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非洲 4 夜和大象娜娜

来源: 2017-10-09 15:20:41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36820 bytes)
 

 

       我的非洲草原梦里,还有一副画:一棵伞树,一轮夕阳,漫天红霞, 还有一只婷婷玉立,看着落日的璐璐,夕阳的金光勾勒着她苗条的身影,曲卷的羚角萦绕着一曲听不见的草原牧歌,她的柔软光滑的耳瓣在阳光下透明如刚刚开放的花儿,流转着闻不到的草原芬芳……

 

       可是,今天看不到红彤彤的落日。 只有稀薄的几朵浮云微微泛红。灰蓝色的天上倒挂着一弯纤纤银月。让我惊奇的是, 月被遮去的那边还依稀可见,仿佛月是圆的,只是大半是灰灰黯黯的,露出来的那一弯是晶莹透亮的银弓。 一颗圆圆亮亮的星像钻石一样闪烁着。我突然想起那句话,月是外国的圆,星是非洲的亮。 是因为非洲在赤道边离太阳近呢? 还是因为非洲的夜黑?

 

      此时此刻,空气清脆,晚风凉爽。赤道非洲,实在不是我想象的那样,到处是焦黄裂土,时时炎热难当; 就好像刚刚吃过的非洲饭一样,决不难吃。 米饭洁白新鲜,包心菜清甜鲜脆,锅剪面饼耐嚼喷香,炖土豆融融化舌, 还有乱炖猪牛肉。我为自己备带了速食面惭愧,真是小家碧玉得可爱。不过我得说,对我是好吃的饭菜,不一定合适大众口味,因为我是素食者, 我看到那些肉和香肠炖得花花烂烂的,但不知什么味道, LG说是乱炖鲜腥味,还可以.....我们这趟非洲行的饭菜就差不多这些基本菜,不过一定让你吃饱,有力气Safari。

 

 

       我们的驿站在马赛村边上,就一道木桩铁丝篱笆隔开。一片旷野中,一丛灌木郁郁葱葱,我们的‘小木屋’就隐藏在这片葱郁中。 含羞草类,仙人掌类,合欢树类,木槿类还有不知名的非洲植物,综合发出一种怡人的芬芳。 小木屋碎石路边有人工种植的Hibiscus, 开着太阳黄的花儿,很是美丽。 

 

       我们的小木屋非常的简陋,而且瓷砖,窗帘,做工都很像和很多年前的中国宿舍。我们的这个房间是一个套间,里间就一张王者床,一顶久违的挂帐,基本gan jing。外间室厅,沙发茶几被之前的客人搬到凉台了,空空荡荡的。只有不知道从哪里偷溜进来的蚂蚁排着队游行不知是抗议还是欢迎我们入住。 偶尔听到蚊子嗡嗡,但是不成害。

       晚上六点到九点发电。每个’小木屋’ 都有热水器, 但是我们的热水器坏了! 没关系,洗个冷水澡, 开始的时候有点冰凉,洗着洗着就觉得冰凉清爽,痛快极了。这是久违的简陋,这是似曾相识的清爽。这清清凉凉的水哟,流着我淡淡的忧伤。在这遥远的非洲,唱着轻轻的歌,似远久的乡愁又非乡愁。就象凯伦在她《走出非洲》英文版里字里行间的情怀, 是翻译版没有的。虽然,中译版其实也翻译得挺美的。

 

       At times, life on the farm was very lonely, and in the stillness of the evernings when the minutes dripped from the clock, life seemed to be dripping out of you with them….有时,农场的生活十分孤寂,在黄昏的静寞中, 我们的生命随着时钟的嘀嗒,点点流逝…

 

      此时, 在宁静的非洲,我愿意让生命这样顺着清水长发流淌, 流清思绪,流净情绪,流出文字,流入记忆... 虽然第二天我就感冒发烧咳嗽,但是还是值得。无比愧疚的事感染了同车的。抱歉极了。

 

      10点钟停电后, 这里是一片漆黑。 夜,大地旷野一片宁静,我却被满天繁星吵醒, 推门一看,墨空如此璀璨, 星子粒粒亮的清脆如玲。银河如烟如云,却遥远得如此让我的相机尴尬。我没有拍下什么好星空, 因为我的镜头对着满天眉眼秋波,不知该留情那一颗。一夜辗转反侧,偶尔听到鸟儿还是动物磕门弄窗,幻想是凯伦的‘璐璐’转世来拜访,却不敢再一次开门相迎,万一是非洲鬣狗Hyena, 。我的LG睡得香喷喷, 临睡前这样对我说:鬣狗和其他肉食动物都喜欢在晚上偷袭草原素食者, 千万别开门出去哦!

