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的南美

来源: 2018-04-11 22:11:55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52652 bytes)
 

作为前往南极探秘的第一站,阿根廷是最自然的落脚点。 而且,即便不去南极,阿根廷本身也是心向往之的一个国家:奔放热情,探戈的发源地,有着殖民-反殖民、独立-内战、军政府-民选民主的丰富的文化和历史。

阿根廷是南美第二大国,19世纪(1816年)独立于西班牙,后续以长期的内战。最后,军政府被民选政府所替代。20世纪30年代后政府行宽松新政,吸引了许多欧洲人来南美寻求新的机遇。一时间大批意、法、西、德等国的年轻移民把整个国家,尤其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改造得生机盎然。最终的结果是,尽管阿根廷是一个南美国家,它的首都却是全球大都市中白人比例最高的,占88.9%,远高于纽约,芝加哥,伦敦,巴黎,甚至柏林。走在街上,感觉就像在欧洲。对了,布宜诺斯艾利斯又被称为"南美的巴黎",以誉其时尚和典雅。

五月花广场是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中心,以纪念五月独立战争

利马大街(又称79大街),据说是世界上最宽的大街,140米宽,来回各9条车道。也有说它只是第二宽大街。

艾维塔像,即庇隆夫人,平民的钟爱,

卡比多,五月花广场仅存的殖民时期的经典建筑,从定稿到建成凡156年,乃当年西班牙殖民政要议事之处

五月花广场的一角

著名的圣马丁大教堂门口,现任教皇即崛起于斯。可是,即便在教皇的光环下,无家可归者仍露宿街头。可见自救者方能得救;又或许有些人习惯于无拘无束的浪迹方式,那也不用我等俗人置喙的了

只能用庄严肃穆四个字描述

街景

正遇上每周一次的街头小买卖(有点像我们杭州的岳王路小商品市场,也许有不少从义乌小商品市场批发来的货呢!)辅以个体卖艺和街头探戈。我们去的时候已经曲尽人散,没赶上看探戈。

 

在博卡区有艾未未的行为艺术展。由无数金属自行车支架组成

街景

从墙上贴着的一系列照片看此人似乎少年成名,有过一段不俗的职业历史,却不知如何成了街头卖艺大军的一员。不过十个西班牙语词汇我倒有9点9个不认得,大庭广众之下用手机逐字用谷歌翻译来解秘他的生平却又不好意思。

这位歌手长得非常地不高,既使站在一大台阶上也不如我站在平地,可是当我走过他身边时此人突然发声高歌,声音岂止宏亮,简直振聋发聩,直让人不解如此小小一个共鸣箱怎么发得出这种直冲云霄的声音。赶紧扔了钱匆匆离开,以保全我那一对几十年不离不弃的鼓膜。

五月花广场上著名的红房子,多年来作为总统府。1951年庇隆夫人竞选副总统时便是在这红房子的阳台上对挤满了上百万工人,小业主和贫民的选民做的竞选演讲。当时这位15岁即从乡下小村子只身闯入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寻求更好的生活,因为才华横溢和美貌出众,常与当时的庇隆上校出入交际场,却不忘接济认识与不认识的贫民百姓。当她丈夫成为总统后,伊娃庇隆便成了不少提升民众福利,给生长于官宦人家之外的普通人以平权的开明措施的幕后推手,由此不容于当时的上流社会,只是震于总统之威而不得不接受她。夫人的此次竞选演讲即成就了90年代美国一代歌后麦当娜主演的《艾维达》并在这个音乐片中主唱《请不要为我哭泣,阿根廷》。最后,庇隆夫人没有死在保守派政敌的口诛笔伐中,却不幸在翌年不敌癌症而寂

