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游法国(7)-鲁昂在歌唱

来源: 2022-08-03 16:04:56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39141 bytes)

如果说在法国大河中排不上号的索姆河(River Somme)成就了罗马帝国时期的亚眠(Amiens),那法国第二大河的塞纳河(River Seine)则成就了法兰克王国时期的巴黎。蜿蜒流淌的塞纳河,不仅用它无尽的“乳汁”哺育了举世瞩目的巴黎,也滋养了跟亚眠一样,今天不为很多人熟知,却跟巴黎“一奶同胞”的鲁昂(Rouen)。今天,巴黎的1/2用水,鲁昂的3/4用水都来自于它。而塞纳河对鲁昂的眷顾,就跟历史比巴黎早4个多世纪的亚眠一样,也是从罗马帝国时代开始的。因为罗马帝国,位于塞纳河下游的它,曾比位于塞纳河谷中心的巴黎唱出的歌曲更婉转,更动听。

 

鲁昂的塞纳河

 

鲁昂

 

鲁昂

 

公元前27年,罗马帝国第一个奥古斯都屋大维走马上任后,开始重新划分高卢行省,鲁昂属于里昂高卢(Gallia Lugdunensis)的一部分。当罗马帝国出现的“三世纪危机”被戴克里先皇帝解决后,他把帝国一分为二为东西罗马帝国。掌管西罗马帝国的他把高卢划分为两部分,一部分(Lugdunensis Prima)的首府在里昂(Lyon),另一部分(Lugdunensis Secunda)的首府在鲁昂,这意味着鲁昂当时是现在西欧地区的中心。而巴黎这个时候,只是盘踞在巴黎圣母院所在地的西岱岛上的一个小村庄。

 

鲁昂在戴克里先的器重下,一路高歌,达到了罗马时代的最高峰。至于它最高峰时的盛景,只能靠想象了。因为除了在此找到了一个圆形剧场和温泉浴场的地基以外,其余罗马留存的痕迹,连个“毛儿”也没剩下,它可没有土耳其以弗所的运气。鲁昂之所以没有留下罗马的“只言片语”,不仅仅因为岁月的风霜雪雨,还因为蛮族诺曼人的入侵。

 

鲁昂

 

鲁昂

 

鲁昂

 

自查理曼大帝死后,法兰克王国就不被上帝保佑了。他的几个孙子为争夺帝国资产打得头破血流,这给了起源于北欧的维京海盗一个契机,他们中的一支-诺曼人在841年趁乱占领了鲁昂。这一年,绰号为“秃头查理”的查理二世刚刚与兄弟结束内战,分得鲁昂所在地的西法兰克王国后一年。之后,包括巴黎在内的西法兰克王国北部就不停被诺曼人蹂躏,到“秃头查理”的孙子查理三世时,王国已经差不多被内忧外患折腾得快散架了。绰号为“糊涂王”的查理三世为了让这些“瘟神”安定下来,除了授予“瘟神”首领公爵称号外,还赠予了他一块土地。这位公爵于是在这块土地建立了日后大名鼎鼎的诺曼底公国,今天英国的诺曼底王朝,即是他的后人威廉一世在1066年建立的。从这个王朝建立起,英国就开始了与法国无休无止的爱恨情仇。

 

在诺曼底公国建立后的第二年,即912年,鲁昂被定为公国的首都。西法兰克王国的国土终于平静了,鲁昂也翻开了新的历史篇章。诺曼底公国成立后75年,西法兰克王国最终被法兰西王国所替代。不过,不管是西法兰克王国还是法兰西王国,对蛮族诺曼人的影响都是潜移默化的。人类的进程就是这样,当蛮族以武力征服文明地区,并定居下来后,他们不知不觉会受到文明的熏染,古罗马人、法兰克人,包括罗曼人,无一例外。以尚武精神而闻名的罗曼人在与邻居经年累月的相处中,慢慢变成了文明人,对鲁昂的建设在接纳法兰西文明的同时,也融入了自己的文化基因,让今天鲁昂有些地方的建筑看起来跟丹麦的很像。

 

鲁昂

 

鲁昂

 

鲁昂

 

鲁昂

 

第一个千禧年后,西欧这片土地就像《圣经》中所说的,是一个“新天新地”。这新天新地,“如新妇装饰整齐,等候丈夫。看哪,神的帐幕在人间。” 这新天新地让对上帝极度虔诚的诺曼人在千禧年前后持续攻城略地,扩大公国领土,首都也因此从鲁昂迁到了卡昂(Caen)。同时,西欧的手工业和棉纺织业也在蓬勃发展,新的城市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法兰西王国也不知在哪位上帝的保佑下开始强大,王权开始集中,到第一位自称“法兰西国王”,而不是“法兰克国王”的腓力二世时,不仅拿回了鲁昂,也收回了诺曼底,并将诺曼底行省的首府重新搬回了鲁昂。鲁昂在国泰民安的大环境中发展出了纺织工业,还凭借塞纳河的便利交通,将纺织业和河流贸易的繁荣一直延伸到巴黎,唱出的“歌曲”如百灵般悦耳,成为法兰西王国北部最富有的地区,富裕程度超过巴黎。

