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文明的摇篮,库尔德斯坦(四)----萨达姆的阴魂

来源: 2021-06-08 09:35:05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36170 bytes)
本文内容已被 [ tang07059 ] 在 2021-06-09 06:52:20 编辑过。如有问题,请报告版主或论坛管理删除.

第六天

与哈瓦尔约好早上八点在旅馆大厅碰头一起去吃早饭,哈瓦尔问我怎么没带上昨晚遇见的年轻人一起玩玩,他知道我带彼得与杰瑞玩过,大概以为我喜欢带人玩呢。

向哈瓦尔讲述与这个年轻人交谈的经过,我自己也大致厘清了为什么会不喜欢他。他大概一年多前从国内出来,玩了几个月到土耳其时新冠疫情爆发,回不了家了,他在土耳其待了一年,比我早一天到库尔德斯坦,是从土耳其、库尔德斯坦唯一的陆路口岸进来的。

他梳一头黑人的脏辫,毛毛拉拉的,不知道多少天没洗,又用了非常浓郁的香水,坐他对面都被熏得难受。

他抱怨库尔德人不友好,女人不让他拍照。我说我拍照从没人抗议过,他说他要很近拍,就是两、三米那么近用肖像镜头拍。我说那当然不行了,人家没揍你就算好的了。他说他都是事先征求意见的,如果有男朋友或丈夫在,都会同意。只有女人的时候,她们就不同意了。

我说那不是非常好了吗?还有什么可抱怨的?

他问我旅馆多少钱,我说四十美金(后来哈瓦尔纠正我说是三十),他说他与旅馆老板讨价还价,七十五刀三夜,“反正旅馆也住不满,空着也是空着,你干嘛不还价。”我解释是我的导游哈瓦尔打的交道,我没介入。

他说在土耳其加入了一个在库尔德的中国人的微信群,来后的第一天群里有人开车带他去Amedi 玩了一天。他看了我的行程,我向他推荐了一些我认为重要的景点。

问他为什么不回国,他说开始是不让回,现在是嫌几万人民币的机票太贵。问他在外面的开销怎么办,他说通过微信卖货,当地有什么卖什么,在国外采购了运回国有人替他给客户发货。

他说他到美国的话一定要开哈雷摩托车,他没有汽车驾照,只能开摩托车。我说你们是挺方便的,我们去中国的话美国驾照既不让开车也租不到车,他说都可以,我说现在如何我没查证,几年前肯定不可以。

他说他到库尔德斯坦的第一天就花了四百美金,非常贵。后来我才知道里面包括75签证、45新冠检测、75三夜旅馆,还有一百多从边境到这里的出租车费。

他说四百美金他在土耳其海边可以舒舒服服过一个月,海景酒店住着,小酒喝喝,就差美女陪陪了。

我忍住没怼他说你一个中国人因为疫情被封在海外一年多,到现在还因为机票太贵回不了家,在别人的国家自由晃荡抱怨还那么多。怨天怨地,倒是一句都没听到他抱怨自己的国家,都很清楚谁可以抱怨、谁不能抱怨,不是觉悟很高就是很识时务。

前一天Lalish耶斯迪圣地还有一些可说的,这地方要是没有哈瓦尔一路讲解基本上就是猪八戒吃人参果,圣井、圣石、圣水、埋葬他们圣人的圣塔,走过路过也会错过。

圣殿里有许愿的地方,在布巾上打个结,以后有人解开这个结,你的愿望就实现了。我相信圣殿里的工作人员一定会定期解开这些许愿结的,也打了一个。

另一个地方是把一块布巾扔上隔四、五米的一块石头,必须闭着眼睛扔。我看着耶斯迪信徒扔,有三次机会,有的成功有的失败,一般两次失败他们就不扔了。

他们起哄让我扔,我有点心虚,没敢许太大的愿,只许了个一般性的,没想到一次就稳稳当当地扔上去了。早知道就许个大愿。

吃早饭的这个茶室在旅游界大大有名,去过杜霍克的游人大概都会去那里。这个茶室里贴满了当地在与ISIS的战斗中牺牲的库尔德战士的照片。老板在闹ISIS之前就开了这家茶馆,后来他有一些亲戚朋友在战斗中牺牲了,他就把他们的照片贴在了茶馆的墙上。没想到别的烈士家属也送来了他们牺牲亲人的照片,要求老板也贴在墙上,就这样照片越来越多,直到挤满所有墙面。同时还有一些玻璃柜,陈列烈士们的遗物。

