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生活(4)

来源: 2010-09-19 18:31:29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5109 bytes)
Ray按照每天的惯例, 写了一大篇中国字, 算了15个算术题, 洗澡, 爬到小床上睡觉, 睡前也不忘记说爸爸妈妈我爱你们. 说得苏眉和陈于飞心里暖得象给四月的阳光照过.

于飞回到书房去, 苏眉到厨房把冰好的白葡萄酒打开, 倒了一杯, 肥肥地切了一块干酪, 夹几片意大利香肠, 找个托盘, 给于飞送去.

书房是家里最大的一个房间, 装了顶, 打了护墙板, 三面墙是大窗户, 可以看到满是成熟树木的后院. 剩下那一面墙整齐地打了核桃木的书架, 于飞坐在书桌前, 背对着门, 台子上的电脑上显示的是bloomberg everywhere, 苏眉知道于飞在看他旗下基金的投资组合. 苏眉和于飞同行, 她其实并不赞同于飞这么专注在投资组合上, 于飞不太放得下, 这样子做迟早会吃亏.

“于飞, 吃宵夜啊?”苏眉转到于飞面前, 把托盘放在桌子上.

“啊, 不吃了.”于飞笑笑, 拍拍她的手:”谢谢了. 今天晚上肉饼吃撑了, 还没消化呢!”

苏眉当然知道他没吃多少, 这么说只是为他几小时前的不逊感到不安的一种道歉方式. 苏眉瞬间感觉有些伤感, 好象这人到中年的生命便在这些琐碎的事情里无谓地流走了,和年轻时所想象的全不相同.
既然于飞不吃, 苏眉便带上托盘, 一些杂志和电脑到Patio上去.

苏眉家的Patio上搭了一个花架子, 上面攀了丰满的紫藤. 夏天这个时候, 紫滕花开得如痴如醉, 苏眉便每个晚上都到这里来安静地坐上那么一阵子, 享受紫藤的香气和纽约初夏特别沁人的夜气, 还有Patio周围正悄悄盛开的黄玫瑰.

今天稍有不同的是, 房子外墙上多了一盏小挂灯, 苏眉去把灯打开, 圆弧型的灯光便刚好罩 在一支开得特别鲜艳夺目的玫瑰花上, 看去宛如梦境. 不用说, 这是朱姐的细心处, 她前两天不过那么一提, 以为这里若有盏灯, 定会把花园的气氛营造得更加迷人, 朱姐便把她的想法付诸实现了.

苏眉为刚刚对朱姐出去造访朋友流露不满感觉到惭愧.

苏眉拿出上星期的”The Economist”看, 以为里面有篇关于亚洲的文章观点片面, 措辞激进, 便打开电脑, 准备写封信去以正视听. 苏眉不爱说话, 但是英语写作水平却很高, 每个季度给投资人的信都是她起草, Chris过目一下便发出去的. 现在吃着鲜而咸的香肠, 嚼着越吃越有味道的干酪, 品着清爽的白葡萄酒, 再洋洋洒洒写上那么一段, 于飞不体贴不关怀带来的那点子不快本来该烟消云散了的.

实际却没有.

苏眉知道真让她寡欢的是下午的业绩评估. 她不再象从前那么优秀了. 不再优秀了, 然后就是不再追求优秀了, 没有追求了, 生活便只剩下一地鸡毛和儿女情长, 或者还会有琐屑, 有唠叨, 有怨妇…

正写着, 妈妈在MSN上叫她:”你在呢?”

“在.”

“孩子好吗?”

“好.”

“妈又要张嘴找你要钱了!”

“多少?”

“眉啊, 好事啊. 我昨天高兴得都没睡着觉.”

“那赶紧告诉我.”

“我和你爸支持的一个学生考上大学了!”

“那太好了.”

苏眉爸爸已经去世了. 家里只剩妈妈一个人. 爸活着的时候支持过几个贫困地区的学生. 爸去世以后, 妈来过, 和陈于飞合不来, 住了几个月便回去. 大概对女儿女婿很失望, 以后把所有的钱都用来支持希望工程, 给不知多少学生拿过钱. 但是考上大学的还真是第一次出现.

“现在学费贵了, 四年要大概小两万. “

“知道了, 恭喜. 我会寄3000块回去. 有多, 就给孩子零用吧.” 苏眉痛快地说.

“那谢谢你了. 我退休金有限, 供不起了.”

然后妈妈又照往常发表了一份应该如何真心帮助别人的宣言, 写得催人泪下, 第一次看到的人一定感动这老太太真是好. 苏眉看多了, 只当没看见, 由着她妈妈去抒情.

