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事件的不正义性和无奈

来源: 2019-08-20 17:52:48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6726 bytes)

香港事件的不正义性和无奈

香港事件的内幕很难真实了解,但任何大规模群众运动的基本力量我感觉是来自基层参与者的单纯而盲目的革命激情以及对生活的现实不满。但持续的革命一定不能仅仅依靠不满,而要有革命的理念和信仰,并且在革命中形成严密的组织结构,不然就会演变成民间动乱。而革命有没有理,造反有没有罪,就依赖判断者自身的价值观了。所以,我从现代社会中革命与暴力的一般角度分析一下香港的抗议在现代法制社会中的非正义性。

今天的恐怖主义是美国定义的。即我们被美国的宣传洗脑了。美国的洗脑不一定不对,但它是以美国的利益为目的的。而且,洗脑通常具有刻意的片面性。正义都是相对的,是一种集体的价值认同。比如,古代普遍认同复仇,古代中国认同君臣之纲,伊斯兰信奉严厉的宗教专制。我们不能简单否定他们的价值观,因为这是一个集体认同。我认为革命和恐怖主义其实是一回事。它们区别于刑事犯罪或黑社会,粗略说武装暴力强行追求自己的理想和信仰,试图改变现行社会结构的行为,就是革命也是恐怖主义。而且,革命者处于被压迫的地位,是弱势,因此它更强调目的的正义性。因此,革命本质是不认同现有法律,往往不择手段。如果本拉登有足够的军事力量,他们便不会专门杀伤平民,而会去与美军作战。对于平民的暴力攻击是出于绝望,或战略需要。伊斯兰强势时也曾很宽容,基督教弱势时也变得极端。于是,香港革命青年把大陆平民邪恶化加以攻击,并对于香港的反对他们的平民攻击,就成为必然的了。革命的正义与非正义是取决于你的价值观的。我相信反美的人们仍然认为本拉登是好的,为美国被袭击而高兴。其实,我们不太容易自发的理解正义是相对的,我们更多的是自发的以自己认为的正义为正义而进行判断的。

但是,现代社会现代文明的一个基本理念是反对暴力。这个理念正在随着现代科技的发展和推广而广为接受深入人心,因此,正义正在绝对化,革命的时代正在过去。然而,现代社会的反革命反暴力需要有一个前提,即它是建立在民主机制上,使个体、团体的意愿能够,至少理论上,通过和平的方式有效表达,并且通过不同团体间的和平博弈而达成妥协。在这个体系中少数人的利益理论上也是受到尊重和保护的。同时当诉求不能满足时,至少理论上仍然有继续通过和平方式实现理想的希望。因此,暴力在现代社会就失去了正义性和必要性。而这正是香港问题的可悲之处。因为,香港和大陆如今都处在一个现代的文明社会中,可是大陆的本质是一个封建专制与现代社会的正在固化的混合体,并没有真正的民主和法制机制。因此香港人想通过和平的民主的方式实现自己的政治诉求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从法理上讲,“送中”似乎也是比“反送中”有理。如果香港的革命者想要取得运动的相对的正义性那么只有或者要求独立,或者对大陆现行制度进行革命。

另一个问题是,香港经济的衰退也是这次运动的一个原因。过去香港繁荣的真正原因其实是其处于特殊时代的特殊地位,赋予它了特殊的优势,从而得到了异乎寻常的繁荣。今天时代环境改变,特殊性消失,尤其大陆更具发展优势,因此它的经济必然要衰落。甚至不一定能通过努力再创奇迹。奇迹总是需要一些特殊条件的。由奢返贫难。所以,当香港开始持续衰落时,香港人有可能就下意识的将原因归咎于大陆的制度,同时对大英帝国统治的旧时光产生怀念。

当然,我不否定这次广大参与者以及广大香港市民对于自由、民主的真诚的渴望和追求,对大陆制专制制度深深不满。这是本次运动的积极意义。但是,这次运动似乎非常不单纯,而且有许多非正义性,时间一久很难得到当地普通市民的广泛支持。

香港的革命青年最痛苦的其实可能是基层的革命青年的心理的受伤。这次之所以持续关注,本来我认为香港对于无论大陆还是世界并不重要。但我这次总是回想到当年六四的非常单纯的激情,已经6月3号被家人带回家时,一进家门放声大哭的情景。当时心中的悲愤无以发泄。感觉你就是毫无办法,你面对一个非常强大的存在。这次香港基层的革命青年会非常义愤,因为他们认为他们是完全正义有理的,但面对强大的国家机器,他们毫无办法。而且,周围越来越多的人会不理解不支持他们。他们的悲伤难以舒解,他们会非常绝望的。同时,我担心这次香港运动后将会造成香港人对大陆人由歧视变成仇恨,甚于台湾。这又是我们的民族分裂的一个悲剧。

今天看香港的这次运动让我突然感到当年的六四的可爱。过去从没有这样的感觉。我认为当年的六四比今天的香港的运动更单纯,那时的学生和北京的市民显示出很高的素质,而且,最后以一种悲壮的形式结束。

最后,我认为香港的问题更深层是中美的不同的制度的竞争。香港是其影响的一个交集,现在因为大陆的影响增多而出现冲突。如果是这样,未来另一个交集台湾可能会因为美国影响的增大成为一个真正的麻烦。同时,在非暴力化的现代社会国家暴力空前强大,两国的制度变革都将趋于僵化。而如果有一天美国真的要制造两岸的战争,那时避免两岸灾难的最有力的保障或许恰恰是台湾的民主和自由的政治制度。

 


2019/08/15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