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Cuverville岛,谈恋爱的企鹅们 》

来源: 2021-01-02 09:35:04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24621 bytes)

《南极之恋(14):Cuverville岛,谈恋爱的企鹅们 》

 

若敏

 

2019-2020 Ultimate Antarctica & Patagonia - Voyage 2

Latitude: -64.68° Longitude: -62.61°

5:42 PM

Day 12 - 30th December 2019 - Cuverville Island, Antarctica

2019年12月30日清晨,拉来窗帘,外面的景致令人窒息。南极洲的美,美得如此的奇异,巨大的冰川和冰盖一览无余的展现在我眼前,仿佛进入了一个晶莹剔透的梦境。是现实还是在梦里?我喃喃自语。凉台外的白色山峦,似乎触手可及,我与亿年的冰山对视,岁月凝结在冰川中,山峦里,时光缓慢地流淌着,四周格外安静。一缕阳光,穿过厚厚的云层,抚摸着我的脸颊,我眯着眼,望着久违的太阳,心生感叹,这是南极的阳光!

---若敏

这是在南极半岛探险的第二天,希望湾的冷风和湿雪,让我们清醒地意识到,南极的365天里,有300天,都是在风雪交加中度过。晴天,就是上帝的恩赐。12月和1月,是南极最温暖的季节,要心存感恩。

船长的广播,让我们听到令人欣喜的好消息,夜间(虽然24小时都是白昼)的冰冻状况比预期的要好,Quest比预期更快地到达了目的地,库佛维尔岛(Cuverville Island )。登陆要提前了。看着迷人的冰雪世界,陡峭的山脉叠加着冰川,连绵不断。远处不时传来冰崩的巨响,那是冰川坍塌的声音,我也为之一震。

库佛维尔岛(英语:Cuverville Island),又称作库渥维尔岛,是南极洲的岛屿,位于南极半岛,长1.4公里,宽0.97公里,面积1平方公里,该岛在1897年至1899年期间由比利时南极探险队在Adrien de Gerlache的领导下发现的,以法国海军中将Jules de Cuverville(1834–1912)的名字命名。位于Arctowski半岛和Rongé岛北部之间的Errera海峡中,南极Graham Land的西海岸。

广播里让大家做好登陆准备,我们红队原订是下午5:00 登陆,但由于我们下午订了皮划艇项目,故有一张任何时候都可以登陆的通行证,我们就选择与紫色队一起,第一批登陆。

乘坐着第一批冲锋艇出发了,探险队员驾驭着冲锋艇,穿过一座座冰山冰雕,不一会就来到了登陆的海湾。

库弗维尔岛(Cuverville Island)坐落在埃雷拉海峡(Errera Channel)的入口处,黑色半圆顶形状的岛屿,有海拔252米(826英尺)的垂直悬崖。登陆点的海滩上方斜坡上,长着大片厚厚的苔藓。岛上生活着大约6500对金图企鹅,构成了南极洲最大的金图企鹅群落之一。这里也是南极巨海燕、海鸥、南极燕鸥、雪燕和贼鸥的繁殖地。

冲锋艇停靠在长长的鹅卵石海滩上,一大群金图企鹅摇摇摆摆地走过来打招呼,我们都很兴奋地回应着,却看见金图企鹅一个个都跳进了水里,往远处游去。

探险队员解释了一下,这是企鹅父母出门觅食,过一会,会回来给幼企鹅喂食。觅食工作更重要,就顾不上游客被冷落的感觉了,这里就是大名鼎鼎的南极半岛最大的金图企鹅栖息地。

我们漫步在岛上的海岸边。打前站的探险队员已经插上了红旗,红旗之外的地方,是不能逾越的,每个人都必须遵守规定,这是为了保护繁殖期企鹅的安全。

步行仅约半英里,一个个憨态可掬的企鹅,就让我不时地驻足观赏。

企鹅的动作既笨拙又可爱,一个企鹅,从冰川上下来,趴下腹部着地,接着在雪上滑行,滑得飞快。

一个企鹅在雪上跳跃着,一下子摔倒了,马上翻身趴着,滑行。

我特别喜欢看他们腹部着地滑行,样子十分滑稽可笑,神态可掬,人见人爱。

还有一个企鹅在岩石上跳跃着前进,一会儿四下观望,一会儿急行军,太可爱了。

企鹅看起来性情憨厚,在陆地上行走时直立,腹部是白色的羽毛,背部是黑色的羽毛,如同一位高贵的绅士,身着白色衬衫,黑色燕尾礼服,而且大腹便便,显得气度不凡。高傲中还有点盛气凌人。