在这样的环境里吃东西有点肃穆是肯定的,但不至于压抑,而且人家东西蛮好吃的,断无道理不去打卡。

吃完早饭先去杜霍克大坝,接着直奔叙利亚边境的底格里斯河。库尔德地区虽说也属于人类文明摇篮的两河流域,它在五千年里主要属于古亚述、新亚述与波斯帝国,它离底格里斯河很近,但库尔德斯坦自治政府控制的地区里真正能看到底格里斯河的地点并不多,也许只有两个,还都很难到达。

我需要哈瓦尔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想看一下底格里斯河,没人带着还真不容易找到。

哈瓦尔带我去伊拉克、叙利亚、土耳其三国交界处的一个小教堂,教堂就在底格里斯河边上,河对面是一个叙利亚小村庄。

底格里斯河水流湍急,中间有些沙洲,比我想象的宽些,看到底格里斯河心里有点激动。人类文明的发源地,早于任何别的文明包括古埃及文明,甚至可能是埃及文明的起源。

离开底格里斯河后去库尔德与土耳其边境城市扎霍(Zakho),主要是看一座桥,这桥有点像波黑Mostar的那座石桥。扎霍的石桥比波黑的长,所以就不如波黑的陡,据说是罗马时期建造的,而波黑莫斯塔石桥是奥斯曼帝国时期建造的,现在更因内战被炸毁而重建,美观是美观,文物价值不高。

在扎霍吃了午饭,我要了炸的羊排、哈瓦尔要的是煮的羊肉,他的好吃。本来说好他的伙食自理,但既然与我一起吃,每次都是我付的。像早上的烈士茶馆的早饭、或有时喝个茶是他付的。加油我付了一次他付了一次,他付的那次是我去撒尿了。加油本来也应该都是他付的,他的客人没像我这样自己租车的,既然用他的车,加油也就是他付。跟着我他赚大发了,他人好态度好服务好,我非常想让他高兴些,让他少开销一些多带点钱回家才好。

离开扎霍回到了杜霍克,这段是我开的,与哈瓦尔一起基本是他开车,我乐得坐旁边拍录像,轻松多了。

我们去了杜霍克边上一座萨达姆建造的城堡,里面还附带一个监狱,现在都废弃了。我对这样的地方兴趣很大,这又是一个没有导游不容易找到的地方。

杜霍克四周都是山,前一天我们就去山上俯瞰了杜霍克全景,在我们看全景的那座山的半山腰,有一处亚述石刻遗迹(Halamata Cave),哈瓦尔指给我看了,他说非常难爬,我看了也同意。尤其这两天一直下雨,山上很滑,出危险的可能性相当大。哈瓦尔给我看他拍的照片与录像,遗迹的状态非常好,应该与没多少人知道这地方以及很难爬到那里有关。哈瓦尔说他也只去过一次,分分钟会失足的感觉。

哈瓦尔挺老实的,他说他前一天在山上就犹豫是否要告诉我,但说了怕我坚持要去。我说我不会,昨天地上那么滑,走平地都费劲,而且那时天也快黑了。如果天好,我觉得这是个质量非常高的景点,绝对值得去。

下一个景点是萨达姆的一个行宫,造在两千多米的山顶上,能看到四周方圆几十里。

上行宫的盘山路完全是专为行宫修的,一路上去有六、七个已成为废墟的萨达姆共和国卫队的警卫基地,快到山顶就没有基地了,取而代之的是公路两边以至满山的地雷。也就是说萨达姆连自己的警卫部队都信不过,不愿他们靠得太近。

萨达姆一共也只来过两次就被吊死了。

一个独裁者怕自己的人民怕到了这种地步,也才活到七十岁就挂了,连带两个儿子也被毙了,这又是何苦呢。如此害怕自己的人民,这本身已经说明问题了,有那样的结局是必然的。

接着又去了萨达姆的另一个行宫,这个地势低些,是先建造的。据说萨达姆在这个行宫看着四周的山峦,要求在最高峰再造一个,就是先前参观的那个。

两个都已经成了军营,哈瓦尔认识第一个军营的士兵,我们在里面坐了好久,喝了两杯茶。后一个军营就不像前一个那么随便了,明显的军事化程度非常高,靠都不让靠近,更别说进入了,只能远远地看看。

