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非洲 6 绿云红云 火烈鸟

来源: 2017-10-13 09:29:56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34756 bytes)
 
 
           这绿云红云是送给我的一位网友,为了那一次,我用文字挤勒你喜欢的白云。希望红云绿云你也喜欢。
                                                       

十一  绿云

 

     三天的马赛马拉的Safari结束了。离开的时候,留下一片苍茫灵动,满心期待仍然是一片苍茫灵动,非洲,神奇的非洲。

 

      今天, 我们去东非裂谷里的北边盐水湖Lake Nakuru 国家公园 。 据说这个湖原来是看火烈鸟和犀牛的好去处, 可是近几年气候变化, 湖水变淡,变深了, 再加上附近工厂重金属的污染。火烈鸟北迁到更北一点的Bogelia博格利亚湖了。好吧, 那就看犀牛吧。我的心魂已经被非洲的草原迷醉,看什么动物似乎不那么重要,任何生灵都能给非洲原野原始的浪漫生机。

 

      我们一大早就出发, 一路颠簸下午四五点多才进国家公园。在公园里的时间就只有2个小时不到,但这是落日前两个钟头黄金时光,我们一车都是摄影爱好者,一寸光阴一寸金,大家争分秒地咔嚓咔嚓,为金色黄昏的纳库鲁作画配乐。

 

      如果说马赛马拉的荒野大气磅礴,广袤深邃;那么纳库鲁Nakuru荒野则是旖旎绮丽,俊逸隽永。马赛马拉上的伞树是半碗型的,树叶浓密, 身影瑰丽实在, 在浩浩的大草原中孤独伫立,远看像朵深绿色的花,静寞恬静而不由自主地抢眼着, 近看,一根根树杆干净利落,不生叉枝,挺拔玉立,叶子其实是一丛一丛精致的树针团成的,圆润密实 。阿拉斯加诗人罗伯特-塞菲斯形容尤康大地的广袤时用了这样的诗句 ‘浩瀚得无可瞩目…’ 马赛马拉的荒原接天,但绝不是无可瞩目的,而是孤树夺目。同车的摄影爱好者对这些孤树感恩不绝,因为它们是旷野大片中夺人心魂的聚焦。而纳库鲁的含羞树则是比较秀气的飞碟型,枝叶稀疏,如雾如幻,在水边,在山脚,在草原上成群成排,像绿云轻飞,飘飘渺渺, 近看,一阙阙树枝弯曲如画,疏密如诗, 叶子是点点星星像我家乡的凤凰树叶一样。只是,它们不想开了花的凤凰树那样热烈耀眼, 而是羞羞答答,纷纷成云。如果说马赛马拉的孤树把无垠的大草原带进了我的心灵, 那么纳库鲁的绿云则把我的整个心思带到云端,神游飘飘,如似水流年,如飞云来日,永远永远。

 

        纳库鲁湖一片晶莹透亮,几则汀州,百鸟翩翩,翠绿亮丽的水泽草地,红土,还有高黄草地交错伸延,一边接湖, 湖水连天;一边靠山,山遥如云;阳光柔美温馨地给大湖草原上的生灵万物都涂上薄薄的金光。白灰色的犀牛用它们粗壮的短腿顶着沉重大块的身躯远远地向我们走来, 那滑稽的额头上前后排着十分可笑的大小钝角,还不时地上演打架顶牛的好戏,真是唯美娟秀的绿草原上绝对幽默的一笔。 我的金色的娇羚璐璐们依然优雅自如地吃草跳舞,我的紫灰色骄象娜娜们依然豪迈可敬地踏着重步,时而扇扇着大耳。 哦,娜娜的千里耳是不是已经听到我的呀呀惊叹?还有丑丑懵懵的蓝褐色的角马, 性感的黑白斑马,黑色的非洲大水牛都在它们的天堂里跳着属于它们的舞,伴舞的是娇小雪白鸟儿,在娜娜的背上,在犀牛的额上,在水牛的角上,飞舞玩耍,吃虫传话...远远的总有含羞树绿云幻影梦飞…嗨,这生灵万物各循天道,又汇成天道, 怎能不叫人崇敬热爱呢?

