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文革文风?湖南长沙“文革”早期七张大字报的记录稿(图)

来源: 2012-12-12 07:33:03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31062 bytes)
本文内容已被 [ 湘西山民 ] 在 2012-12-12 09:57:24 编辑过。如有问题,请报告版主或论坛管理删除.
当前位置: 首页民间拼图湖南 》长沙 湖南省交通学校:从当年一红卫兵日记--看1966年前后人们思维的定势

资料收集注释者:

笔名拓荒者,1949年出生,因文革未能完成中学学业,于1968年随全国“知识青年下乡”大潮,去农村务农,离开农村时,又因当时所谓的“家庭出 身”问题,被迫进入超强劳动强度的搬运社工作,经历了多年极其艰苦的非常生活。从1999年开始,有心地收集历史资料,资料的时间跨度从1860年至 1980年改革开放以后。他的藏品得到省档案馆和众多专家的认可。

image001.jpg

  

  

从当年一红卫兵日记

--看1966年前后人们思维的定势

作者:拓荒者

这是我家乡一学子一九六五年至一九六八年就读于省会长沙“湖南省交通学校”期间记录他本人这个时期“畅所欲言”的两大本日记。其中的一本日记竟藏有抄录该校“文革”早期七张大字报的记录稿。

从中不能看出,这时的“宁‘左’勿右”这一形成传统恶习的为人处世之道,安身立命之本的方法被沿袭到了一个登峰造极的地步。直到今天,它的顽症仍时隐时现,严重干扰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开展。

故笔者在这里对该日记进行了粗略的摘要。

====================================

附:大字報底稿摘要

大字報之一:image036.jpg

一轰校党支部--「怕」字当头

我校党支部自文化(大)革命以来,对运动极不理解,极不得力,以杨敬民为首的顽固地执行了一整套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根据在我分团的谈话中,足以看出,直至现在党支部还是「怕」字当头。 「怕」什么呢?怕群众运动,怕革自己的命,怕丢「官」失「职」。如杨敬民和李景海在我分团做检讨时,杨对李说:「你检查问题不要提我的名。」他一面压制人家揭露党支部犯的严重的路线、方向性错误,另一方面是怕人家揭出了问题,对自己的「乌纱帽」保不住,因此,整个党支部都是怕自己被轰下来而畏畏缩缩,不敢大胆领导革命群众进行运动,更不敢大胆进行揭发党支部的罪恶勾当,对什么东西都是「怕」,不敢坚持正确的原则,企图蒙混过关,逃之夭夭。
革命的同志们,党支部为什么「怕」?就是心中有鬼!俗语说:「心中无冷病,大胆吃西瓜。」党支部之所以如此害怕革命群众的轰轰烈烈的大民主运动,竭力扑灭这场大革命,就是支部有严重问题,怕触及到自己的灵魂中去,请看党支部的一部分内幕吧!
毛主席亲自发动了文化大革命后,党支部由于以前在学校贯彻执行了资产阶级的教学方针,抵制了毛主席和党的教育方针及一系列的政策,就怕广大的教职员工起来揭发,自己会变成黑帮,因此就对革命教职员工极不支持,竭力进行打击,压制大字报高潮,同时大捧工作组,依靠工作组保自己,但「怕」阴谋被揭露,这是「怕」之其一
在文化大革命串联之时,由于省委一贯执行资产阶级的反动路线,压制大串联,因此,党支部惟命是从,害怕「上司」「削职」,也在校内利用校文革做替死鬼,压制同学进行大串联,怕同学揭穿他的阴谋,这是「怕」之其二。
「九.二四」报告后,联络员布置抓黑鬼,搜集整理黑材料,党支部自认为反扑的时机已到,大肆活动,而保住自己,但阴谋未得逞,却又「怕」同学揭出来,因此互相隐瞒、欺骗,拒不交出黑材料,这是「怕」之其三。
中央军委紧急指示和补充指示下达后,由于心中有鬼,为了避免揭出来后开除党籍免去职务而露赃,转移烧毁了黑材料,并拒不交待,这是「怕」之其四。
李景海被揪出来后,「怕」其交待幕后指挥,支部同其遭遇,这是「怕」之其五。
对抗中央军委指示,不平反,同时企图对各个革命组织进行金钱收买(为了不致自己垮台),但又耽心大家揭发出来后,对自己更为不利,这是「怕」之其六。
 

