅读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 登山记
  • 阿拉斯加,阿拉斯加
  • 加跟帖:

    当前帖子已经过期归档,不能加跟帖!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