 

      眼看太阳就要下山, 可司机说公园六点关门,不无遗憾。这才注意到其实我们的车已经开进树荫,这既是我们刚才远远看绿云飘浮的神仙地带。金色的阳光透过层层绿云,仿佛也被星星点点的含羞叶感染得羞羞答答的,把这片林荫变成创世纪的处女地,如梦如幻。 梦中亚当和夏娃在这里浪漫,他们指着一群在金光下灼灼耀眼,生生灵动,馨馨相爱的小精灵说: 这是绿猴 ( Vervet Monkey)。 真的? 绿云下,连猴子也变绿? 嗯,这些猴子也叫长尾猴。它们黑长尾,黑尖爪,白绿毛,小黑脸,微绿额,娇小玲珑,顽皮快乐,是绿云下的小精灵, 它们吃花果叶草,飞蛾蚊虫,幼鸟蛋卵,又被天敌是花豹和老鹰猎食。它们喜欢群居一地,不爱探险搬家。它们特爱干净,一天要互相桑拿美容几个小时,然后就是玩乐作秀。你看它们一会儿云飞树枝,一会儿倒挂树梢,一会儿单脚独立树干, 一会儿相互绕痒捉虱,还那么利索的往嘴里塞,吞药呀?哦, 这绿云下的花果山呀,美猴王去哪?一个跟斗翻到扶桑太阳老家了? 看,那夕阳急匆匆地要回家看个究竟......

 

     我们终究没有等到落日, 因为落日是6:20pm, 而大门6:00pm 关门。住在公园里有多好呀。下一次吧,这就是纳库鲁绿云的诡秘和机灵:让我匆匆地奔着梦去,又怏怏地带着梦走。

 

十二 红云

 

       小火烈鸟是博格利亚大湖公园的主角,我们来到的时候是午时,赤道上的太阳已经高悬正空。远远看去,大湖一片明晃,浮着一片粉红色的云。忍不住激动, 拔腿就跑, 才发现湿地一层薄盐,踩下去才知道盐玻璃破碎后,泥泞有多么黏糊滑。在这里,只有像小火烈鸟一样具有轻功翔羽才能撒腿就跑,展翅就飞。 

 

       虽是盐湖,却似乎没有咸腥味。或许是离太阳近的原因?如果赤道经度为0, 那么这里的经度是0.11。太阳不露声色地把空气中一切不净之物燃烧化无,空气在这里透明清脆。 你以为赤道边就热呀? 不!我穿着秋衣外套带着头巾呢。九月的赤道阳光温柔亲切,清风撩人,蓝穹深邃,白云舒卷。然而冥冥中你可以感觉强烈的紫外线透过一切直入你的灵魂。让你恍惚,让你迷醉,让你永世难忘。

 

       用望眼镜看, 在离太阳最近的湖边,刚刚失去纳库鲁家园的,成千上万的粉红色的小火烈鸟在水上或恬息或跳舞,这就是湖光上的那片灵动红云呀。赤道的太阳仿佛把小火烈鸟也炫晕了,它们跳的是相对柔和慢拍的舞。  他们的舞步甚至有点慵懒悠闲,可是长腿延颈红羽红眼黑长尖嘴的火烈鸟怎么舞都是挺拔娟秀,而又柔婉妩媚的呀!

 

        你看它们,在湖上踩水照镜子,那S型的脖子红色柔线,在蓝光凌凌的水中优雅伸缩,尖尖翘翘,秀秀气气的羽尾也相应律动。哦,不,它们不是在照镜子,它们是在吃水中那含满红萝卜素的螺旋藻-给它们与红色美羽的灵丹精华。

        起飞时,它们身子前倾,昂头挺颈,展开美轮美奂的红黑大翅膀,仿佛要把天底下的风全拍揽到自己的双翼下。傲然的红是太阳,是天火;醒目的黑是乌云,是闪电。细细红红的劲腿或勾或直,在晶莹的水上全力点弹,干净利索得几乎不溅水花,不留痕迹, 连自己倒影在水中的仙姿神态都不抖一下就离地了。

       离地的时候,它们美丽的长脖子和细红腿挺拔成笔直的上翘斜线,双翅如旗,上下拍扇,淡黄或粉红的眼眸子里只有蓝天白云,傲世蔑俗。

       到了天上,它们变成自由的精灵,盘旋翱翔,翩翩飞舞,或急或悠,如薄薄红云轻拂远山,如点点红星掀绕蓝天。淡影如幻,亦真亦假;飞踪可循,如韵如歌。

       恍惚间,我仿佛听到了柴可夫斯基的天鹅湖。 啊,这分明是为这湖边的小火烈鸟写的嘛!你看那细细挺拔的细腿….我去莱茵河游的时候,路径德国的一个小镇, 那里白色的天鹅成群,绿水晶亮,翠柳轻飘。白天鹅在湖上频频起舞,虽然非常的优雅,但不是这样的。天鹅没有高长腿...芭蕾舞台经典,四个小天鹅和两侧的天鹅姐妹,不就是眼前的那排小火烈鸟吗?虽然白天鹅为了救王子扑入湖中,演成两百年经久不衰的人间芭蕾舞悲剧。但是小火烈鸟为古兰楼取火种,不惜飞赴太阳取天火,它们黑色的飞翼就是被烧焦的,却在天上人间唱了几千年的涅槃悲歌,哀婉而壮丽...嗨,扯远了!不管是白天鹅,还是火烈鸟,不管是白云红云绿云都是我的歌,我的歌哟!