红房子的背面

独立纪念碑,国人翻译成"方尖碑"。乃布宜诺斯艾利斯最著名的地标。建于1936年,以纪念布宜诺斯艾利斯建市400周年

布宜诺斯艾利斯歌剧院

左边为新古典派建筑,右边则是纯现代建筑,中间由一丛绿树和一樽仿古街灯相隔,又或许应该解释为相联,看各人如何理解罢了

著名的"名人墓地",为历代权势人物的最后安身之处,包括伊娃庇隆的墓室

又一个街头卖艺者,估计没有前面那位个小声宏的歌手的才具,其歌喉很难让我这不入门之士恭维

这个貌不惊人的外表脏兮兮的体育馆是博卡青年队的主场地,来头极大,为世界各地足球爱好者的朝圣地:巴勒莫和马拉多纳即在此踢出了身价

西班牙人纪念碑

来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一件必做的事:晚歺(牛排或鸡肉,加甜点和不停流淌的不限量的阿根廷红酒)后看探戈

几天后由布宜诺斯艾利斯经由波利维亚的桑塔克露兹,转拉帕斯,最后到达心仪已久的乌尤尼,那里有被称之为"天空之镜"的奇景

波利维亚重镇桑塔克鲁兹的候机室,华为占了主墙面的电子显示屏

为祖国骄傲:桑塔克鲁兹机场的安检仪是中国制造

出发前跟航空公司打了N个交道,让他们出登机牌,弄得人家厌烦已极,真的是鸡同鸭讲,不欢而散。真正拿到登机牌后方知如此。想笑:怎么像街边超市的收据,皱巴巴的一张小纸,还不如我自己打印出来的正规得多。难怪人家不出e-登机牌!

在波利维亚最西部的拉帕斯的机场。华为的广告无处不在

乌尤尼在波利维亚的西南端,人口约一万,每年接受来自世界各地约六万游客。这些游客其实不是来乌尤尼城,而是慕名去25公里外的被称为"天空之镜"的盐沼。

这块盐沼是世界上最大最平的盐板,由安第斯山脉隆起形成,海拔3680米,面积超过一万平方公里,极其平堑,在整个一万平方公里的地面高度落差少于一米,人说上帝造世界时用一柄巨大的抹泥板在此处抹了一下,因此难以想象地平。

盐层厚度在数米后渐渐掺入些许粘土层,越往向下盐的比例越低,至大约120米处全成了粘土

这次住在一个很独特的旅馆 hotel de Sal Luna

Salada (用谷歌西译中翻译不出来)。它位于城外二十几公里,孤零零地矗立在盐沼外一、二公里处,外规平凡之至,内置很有四星风味。整个旅馆的地基、墙、所有的桌椅櫈床一应傢俱都是用大块盐砖砌成。更奇的是,尽管空气并不干燥,却不见任何盐粒或墙壁地下的盐返潮

真不敢相信这是盐块作床架。当然上铺很软的垫子

室内装饰很柔和,且闻不到任何盐的气味,但用手指抹一下尝尝还的确是咸咸的

走廊上是盐粒整平了铺上地板

地上是盐,右边是稍微老一点的客房,左边是贯穿旅馆的一个个开放型坐起室,面对落地大窗,远望无边无际的盐沼

9人团队,乘这辆改装的小巴。停在约三寸深的水上。下面的盐面平整得像压路机整出来似的。兰天白云,周遭悄无声息;时空凝滞,思天地之悠悠…

天水交融

无数的小盐堆预示着雨季即将退出搏奕,漫长和干冷的旱季取而代之。事实上,我们来的已是雨季的收尾阶段。残酷的严冬和干旱即将来临,这块贫瘠的高海拔大地会失去往日的活力。盐沼上,预计10-14天后最后一滴水将会消失,代之以一望无尽,平整得像一块上万平方公里的巨型水泥板。天上的千变万化再也无法复制到大地上。

 

这时候却是欧洲人来此地观光之时,一说是欧洲大部分国家地区在夏天有长长的休假期,此时正是波利维亚的严冬

而亚洲人,尤其是大批日本人(也有一些大陆、香港和台湾人)则选择雨季来访,也许亚州人对影像折射、无穷变幻情有独钟?