举不胜举,还有狠多,这些阴谋早已被我们识破,希大家共同来对准党支部轰!轰! 轰!
打倒「怕」字当头的党支部!
彻底抵制党支部执行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

杨敬民必须彻底坦白交代!
揭开党支部的盖子!
将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万岁!
毛主席万岁!万岁! 万万岁!
红卫兵狂飙造反独立兵团交(通)技(校)分团《缚鲲鹏》游击队
元月19日

 

大字報之二:

image038.jpg二轰校党支部--压制革命大串联
文化大革命的群众运动轰轰烈烈地进行到革命大串联之际,以张平化为首的湖南省委执行了以陶铸、王任重为首的中南局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不许革命师生外出串联,企图压制文化大革命经验的交流。我校以杨敬民为首的党支部,为了讨得张平化湖南省委的欢心,也忠实地执行了这一条资产阶级的反动路线。但是党支部是阴险狡猾的,为了推卸责任,假装好人,借以文革为领导为借口,要文革处理这件事,拉文革当替死鬼,压制串联。当时学校一片死气沉沉,革命大串联根本没有实行,对要求串联的同学也不大力支持,说什么是上级指示,中央没有下通知,对组织同学上北京也没有努力,使文化大革命的经验得不到交流。学校的革命也冷冷清清(这里必须指出校文革是受蒙骗的,在党支部控制下执行了资产阶级的反动路线的),其原因何在,揭开党支部的画皮,其心是很毒的,手段是「巧妙」的,行动是「隐蔽」的,但这绝骗不了每一个革命同志。党支部前段以□楚湘、李□坛等人为挡箭牌,压制大字报揭发自己,和现在利用校文革做替死鬼,压制革命大串联的阴谋是达不到的,党支部企图扑灭这场文化大革命的烈火是永远办不到的。
image039.jpg
党支部之所以这样干,就是企图让我校文化大革命不能狠好地彻底的进行,自己可以从中偷偷溜掉,潜逃过关,保官保命,我们一定要对准使劲轰,决不让他逃脱。
我们警告党支部,你们休想从中捞半根稻草,休想从此滑掉,只有老实交待,向全校革命人民低头认罪,才是唯一的出路!否则必然会被广大革命人民的运动所淘汰的。老实坦白吧!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红卫兵狂飙造反独立兵团交技分团《缚鲲鹏》游击队
元月20日

大字報之三:

image040.jpg一揭校党支部的阴谋
元月18日晚,以杨敬民为首代表党支部在我分团写了一张对我校夺权看法的大字报,但是不出12小时,又贴出什么上一张作废,要公开检讨等,这是什么阴谋。我们揭露,校党支部以杨敬民为首,就是在此使用两面三刀的手法,在这里如此如此,蒙混过关,在那里又出尔反尔,继承了陶铸的衣钵,执行新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企图挑起群众斗群众,制造新的流血事件,自己从中滑过去。
我们严厉警告校党支部,你们的阴谋休想得逞,我们要戳穿你们这鬼把戏,一定不上你们的当。如果你们顽固坚持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死不向以毛主席为代表的革命路线低头认罪,缴械投降,我们一定把你们打倒,打出一个红通通的新世界来,让世界革命的洪流冲走你们这些渣滓吧!我们高呼:
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必然取得决定性的彻底的胜利!
毛主席万岁!万岁! 万万岁!
红卫兵狂飙造反独立兵团交技分团《缚鲲鹏》游击队
元月20日

大字報之四:image041.jpg

三轰校党支部--拒不交出黑材料不平反
「九.二四」报告以后,校党支部和联络员立即勾勾搭搭,自以为反扑时机已到,和联络员积极行动,整理革命群众的黑材料,开学生、教职员工的黑名单,企图抓「右派」,特别是在中央军委指示下达以后,党支部专干李景海还整理革命群众一些教职员工写的大字报,企图留作后期整群众。整了黑材料后,这些「老爷」们喜欢万分。中央军委指示下达以后,给这些混蛋打了一记响亮的耳光,这些混蛋为保官、保党籍、保命,不但拒不交待所整的黑材料,反而和原联络员康××一起,互相勾结,搞攻守同盟,烧毁黑材料,不向革命群众老实交待。
杨敬民为首的党支部公然对抗中央指示,对「九.二四」报告视如珍宝,组织全校讨论,对中央一系列文件的下达却置之不理,不愿给革命群众平反。在去年十二月底还说什么「不是我不愿意给你平反,是群众不愿意给你平反」(对所谓牛鬼蛇神说),企图挑起群众斗争群众,自己开脱不给群众平反的罪责。
image042.jpg
我们警告杨敬民,你溜不了,你的罪行,我们早已给你记下了,你如果不趁早回头是岸,那只有死路一条。
我们要坚决执行中央指示,给革命群众平反,交出黑材料,杨敬民不投降,不交待,我们是不好欺的,我们要擦亮眼睛,坚决与他战斗到底。党支部坚持不给群众平反,不交出黑材料,是决没有好下场的。
彻底摧垮党支部这个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顽固堡垒,彻底为群众平反。
《炮打司令部》(某造反组织名称)
1967年元月23日