苏眉是独生女儿. 独生女儿对于父母的关系通常会有相当透彻的了解. 苏眉的父亲生在富人家, 早慧, 少有才子的美名; 母亲家境贫寒, 也没有姿色, 但是外祖母宠爱唯一的女儿, 一力坚持让她上了大学. 苏父性格有软弱的地方, 苏母直率天真出身好敢出头, 看起来这么不般配的两个人居然惺惺相惜, 毕业不长时间便结了婚. 苏父搞科研, 母亲是助手. 改革开放以后, 苏父出国做访问学者, 怕国内的地位给人趁机抢了, 让母亲在国内坚持守着他们的实验室. 两个人在外面是红花绿叶的关系, 说难听点是就是夫妻店, 恨他们霸道的人也真是不少. 苏父官运亨通, 敢说他闲话的人不多, 有气都出在苏母身上所以苏母到退休都还只是个讲师.

婆家一向没看得起苏母这个穷家出身的丑丫头, 苏母真心诚意了一些年就把寻求认同的热情放弃了. 而苏母娘家需要帮助者甚多, 苏父吃不消, 家庭战争基本都是因为钱. 苏眉是妈妈和外婆带大, 感情上当然和母亲亲近, 从心眼里看不惯父亲在外面冠冕堂皇当大学校长, 回家却和老婆家里穷困潦倒的兄弟计较几十块几百块小钱的虚伪样子, 也厌烦祖父祖母自命高贵, 可是一出口便是训斥儿媳妇”没家教, 就知道把家产往娘家搬”那副尖酸嘴脸.

苏眉对母亲的感觉有些复杂. 一方面她钦佩母亲对丈夫, 孩子和兄弟无私奉献的勇气, 另一方面她又不能认同母亲”我对别人好, 别人就会对我好”的幼稚. 表面上苏母跟着丈夫平步青云, 实际上苏眉知道父亲既看不起母亲在专业方面的不肯长进, 也不满母亲居家生活的随意粗糙, 每次母亲说起”我们知识分子”之类, 都少不得遭到父亲的冷嘲热讽. 所以苏母的生活并不如何得意, 一生都缺乏自己和别人都能认同的定位. 丈夫在校长的位置上去世以后, 这种没有自我的感觉便更加突出. 母亲这样努力地投身于希望工程, 苏眉理解这是她母亲的最后一博, 倒真不一定是因为她有多么善良.

母亲这副教授没当上, 现在看吃的亏还真不算小. 国家这些年给事业单位的人涨工资, 差一个级别工资差得便越来越多. 苏眉不愿被钱拘束了一生的母亲再为钱发愁, 对母亲是有求必应.

苏眉先放下手里的事情, 用西联的帐号把钱汇给母亲.

刚做好这件事, 于飞从书房的窗户把头探出来:”眉眉, 你同学那个公司叫什么了?”

“哪个同学?” 苏眉问. 她找对象的时候, 先看是否有老爸计较钱财的特点, 假设有, 先枪毙.

“那个公司要在美国上市的?”

苏眉知道她说的是好朋友齐兰, 在国内和别人搞了一个公司. 便把名字告诉于飞.

“哦, 他们公司IPO的日程表出来了. 很快开始Road show了. 包销商是Goldman Sachs,声势还做得挺大. “

“哇!” 苏眉高兴得大叫.

所有跟帖: 

顶新来的朋友,祝你写文愉快。加油。 -吉庆有余- 给 吉庆有余 发送悄悄话 吉庆有余 的博客首页 吉庆有余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9/19/2010 postreply 18:36:24

thanks. Can't post any more. don't know why -May1995- 给 May1995 发送悄悄话 May1995 的博客首页 May1995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9/19/2010 postreply 19:02:50

好久没未来,竟然有新文看,加油。 -笨笨的狗狗- 给 笨笨的狗狗 发送悄悄话 笨笨的狗狗 的博客首页 笨笨的狗狗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9/19/2010 postreply 19:05:09

ding好小说! -青柏- 给 青柏 发送悄悄话 青柏 的博客首页 青柏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9/19/2010 postreply 19:26:46

高盛做包销商,可以啊。联想起IT泡沫期,硅谷IPO遍地开花好不热闹 -rayray- 给 rayray 发送悄悄话 rayray 的博客首页 rayray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9/20/2010 postreply 07:27:22

加跟帖:

当前帖子已经过期归档,不能加跟帖!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