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位来自阿富汗的长跑学生

来源: 2021-09-09 17:02:59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7769 bytes)

【前言(2021-8-19)】:今天新闻又在报道我们所在的州包括我们所在的城市将接收一批来到美国的阿富汗难民。我第一次知道我们城接收来自世界各地难民并且有一系列配套设施是在大约10来年前从女儿那里听说的,那时她与她的几位同学好友做为难民的孩子们教英语和课后辅导作业志愿者义工。今天的阿富汗难民新闻使我想起我做KSR业余长跑教练义工时曾经带过的一位来自阿富汗的学生OD以及曾经写过的一篇相关杂记。为阿富汗的难民们以及依然在阿富汗的人们祈祷!

《我的一位来自阿富汗的长跑学生 》(2016-10-30)

为帮助来自弱势群体背景的高中生创办的青少年业余长跑俱乐部KSR在今年的跑速最快水色组有14位学生,都是男生。他们的星期六长跑训练由我和其他3位业余长跑教练义工带领。这14位学生中有4位是去年就在KSR的水色组的老生,我已经与他们相互比较熟悉和了解;而另外10位则是水色组的新生,我正在通过带领他们长跑训练和参加义工服务逐渐认识和了解他们,以便更好地给他们提供帮助。今天,我意外地得知其中一位新生OD来自战乱的阿富汗。

早在今年KSR测试跑速分组的那个星期六我就注意到被分配到我们水色组的新生OD。这个皮肤呈棕色的青少年脸上一直带着友好的微笑,他对水色组的一位老生ML尤其关心,大多数时候粘在ML的身边。我知道ML是一位年龄很大才被从墨西哥领养到美国的青少年,曾经在两个寄养家庭生活过。不知是因为坎坷的生活经历还是什么其它原因,ML沉默寡言,经常孤单地站一边,似乎与水色组其他学生不太能融在一起。通过去年KSR长跑训练与ML的相处和交流,我和其他教练都了解到ML心地很善良。我很高兴看到新生OD主动与ML接近。那天,我鼓励他们相互帮助,成为朋友。OD带着浓重口音的英语对我说:“谢谢教练Ling。我们一定会好好相处,因为我们是兄弟俩。”看到我脸上疑惑的神情,ML缅甸地微笑着说:“OD是我爸爸妈妈去年下半年领养的。我很高兴有OD做我的弟弟。” OD搂着ML肩膀,亲热地说:“我很高兴有ML做我的哥哥。”当时,我被这两位青少年真诚的笑容和话语感动,也被领养他们的美国父母感动。看到OD和ML类似的肤色以及类似带着口音的英语,我误以为OD也是被从墨西哥领养。

然而,今天上午我才知OD来自战乱的阿富汗。KSR这个通过训练长跑服务我们所在学区弱势群体高中生的非赢利机构不仅通过训练跑半程马拉松培养学生们良好的锻炼习惯,使他们从中感悟和学到其它的好习惯和好品格,应用到他们的学习和生活中;而且在这过程中训练和培养他们做义工的意识,服务和反馈给社会。今天,有85%的KSR学生在部分KSR长跑教练义工的带领下为在今天上午举办的半程马拉松提供义务服务,水和饮料供应站#1,#2,#5,和#8都是由我们承担。KSR学生和教练义工们在今天凌晨4:15之前到达一所高中,乘校车4:30准时出发,5:15左右到达半程马拉松的相应供水/饮料站。学生和教练义工们基本上都是在今天凌晨3:30左右就起床,因此,当5:30左右开始建立供水/饮料站时,不少学生和教练们(包括我自己)时不时地打哈欠,工作效率不高。然而,我所带的水色组新生OD却精神抖擞、脚不停步地忙碌着,令我非常敬佩。我和他一边干活,一边聊天,我对他说:“你真勤快,谢谢你。你不累吗?” OD友好地说:“谢谢教练Ling。我不累,我在我的国家阿富汗做的许多事比这要难多了。”我惊讶地说:“啊,你来自阿富汗?!不是墨西哥?” OD说:“是的,我是来自阿富汗,我哥哥ML来自墨西哥,都是被我们现在的父母领养的。”

