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年谱 1966年5月 -- -- 毛主席谈没谈 邓小平懂军事?】

来源: 2018-03-06 12:41:00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3309 bytes)

 

1966年

5月5日,就在政治局扩大会议召开后的第二天,毛泽东在外地作过一次谈话。毛泽东说:“譬如抗美援朝,我们出动100万军队,那时林彪同志有病,我犯了一个错误,没有用邓小平同志去指挥,他是一个懂军事的,你看他人这么小,可是打南京是他统帅的。打南京是两个野战军,差不多100万军队。打上海、打浙江、打杭州、打江西、打福建,然后他们第二野战军向西占领四川、云南、贵州。这三个省差不多有一亿人口。毛泽东在谈话中还赞扬了林彪。

节选自《党史博览》2002年第5期作者:刘志男

2002年第5期《党史博览》,作者刘志男,原题为《建国后至中共九大期间的“接班人”问题》。

《党史博览》杂志是中共河南省委党史研究室主管主办、党史博览杂志社编辑出版的一家普及性、大众化的党史宣传刊物。创刊于1992年2月,国内外公开发行。

见于: https://mil.sina.cn/ls/2016-03-16/detail-ifxqhmve9246861.d.html?vt=1

 

见:http://bbs.wenxuecity.com/memory/1219659.html

毛主席未参加1966年5月在北京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刘少奇主持的。毛主席时在上海。

作者文中 故弄玄虚,“外地”, 没有“被谈话人” 名字即对象即“谁?”,措辞混乱,嫌疑伪造杜撰,实为胡说蜚语。

============

毛泽东年谱 1966年5月 未记载上述言行和地点时间。

鹅 判断: 上述说毛主席在外地谈邓小平的话不实!属于臆造!】

毛主席未参加出席1966年5月在北京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刘少奇主持的。毛主席时在上海。

作者文中 故弄玄虚,“外地”, 没有“被谈话人” 名字即对象即“谁?”,违背历史,措辞混乱,嫌疑伪造杜撰,实为胡说蜚语。无来源出处。且不说 打南京是谁指挥的,军事家刘伯承 陈毅是吃干饭的!哪儿轮得到邓小平!

 

1966年 (73岁)

5月3日  从杭州到达上海,住西郊宾馆。

5月4日—26日  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在北京举行,刘少奇主持会议。会议根据毛泽东四月在杭州召开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上的意见,对彭真、罗瑞卿、陆定一、杨尚昆进行错误批判,并决定停止或撤销他们的职务。[1]五月十六日,会议通过陈伯达等人起草、经毛泽东修改的《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通知》(通称“五一六通知”),决定撤销《文化革命五人小组关于当前学术讨论的汇报提纲》,撤销“文化革命五人小组”及其办事机构,重新设立文化革命小组,隶属于政治局常委之下。召开这次会议及通过“五一六通知”,标志“文化大革命”全面发动。

5月5日  下午五时,在上海会见由谢胡[2]率领的阿尔巴尼亚党政代表团,并共进晚餐,周恩来、林彪、邓小平、伍修权参加。毛泽东说:我的身体还可以,但是马克思总是要请我去的。事物的发展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马克思、恩格斯就没有料到亲手创立的社会民主党在他们死后被他们的接班人篡夺领导权,变为资产阶级政党,这是不以马克思、恩格斯的意志为转移的。他们那个党开始是革命的,他们一死变成反革命的了。苏联也不以列宁的意志为转移,他也没有料到会出赫鲁晓夫修正主义。事物不断地走向反面。不仅是量变,而且要起质变;只有量变。不起质变,那就是形而上学。我们也准备着。你晓得哪一天修正主义占领北京,现在这些拥护我们的人摇身一变,就可以变成修正主义。这是第一种可能。第二种可能是部分分化。鉴于这些情况,我们这批人一死,修正主义很可能起来。我们是黄昏时候了,所以现在趁着还有一口气的时候,整一整这些资产阶级复辟。总之,要把两个可能放在心里:头一个可能是反革命专政、反革命复辟。把这个放在头一种可能,我们就有点着急了。不然就不着急,太平无事。如果你不着急,太平无事,就都好了?才不是那样。光明的一面现在看出来了,还有黑暗的一面。有的时候我也很忧虑。说不想,不忧虑,那是假的。但是睡觉起来,找几个同志开个会,议论议论,又想出办法来了。在讲到邓小平时,毛泽东说:他是一个懂军事的,你看他人这么小,可是打南京是他统帅的。打南京是两个野战军,差不多一百万军队。接着打上海,打浙江,打杭州,打江西,打福建,然后他们第二野战军向西占领四川、云南、贵州。这三个省差不多有一亿人口。