看着他们的表演,都没有意识到时间的流逝,直到Jack 催促我,我才发现已经过去了40多分钟。

终于走到了岛的尽头,一大群金图企鹅在此聚集。来自南非的探险队成员Anton Wolfaardt博士,正在这里解答客人的问题。

Anton博士,是Quest的鸟类专家,毕业于南非的Cape Town大学,拥有动物学博士学位。几十年来,作为一名鸟类保护科学家,Anton致力于海鸟和岛屿生态系统的建设,从南印度洋的马里恩岛到南大西洋的福克兰群岛,无处不在。他在保护南极和亚南极环境方面的经验十分丰富。平日住在南非的齐齐卡马山的山脚下,从事户外活动,包括冲浪,越野跑,植树和观鸟。他的讲课条理分明,南非英语娓娓动听。高大而优雅的博士,颇有绅士风度。

巴布亚企鹅(学名 :Pygoscelis papua),亦称金图企鹅,在体形上是仅次于帝企鹅和王企鹅的企鹅物种。它们也是企鹅家族中最快速的游泳健将。

金图企鹅在英语中的“Gentoo”是源于葡萄牙文的“异教徒”(Gentio)一字,因为其头部有白色带状类似头巾的花纹;而中文名称巴布亚源自种名 papua

雄性的金图企鹅在换毛前最多可重达8.5公斤,交配前体重下限约5.5公斤。雌性巴布亚企鹅在换毛前则最多重约7.5公斤,但在孵出幼企鹅之后,它们日以继夜的看守着巢穴,体重亦随之降至5公斤或以下。

金图企鹅有一个明显的特征,就是它们的头顶有一条宽阔的白色条纹。幼企鹅背部呈灰色,腹部呈白色。成年的金图企鹅高75至90公分。眼睛上方有一个明显的白斑,嘴细长,嘴角呈红色,眼角处有一个红色的三角形,显得眉清目秀。因其模样憨态有趣,有如绅士一般,十分可爱,因而俗称“绅士企鹅”。

金图企鹅的巢是由一大堆石头绕圈而设的,其大小不可小觑,可高达20公分,直径25公分。它们会守着自己找来的石头,慢慢建巢,因为石头有限,有时也会出现为石头的拥有权而争执的情况。此外,雌性的金图企鹅在选择配偶时也会观察追求者所建的巢如何。就好像看看房子盖得是否漂亮一般,由此决定是否要嫁过去。

它们一次通常会生两颗蛋,各重约500克。双亲会轮流孵蛋,每天更替工作。幼企鹅会在34至36天后孵出。 幼雏约三个月大(80~100天)换上成企鹅的毛,并能进海觅食,并在二年时性成熟,而一般一只金图企鹅可以活上15~20年。

在水中,海豹和鲸鱼均是金图企鹅的天敌。在陆上,成年的金图企鹅并不会受到威胁,但鸟类却会偷食企鹅蛋和幼企鹅。

他解释道:有人说企鹅是鸟类,实际是不确切的。企鹅可能从未飞上过天空,游泳是最擅长的本领。它的上肢长的扁平有力,在水中滑动就像振翅飞翔,游泳最快的企鹅有一小时游出36公里的记录,是水鸟中的游泳冠军。

企鹅的主要食物是磷虾,但也捕食一些乌贼、小鱼之类,因此,企鹅的粪便都是褚红色。金图企鹅在陆地上栖息,粪便却常常留在雪地上,显得很不好看。如果你在远处看到白雪上的一片片红色,毫无疑问,大量的企鹅活动在那里。

他强调说:野生动物是该岛的一大亮点,国际鸟类保护组织将其视为重要的鸟类和生物多样性地区。岛上有正在繁殖的南极燕鸥,棕贼鸥和威尔逊风暴海燕。这个小岛被国际鸟类保护组织(BirdLife International)确认为重要鸟类保护区(IBA),植物区在这里也很珍贵,南极毛草(Deschampsia antarctica)和南极珍珠麦(Colobanthus quitensis)都生存在小岛上。

他让我们用高倍望远镜观看金图企鹅筑建的巢穴,还帮我和Jack拍摄了两张很棒的合影,十分感谢他。

现在,我们要折返,走到海滩的另外一边。一路上,看到企鹅无数,按规定,我们不能主动去追企鹅,但是,你只要站住,企鹅就会走到身边,无畏无惧。非常可爱!

