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有灵------一次云南黎明的旅行

来源: 2005-04-06 17:06:02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4886 bytes)

万物有灵

我一直认为万物都是有灵的。

在北大校园时我常常驻步在百年老树前默想:如果我懂得你的语言,就能了解你能诉说的无数的精彩故事。虽然我从没听见过什么,但我相信百年老树数不清的枝脉和树杆及叶子构成的美丽树体里一定流动着神秘引人的思想,只是我没有知识了解,只能崇敬和向往。
就算是一张桌子,一个小木凳,只要我对它静静地观察几秒钟也能感觉到它的体灵,也能联想到与它们接触过的我所了解的和不了解的人和事。它们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在我心里不言而喻,我不能浪费它们,不能不尊敬它们,不能不敬畏它们。

物灵促使我写下这些文字的还在于去年暑假我们的一次云南黎明的旅行。那次去黎明的旅程是艰辛的,换了几次的长途汽车把我们送到的终点离黎明还有二十公里。我的先生和儿子依我背着行囊,边盼望着偶然能遇的机动车边朝黎明的方向徒步前进。几个村寨过去了,好不容易碰上一辆拖拉机还是装满了货物,并且终点也不是黎明。天空渐黑我们只能在就近的村寨里夜宿,经不起村民们的鼓励,我们同意一青年男子第二天一早用拖拉机把我们送到黎明,并且当晚我们把帐篷搭在他们家的院子里。晚饭的炒手瓜很难帮助我们进餐,女主人怀着身孕为我们做的晚饭除了感激我还能说什么。主人家用来洗脸的搪瓷盆更是不堪入目,我坚信村旁的小沟更能令我愉快,小沟里的浅水和沟边的泥土及沟边草上的露水是给我们带来点麻烦,但我们的心情真的愉快多了。主人家生活着三口人,年轻的夫妻俩和年迈的母亲。他们家正在建新房子,不过未完工的新房子已经停了下来,这使我想起了村民们的鼓励,善良的村民们让我感动。第二天一早我们又来到昨晚的小沟,满满的泥黄色沟水把我们吓了一跳。丈夫只好回来清洗他们的搪瓷盆,看着院子里种植的鲜花和盆栽植物我不明白这样热爱生活和美丽的主人为什么不还搪瓷盆一个洁净。早餐是跟昨晚一样的炒手瓜,只是干米饭变成稀米饭,饭间我问起沟里的泥黄色沟水,主人告诉我,这是因为不远处下过雨。

环山的泥土路坑坑洼洼,尽管拖拉机上铺垫了许多稻草,我们还是很难坚持长坐。我站站坐坐仍不愿错过不时闪过去的山坡上的大蘑菇,我遗憾丈夫和儿子没有看到一个劲地叫,可他们告诉我他们也看到了。

黎明是一个村子形成的村镇,四周被高山环绕,黎明镇的坝子不宽阔称做沟更合适。黎明当然是一个美丽自然的村镇,但没有让我触目动心的感觉,于是旅途的艰辛使我脱口而出:“这样艰难真是不值啊!”

我们在黎明街上选了一家稍像样的旅店稍做休整便马上坐进了店老板娘的小饭馆,打算填饱肚子出去找容易些的进山口爬山。深入到山里面我们逐渐吃惊地对这里另眼相待了,我们攀爬的这座山森林茂密,小范围内甚至有原始森林的感觉。山背后的山腰处有一圆柱形巨石直指天空,巨石顶部的截面略大,整个巨石活像一只威武的龟头,巨石旁的山形刚好形成乌龟的身体。龟头对面几十米山沟外是另一座陡直的紫红色的石崖山侧,山侧的上头也就是山的顶部完全是平坦的。山体壮观奇妙绚丽。横向看过去石崖断断续续,石崖里还稀稀落落地生长着顽强的草。平坦的山顶漫无边际,想象那里定有极好的草甸,也许是道路的不便才没能让我们在那里看到牛羊。现在的我真有点没在那平坦的山顶奔跑奔跑的遗憾。

小镇唯一的一条公路形成的街两旁坐落的房舍的房体,多少都使用了当地的紫红色石材,有不少房舍都像是最近建筑的,但风格依旧与这里的环境协调贴切。房舍前的露台上坐着闲聊的人们,看到我们这家拜访他们家乡的客人很是高兴并热情地邀请我们与他们同聊。他们自豪地向我们介绍前几天离开的三位游人,听起来到这里来的客人好像并不多,能感觉到他们对到这里来的游人的喜爱。他们希望来这里的游人能够多起来,他们希望我们喜欢这个地方,他们希望我们能够到外面去帮助他们介绍他们的家乡。我们也知道了这个小镇名为黎明是因为在每年冬至前后的早上由于山峰的原因这里会有三次日出日落的难得景观;我们也知道了千龟山;我们也知道了每晚六点黎明街是收购山珍的集市,并知道了山珍中的极品只销往国外。我顿时明白了八十年代末期以来昆明为什么再也买不到上好的鸡棕菌了,我立刻盘算晚上六点一定要到集市上去选择一点上好的。

在我们住宿的店老板娘的饭馆里除了我们,还有三位下乡来检查希望小学的最多只有二十岁的小青年。小青年朝气热情地建议我们拼桌,我们坐在一起海阔天空,小青年们自豪地向我们介绍他们家乡真真假假的历史、典故和趣事。当一位介绍他采鸡棕菌时不敢用铁器说是会影响来日鸡棕菌的生长时我立刻起身跑到门口,黎明街上已经没有人影,再看一看手表六点也已过半。想想自己刚才兴高采烈爱说爱听的场面算是安慰。

店老板娘的丈夫是本地的书记。晚饭后天还没有完全黑,书记愿意用他的吉普车带我们再走得远一些。环山的土路两旁全是高陡的山峰,不时能看到大面积的紫红色石崖在夜空里绚丽夺目。书记不善言谈,但从他的眼神里能看到他对这里的热爱。

由于眼下不是冬至前后,我先生说什么也不肯在这里多停留几天,一定要赶乘明天就有的几天才有一班的公车离开黎明。回程的路上公车在一个不知名的村镇里停了很长时间,同车的老乡知道我没得到上好鸡棕菌的遗憾,建议我去问问村里的杂货店,于是我通过泥泞的村路找到店老板,可答案还是残忍的“已经送走了。”失望过后我看到店里的麻草绳编制的座墩,古朴可爱心生喜欢便买了两只。

辗转几次的换车我们才回到昆明,检查行李时怎么都找不到那两只令我喜欢的座墩。
上好的鸡棕菌和古朴可爱的座墩,让我不得不相信我对黎明的失敬自然不应该得到黎明让我喜欢的物品。由此我更加相信万物有灵,更加相信黎明有灵。

说来我在哪儿都没见过像生活在黎明那样的人们,大家都一致地为自己的家乡而自豪。无论他们的经济生活状况如何,他们都享受着轻松、简单、积极向上的生活。这也许也是因为黎明有灵知道他们热爱自己家乡而回赠给他们的生活态度吧。

不管怎样,我宁愿相信黎明有灵,我宁愿相信万物有灵,

2000 4

加跟帖:

当前帖子已经过期归档,不能加跟帖!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