 

       这里没有WFII。但是我觉得挺好的, 我宁可听不甘寂寞的星子在天上闪亮而歌,也不愿听闹市车声。我宁愿看夜空墨色,也不要看灯红酒绿。因为我是来非洲看大自然的。

 

       哦, 不眠的马赛第一夜!

 

       好不容易熬到清晨,又赶着老公起来拍星星,瞎忙一阵,惊奇地发现天上刚一出现一点白光,星星便全部骤然消失。哦, 这非洲的星空呀,怎么也和璐璐一样警觉, 莫非天上也有一个马赛马拉,千千万璐璐的眼睛一直晶亮地巴眨了一夜…低头一看,草地上星星点点开放着像蝴蝶一样的小白花,靓丽惊艳。心头一惊,这不会是昨夜那满天的繁星跌落了一地吧? 啊,夜空闪烁的不是璐璐眼睛,是我的梦。

      赤道上的太阳还没有那么暴烈, 甚至有点腼腆,她现在团云上画金边, 然后慢慢的露脸。把我们邻居的业余摄影师们逗得团团转。昨夜他们静静地在外边呆了好长时间,用镜头和赤道上的星星传情, 今早又和太阳对唱。看他们长时间如此专注凝神的样子,不禁对他们肃然起敬。自然摄影家是动与静的艺术家。他们要到处跑, 要抓住一切动向,但又要一动不动。飞风再他们的不动中变成有形艺术, 气象万千的日出日落,在他们的不动中放射奇光异彩,墨空星子在他们的不动中暗送秋波,娇羚豪象美豹霸狮在他们的不动中述说非洲,人在他们的不动中留下生命.....不由得想起凯伦关于肃静凝神,狩猎艺术的一段描写: 

       The civilized people have lost the aptitude of stillness, and must take lessons in silence from the wild before they accepted by it. The art of moving gently, without suddenness, is the first to be study by the hunter, and more so by the hunter with the camera. Hunters cannot have their own way, they must fall in with the wind, and the colours and the smells of the landscape, and they must make the tempo of the ensemble their own…...when you have caught the rhythm of Africa, you find that it is the same in all her music.

     已经进化文明的人们仿佛失去的长时间肃静安定的本能,所以,接触野生动物而有不惊动它们,你就首先得向它们学习如何保持静默安定。学习悄声缓动的艺术,是搜猎者,特别是相机狩猎者的第一课。狩猎者不能随意而行,他们必须跟随大自然的风向,色彩,和气味,狩猎团队还要步调一致......当你熟悉了非洲的旋律,你会发现非洲到处唱着相似的歌。     

      嗯, 今天是Safari的第二天,我们将去看吃草大军斑马,角马,羚羊徒迁过马拉河。每年的七月,八月,这百万素食大军就从坦桑尼亚的塞伦盖蒂大草原长征3000多公里,弃旱求水,过马拉河到肯尼亚的马赛马拉大草原,九月便又开始过河回去。留下几千万吨的粪便,让明年的马赛马拉大草原回馈它们以更茂盛的青草。可是,司机说今年天气有点反常, 许多角马已经过河了…我们于是在草原上任意驰骋,哪里有动物就往哪里冲,就好像徒迁大军一样哪里有青草水源就往哪里去,不辞千幸万苦。

 

      马赛原野是如此的辽阔广袤, 不管我们的车子在哪里, 总有一个方向是和天相接的地平线。你可以想象这样一副画吗? 一群大大小小的大象从天边缓缓走来,一公一母的鸵鸟带着它们的孩子悠悠地走向天边,之间有狷羚璐璐娴静嚼草;地平线上只有清晰的轮廓剪影,没有细节…这难道不是赤道上的太阳在草原上作的古老而永恒的诗吗?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生生世世…

 

       大象是草原最大最智慧的甫乳动物,鸵鸟是世界上最大跑最快却不能飞的鸟。鸵鸟的爸爸们家庭观念可强了, 它们和妈妈分担孵养小鸵鸟的责任, 白天母驼孵蛋,夜晚公鸵孵蛋,小鸵鸟出生后,公鸵鸟负责把它们带大。而大象则相反,母象五年生育一次, 每次怀孕22个月, 小象由母象家族带大, 妈妈,祖母,姨妈,表姐什么的都有责任。小象甫乳期一般是六年。公象成年后就加入光棍公象群。所以我们看到的大象大大小小一家一定是母象群。大象智力极高,有感情,会为同类死亡悲伤,也会去扫墓,用鼻子或者前蹄抚摸死去的象遗骨。它们但发起脾气来无人能抵。与羚羊璐璐们体态完全相反,大象笨重得连小跑都不会,却有一种稳健,可靠,豪迈和让人尊敬的美。还有一颗善良的心和见义勇为的气量。

 