最后一站是阿梅迪(Amedi),这是个重要景点。

我们开车上阿梅迪对面的一座山上,那座山比阿梅迪高,可以俯瞰阿梅迪。但那个观景点属于私人的地产,它的主人居然允许所有人进入他家的地盘观景,分文不收。放在中国轻则说他没有商业头脑、重则说他有病,在这他的表现属于非常正常。

晚上住在阿梅迪外面,三十刀,旅馆管理不好,缺东少西的。哈瓦尔有点想回杜霍克,那要一个小时,明天还得再开回来,我认为不值得,坚不同意。

 

1. Martyrs Café,杜霍克的“烈士餐厅”

 

2. Martyrs Café,杜霍克的“烈士餐厅”,右边是餐厅老板,中间是哈瓦尔

 

3. 杜霍克的亚述石刻Halamata Cave,我只是远远地看了下,照片是哈瓦尔给我的

 

4. 杜霍克全景

 

5. 底格里斯河,对面是叙利亚村庄

 

6. 底格里斯河,左上是叙利亚、右上是土耳其

 

7. 扎霍的古罗马石桥

 

8. 扎霍的古罗马石桥

 

9. 扎霍的古罗马石桥

 

10. 扎霍的古罗马石桥

 

11. 萨达姆关押库尔德人的监狱,墙上是萨达姆时期的标语:“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挡我们达到我们的目的”

 

12. 萨达姆关押库尔德人的监狱

 

13. 萨达姆关押库尔德人的监狱,萨达姆的国旗

 

14. 萨达姆关押库尔德人的监狱

 

15. 萨达姆的行宫

 

16. 上萨达姆行宫的山路,坡上布满了地雷

 

17. 萨达姆的另一个行宫

 

18. 阿梅迪全景

 

19. 阿梅迪亚述时期的城门

 

20. 城门旁的亚述石刻,两千多年的时间侵蚀了石刻表面

 

第七天

早上起来在旅馆周围转转。天不错,有太阳。确实像哈瓦尔所说的,早上的阳光照在阿梅迪亚的另一面,看到的山城背光,显得黑乎乎的。

阿梅迪亚(Amadiya)作为一个人类居住的小城有超过五千年的历史,这是个什么概念呢?我们常说中华五千年文明史,但实际上,五千年仅限于传说,大禹治水与女娲补天差不多。真正拿得出证据、得到史学家普遍承认的历史上溯到商朝,那只有三千六百年。

中国有个“夏、商、周断代工程”,其目的就是为了证明夏朝的存在,这就是治水的大禹开创的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王朝,可惜至今没有取得多少进展。有些专家将“二里头文化”(公元前1750年到公元前1520年)归于夏朝,但这只是一个猜测,尚缺乏实物证据。

即便将夏朝纳入中国的信史,那也只将中华文明推进到四千年,离五千年远着呢。我个人猜测,中华文明也就是四千多年、无论如何到不了五千年。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三星堆考古发现将中华大地上的文明史大大推前,虽然它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黄河长江文明,并且极有可能是两河文明的传播与分支。国人对此极为敏感,我觉得大可不必。欧美并不会因为他们的祖先来自东非、文明源自伊拉克(两河文明主要在今天的伊拉克境内)而自尊心受伤,人类的文明是一个一脉相承、彼此相连、互相借鉴、互相影响的发展过程,各个地区或早或迟参与其中,有些早期起了很大作用后来淡出了、有些晚期起了很大作用并继续在起作用、有些没起多大作用或起了反作用,但这些都是文明发展的组成部分。

阿梅迪亚现在还有新亚述时期建造的城门与城墙上的浮雕,都早于秦始皇时期。

圣经上记载耶稣诞生的时候有三个来自东方的智者赶来送礼祝贺与朝拜,这三人就来自阿梅迪亚。

八点吃的早餐,吃完后离开旅馆。哈瓦尔认为这旅馆又贵又不好,三十刀还没网没早饭。这家倒是我做功课时找出来做候选的,没想到还真住了。

我们先去库尔德武装领袖穆斯塔法(Mustafa Barzani)的陵园,穆斯塔法的陵园非常气派,超过阿富汗的马苏德,不过他的头像在库尔德斯坦远不如马苏德在阿富汗多。

