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贝古城—被火山灰烬无情湮灭的繁华

来源: 2021-04-23 14:42:57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26611 bytes)
本文内容已被 [ 逍遥白鹤 ] 在 2021-04-23 14:50:40 编辑过。如有问题,请报告版主或论坛管理删除.

本篇主要图文作者/逍遥白鹤

(*部分史料文字和插图借鉴于网络,特此感谢网络提供者)

上篇接:意大利阿玛尔菲海岸:依山傍海的人间仙境

 

话说当天早晨我们从意大利Salerno的港口搭乘海上渡轮,行迹匆匆地去美丽的阿玛菲沿岸兜了一圈返回。上岸后准备实施我们的下一个观光计划:找一辆出租车去寻觅庞贝古城遗迹。

海港内显然很少有出租车经过,返回游轮前我们只有下午几个小时的时间可以消磨,蛮紧张的。我们夫妇急促地沿着海对面的小街走入此城的腹地,并没有马上打到车。跟路人打听才得知本地出租车的数量并不多,附近的火车站有迎来送往旅客的出租车,有可能叫到。果然,我们找到火车站,那里有专门给出租车停靠的站牌,已有数人在那里等候。我们找到一位愿意包车去庞贝的司机,谈拢价格就赶忙上路了。所幸这位当地司机会几句简单的英文,性格也还随和开朗,说好他把我们送到庞贝的一个购票入口处,下午四点半他会来门口接我们。

出租车向西驶入通往庞贝的高速公路。看到指向拿波里 (Napoli) 的路标时,心中为之一动,耳畔响起法国小号吹奏的《拿波里民歌》,嘹亮而悠扬……司机喜欢玩篮球,听说我们来自芝加哥,立刻与我先生聊起当年麦可·乔丹如何了得,并感叹公牛队今不如昔了。车行约一小时后,北方出现了一座白云缭绕的高山,挺拔巍峨,“看,那就是维苏威火山”,司机告诉我们。哦,庞贝古城遗址近在眼前了。

古城总面积相当开阔,不仅有一个入口处。许多窄街曲巷呈放射状,初来乍到者即使手中攥着地图也恍如坠入迷宫。庞贝古城面积如此巨大,我俩晓得如果要浏览全程,足够转上一天。区区三个多小时肯定是看不完的。既来之则安之,只好能看到多少算多少吧。

购票处窗口大排长龙,所幸当天是免费日,但游客仍需领票入内,省了缴费的过程,队伍移动很快。本来参观玻璃罩内犹如石雕般凝固了的、姿态各异的庞贝人遗体时,人流还很拥挤,等到走入宽阔的古城遗址人们很快就四散分流了。我环顾四周,也没发现有导游领路的旅行团队可以尾随。我俩努力记住入口处附近比较明显的标记——是一处露天体育场。我们必须注意掌握参观时间,按时返回此地,不可贻误。否则错过游轮开船时间可不是闹着玩的。

 

举世闻名的庞贝古城,上千年以前曾在此雄踞一方,城内百姓安居乐业,达官显贵骄奢淫逸,商贾店铺生意兴隆,红男绿女们在城中心的歌枱舞榭极尽风流:

上图是在庞贝城里农牧神之家发现的著名地板镶嵌画《亚历山大大帝血战波斯国王大琉士三世》。亚历山大是公元前三百多年时希腊北部的马其顿国王,十七岁以前受教于希腊哲人亚里斯多德,十七岁以后率军征服世界,兵锋远及印度。鏖战一生却从无败绩,三十岁时就建立了横跨欧亚的大帝国。三十二岁时病逝于回师途中。图中左一为未戴头盔的亚历山大,右边战车上惊慌回头的是大琉士。

 

一幅18世纪的油画 反映了维苏威火山的喷发。

 

