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生活(5)

来源: 2010-09-19 19:18:31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3741 bytes)
本文内容已被 [ may1995 ] 在 2010-09-20 14:43:12 编辑过。如有问题,请报告版主或论坛管理删除.

几天后Chris就度假去了, 临走的时候告诉苏眉, 人事部门没有反对, 很快公司内部就会公布苏眉的认命.

这天早上苏眉到办公室, 还没坐下, 沈剑一改平时的满面笑容, 板着忐忑不安的脸, 把一张电脑打出的报告递给她.

“苏姐, 你看这里, 是不是错了?”

苏眉拿过表格, 是昨天晚上值班的交易员在新加坡和香港股市交易的记录, 有几行小沈用红笔划了出来. 最下面是昨晚值班交易员的签名.

不看则以, 看了苏眉的血直往头上涌. 这几笔交易正好做反了方向, 要做长的被放了空.

“错了.” 苏眉简单地说. 再仔细看, 这几笔交易很大, 早超过交易员可以自主操纵的限额, 不是小打小闹.

“小沈, 你先给Goldman Sachs打电话, 把那边的交易记录拿来.” Goldman Sachs是基金的首席经纪, 大部分交易都是和他们做的. 苏眉从案卷里找出内部文件, 看程序规定这种情况下该怎么办, 看起来是假如Chris不在的话, 要她和head of trading联合做主.

还好, 离开盘还有一个小时.

“你再把昨天的交易指示拿来.” 苏眉继续说: “要是Jeff 和Scott来了, 请他们到会议室来.” Jeff 是风险经理, Scott是head of trading, 他们这个基金的首席交易员.

沈剑答应着, 却没往外走:”苏姐, 我和你说说这事怎么发现的.”

苏眉点头, 沈剑看来还很精细.

“早上我来的时候才6点多, Sally还在呢, 她什么都没说就走了. 我就坐这看资料了. 今天早上中台的michelle来得早, 她说有交易对不上, 问我怎么回事. 我这么一看, 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呢, 我们昨天早上开会都说好的, 怎么方向倒过来了呢?” Sally是昨天晚上值班的交易员.

苏眉的脸色阴下来. Sally是Chris的私人, 20多岁, 在新加坡出生, 会点汉语, 也会点广东话. 所谓的会点, 就是即不会读也不会写, 只能说几句诸如吃过了, 吃了, 你吃过了吗这类. Chris指派Sally做夜班交易, 苏眉和Scott都反对, 夜班只有一个交易员在台子上, 无人监管, 出了问题不好及时补救. 争不过Chris一意孤行. 大家平衡的结果便是夜班交易员的职权比白班要少很多, Sally只能在很小的范围里交易. 前一段时间他们的基金在亚洲市场做的交易不多, 数额也不大, Chris也知趣, 看得很紧, 错也出过, 但是Sally都及时和Scott汇报了, 所以也相安无事.

今年以来资本加倍, 亚洲市场交易活络, 对基金的损益表已经相当重要, 苏眉对夜班交易制度和Sally本人就更不放心, 本来准备和Scott商量再找Chris谈的, 没想到就出这么大错.

苏眉打开Bloomberg, 期指大幅上扬.

“B*tch! F*ck!”Scott骂着人走进来, 后面跟着瘦高个儿Jeff.

小沈又走进来, 给她看高盛的记录, 错是错定了.

“Should we call Chris?”

“He is on the way up to Alaska.” 苏眉摇摇头, 她知道Chris的行程.

“May, what do you think? Fire that b*tch?” Scott问.

苏眉没理他, 看着Jeff问:”Jeff, can you please put the hedge on?”

“Sure. But the position is too large to fully hedge. Besides, that amount of hedging exceeds my authority. Only Chris can make such decision.”

“there is no efficient hedge either.”Scott说.

“no matter, if that is all what we can do now.”苏眉找出一张大额避险申请表, 让Jeff填上, 自己签上名字, Scott也签上名字. Scott签名的时候, 看着苏眉电脑屏幕上绿色的期货指数, 面露痛苦神情:”I will come tonight to unwind these positions.”

9点研究和交易部门清早例会, 10几个人坐在公司的大会议室里, Jeff把事情讲了一遍, 征求大家意见. 大家跟着骂骂, 也都无可奈何, 倒是沈剑最后提出另外一个hedge的方案, 也许会更加有效. Jeff马上拉了他到交易台前, 对着屏幕分析了一番, 然后高兴地和苏眉说, 这个方案看起来很不错.
手下人争气苏眉自然脸上有光.

等小沈在研究员, 风险经理和交易员之间跑来跑去终于安静下来, 苏眉叫他进来.

小沈今天没有什么会谈, 也就没有打领带穿西装, 上身挺括的蓝色条纹衬衫下身更加挺括的 藏青色西裤, 皮鞋擦得锃亮, .这孩子一向都收拾得这么体面利索, 可是有人相帮? 苏眉难免不想到前两天李雷老婆给她电话里吞吐出的意思, 朱姐看中青年才俊, 要招东床快婿.

“沈剑, 今天的事情, 你怎么评价?”苏眉问.

沈剑想了想” 我就觉得我们这么大个基金, 晚上就那么一个人在台子上, 不太严肃. 给投资人知道我们犯这么大的错, 假设后果严重的话, 我们没什么好借口推脱.”

“那你看什么样的解决办法好?”

所有跟帖: 

SF! -青柏- 给 青柏 发送悄悄话 青柏 的博客首页 青柏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9/19/2010 postreply 19:27:23

顶神秘又新奇的职场系列.,. -hl1108- 给 hl1108 发送悄悄话 hl1108 的博客首页 hl1108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9/19/2010 postreply 20:21:54

现在可以了!我经常帖得乱七八糟。你先在博客上编辑好再发论坛,就好多了。 -吉庆有余- 给 吉庆有余 发送悄悄话 吉庆有余 的博客首页 吉庆有余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9/19/2010 postreply 20:23:05

wo~~~期货交易可是high risk,出点岔子了不得的 -rayray- 给 rayray 发送悄悄话 rayray 的博客首页 rayray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9/20/2010 postreply 07:18:44

加跟帖:

当前帖子已经过期归档,不能加跟帖!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