穆斯塔法是库尔德人最重要的政治与军事领袖,他毕生为库尔德斯坦的独立而奋斗,晚期被放逐,1979年病死于美国。

穆斯塔法的儿子碰巧也叫马苏德,他从2005到2017年一直是库尔德斯坦的总统,现在的总统是穆斯塔法的孙子。

现总统的爸爸是穆斯塔法的大儿子,也是一个库尔德战士,四十多岁时死于心脏病,与父亲葬在一起。

穆斯塔法的陵园虽然神气但其坟墓就像一个平头百姓,墓碑也小得寒碜。哈瓦尔说可兰经上对穆斯林的坟墓确实是这样要求的,但我看到的奢华的穆斯林陵墓多了,领衔的就是泰姬陵。阿富汗马苏德的坟是个石棺,放在一座大理石房子里。

这一带是穆斯塔法的家乡与游击区,这里的人民跟着穆斯塔法起义反抗萨达姆的很多,所以遭到过萨达姆惨烈的屠杀。下一个目的地就是萨达姆对当地的种族灭绝大屠杀纪念馆。

下一个景点是香堤纳(Shandinar)岩洞。这是个发现了十具尼安德特人骨的洞穴,这些尼安德特人距今已有35000到65000年了。

当人类的祖先走出非洲的时候,欧亚大陆上除了猛犸象,还有一种叫尼安德特人(Neanderthal)的史前人类。

尼安德特人身高与人类祖先智人差不多,脑容量更大一些,骨骼与肌肉则强壮得多,他们可以与猛犸象厮杀(当然是多对一)。他们主要是肉食动物,有发现他们也吃植物。

显然他们不及智人适应环境,所以,灭绝了。

且慢。很难说他们真的灭绝了,因为,绝大多数的人类身上有不到百分之十的尼安德特人的基因。非洲智人在欧亚大陆与尼安德特人相遇,部分融合了,有些又回到了非洲。如今,只有非洲南部的人类身上没有一点尼安德特人的基因。

严格说只有他们才是纯种人类(非洲智人的后裔)。

在香迪纳岩洞发现了十具尼安德特人的骸骨,考古学家起先认为这个岩洞是尼安德特人的栖息地,后来改而认为是他们的墓葬地,当然只是重要人物的墓地,毕竟几万年才葬了这么十具尸骨。

其中有两具骸骨引起了考古学家高度关注,一具是个残疾人,其残疾程度完全不可能生活自理,而他又在致残后活了很多年。这说明他得到了别的尼安德特人的照顾,无论是因为他的社会地位或财富或纯粹出于亲情,都说明尼安德特人的社会结构已经进化到了相当高级的程度。

另一具骸骨的周围发现了七、八种不同的花粉,说明他下葬时很可能是鲜花环绕的,也说明了尼安德特人的进化程度。

我在洞里盘桓许久,不舍得离开。那感觉,甚至超过站在金字塔前。

最后是重头戏Akre。阿克莱与阿梅迪亚一样,也是个山城,但比阿梅迪亚漂亮。它的鸟瞰全景、清真寺、巴扎都胜阿梅迪亚一筹。在山顶上有两千五百多年前亚述时期老城的城基,从下面看非常陡峭,哈瓦尔说很难爬,劝我算了。

我想想一个小时都未必爬得上去,天色已经不早了,所以同意放弃。难怪后来城市搬到了山下,亚述人实在是与自己过不去,把城市造得那么高。我猜想所谓巴比伦空中花园大概也是这种情况,造在这样高的山顶上感觉确实在空中。

回到艾尔比尔后天已黑了,哈瓦尔带我看看艾尔比尔的富人区,大概是三个小区,据说房子都是几百万美金的,外表看着平平无奇,周围的商店都是名牌高级奢侈店。

晚饭在哈瓦尔推荐的一家相对高级些的饭店(Abu Shahab restaurant)吃,著名的旅行美食家Anthony Bourdain 也去过(https://youtu.be/bC8SG7QxjIY)。饭店里面非常大,见到一大桌中国人。这里的价格也就是略贵一些,两人四万多一点(不到三十美金)。旅馆换了一家,之前那家二十五刀,比较简陋,这家哈瓦尔替我讨到了四十美金一晚,好得太多了,早应该住这了。