公元79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火山喷发将庞贝彻底的掩埋起来。这座古城的西边是那不勒斯海湾,南边是萨尔诺河,具备优越的地理位置。早在罗马盛世到来之前,这里已是受希腊文明影响的伊特鲁里亚城市,不仅商贸兴盛,城市周边的牧业和葡萄种植业也相当发达。

如果说是希腊人奠定了庞贝的基础,那么罗马人的到来就是其发展壮大的强心剂。从共和国时代到帝国初年,庞贝乘着罗马盛世的春风,最终成为了占地约0.64平方公里,有着两万名居民的繁荣小城。

这座被火山灰埋没了1500多年的古城规模宏大,配置合理,拥有普通民居和富人豪宅,拥有完备的希腊/罗马风格的市政设施:包括一座容足以纳整个城人口的大型竞技场,以及100多家大小餐馆、4座公共浴室、2座普通剧场、2座体育场、7家妓院和10处祭拜用的庙宇。

当时的庞贝也和其他罗马城市一样建筑了石灰石铺设的街道。道路下方埋有公共供水管道,连接到分布城市各处的饮水喷泉。

 

城市西端有一处宽阔的广场,市民集会,或是商人通常在那里进行商业洽谈、或是学者和城市精英们在那里讨论市政或开展哲学雄辩。有闲情雅致的人则会前往能容纳5000人的希腊剧院,观赏喜剧、悲剧、哑剧以及歌舞表演。或是前往澡堂享受沐浴带来的放松。每逢节假日,会有大量的人赶到竞技场观看紧张刺激的比赛和表演,庞贝人的生活如此丰富多彩。

 

虽然而今从厚厚的火山灰里挖掘出来的仅剩下残垣断壁,我们仍可以根据种种蛛丝马迹想见当年庞贝人富足惬意的生活场景——那些曾经喧嚣过的车马人声、鼎然沸腾过的烟火之气……如果不是被突如其来的灾难毁于一旦,这里或将留下更多罗马帝国盛世时期的璀璨与繁华。

徜徉在今天的庞贝古城中,时时有那段凝固的岁月被唤醒的错觉,古人在许多室内墙壁上留下手绘的彩色壁画,画面栩栩如生地表现出当时人们的服饰和生活形态;许多人家的灶台上还残留着烹饪用的器皿,似乎还在述说着那一家家老少欢聚、围坐就餐的温馨日子,叙说着许多鲜灵灵的生命曾经来过。

上图为妓院旧址。

 

越是古老的文明,因为留下的文字记载和实物佐证的稀缺,留给后人的具体图景也就越发模糊和捉摸不定。这不仅容易让人们对历史的真实面貌产生迷惘,也会因为记载者的疏忽而迷失许多细节。而封存于火山灰里的庞贝古城却躲过了岁月的侵蚀。当后人扒开尘封已久的厚土,也顺势揭开了历史的迷雾,看到千年前人类生活形态触目惊心的真相。

房屋与房屋废墟间隙中荒草萋萋,但也偶有被今人整旧如旧、些微打理出来的花园、葡萄园,重现了千年前古人庭前院后的树影婆娑、草绿花香。

试想,曾经的古人母女父兄们也曾在这美丽的花园里有过欢声笑语的好时光......

葡萄种植园。

 

庞贝人曾经就那样富足幸福地生活着,直到公元79年的8月24日,突然爆发的维苏威火山岩浆滚滚,如同滔天洪水,吞没和终结了这一段盛世人间。炽热而迅速降临的火山灰扫荡了所有城中的幸存者,无论是抢救财物的贵妇,还是躲在地窖的平民,或是携手逃难的情侣和抱着孩子的母亲们,都逃不过火山灰无情的屠戮。转瞬之间,人们便因窒息而倒下毙命。