大字報之五:

image043.jpg《就是要奪權》--你還要臉(不)!?看了右邊這篇文章不覺十分好笑,我更堅定地說:「問蒼茫大地,誰主沈浮」,我們!我們!!我們!!!
試 問《就是要奪權》,我們爲什麽不能奪權?我們前階段受了蒙蔽犯了錯誤,現在我們醒過來了,我們起來造反了,我們這些工農兵子弟不起來奪權,讓誰奪權?告訴 你們,你們《就是要奪權》,我說就是奪不了!你們也不撒泡騷尿照照自己的狗臉,「桶顫部」的決策人是些什麽貨色,你們是什麽以工農兵子弟爲主體的革命組 織,你們能奪什麽權?現在的事就給了你們一記響亮的耳光,你們就奪不了權,沒能耐,怎麽樣?你們大概會歇斯底裏地大發作,說:「你是個譚立夫的言論散布家 吧」,住嘴!你還是先安下心學學《人民日報》的社論吧!否則靠邊站吧!image044.jpg
更 可笑的是你們說什麽「才打著造反的旗號沒幾天……。」,這更說明「桶顫部」原來只是打著造反的旗號行保皇之實的貨色,真是暴露了「廬山」的真面目。告訴你 們對我們如此誣蔑中傷,只會落得低頭哀歎和後悔的結果,事實真相雄辯的證明,我們才是學校的奪權者,造反者,權終究會要落到我們的手中。
打著造反旗號亂混的「先生」們,回頭吧!社會者!我們的社會,國家者,我們的國家,天下者,我們的天下。我們工農兵子弟就是要大幹,大說,大奪權,我們不來誰來?!天下就是依靠我們來幹,我們來說,我們來奪權!
不要歇斯底裏地發作吧!
《怒氣沖》小分隊
1967年元月 27日

大字報之六:

image045.jpg《冒犯阿寶》--又走錯了一著棋
看了《冒犯阿寶》的「居心何在」的大字報,不覺得啞然失笑,此紙大字報本子值得一駁,不過想了半天,覺得還得說明真相。
此 張宣傳畫,乃「打狗隊」看了「毛澤東主義戰鬥隊」(中央戲劇學院「毛澤東主義戰鬥團主辦第二號」上的一宣傳畫後照畫的(如果不信可來我辦公室查閱)。你們 如果硬要撈袖章問題的稻草,就請看戰鬥報上打狗者的袖章吧!看看大街小巷上貼在宣傳畫上的袖章吧!這不都只有「紅衛兵」三個字嗎?你再睜開那長在額頭上的 眼睛瞧瞧,我們最最敬愛的領袖毛主席臂戴的袖章嗎!難道這些都是「長(沙)保軍」的嗎?我看這樣籠統地看問題也是有企圖的,我要質問你們居心何在!你們也 必須交待出你們的目的?不得有誤?
我還要問你們:如果你們不是看到三個字的袖章就是「長保軍」的話,那麽通□的袖章又有什麽地方是長保的?
我們要堅定地學習魯迅很很痛打落水狗(精神)。
《就是要打落水狗》戰鬥隊
1967年元月30日

大字報之七:

image046.jpg究竟爲什麽???
我 隊戰士×××下午上二樓貼傳單(傳單見附件),忽然一群小混蛋「蜂擁」而上,大叫「給我們幾張看看」,一面還假心假意地說:「我來幫你貼」,等×××戰士 一一回絕後,就從操場這頭貼到另一頭樓梯,再回去看時,二樓上貼的傳單竟不翼而飛,這狠奇怪,大概是那群小混蛋撕的吧?……。
「你們誣蔑」,不!這完全是確實的。我隊戰士×××在貼傳單時,就有四五個人圍住他,另外兩三個人就在貼了傳單的地方圍住,稍不注意,就不見了那一張,這是可恥的!這些小混蛋是有大混蛋指揮的。當然傳單還剩下幾張,大概也是大混蛋指揮有「功」留作「反面教材」的吧!image047.jpg
「你們下流,罵人」,這是自討的結果。你們幹得混蛋事出,爲什麽人家罵也不能罵兩句?
我隊對此撕傳單的混蛋行動表示抗議!!!並質問混蛋,這究竟是爲什麽?
是否叫「圖窮匕首見」呢?
「貼傳單就是有理」戰鬥隊
1967年1月30日