这之后哈瓦尔的三天服务就结束了,听他说用PayPal 非常不方便,库尔德几乎不接受信用卡,所以我带来的现金不够付他了,他带我找了个提款机取钱。从来没用过这么贵的提款机,取五百手续费一共二十五刀。

 

21. 在阿梅迪住的旅馆,白色建筑

 

22. 阿梅迪的早晨

 

23. 去巴赞的盘山公路

 

24. 库尔德领袖穆斯塔法的陵园

 

25. 库尔德领袖穆斯塔法与他大儿子的坟墓

 

26. 巴赞的种族灭绝博物馆

 

27. 受害人坟墓,这是波斯新年,受害人家属在上坟

 

28. 香堤纳(Shandinar)岩洞尼安德特人遗迹

 

29. 香堤纳(Shandinar)岩洞尼安德特人遗迹

 

30. 香堤纳(Shandinar)岩洞,出土尼安德特人遗骸的地方

 

31. 香堤纳(Shandinar)岩洞

 

32. Akre阿克莱全景

 

32b.

 

33. Akre阿克莱全景

 

34. Akre阿克莱

 

35. Akre阿克莱

 

36. Akre阿克莱

 

37. Akre阿克莱

 

38. Abu Shahab restaurant

 

第八天

第八天是周五,本来应该这天做新冠测试,哈瓦尔说周五不开(伊斯兰周五相当于我们的周日),那我只好周六做,周五必须待在艾尔比尔。

彼得与杰瑞曾告诉我他们计划跟一个当地导游去摩苏尔,我听得相当吃惊,居然可以这样玩?彼得说只要导游有办法,就能把客人带去摩苏尔。摩苏尔现在是伊拉克管辖的地区,我们在库尔德拿到的落地签虽然看上去也是伊拉克签证,但却不为伊拉克政府承认,所以也就无法走出库尔德进入伊拉克。

摩苏尔有那么重要吗?当然,1. 摩苏尔是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排在巴格达之后、艾尔比尔之前;2. 摩苏尔有亚述帝国都城尼尼微遗迹;3. 这个最重要,摩苏尔是ISIS的首都。摩苏尔至今仍然是一片废墟,非常值得一看。

彼得说哈瓦尔就能带客人去摩苏尔,我问哈瓦尔,他说他带过十几次之多,从没失手过。彼得与杰瑞的摩苏尔计划后来失败了,他们被伊拉克的检查站拦住了,没让他们进去。

哈瓦尔看我很动心的样子,问我想不想去。我算了一下时间,周五没多少活动,就与他定了周五去摩苏尔的计划。到了周四哈瓦尔不知哪里得到消息,说伊拉克疫情严重,周五周六封城。他后来再打电话给住在摩苏尔的朋友,得到的消息是周五周六住摩苏尔的人或许可以在城里小范围活动,但不可能过得了检查站。

至此摩苏尔计划泡汤,我非常失望。伊拉克(巴格达)从三月十五日开始开放落地签,以后去伊拉克会容易些,但伊拉克南部的那些景点开放多少就难说了。下次来伊拉克,库尔德不一定会来,但摩苏尔一定会去的。

哈瓦尔非常诚实、负责,有些人可能会不说然后到检查站撞运气,不让进也不算他的错,我照样要付钱。他反复求证,打了四五个电话,得出来对他不利的结果(他是很想再为我服务一天的)。

周五整个一天都待在艾尔比尔,活动虽然也很多,但不属于重头戏。

艾尔比尔城堡里面本来住了几百户人家,当地政府强迫他们搬迁,说要改造成博物馆,后来ISIS闹大了这个改造计划也就搁浅了。哈瓦尔说只留了一户人家,是为了保住“最古老的人类连续居住的地方”的名头。

城堡周围有三片老区(Arab Quarter, Jewish Quarter, and Khanaqa)也因为城市改造计划而强迫动迁,又因ISIS而搁浅至今。这三片废弃居民区我都去了,其中不少地方已经封起来了,但还是能看到不少。我最喜欢这种废弃的居民区,特别对我胃口。