18个小时之后,一切终于尘埃落定,大量的火山灰把庞贝城完全的掩埋起来。

这里的诸多景象令人感慨万千,心生百般怜悯。可叹大自然之力摧枯拉朽,人类的生命在灾难来临前显得多么脆弱无助、不堪一击。

走在庞贝街巷的炎炎烈日下,我不禁感觉到为庞贝古人惋惜的阵阵凉意和心悸。

漫步在庞贝街头,我们遇到一个有趣的小插曲。曾有一位西装革履的中年意大利男子走上前来与我们问候搭讪,因为游客们大都穿着随意舒适的便装,这位先生打扮得有些突兀。他自我介绍说是古城遗迹管理处的工作人员,不过当时不是他的工作时间。他问我们是否熟悉这里的地形和分布,我们回复道,不熟悉,是头一次来。于是他热情地为我们当了一会导游,带我们参观了据说是相当著名的一个院落里,被突如其来的高温火山灰凝固了的一家十三口人的造像,其中年轻的母亲怀有身孕,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还企图奋力保护她的孩子们,其状极其惨烈……

 

这位义务导游还指给我们看有些居民住宅院墙上巨大的生殖器石雕。他说,那些是居民们作为生殖崇拜放上去的,因为当时的医疗条件很有限,人们的寿命普遍较短,那时候人们的平均寿命仅有三十多岁,所以认为传宗接代是需要祈求神灵护佑的。当我们告诉他需要赶路结束参观时,他微笑着说,我给你们提供了帮助你们不表示一下么?呵呵,原来哪里都没有“免费的午餐”,我们还是付给他了一些小费,各得其所,愉快分手。

千年以前,当维苏威火山爆发的灾难尘埃落定,那些侥幸逃难成功的居民开始重返故乡。但出现在他们眼前的已不再是熟悉的家园,而是被火山灰掩埋废墟。一些人依靠房顶的特征找到了自家位置,挖掘遗留的贵重财物。大量的盗贼也参与其中,期望在灾难中寻得发财的机会。但他们挖掘到的不光有遇难者的财产,还有残留毒气和坍塌带来的危险。很快,这一重大灾难被报告给了两个月前才登基的新皇帝提图斯。得知情况的他立刻拿出自己的钱财和灾难中无人认领的财产,安排相关事宜。为此他还特别成立了一个元老组成的委员会,协调附近的城镇接纳难民。

此后,庞贝南边的斯塔比被重建,但庞贝城本身却被彻底放弃。这或许是因为火山的威力过于强大,并且多次喷发,让人们丧失了继续在附近生活的信心。

直到1707年,一位奥地利贵族因贪婪而打开了这个尘封历史遗迹。出于对收集古典时期宝藏的热忱,他不断地在当地寻找希腊罗马时代的文物。在一次挖掘过程中,他意外找到了一处剧院的遗址。

几十年后,西班牙人又来到这里。经过他们的挖掘,同庞贝一起被掩埋的赫兰库尼姆城被发现。之后,又经过了15年的持续发掘,庞贝城址终于被后人们发觉。但当时的西班牙挖掘者仅仅是为了掠夺宝藏,因此庞贝城的神秘面纱被保留到了1860年。

意大利王国统一后,有了保护文物思维的新政府,委派专业的考古和历史研究人员对庞贝遗址进行细致的保护和发掘。正是他们孜孜不倦的工作,才使得庞贝古城的研究步入了正轨。

 

古遗址旁便是新生的庞贝城。适逢周日,城内人流熙熙攘攘。

我站在约定的一间餐馆门口等待出租司机来接我们的时候,我先生进去在一家餐馆里买饮料兼如厕。他巧遇了一个当地人口众多的家族正给一位人瑞老祖母祝寿。几十位老少亲友围坐在长桌两边,热情洋溢的意大利亲友们欢呼雀跃不止,更齐唱拿波里船歌《桑塔·露琪亚》。我先生停下脚步,情不自禁也随声附和。他虽然一句意大利歌词都不会,但也还能像模像样地哼出曲调,并在曲末随众人一起唱出副歌:“桑塔·露琪亚,桑塔——露琪亚——!”。没想到他这个远道而来的局外人居然引发了老人家满心欢喜。歌声未落,寿星老人高兴异常,从上座起身点头微笑,频频挥手致意。众亲属也继而随她起身,给予我先生热烈掌声。我先生也不断地向老人鞠躬致意,向众亲友合十,忙不迭地还礼: “Thanks!Oops, Grazie,grazie!”。事后我先生感叹道,如果当时我也在场就好了,应该为他拍下这难得又动人的一幕。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