       2003年, 南非大象11姐妹,看见一群羚羊被人关起来,十位大象姐妹很有策略地围住羚羊拘留所,领头的母象,用鼻子,打开所有的门栓,解放了这群羚羊。后来有人把此写成故事 Nana The Elephan 《大象娜娜》,主角母象娜娜就是用鼻子解锁的英雄。但是小羚羊们的命运没有因此改变,她们很快地又被人类弄回来。因为它们脖子上都有感应器,它们是人类研究的对象,不属于大自然。人可以说, 研究少数的羚羊是为了保护更多的羚羊, 大象只看到自己的不同类伙伴锒铛入狱,遂仗义勇为。人的智慧和工具战胜了所有的动物,人才是草原上看不见的霸主。不是吗?我们正用相机狩猎呢。尽管如此,我从心里为娜娜和她的姐妹们拍手叫好。把大象娜娜列入我的东非Safari美梦。 而幸运的我竟然看到今天这一幕,太阳笔下最美的诗, 东非草原地平线上一大一小,一憨一娇,那永远的倩影。哦,我的梦,我的璐璐们和娜娜们……

 

 

      我们到马拉河的时候天阴沉沉的,河边静悄悄的,只有几只象帆船一样大的鳄鱼一动不动地趴在河边的礁石上;棕灰色蟒蛇盘卷成轮,象一堆巨大的牛粪,毫无生息;倒是一群秃鹫河鹗争食水中的几只死角马,惨烈恶劣;河水浑浊汹涌,危机四伏,杀气腾腾;空气中弥漫着死的恶臭,情形画面极为不堪。河道边的公园护卫提出用枪护送我们过河走走。 一路上下着倾缸大雨, 灰濛濛的河道边依稀看见更多装死的巨大鳄鱼, 几只河马伏在河水里,头也不抬,只露出灰色光亮的圆背…..我想,如果这时候有角马斑马羚羊过河, 这些魔鬼肯定一跃而起,张开血盘大口,大开杀戒…..抬头远远的草原上依稀有角马们的身影,我为它们庆幸; 低头,泥巴小道上有巨大的动物爪印子,是狮子的吗?前面马赛女背的那把来复枪有用吗?我为自己担忧……真是: 河马鳄鱼共浊流    秃鹰白鹗享腐尸   苍天忿忿压黑云  但庆斑角岸上滞

       自然界就是自然界, 一切该发生,必定发生,一切不该发生,也不会发生。千山万水,看不到天国之渡,因为这里不是天国。没有斑角羚过河,也就没有斑角羚的惨死。在我,这也许是最好的结果。明天或许有百万大军过马拉, 或许已经不干我的事儿了。既是自然,这就是天道。每一个马赛来客都应该学会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

 

未完待续  热气球上看非洲

 

我们马赛野营村的日出

我们的小木屋

晨曦翠丛中的小木屋

 

房间里的蚊帐床一路上的几个旅馆差不多都是这样的

我们野营村的星子们  ( 圣路易 吕海生拍 摄影) 

 

东非草原动物徒迁图

车逼豪象象从容

 

铁骑惊扰过路角

淡定娴静娇羚聪, 不畏铁骑惧狮豹

豪象天边迎巨鸵

一娇一豪共天缘, 娜娜智勇救璐璐

 

豪迈大象震山河 (  圣路易 杨晓峰 摄影)

 

娇媚瞪羚舞翠坡

性感斑马杨烟尘

 

角马成队美得瑟

 

 

 

没有特别注明的摄影,多是长河堰的作品

走进非洲系列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所有跟帖: 

人多好热闹 -3wa- 给 3wa 发送悄悄话 3wa 的博客首页 3wa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0/09/2017 postreply 18:44:38

是呀,非洲缘分。 我周围的人都特别好! 虽然我病了大部分的日子,但是感觉特别好。 -吟儿- 给 吟儿 发送悄悄话 吟儿 的博客首页 吟儿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0/11/2017 postreply 19:55:15

很吸引人! -嘉崚子- 给 嘉崚子 发送悄悄话 嘉崚子 的博客首页 嘉崚子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0/10/2017 postreply 23:12:46

是很值得去。难怪我的朋友去了又去,连着三年去非洲不同国家。 -吟儿- 给 吟儿 发送悄悄话 吟儿 的博客首页 吟儿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0/11/2017 postreply 19:56:53

文采飞扬,照片也好。你们这么多人去呐,动物们也要看你们了:-) -安娜晴天- 给 安娜晴天 发送悄悄话 安娜晴天 的博客首页 安娜晴天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0/11/2017 postreply 12:46:13

哈哈哈, 是这样, 我们的铁骑也是一道风景。彼此拍照的很多,很有意思 -吟儿- 给 吟儿 发送悄悄话 吟儿 的博客首页 吟儿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0/11/2017 postreply 19:17:16

赞美文美片!好奇在非洲总能看到这么多动物吗? -rongrong- 给 rongrong 发送悄悄话 rongrong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0/13/2017 postreply 20:25:15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