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粪二十年 风雨夜归人 五,踌躇满志

来源: 2021-09-14 20:41:33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南加州的经济状况不错,移民人数剧增,房地产行业更是木秀与林。我随老板南北加州上下跑,一个月跑两个来回旧金山湾区到南加州橙县是常事。仗着年轻气盛,精力充沛,曾经有过一天跑一个来回,八百多英里相当于1300公里。送老板夫妇北上旧金山,他们两天后会从旧金山飞离美国。早上从南加州橙县动身,顾及他人性命不敢开快车。旅行车特别定做,五排改四排,后面拆掉三排,换成两排单座沙发椅,第四排可放倒睡觉,便于长途旅行,也安装了电视录影机给他们老两口打发旅途中的无聊。中途休息两次,包括吃午饭。大老板平时再凶再王道,坐上我开的车,一切由我安排,一切行动听指挥。有时带一车人去旅行,都是长辈,七老八十,七嘴八舌各有主意,老板让都闭嘴,吃住行全交给我们这两个后生负责。正副驾驶法定属于我们俩,便于商量安排行程,其他人在后面尽管开开心心闲扯蛋。当然,我们也会询问大家的意见,吃好玩好住好,人人哈皮。

五号州际高速公路穿过洛杉矶市中心,翻山越岭,之后一马平川,纵贯加州中谷,沃野千里,膏腴之地。超过四分之一的美国蔬菜水果产于这里,整个加州支撑了全美国将近一半的产量。我爷爷三十年代生活在香港,加州著名的新奇士Sunkist橙子那个时候已经漂洋过海了。我有个房客,是南美洲来的移民,贷款买了辆集装箱车,每个月往东部各州送货一两次。很多第一代移民非常勤奋,通过不同途径在美国打拼。第一代移民是最好的房客一群,包括老墨。中加州重镇是Fresno,我们来看过房子,顺便买点新鲜的菜蔬瓜果,采摘樱桃,搂草打兔子捎带着。不过,Fresno是穷农业县,看过报道,有一个年份九分之一的人吃政府补助,这样的地方搞房地产不会有好果子吃。

离湾区还有一个多小时路程,在Stockton 以南转580freeway向西,过十几公里长的半岛东湾大桥,直奔目的地。Stockton 是许多湾区华人房地产投资的新兴外围城市,房价一度哀鸿遍野,熬过艰难困苦已经起死回生。

傍晚时分直接开到港式名餐香满楼,饭后回到著名的富人区希尔斯堡家中,安排好接班。老板的朋友,斯坦福大学教授,深度近视,眼镜像烧酒瓶子底,在我来美国之前是他负责接待。年龄也快到退休了,老板坐他开的车不放心,才启用了我。此次临时帮着送趟机场,老朋友之间不可能像我年轻力壮,可以24小时待命跟随。

然后和老板夫妇告辞,孔席不暖,墨突不黔,北京大白话就是屁股还没坐热乎就颠了。开另一辆大奔五百,风驰电掣,午夜狂奔,六小时一口闷,一杵到底,凌晨回到橙县。第二天要出庭打官司,是替老板和房客打官司,属于擦屎的烂活。这样的玩命事情不能说,老板还以为我恋家,急着回去呢?这次是独自驾车,家里那位有课考试没有跟来。

上法庭的事情不能延误,更不能当儿戏。24小时的反差有点大,前一晚还在北加香满楼鲍参翅肚觥筹交错,第二天西装革履人模狗样正襟危坐在南加法庭上,中午三明治果腹。自己有房子之前的几年里兼职PM,有一堆赶人出庭的烂事。每天都是眼前和苟且,时而会憧憬诗和远方,还没敢去想躺在沙滩上数钱。

老板给我签了一份授权书Power of Attorney,把给两个孙辈的房产由我全权负责。其实我比他们大不了几岁,和我妹妹差不多年龄,老板强迫他们叫我叔叔。富家子弟正在波士顿念书,生意上的事情不闻不问,只是寒暑假飞过了来找我们,跟我们一家一起去旅行。老板事先从国外电话打招呼:

"他们嫌我们老,不愿意和我们出去,boring,就想跟你们,自由。但要适当要管束一下他们,不能让他们胡来"

老板娘宠孙子女,每一次都要仔细询问细节,除了叮嘱安全,也授意在消费上宽松一些。这没有问题,又不花我的钱。他们有时带男女朋友,我尽量帮他们打马虎眼。他们家是开大酒店的,不稀罕住的高档,我带他们住country inn,别有特色,有些是包早晚餐,half board,很有欧洲风味,一帮二十来岁大学生高兴的要死。但是country inn的硬件设施不行,有的房间没有独立卫生间,要共用,这些人围着我们拍马屁:

"Uncle,带浴室最好的大房间你们住,我们有个地方睡觉就行,睡沙发打地铺也没关系!"

当然,这也是在我拿到两个执照之后,属于licensed person,摆脱了做粗工的劳动人民。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有资格做PM-property manager。我给他们成立个有限公司corporation,有什么难事自己一人扛,不让老板和其他人操心,也不计较个人得失。再说,别人知道也没用,帮不上忙还瞎着急,添乱,更会动摇我做事情的决心。

这也离不开老板的绝对信任,仅一两年后,南北加州五辆车子和两处豪宅包括保险箱(里面可有好东西)的钥匙悉数交给我们手里。一年里大多半时间老板不在美国,我们一家人的生活比较轻松自在。自己的房地产生意刚刚起步,手里管理别人的也就二十几个,说实话,管这点房小菜一碟。即使有空房出来,我一个人油漆清洁维修都搞定了,需要人帮忙随时去Home Depot门口抓一两个小墨来用。

有一次正粉刷油漆一个公寓房,猛然想起老板下星期驾到,劳斯莱斯Rolls-Royce还没有换机油。于是放下手里的活,提车开去做服务维修。名贵车汽油钱一般人也伺候不起,一加仑走九英里,本田丰田走三十多没问题。先去加油站加满油,加油站那厮狗眼看人低,见我穿一身油漆服,灰头土脸开辆劳斯莱斯,居然跟我要驾照看看!

我这个人脸皮厚,能屈能伸,到美国后不久就考下驾照,第一辆车是雪佛兰-傻太仙Chevrolet Citation。虽是破旧的二手车,家有敝帚,享之千金。$880美元,6缸,出过次车祸,对方是一辆日本丰田闯红灯,被我的这辆有如坦克给撞烂,我的车安然无恙。第二辆是station wagon,便于携带工具,略好点,三千块钱。让太座开破车没面子,她的第一辆车是崭新Honda Accord,第一代老留学生来了就开新车的恐怕也不多。她这个人爱惜东西,自己的车舍不得用,如果我有时间最好是让我接送,坐我的破车也没关系,有时候我也用老板的车。

换好机油,办完事情,顺路去学校接老婆回家,刚好和几个台湾香港同学一起出来在停车场。看她上了我开的劳斯莱斯,可以想象当时的场景,众人顿时惊呆错愕!第二天见面就追问,昨天来接你的是什么人啊?港台学生富有也没有开劳斯莱斯的啊!

没听说过任何一个煤矿工人靠挖煤又多又快能当上了煤老板,给别人做马仔也不可能摇身一变发财致富。于是斗胆向老板借钱,挣扎一下,试图改变命运。没敢大开口,提出借十万。老板很不爽,冷冷的一句,你拿什么还我?看的出来是担心我翅膀硬了后飞走,我首先做出保证,如果不被雷决不离开。其次是给具体方案,从工资里每月扣除$1000本金加上利息,当时三年以上定存有9%,活期4%,大致按活期算,$400的利息,每个月从工资里扣除$1400。

老板准奏,让我从他帐户里转十万出来到我们的帐户。您也许好奇,我的两千薪水扣完还剩几百怎样生活?首先住房是我们最大开支,不用花钱;其次两人之一要保持学生签证,不管谁上学老板认为他有责任,学费包了;还有一切生活开销包括吃饭和擦屁股纸都从老板帐户出,再说老婆周末还打份零工。所以,我拿到十万块钱后,没有顾虑,踌躇满志,准备耗子玩牛,大干一场。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