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

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

唯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宋代. 柳永《八声甘州.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所有跟帖: 

你发现没有, 这些废墟里,有许多野猫? -多城老农- 给 多城老农 发送悄悄话 多城老农 的博客首页 多城老农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4/23/2021 postreply 17:16:33

野猫还好,还有野狗,很讨厌。 -老朽- 给 老朽 发送悄悄话 老朽 的博客首页 老朽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4/23/2021 postreply 18:10:37

我们去参观的时候好像没有看到野狗啊,也许是季节性的? -逍遥白鹤- 给 逍遥白鹤 发送悄悄话 逍遥白鹤 的博客首页 逍遥白鹤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4/24/2021 postreply 16:49:03

整个地中海沿岸以及岛屿,都有很多无主猫,因为他们没有绝育的传统和思想,现在正在改变。无主狗应该是没有的, -咪呜- 给 咪呜 发送悄悄话 咪呜 的博客首页 咪呜 的个人群组 (35 bytes) () 04/24/2021 postreply 05:03:31

我一度想象那些野猫是史前人类的精灵 -多城老农- 给 多城老农 发送悄悄话 多城老农 的博客首页 多城老农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4/24/2021 postreply 16:48:59

你好,我出门购物才返家上来。不知是天气炎热还是园区驱赶了野猫野狗,我们此行看到的不多—— -逍遥白鹤- 给 逍遥白鹤 发送悄悄话 逍遥白鹤 的博客首页 逍遥白鹤 的个人群组 (344 bytes) () 04/24/2021 postreply 16:39:43

写的太好了, 受益良多. 去过意大利 但没有去庞贝, 一定要去一次. 历史非常有趣和复杂 -行者陌言- 给 行者陌言 发送悄悄话 行者陌言 的个人群组 (868 bytes) () 04/24/2021 postreply 13:15:13

多谢欣赏!我才疏学浅,有些历史知识是“现学现卖”的。我个人不相信国内专家的“虚构说”,—— -逍遥白鹤- 给 逍遥白鹤 发送悄悄话 逍遥白鹤 的博客首页 逍遥白鹤 的个人群组 (274 bytes) () 04/24/2021 postreply 16:47:58

哈哈哈,现在的砖家不仅要亩产亿斤,还要重写人类历史啊! -静影沉璧- 给 静影沉璧 发送悄悄话 静影沉璧 的博客首页 静影沉璧 的个人群组 (49 bytes) () 04/24/2021 postreply 20:36:57

图文并茂,很好看的游记,谢谢分享。 -静影沉璧- 给 静影沉璧 发送悄悄话 静影沉璧 的博客首页 静影沉璧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4/24/2021 postreply 20:38:01

你好,很高兴你喜欢 :) -逍遥白鹤- 给 逍遥白鹤 发送悄悄话 逍遥白鹤 的博客首页 逍遥白鹤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4/27/2021 postreply 14:46:54

白鹤姐姐好文采!第一次听说庞贝古城还是在英语课本里,至今记忆犹新。 -来也匆匆London- 给 来也匆匆London 发送悄悄话 来也匆匆London 的博客首页 来也匆匆London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4/26/2021 postreply 06:46:00

伦敦妹妹好,看到你们一家在清迈居住条件和生活内容都美好又丰富真为你高兴,送上祝福! -逍遥白鹤- 给 逍遥白鹤 发送悄悄话 逍遥白鹤 的博客首页 逍遥白鹤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4/27/2021 postreply 14:48:32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