遇见一个被迫搬迁走的居民,他带我去看了他废弃的老家,非常不错的独院小屋,里面小是小点,但样样都有,看得出来他非常留恋这个老家,离城堡很近,属于黄金地段。

觉得当地政府的拆迁计划考虑得不周全,没多大必要,或者说得不偿失。

上次大清真寺(Jalil Khayat Mosque )没看到里面,哈瓦尔说这个清真寺的管事人是库尔德难得的一个不nice的人,经常锁门不让人进,连他带客人进去也要想想办法。但周五是礼拜天,清真寺一定要开门,管你什么人都能进去,要在十一点到十二点之间进去,礼拜大概十二点半开始。

我十一点半进入清真寺,进门每人发一张课桌桌面大小的白纸,作用等同于穆斯林跪拜用的小毯子。我在里面席地坐了很久,也可以悄悄拍照或录像。大相机太招摇,没带进来。我反正不赶时间,坐等他们的祈祷仪式,中间靠着柱子还打过瞌睡,我看周围闭着眼睛的人还不少,不知是在沉思还是在做梦。

十二点半仪式开始,阿訇唱诗讲道,声音时高时低、抑扬顿挫。还好时间不长,但接着祷告比较麻烦,他们那种三跪九叩,上次在麦地那大清真寺跟着做,活活的把膝盖弄伤了,这次我就用鞠躬代替,我的位置非常边缘,也没什么人注意。

清真寺内部没有照片漂亮,原因简单,是画的而不是马赛克拼贴的。

清真寺之后又去了次宣礼塔公园(Minaret Park)这次从正门进去,一直走到宣礼塔跟前。上次抖抖索索在栅栏外像贼一样偷拍,没有哈瓦尔的提醒我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呢。

宣礼塔公园对面是另一个公园(Shanider Park),还有第三个大公园(Sami Abdul Rahman Park),都是没事情干消磨时间的地方,妮可不分轻重啥都推荐,这恐怕是她的行程指南最大的毛病,胡子眉毛一把抓。

立即消下毒,妮可的行程总体来说相当好,尤其关于库尔德斯坦的旅行指南市面上几乎没有,我是鸡蛋里挑骨头。回家后与她又长聊了近一个小时,检讨库尔德斯坦行程,得知她组织的也门团最终黄了,非常遗憾。

在艾尔比尔我都是开着自己车走的,停车都不是问题,除了在城堡附近必须进收费停车场,别的都免费。又逛了巴扎,Mam Khalili Cafe茶坊坐了好几次。

晚饭也是在巴扎里吃的,艾尔比尔大大小小的景点差不多都走到了,一天实在就够了,两天也行,如果你是个时间的富翁。

 

39. 艾尔比尔旅馆窗外

 

40. 艾尔比尔废弃的老城区

 

41. 宣礼塔公园

 

42.

 

43. Mam Khalili Cafe茶坊

 

44. Mam Khalili Cafe茶坊

 

45. Mam Khalili Cafe茶坊

 

46. 大清真寺(Jalil Khayat Mosque )

 

47. 大清真寺(Jalil Khayat Mosque )

 

48. 大清真寺(Jalil Khayat Mosque )

 

49. 艾尔比尔街景

 

50. 另一个废弃的老城区

 

51. 艾尔比尔街景

 

52. 艾尔比尔街景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所有跟帖: 

赞。除了尼尼微,Nimrud, Hatra也去不了? -gx123- 给 gx123 发送悄悄话 gx123 的博客首页 gx123 的个人群组 (39 bytes) () 06/08/2021 postreply 14:16:19

这些都不是库尔德斯坦的地盘,不能去。 -tang07059- 给 tang07059 发送悄悄话 tang07059 的博客首页 tang07059 的个人群组 (376 bytes) () 06/08/2021 postreply 21:16:46

唐兄写这篇得写吐血了。。 -borisg- 给 borisg 发送悄悄话 borisg 的博客首页 borisg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08/2021 postreply 23:29:49

确实:) -tang07059- 给 tang07059 发送悄悄话 tang07059 的博客首页 tang07059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09/2021 postreply 07:06:51

再读再赞。你碰到的那位是太爱抱怨了,换我也受不了。 -小黑猫- 给 小黑猫 发送悄悄话 小黑猫 的博客首页 小黑猫 的个人群组 (108 bytes) () 06/09/2021 postreply 19:56:56

接下来大概率还是穆斯林国家 -tang07059- 给 tang07059 发送悄悄话 tang07059 的博客首页 tang07059 的个人群组 (47 bytes) () 06/09/2021 postreply 21:25:36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