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记游西班牙(四)- Girona 赫罗纳

来源: 2022-08-01 18:55:32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26044 bytes)
本文内容已被 [ shparis ] 在 2022-08-01 22:10:15 编辑过。如有问题,请报告版主或论坛管理删除.

3月27日,包车,去距巴塞罗那100多公里的达利博物馆。回程中在古城 Girona (赫罗纳)停留。

去之前有个小插曲:前一天,我们预定了包车去达利博物馆,博物馆的票也买好了。我当晚去了朋友家聚会吃海鲜,同行的亲戚留在宾馆,因为其中一位还要和国内开会。他们点了room service for dinner。结果两人双双食物中毒,上吐下泻,折腾了一晚上,第二天还不见好,人很虚弱。我们订的9点包车来接我们。这下好,我一个人是去还不去?我到酒店前台申诉,并要求他们帮助送医。他们答应会处理好,我最后才放心一个人上了包车。我心疼银子啊!包车一天再加3张门票,好几百元呢。

所幸包车的司机兼导游小伙儿不错。青岛人,来西班牙十几年了。因为疫情,他们的业务几乎全停。我们是通过携程订的。本来参观达利博物馆时他应该是自己在车里等的。我反正有多余的票,就问他感不感兴趣,感兴趣的话可以和我一起进去,省得在车里等,至少可以坐里面的咖啡馆等,舒服一点。我也不用着急,可以慢慢看。达利博物馆先按下不表。

前一晚在和朋友聚会时他们就建议我顺路去安道尔或者法国的 Carcassonne。 人们去安道尔主要是买免税奢侈品,俺不好那一口。而且要去的早,后来听小伙儿说他们一般安排早上7点就从巴塞罗那出发,先去安道尔,因为过了中午就都关门了。然后回程去达利博物馆。法国的 Carcassonne 则几年以前游法国时已经去玩过两天,没必要再去。我自己查地图,一看,Girona (赫罗纳) 看着不错,而且是从达利博物馆所在地 Figueres 到巴塞罗那必经之地。就决定去那儿了。我押宝押对了,我很喜欢。这也是不做功课的坏处之一,都是临时起意决定的。不过虽然有点手忙脚乱,结果还是很令人满意的。

赫罗纳建于罗马时期、完好保留了中世纪古城样貌。城内有古城墙、天主教教堂和犹太教教堂等,还有犹太人区,还有一所大学,就在古城墙边上。我运气好呀,那天古城墙开放,听导游说因为疫情已经关闭了好久。我在建于公元9世纪的城墙上走了一圈,感叹古人的建筑智慧。城墙上细窄的洞口,下沿是向下向外的斜角,正好可以架置弓箭,对付外来者;高高的瞭望台,360度看全城无死角;几百年尚未完全腐烂的木质监狱大门……

这个登瞭望台的楼梯肯定是新的了,估计原来的是石头的。走进去一股尿骚味,地上散落着被子。应该是流浪汉们的暂居地:

登高望远,古城尽览:

 

照片里的塔楼就是几座教堂的:

17世纪的监狱,那木门上的铁钉真想撬一颗下来“偷”回家: lol

古城虽小,但有所大学,校园的一些建筑就是古迹,图书馆是新的玻璃楼。这一新一古结合的还不错,看着不违和。这大约也是自贝律铭设计了置于卢浮宫的玻璃金字塔后的建筑风气吧?

Google 地图里截来的大学图书馆照片:

我只在城墙上拍了些大学的校园:

赫罗纳的教堂很有名。参观了几座打卡地。

1. 大教堂,建于12世纪,持续扩建至18世纪。这座教堂是“权力游戏”的取景地。

先说侧门:因为侧门有故事,因其曾有两边各6个门徒的雕像而闻名。但几经战火,12个门徒雕像仅存2座。每座雕像下是不同的座子。

这就是原本12个门徒雕像下的座子,每个座子都不同:

原本12个门徒雕像,几经战火及动乱,仅剩两座留世。我网上搜到的原来的样子(网络图):

当时位于大门左侧的6位宗徒分别是:玛弟亚、次雅各伯、玛窦、斐理伯、长雅各伯和伯多禄。

 

 

大门右侧则有安德肋、若望、多默、巴尔多禄茂、西满和达徒。

底座:

(网上查到的信息)宗徒之门始建于1370年,与教堂大殿同步,不过12年后就陷入了停工,直到1460年的8月28日,12尊雕像全部到位。然而自从那年年底起,加泰罗尼亚就陷入了接连不断的起义和战乱,这组雕塑最终也没有完成,而大门的建设则再次无限期停摆。为了保护未完成的大门而搭建的一个临时顶棚,当时只是随便弄了几根粗木头充当大梁。可是这个可怜的顶棚哪里知道它需要支撑将近600年啊!总之,在之后的几个世纪里,它被不断修补、加固、重建,最后索性被一个坚固的带屋顶的拱门取代,竟然还成了该城的一道风景。最初的拱门是用砖砌的,后来还重建了几次。最后一次重建是在1912年,而大门依旧没有什么进展。渡过了战后最为贫穷艰苦的时期,当时的赫罗纳主教Josep Cartañà站在他的主教府邸,望着大教堂和这座永远完不了工的宗徒之门,“就让我把它造完吧!”的念头变得愈发强烈。1953年,他首次向公众表露了这一想法。不过由于原始设计图的缺失,各路建筑师对于大门应该建成什么样子各执己见;就在这个关头,又有另一波强烈的呼声要求先将同样烂尾了但是有完整图纸的正立面造完。结果到了1960年的时候,主教大人实在是等不及正立面完工,就让人先把那个有600年历史的“临时”屋顶拆了,这样起码也算是将此事正式提上了日程!说起来倒也不能怪主教大人心急,因为三年后他就不在人世了。临终前他还不忘嘱托了一番关于大门的事。然而关于大门应该如何来造还是引发了长时间的争论,直至1975年,大门才在一片争议声中“完工”。

(网图)


(网图)

我拍的现在的侧门全貌:

西班牙内战过后,“宗徒之门”两侧的12尊雕像只剩下了两尊。也难怪很少有人会提到或是记下这些陶塑宗徒像的下落,因为还有大量更为珍贵的艺术品也同样没能幸存下来。据统计,赫罗纳教区的893座教堂中,有52座被彻底摧毁,271座被部分摧毁,只有8座未受波及。有1966座祭坛装饰屏、 152幅绘画及6200个圣像在此期间被毁掉,而消失的各种大大小小的由贵金属制成的圣器更是不计其数……

革命或战争总是极大地并且迅速地破坏人类的文明。所以我对支持打仗的人从来都是侧目而视,无论是不是以正义的名义。

(网图)

也是网上查到的:“两位劫后余生的宗徒分别是安德肋和达徒,原本位于大门右侧最靠里和最靠外的位置,直接放归原处的效果并不太好。这时也不知道是谁发挥的聪明才智,给达徒手里加了两把钥匙,就把他变成了伯多禄;又给安德肋安上一把剑,就把他变成了保禄(就是大家熟悉的“圣彼得”和“圣保罗”)。由于圣徒像主要靠手中的标志物来识别,而且正好达徒留着与伯多禄一样的短而卷曲的胡子,安德肋又留着和保禄一样的长胡子,这么一改居然毫无违和感,往门口两侧一放就是天生一对,问题就这么解决了!” (网图)-

现在位于大教堂正门两侧也是这两位,是由雕塑家Josep  Maria  Bohigas于1962年制作完成的。

大教堂的正门以其诸多的台阶闻名。我拍的空镜头没反映出来,因为台阶上人太多,不好看,被我裁掉了。

网上搜到的老照片:

2. Collegiate Church of St. Felix, 罗马天主教堂,14世纪哥特式风格,可以追朔到为数不多的拥有真正尖顶的西班牙教堂之一。它里面葬有几位历史上著名的主教。

3. 赫罗纳市景。脚踩石子路,耳畔是历史的回音。

这个古城还以它运河两岸五彩的房屋吸引游客:

河里有鱼:

市中心广场和商业区:

城头堡:

回到巴塞罗那天还大亮着呢,欧洲太阳落山晚。司机小哥很nice,主动带着我在市里游车河。来到海边,原来奥运会的场地:

这片海滩在二战中起很重要作用,兴建运输码头。现在留了一地墙,上面用图文讲述了那段历史:

附近的新建筑非常现代化,西班牙的建筑设计是比较大胆、独树一帜的。比如纽约的新世贸交通枢纽站就是西班牙设计师设计的,严重超出预算,但成为地标之一。

不远处保留的三根柱子,忘记什么故事了:

回宾馆路上,经过据说是古董市场,建筑很奇妙。我等红灯时抬头抢拍了一张:

一夜无话。第二天乘火车去马德里。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所有跟帖: 

谢谢分享 -helen_xu1111- 给 helen_xu1111 发送悄悄话 helen_xu1111 的博客首页 helen_xu1111 的个人群组 (133 bytes) () 08/01/2022 postreply 20:20:57

谢谢分享。它是巴塞罗那廉价飞机的城市,从来没有想下飞机去玩过 -咪呜- 给 咪呜 发送悄悄话 咪呜 的博客首页 咪呜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8/02/2022 postreply 07:18:29

Game of Thrones 里的Braavos 主要在Girona 取的景,Jaime 骑马上了那个很长的石阶, -山地居民- 给 山地居民 发送悄悄话 山地居民 的个人群组 (58 bytes) () 08/02/2022 postreply 10:38:18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