       因为特别喜欢性感热烈,充满爆发力的南美的火烈鸟舞(Flamingo Dance),所以这次来东非裂谷湖群,也梦想着能看到火烈鸟集体求爱的红云艳舞。但是没有呀,难道九月的小火烈鸟都谈过恋爱,度完蜜月,进入一夫一妻为时一年的家庭婚姻生活中?不是说小火烈鸟寿命四十岁左右,六岁就可以早恋,刚过生命一半,二十岁的雄火烈鸟最有魅力就好像四十岁的男人一样,而且一年四季都可能谈恋爱。谈恋爱的时候,是群雄争舞,吸引自己喜欢的雌火烈鸟。雄火烈鸟的舞技和羽毛的颜色深浅决定它们的魅力,而且它们往往是找和自己舞技般配的的伴侣…走进婚姻的殿堂后,它们就开始垒窝,为了好好保护宠爱宝贵的一胎一个蛋卵,父母24小时轮流换班,一个月后小火烈鸟才丑丑脱壳, 人家是先坐月子才生孩子的。孩子三岁前是黑灰色,比白天鹅还要’丑小鸭’。不过那是好早以前丹麦安徒生的故事,这里是非洲,别把时空混淆。人家小火烈鸟不会落单迷路到鸭子群里, 而是丑丑相聚,你看那湖里的小小黑灰的孩童火烈鸟,楚楚可怜,别再说人家丑了,三年后,红粉天鹳,魅你没商量的。此时,看不到红云艳舞的我,也一样满心喜欢,以古诗聊以自乐:谁谓尔能舞,不如闲立时。

      火烈鸟是鹳,不是鹤。站姿舞姿,同样典雅,它们没有北美沙丘鹤的堂皇风雅贵气, 却更具俊逸精灵仙气。起飞降落,同样千姿百态,它们没有沙丘鹤的庄严规范傲气,却更具灵巧创意娇气。它们的色彩迷人,万鸟难比呀!

      和仙鸟在一起,也沾了点仙气, 单腿佯飞做瑜伽,才知道咱这腿有多笨重,人家小火烈鸟举的是那红红骨感的小细腿…..然而我的心和那片红云一样轻盈, 洗尽铅华,神飞赤道高天,俯瞰人世,玉湖冰心,红云袅袅.....

 

                     未完待续    Amboseli 乙力马扎罗紫云前的走秀 , 非洲的血肉之躯

 

如云如雾含羞树  舒枝细叶弄青天  美轮美奂翠翠野  客来忘返还流连

 

 

远山淡影, 近水浮鸭;憨犀懵懵,娇羚丫丫

斗就斗呗, 斜眼偷瞥什么呀?那娇娇紫花儿干你什么事儿?

 

太阳如此慷慨,借与光灿桂冠; 蓝天何等大气,嵌你晶莹蓝眼。 平抹两腮白云,静披一身乌云, 轻顶一小片墨空,敢让天火红焰颚下烧。你是人间最美鸟

 

你是名副其实的非洲鸟

 

 

 

 

 

 

天上的旋律湖上的云  杨晓峰摄影

 

幼鸟关关,在河之洲。

 

 

杨晓峰 摄影

杨晓峰摄影

 

 

所有摄影,如没有特意标明,都是长河堰的作品

待续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所有跟帖: 

谢谢分享 -小黑猫- 给 小黑猫 发送悄悄话 小黑猫 的博客首页 小黑猫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0/13/2017 postreply 15:50:04

谢谢 -吟儿- 给 吟儿 发送悄悄话 吟儿 的博客首页 吟儿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0/18/2017 postreply 12:00:34

运气好,看到那么多犀牛 -3wa- 给 3wa 发送悄悄话 3wa 的博客首页 3wa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0/13/2017 postreply 17:45:16

犀牛挺远的,只有三只走到比较近。犀牛长得很滑稽 -吟儿- 给 吟儿 发送悄悄话 吟儿 的博客首页 吟儿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0/18/2017 postreply 11:59:55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