企鹅在雪中日复一日地沿着同一条路线行走,而建造的企鹅高速公路(即小路)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有的企鹅都会走同一条路,从它们的巢穴下山到大海,然后再回到巢穴,拥有很高的效率。

探险队员也告知大家,一定不能堵住高速公路,因为企鹅很执着,不会拐弯,一条道走到黑。

岛上的积雪很松软,每踩出一步,脚都会深深的陷入。据探险队员说,再过1个月,小企鹅们已经出生,人们要倒退着离开,然后把自己的踩下的雪坑逐一填平,因为50公分深的雪坑,将会是蹒跚学步小企鹅们致命的陷阱。由此,我明白了为什么要拉红线,如果我们在雪上留下深坑,又不下雪,小企鹅会有生命危险。

不时地看到谈恋爱的企鹅,有的在冰上接吻。

有的在岸边携手漫步。

还有的唧唧喳喳地聊天。结下一门好姻缘,也挺不容易。

我们看到一个孵蛋的企鹅,好兴奋,一个新的生命,即将孕育出来。生生不息。

还看到两头海豹,躺在海边睡觉,这种海豹不是豹纹海豹,企鹅是安全的。

时间过得飞快,返回大船的时间快到了。岸边有几只企鹅跳入和跳出水面。

有一些企鹅已经满载而归,准备回家喂食幼企鹅。

我注意到,那些从海里回来的企鹅,特别干净和漂亮,海水浴,让他们变得更加华贵和优雅。无愧于绅士企鹅的称号。

在返回途中,探险队员在几个巨大的冰山前减速。

让我们在这些鬼斧神工的冰雕里,细细品味,缓慢穿行着。

微风和高能见度,是上天的恩赐,带着幸福和感恩,回到了大船。

关于皮划艇体验,我在下一篇文章里详细讲述。最后,用探险队员的日记,作为文章的结尾。

Written by Juliana Restrepo Villegas, Images by Kieran Buckley

On our second day of adventures in the Great White Continent, we awoke to the pleasant news that ice conditions during the night had been better than anticipated and we had managed to reach our destination sooner than expected. We opened our eyes to a mesmerizing white landscape, dominated by steep dramatic mountains. Pieces of brash ice, growlers and icebergs were visible for as far as the eye could see.

The thunderous crash of ice calving in the distance and a pod of humpback whales that joined us in the morning created a sense of anticipation and excitement for our first Antarctic landing.

The place of our adventure was Cuverville Island, located at 62.23 degrees South, at the entrance of the Errera Channel. The island is home to a colony of approximately 6,000 breeding pairs of Gentoo Penguins. We landed our zodiacs on the pebbled beach and walked along the coast to admire the penguins, busy with their daily tasks of preparing nests, incubating eggs, and carrying on with the breeding season. Most of the nests still had eggs, however, we were lucky enough to encounter two recently hatched chicks. We were impressed by the penguin highways (i.e. paths) that penguins build by following the same route day in and day out in the snow, making the steep commute from their nests down the hill to the sea and back more efficient.

Wildlife is without a doubt a highlight of the island, recognized by Bird Life International as an Important Bird and Biodiversity Area. We were lucky to spot Antarctic Terns, Brown Skuas and Wilson Storm Petrels, which are known to breed on the island. There were also two elephant seals lazing on the point throughout the day.

This place is also known for something more than its wildlife and our guests enjoyed the majestic bergy bits and icebergs that adorn the entrance to the north beach on our way to and from the landing site. Sculpted from glaciers and with different shapes and textures, these beautiful forms of nature provided a sublime background for our kayaking and zodiac activities.

The weather was also on our side today. With the mild winds and great visibility that accompanied us throughout the day, we sailed away surrounded by ice sculptures and contempt with feelings of happiness and gratefulness for another amazing day.

(摄影Jack和若敏,感谢神仙提供照片)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所有跟帖: 

好棒的游记啊! -京伦妈- 给 京伦妈 发送悄悄话 京伦妈 的博客首页 京伦妈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1/03/2021 postreply 18:03:00

谢谢京伦妈! -若敏- 给 若敏 发送悄悄话 若敏 的博客首页 若敏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1/03/2021 postreply 18:17:01

谢谢京伦妈! -若敏- 给 若敏 发送悄悄话 若敏 的博客首页 若敏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1/03/2021 postreply 18:17:02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