[1]  1979年2月17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为彭真同志平反的通知》。1980年5月20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为罗瑞卿同志平反的通知》。1979年6月8日,中共中央转发中央组织部《关于陆定一同志问题的复查报告》,为陆定一平反。1980年10月23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经中央书记处批准的《关于为原中央办公厅和杨尚昆等同志平反问题的请示报告》。

[2]  谢胡,当时任阿尔巴尼亚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委员、阿尔巴尼亚部长会议主席。



5月7日  阅林彪五月六日报送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关于进一步搞好部队农副业生产的报告》。报告说:从几年的情况来看,军队搞生产确实是一件大好事,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和经济意义:(一)恢复了我军的老传统;(二)可以为国家开垦一批农田;(三)可以为国家提供一批粮食;(四)全生产的部队仍可进行一定的政治教育和军事训练;(五)边疆部队搞生产,可以同发展边疆经济、建设国防结合起来,具有特殊意义。我们总的想法是:假如军队在战备时期多搞点生产,在三五年内为国家提供四五十亿斤粮食,这就等于准备好了大约七八百万人一年的军粮。这是战备的物资条件之一。毛泽东阅后致信林彪:“我看这个计划是很好的。”“只要在没有发生世界大战的条件下,军队应该是一个大学校,即使在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条件下,很可能也成为一个这样的大学校,除打仗以外,还可做各种工作,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八年中,各个抗日根据地,我们不是这样做了吗?这个大学校,学政治、学军事、学文化。又能从事农副业生产。又能办一些中小工厂,生产自己需要的若干产品和与国家等价交换的产品。又能从事群众工作,参加工厂农村的社教四清运动;四清完了。随时都有群众工作可做,使军民永远打成一片。又要随时参加批判资产阶级的文化革命斗争。这样,军学、军农、军工、军民这几项都可以兼起来。但要调配适当,要有主有从,农、工、民三项,一个部队只能兼一项或两项,不能同时都兼起来。这样,几百万军队所起的作用就是很大的了。同样,工人也是这样,以工为主,也要兼学军事、政治、文化。也要搞四清,也要参加批判资产阶级。在有条件的地方,也要从事农副业生产,例如大庆油田那样。农民以农为主(包括林、牧、副、渔),也要兼学军事、政治、文化,在有条件的时候也要由集体办些小工厂,也要批判资产阶级。学生也是这样,以学为主,兼学别样。即不但学文,也要学工、学农、学军,也要批判资产阶级。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统治我们学校的现象,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商业、服务行业、党政机关工作人员,凡有条件的,也要这样做。以上所说,已经不是什么新鲜意见、创造发明,多年以来,很多人已经是这样做了,不过还没有普及。至于军队,已经这样做了几十年,不过现在更要有所发展罢了。”十四日,毛泽东再次致信林彪:“此件如你同意,即可印发中央军委以及此次会议[1],让他们带回去,加以讨论,如无意见,即可执行。印时,要请中央加个批语。请你酌办。”十五日,中共中央印发毛泽东五月七日给林彪的信和总后勤部的报告。毛泽东这封信,通称“五七指示”。

5月9日  审阅姚文元的文章《评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大黑店“三家村”——〈燕山夜话〉、〈三家村札记〉的反动本质》,删去标题中“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大黑店”。这篇文章五月十日在上海《解放日报》、《文汇报》发表,五月十一日《人民日报》转载。

http://www.wengewang.org/read.php?tid=41439&fpage=0&toread=&page=7

 

 

所有跟帖: 

继续学习-- -青松站- 给 青松站 发送悄悄话 青松站 的博客首页 青松站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3/14/2018 postreply 20:56:48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