远处正中小黑点是另一辆SUV. 不成文的规定是,除非是同一个团队的车队,各自尽可能相距远一些,以免相互搅扰

佇足,遐思,久而久之,心胸变得无比宽广,真正感觉到无虑,无我,无嗔,无忧

 

(近二十年来养成了一个坏习惯:每逢听到连续的哔哔声,就会不由自主地去摸右侧皮带上的beeper,会一瞬间想到哪个病人出问题了。可在这里,除了偶尔有轻微的风声掠过,周遭寂静无比,仿佛世界在身边静止,时光不再流逝)

这是我们的驾驶员给拍的,说不了半句英语,摄影水平却不知高我多少倍。

 

对了,据说这是波利维亚最好的红酒 Campos, 口感确实极佳( 我不是为这款酒做广告哦。回家后倒是要去找来喝一点)

日落

凌晨三点半起来,去看银河和日出

 

据说乌尤尼盐沼上看银河是世界上最好的几个地方之一。开入盐沼十几公里后没有任何光源污染,除了刚开到的但是相距很远的别的一些SUV. 那些车一到就关了引擎灭了灯,只依稀留下难以辨清的影子

这是我们第一次如此清晰地看到银河,极神奇,极深广,极震撼,在它跟前,辞汇已变得很贫乏。

 

手机肯定照不出什么

带了单反,却把广角镜头丢家里了,又把小三角架丢在了旅馆。

无奈,只能用 Sony RX-100 V自动相机仰望夜空。摸索了半天,才得以把速度放得很慢,拍出来的也不行。后来把身子背弓翻倒在车箱盖上,用额头做三角架,心中默默念中1、2、3,计到10,喀嚓!

旭日挣扎着,在乌云的重压下喘息。

经过将近半小时,它只能用尖锐的剑尖刺破几个小洞,让淫红色的晨光偶尔外泄,可最终在搏奕中败下阵来。因此,这一天,我们无法看到日出的辉煌,却看到了远处的那些四轮驱动静静地站着,将自己笨拙的身影投射到镜子一般的水面

凌晨,远方,车影恍忽…

 

哪里是天,哪里是地?抑或在心灵清明之际,原也不必分清天地

看似孤独,却有着一份自信

"波利维亚"

Optic illusion (光学错觉)。 虽不怎么高明,却是自创,所以显摆显摆

吃!

武功精湛

骑术高明

三日已过,得起程了

 

尽管受着高原反应的折磨,走路像个老人一般慢吞吞地以减少氧耗量,我断然还要再来此地。

 

"天空之镜",现在已经是夏天的尾声。早几个月内落下的雨水已在悄悄地消失中。可是,尽管12月至2月必定有更神奇的景色,我己经把它三月的美牢牢记在心里了

 

在这里,还想补充介绍一下这个南美小国:一千一百万人口,默默地进行着印加文明的传承。当地人口的70%为各色人种与当地土著人的杂交。另有白人,土著人等。人均GDP $7800 (世界所有国家中排第123 位)。它的锂蕴藏量占世界70%,但是政府为了保护盐沼而不准开釆锂矿。

官方语言为西班牙语,普通民众即使在旅游地点也很少说英语。

 

法定的首都在苏克雷,政府办公却在拉帕斯,而经济重镇在桑坦克鲁兹。 拉帕斯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首都:4100 米。

 

 

我们所接触到的普通百姓收入极低。可是生性随和,友善,做事不急不徐地。

 

离开乌尤尼的飞机是我这辈子坐过的最小的飞机了:只有两排纵的座位,进舱时头必须低到胸口方能进去。平心而论,驾驶员飞得相当平稳,使得我们战战惶惶的心情有所减少

 

 

 

 

 

下一站:与美加边境的尼亚加拉瀑布,南非的维多利亚瀑布齐名的伊瓜苏瀑布。

出发前做了一些功课。有的人甚至把伊瓜苏置于另两个瀑布之上

 

伊瓜苏瀑布为阿根廷和巴西所共享,最大落差82米,平均流量为1762 立方米/秒。

 

南非的维多利亚瀑布尚在计划中。而伊瓜苏与尼亚加拉瀑布各擅胜场,前者有更多的层次,后者有更大的每秒流量

 