 

这样繁荣富庶的鲁昂让它移居英格兰的“老东家”分外眼红,于是英国军队在英法百年战争中的1418年,开始了对鲁昂长达半年的围攻,最终占领了它的故都。这时的鲁昂人口已达7万多,因此占领鲁昂是英军的重大胜利,也是百年战争中的一件大事,而巴黎,此时也跟鲁昂一样,成了英格兰口里的“肥肉”。不过,经过军改后的法兰西王国脱胎换骨,最终赢得了百年战争的胜利,包括鲁昂在内的整个诺曼底重回法兰西王国手中。这期间,鲁昂和巴黎的市民因为反对英格兰重税而爆发过暴动,声称带着“上帝旨意”领导法军的圣女贞德也在鲁昂被处以火刑。

 

鲁昂

 

鲁昂

 

鲁昂

 

鲁昂

 

鲁昂在法兰西王国手中安宁了一个多世纪后,又被新崛起的奥地利哈布斯堡家族惦记上了,成了神圣罗马帝国的成员。法兰西国王,也是波旁王朝创立者的亨利四世为了对抗天主教的哈布斯堡王朝,改信新教,联合其它两个新教国家英国和荷兰在1591年对鲁昂发动了为期5个月的围城战。此时正是欧洲80年战争期间。可惜,由于西班牙军队的及时赶到,亨利四世的围城战功亏一篑。等到他孙子,“太阳王”路易十四赢得欧洲30年战争胜利后,鲁昂才再次回到法兰西王国手中,再也没“丢”过。

 

尽管鲁昂在英格兰王国和法兰西王国及哈布斯堡家族手中不停被转手,但它却从未停止过“歌唱”。这里有海军造船厂,发达的造船业可以让鲁昂的渔民到波罗的海去捕捞鲱鱼;丝绸工业和冶金业的发展带动了制衣业的兴起,生产出来的布匹出口到为其提供羊毛的西班牙;意大利的美第奇家族还把鲁昂变成了转售罗马明矾的主要港口。到16世纪初,鲁昂成为法国与巴西进行贸易的主要港口,用于进口布料染料,也成为法兰西王国内仅次于巴黎、马赛和里昂的第四大城市。不过,鲁昂的“歌唱”在二战中戛然而止,这里遭到了德军猛烈的轰炸。我以为这个被轰炸过的城市会像荷兰的鹿特丹一样,都是现代建筑,但它不是,它的老城区还在哼哼呀呀唱着中世纪的“小曲儿”。除去中世纪味道的老城,在我心中,鲁昂的“吟唱”还包括我在这里遇到的善良人和米其林餐饮。

 

鲁昂

 

鲁昂

 

鲁昂

 

我们在鲁昂没住酒店,而是住的民宿。开到民宿,我一看,民宿坐落在一个花园里。花园一个门进人,一个门进车,可我没有门的密码,哪个门我也进不去。没买手机卡的坏处就是我联系不到房东,看街道上有一个姑娘,我去寻找帮助。虽然姑娘英文不太好,但总算明白我的意思了,给房东打过电话后,我们开进了门。可房东提供的房间网络密码,是史上最难级别的,试了几次也连不上。我想就这样出去吧,反正民宿离老城也不远,没想到,刚走到门口,就看见一个高高的帅哥,一问,他是黎巴嫩人,在鲁昂大学读计算机博士。他主动把的网络分享给我,还答应帮我给房东打电话。可打了几次房东都没接,等我们晚上回来的时候,看见帅哥在房门上贴了一个纸条,上面是娟秀的英文和正确的网络密码。因为那个姑娘和这个帅哥,我们对鲁昂的印象好极了。

 

鲁昂的老城也给我们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它跟亚眠的老城区一样,也没有多少游人,但本地人却不少。在老城中,最有名的是鲁昂大教堂(The Rouen Cathedral)。印象派鼻祖莫奈曾以它为主题,创作出了30多幅画作。这一系列作品非常出名,描绘了鲁昂大教堂正面因为光的不同而呈现出的变幻莫测的景象与色彩。这座教堂始建于英格兰王国诺曼底王朝开创者的威廉一世时期,后跟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的亚眠大教堂一样,被大火付之一炬,后改建成了今天的哥特式。不过,跟不到50年就建成的亚眠大教堂不一样的是,鲁昂大教堂花了600多年才最终建成。晚建成的好处是它融合了几百年间哥特式建筑演变的风格,还拥有法国最高的教堂尖塔。

 

鲁昂大教堂

 

鲁昂大教堂

 

鲁昂大教堂

 