============================================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民间拼图湖南
    
  • 长沙 湖南师范学院:忆周铁铮老师 ——纪念周老师逝世30周年
  • 长沙 湖南师范学院:流放记
  • 长沙 湖南省交通学校:从当年一红卫兵日记--看1966年前后人们思维的定势
  • 长沙雅礼中学
  • 长沙 新湖南报社:俞润泉书信集
  • 长沙北区兴汉门的湘春中路36号—安庄:杨树达先生之后的杨家
  • 长沙:一百年前的一次群体性事件
  • 长沙:学画
  • 长沙:1967年六千长沙知青大逃亡始末
  • 长沙:父亲的遭遇
  • 长沙:杨树达先生之后的杨家
  • 长沙:江伯伯
  • 长沙:公公--回忆我的奶奶
  • 长沙:追寻百年的独立与自由 陈寅恪家族
  • 长沙:陈寅恪家族 百年悲欣
  • 长沙:画坛巨子陈衡恪
  • 长沙:陈氏后人 从人文转向技艺
  • 茶陵农村:不想谈政治但又离不开政治的生活
  • 茶陵县高陇镇:罗兵采访,安转仔口述:长兴村刘家里
  • 茶陵县高陇镇:罗兵采访,俞茂立口述:长兴村
  • 浏阳:父亲的三句唠叨
  • 浏阳:蹉跎坡旧梦
  • 桃江县:kuai哥
  • 桃江县修山镇花桥港村:1960年:那个小男孩,那桶水,那只碗
  • 沅江:捏曲鬼轶事——扭曲年代的小人物
  • 永州市:开国上将萧克与新中国首所民办大学
  • xx市:一个理发师经过“学习班”之后的变化
  • xx市:在那几年没有笑声的日子里
  • xx市:父亲在交待中写春秋(上)
  • xx市:父亲在交待中写春秋(中)
  • xx市:父亲在交待中写春秋(下)
  • xx市:一摘帽右派为适应文革生存的认罪书(上)
  • xx市:一摘帽右派为适应文革生存的认罪书(中)
  • xx市:一摘帽右派为适应文革生存的认罪书(下)
  • xx市:万言入团申请书
  • xx市:燎原居委会文革档案中的女居民自传
  • xx市:一九七七家乡的国营农场在艰难中前行(上)
  • xx市:一九七七家乡的国营农场在艰难中前行(下)
  • 桂阳县天塘村:古稀故乡行(上)
  • 桂阳县天塘村:古稀故乡行(中)
  • 桂阳县天塘村:古稀故乡行(下)
  • 衡阳县长安乡:王艺璇采访,廖镜二口述:曹家村
  • 邵东县:宁彩云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
  • 石门县白云乡鸡鸣桥村:外公之死
  • 石门县白云乡:贾之坦采访,肖开汉口述:悬钟峪村
  • 石门县白云乡:贾之坦采访,杨广月口述:王家堰村
  • 溆浦县双井镇双井村:舒清亮口述“大跃进”(1958-1960)
  • 溆浦县双井镇双井村:舒清亮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
  • 溆浦县双井镇:舒侨采访,谢历德口述:双井村
  • 湘潭:我的爷爷奶奶
  • 攸縣龍家·外祖父與辛亥革命(上)
  • 攸縣龍家·外祖父與辛亥革命(下)
  • 资兴县:忆文革中的亲身经历
  • 资兴县:迷雾漫山城(上)--湖南省资兴县城“文革”目击记
  • 资兴县:迷雾漫山城(下)--湖南省资兴县城“文革”目击记
  • 资兴县:我的右派朋友蔡德恭
  • 耶鲁在湖南
  • 情係湖湘(上)
  • 情係湖湘(中)
  • 情係湖湘(下)
  • 回忆亲历的社教运动
  • 我的父亲
  • 我的母亲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