此处简单说一下攻略:我们此次只待在阿根廷侧,(同行者有租车过到巴西侧,上直升机鸟瞰大瀑布和整个伊瓜苏国家公园)。在公园内只有一家旅馆。是伊瓜苏喜来登酒店人最近刚改名为Milia(米立亚)。尽管贵一些,但非常值,因为主要游玩处都只有几分钟路程。在小镇上有不少同星级,或稍低星级的旅店,在价格只有近家的一半或更低但是不那么方便。

 

游玩分三部分:1)小火车坐15分钟,下车后徒步2公里后到达 Devil's Throat (魔鬼的咽喉)。这是在瀑布之上

2)下环线,栈道长1400 米,风光无限; 另一条是

上环线,全长1750 米,却是乏善可陈

这只冲锋艇刚载着游客从瀑布下出来

伊瓜苏有几百种蝴蝶,色彩斑斓。可惜手机无法拍下正在振翼欲飞的蝴蝶

3)坐快艇冲入瀑布。这个滋味跟尼亚加拉瀑布的平稳的大船驶入直泻的飞瀑又有所不同。一样地被雷霆万钧的瀑布打得睁不开眼,一样地瞬间全身淋得湿透,但这次是快艇在上百米外加速冲入瀑布,使人产生莫可名状的快感。然后,在多数人的要求下,又冲了一次瀑布?

这是从手机视频上截取的画面,看不大清楚,聊以为誌罢了

当然,除了上述三个节目(大概一天半够了),还有一些别的活动,视各人兴趣而异

在南美11天后,从布宜诺斯艾利斯飞往地球最南端的城市:乌斯怀亚。

当然,既然小城是地球最南,由此也有了"地球最南邮局";大家会从那儿给家人寄"来自地球最南端的名信片/问候。

有"地球最南点",有人会在那块牌子下拍照留念。

 

下午四点,我们将登上从《美国地理杂志》退役的"乌斯怀亚号"探险船,共92位乘客,有各种年龄、肤色,说各种语言。我们将在这艘小船上度过毕生难忘的10天。

 

我们选择了通过被称为"世上最凶险的魔鬼海峡":Drakes Passage (德雷克海峡)。 那儿是太平洋和大西洋碰撞的交点,常年风浪6-10级

 

往后的10天内将没有电邮,没有短信和电话,没有医院、病人、诊所和保险公司的烦恼,也没有微信,只有风、浪、冰、雪、企鹅,和在这世界上最后一片净土中的体验?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所有跟帖: 

赞一个!天空之镜真美,一直都想要去的地方。谢谢二师兄分享。 -小笨猪- 给 小笨猪 发送悄悄话 小笨猪 的博客首页 小笨猪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4/12/2018 postreply 06:51:47

谢谢! 也很享受你写的洛基山游记 -北美二师兄- 给 北美二师兄 发送悄悄话 北美二师兄 的博客首页 北美二师兄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4/12/2018 postreply 19:57:08

三月中的天空之镜还不算晚,很漂亮。 -tang07059- 给 tang07059 发送悄悄话 tang07059 的博客首页 tang07059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4/12/2018 postreply 17:06:29

三月底四月初则彻底断水了,再也没有天镜之美, 只能等来年了 -北美二师兄- 给 北美二师兄 发送悄悄话 北美二师兄 的博客首页 北美二师兄 的个人群组 (96 bytes) () 04/12/2018 postreply 19:52:53

图片美,文字美,内容有厚度,旅游散记的佳作。 -Laoxisi- 给 Laoxisi 发送悄悄话 Laoxisi 的博客首页 Laoxisi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4/12/2018 postreply 17:52:48

谢谢! -北美二师兄- 给 北美二师兄 发送悄悄话 北美二师兄 的博客首页 北美二师兄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4/12/2018 postreply 19:53:39

哈哈 你们玩了倒着走的视频 -7ravel- 给 7ravel 发送悄悄话 7ravel 的博客首页 7ravel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4/13/2018 postreply 05:15:26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