教堂不远处是圣玛洛教堂(Eglise Saint-Maclou)。这座建于英法百年战争后期的教堂以一位圣人的名字命名,是火焰哥特式建筑的精品,由当地的富裕商人出资建造。五扇大门上布满了文艺复兴风格的精美木雕,其宗教人物的复杂和精细都让人叹为观止。不幸的是,这个教堂内部的大多数雕像都在法国大革命中消失不见,18世纪的木制家具和装饰品也在二战中被盟军炸毁,只有门外雕刻和教堂内的管风琴幸免于难。

 

与圣玛洛教堂和鲁昂主教座堂一同被视为鲁昂最好哥特式建筑的还有圣旺教堂(Abbatiale Saint-Ouen)。此教堂比圣玛洛教堂早,建于英法百年战争前夕,因百年战争中断,到15世纪才建成,而教堂立面在19世纪中叶才最终完成。它曾是天主教的本笃会在诺曼底势力最强大的教堂和修道院,在百年战争期间被洗劫,据说里面巨大的管风琴和保存完好的14世纪花窗玻璃是这座教堂的代表作,可是教堂正在整修,我并未看到。

 

圣玛洛教堂

 

圣玛洛教堂

 

圣旺教堂

 

圣旺教堂

 

漫步在教堂林立的鲁昂,我似乎看到了比利时布鲁日和根特的影子,只是跟布鲁日和根特不同的是,鲁昂有一个大时钟(Gros Horloge)和圣女贞德教堂。大时钟离鲁昂大教堂很近,悬挂在古街的拱门之上。这个当时最精密的报时仪器完美融合了哥特式和文艺复兴式风格,从16世纪上半叶起就开始担负给鲁昂居民报时的重任。大钟装饰精美,没有分针和秒针,每周的每一天都用不同的神话图案来代表。大钟周围是丰富的羊羔图案,羊羔是当年鲁昂城市的宗教和商业繁荣的象征。

 

在这座被称为“百钟空中回响之城”的鲁昂,有一座教堂非常特立独行,它就是圣女贞德教堂(Église Sainte-Jeanne-d'Arc)。这座教堂既不是哥特式,也不是罗曼式,它是“现代式”。建成于1979年的圣女贞德教堂外部造型像一个海盗船或者鱼,一大片黑色的屋顶似乎是向冤死的圣女贞德表示哀悼。在这个教堂的旁边,即是她遭受火刑的老市场广场(Place du Vieux Marché)。听起来有些悲凉的老市场广场今天成了当地人的消遣地,曾经的血雨腥风都被历史的风吹得无影无踪。

 

大时钟

 

圣女贞德教堂

 

鲁昂市政厅

 

广场四周是漂亮极了的诺曼底结构木筋建筑。先生眼尖,一下子就在这些木筋建筑中找到了一家米其林餐厅。在去老城前,我曾用黎巴嫩帅哥分享给我的网络在网上找到了一家米其林餐厅,可等我们到的时候,发现它跟巴黎圣母院旁边的米其林银塔餐厅一样,也关闭谢客,因此这突如其来的发现让我们兴奋不已,好像捡了一个宝贝似的。这家米其林餐厅从2014年到2018年全部上榜,菜品做得相当好,只是菜单全是我们看不懂的法文,服务员英文也不行,所以我们只能乱点。乱点出来的菜都非常好吃,沙拉的调料我们从没见过,牛肉嫩得一点儿丝也没有,我很少吃的通心粉也做得很不错,甜点不甜也不腻。吃过了这顿饭,法餐立刻在我们心中变得高大上,我们把在巴黎吃的咸得要命的法餐抛到了九霄云外。之后的旅程,我们一路法餐。

 

虽然鲁昂老城的景色和美食都没得挑,但当我们漫步到塞纳河畔时,我们失望了。承载了千余年文明的清清塞纳河在鲁昂由于没有巴黎多姿多彩的桥梁和两旁既古典又华贵建筑的点缀而显得有些落寞、有些萧索。不过,鲁昂,因为诺曼底古城的风貌、善良的人们和米其林的美食,以及是写出《包法利夫人》的法国文学家福楼拜的出生地而成为我们心中会歌唱的小鸟和恬淡安暖地。我们把对它的想念折成笺笺诗行,搁浅在时光中,让爱意随风起,扶摇九万里。

 

米其林餐饮

 

米其林餐饮

 

路线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所有跟帖: 

想你最近怎么没来了。你的帖子做得很全面认真,就是历史部分比较都市传说,其他都好 -咪呜- 给 咪呜 发送悄悄话 咪呜 的博客首页 咪呜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8/04/2022 postreply 05:19:32

谢谢你还记得我,我来了。 -lily0824- 给 lily0824 发送悄悄话 lily0824 的博客首页 lily0824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8/04/2022 postreply 09:48:45

照片拍得真美,一看我都想要去了。 -Masefild- 给 Masefild 发送悄悄话 Masefild 的博客首页 Masefild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8/04/2022 postreply 22:23:06

谢谢,鲁昂是挺值得去的。 -lily0824- 给 lily0824 发送悄悄话 lily0824 的博客首页 lily0824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8/05/2022 postreply 05:55:32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