接着,OD与我分享了阿富汗的战乱以及他如何来到美国的经历。OD的原生父母和兄弟姐妹现在依然生活在阿富汗。大约3年前,OD的家人几乎倾家荡产以及借钱付给一个专门帮助偷渡的人将作为长子的OD偷渡到印度尼西亚。然而,那人将OD带入印度尼西亚后就扔下他不管,还不满15岁的OD在街头流浪了2个月左右被收入一个与联合国组织有关的难民营。在那里待了大约2年,OD于去年17岁时被他现在的美国父母领养。初到美国时,OD不会英语,17岁的他只能从上高中9年级开始;因此,如今18岁的他只是高中10年级学生(注:他的哥哥从墨西哥领养过来的情况类似,如今,21岁才上高中12年级)。OD分享了他对美国父母的感恩,对在美国生活的感激;他也分享了对远在阿富汗的父母、兄弟姐妹、以及其他亲人的思念。他说,他的美国父母鼓励他经常写信给在阿富汗的家人,鼓励他保持与他们的密切联系。

听了OD的分享,我的眼睛湿润了,幸好那时天还没有亮,没被他看见。听了OD的分享,我对凌晨3:30起床,4点钟离开家不再在心里叽叽歪歪地叫苦,也不再发誓明年再也不做KSR业余长跑教练义工。正如一位做了多年KSR义工的教练所言:“这些青少年曾经的经历或现在的家庭生活有许多方面都不是我们普通人所能想象的。他们能参加KSR半程马拉松训练,证明他们有意愿超越他们的困境。。。”谢谢我的这些长跑学生们和教练义工们带给我的感动和教育。

回到家,我将OD的故事告诉先生。先生一声叹息,说:“现代的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叙利亚战争,与历史上其它一场场战争一样,使得多少普通百姓家破人亡、颠沛流离。但愿你的这位长跑学生能在美国健康地成长,愿他将来遇到不顺时会想到他美国养父母的爱,想到在他成长过程中你们这些长跑教练义工以及其他帮助过他的人的好。。。”听了先生的话,我有些难过,但觉得他说得也有道理。愿OD在美国健康成长,也祝福他在阿富汗的亲人。

【后语(2021-8-19)】:如今OD己是大学三年级的学生,他依然喜欢跑步并且颇有跑步天赋。以下这张照片是他参加KSR训练结束于2018年1月14日跑休斯顿半程马拉松(右一举双手者),成绩是1小时33分11秒(01:33:11)。他从高中10年级至12年级毕业,每年都参加我们KSR半程马拉松训练,是我帶过的最勤奋最努力的学生之一。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所有跟帖: 

楼下Tang班分享他的阿富汗导游逃出阿富汗的故事使我想起我的这篇旧文,做义工时曾带过一位从阿富汗逃出的青少年。 -广陵晓阳- 给 广陵晓阳 发送悄悄话 广陵晓阳 的博客首页 广陵晓阳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9/09/2021 postreply 17:06:43

他们是幸运的!也是努力的。我在工作中碰到过一个阿富汗人做领导,非常能干,而且组织了一个全世界人民大团结的工作班子。 -danren- 给 danren 发送悄悄话 danren 的博客首页 danren 的个人群组 (59 bytes) () 09/09/2021 postreply 17:25:34

谢谢你分享相关经历。我做义工时带的这位学生是我唯一认识的来自阿富汗的人,你的经历丰富了我的认知。 -广陵晓阳- 给 广陵晓阳 发送悄悄话 广陵晓阳 的博客首页 广陵晓阳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9/10/2021 postreply 13:02:38

走万里路之后看到的世界,肤色和种族已经逐渐消失,只有个体 individual 了。 -苏.苏- 给 苏.苏 发送悄悄话 苏.苏 的博客首页 苏.苏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9/10/2021 postreply 10:41:49

谢谢苏苏,言之有理。无论什么种族和肤色,人性是相通的。 -广陵晓阳- 给 广陵晓阳 发送悄悄话 广陵晓阳 的博客首页 广陵晓阳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9/10/2021 postreply 13:08:05

我们加拿大政府平均工作效率不高,但接受难民的效率奇高,前两天就在Costco看到几家阿富汗人了 -WWTP- 给 WWTP 发送悄悄话 WWTP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9/10/2021 postreply 11:36:20

谢谢新朋友的分享。美国在处理阿富汗事务方面,比较乱。 -广陵晓阳- 给 广陵晓阳 发送悄悄话 广陵晓阳 的博客首页 广陵晓阳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9/10/2021 postreply 13:15:07

去年夏天一直到今年夏天我录取了几位个阿富汗学生 -aChineseBostonian- 给 aChineseBostonian 发送悄悄话 aChineseBostonian 的博客首页 aChineseBostonian 的个人群组 (233 bytes) () 09/11/2021 postreply 19:19:55

谢谢教授的分享。世事无常,战争、疫情。。。,影响了许多人的命运,包括你线上面试的阿富汗学生。与你同祝他们平安。 -广陵晓阳- 给 广陵晓阳 发送悄悄话 广陵晓阳 的博客首页 广陵晓阳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9/12/2021 postreply 15:03:55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