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之往事【原创小说】 .47

来源: 2021-07-13 21:59:06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4460 bytes)
47.太阳
道之和黎秀艳都喜欢在高处看大地,在不同的时刻看大地。破晓是重新对世界的认识,是一种觉醒。沉睡中,人生寂寞如漆,只有点点星光牵着潜意识中那只手,走在美丽梦幻的大道上,通往超然的彼岸,遥远为伴。在黎明之下,朝霞环抱,色彩绘画出另一个生活,清风抚慰,莺歌燕舞,赏心悦目,真实又感动。
道之看着黎秀艳,无论哪个世界,都是黎秀艳,只有黎秀艳。
 
“其实不想走,其实我想留?我需要这段时间,你知道吗?”黎秀艳发自内心深处的伤感。
“我知道,去了才更能体会时间的意义。” 道之。
“你会思念我吗?”
“每一秒!”道之。
“既然这样,我真的有必要离开吗?”黎秀艳。
“有。”
“生命对我很残酷。”黎秀艳。
“正是因为残酷,才要更努力的让生活美好。”
看着霞光渐渐消失,城市如同换上了一件洁白的裙子,如同天使。
“你真美。”道之抱着黎秀艳,亲吻着她的头发。
……
“你为唐家慧做了这么多,她都不理解。”黎秀艳躺在道之胸口上,听着心的声音。
“如果是你,我也会的。”道之的抚摸着黎秀艳的腿,望着屋顶。
“到英国后我们应该来往吗?”黎秀艳。
“在异乡作为国人应该相互照应,不过由你决定。”
“我当然没有问题,只要她心里没有芥蒂。”黎秀艳。
 
“李勤勤,她只想出国?却去不了?”
“对她来说出国不一定就好,不出国也许更有利她成长。”道之。
“她好可怜?”
“也许有某些还不够。”道之。
“但她这么努力。”黎秀艳。
“好多事是靠积累的,家庭的积累甚至祖上的积累,看她明年能不能去欧洲。”道之。
“哦,想起一些关于她的事。”黎秀艳坐起来。
“当初孟美美搬走的时候,发现她那条昂贵的裙子被弄破了,是李勤勤干的,一天舍友都不在,她偷偷的穿那条漂亮的裙子,但腰腿太粗,那天我刚好去她们宿舍找一个女孩,听见敲门声,可能她一紧张,动作大了点弄破了,虽然她只开了一个缝,但我注意到她身上那条裙子很刺眼,和她极不协调。后来听说孟美美搬走时宿舍里发生的事,我不喜欢孟美美和当时也讨厌唐家慧,更懒得管这些无聊的事。”黎秀艳。
“哦哦,还有听同学说,大一的时候为了获得奖学金,她把舍友晚上复习加餐喝的牛奶偷偷换成过期的,考试时舍友们肚子都不舒服。还有更夸张的,学校食堂规定学生打饭必须用饭卡,有时候有的学生打了饭一时没找到卡或突然发现卡丢了,就央求食堂阿姨用现金支付。李勤勤打饭时故意用现金,一旦阿姨接受后就会被举报,从而可以获得几百元的奖金,不过这个只是传言。”黎秀艳。
道之沉思了片刻,最后说:“裙子的事听唐家慧说过,最多也是虚荣心在作怪,如果其他的事也是真的就是品行的问题了。智慧有限的人方法少,手段也许就会多些。”
“那么赖主任呢,应该教训一下他?”
“赖主任的确不好,也只是贪钱好色的鼠辈而已,虽可恶,教训他也不在这一时,需要一个机会。”道之。
“就这样放过他,是他让你离开学校,还想找人来打你。”黎秀艳很气不过。
“个人恩怨都是小事,我可以不在意。”道之。
这几天黎秀艳一直和道之在一起,她很珍惜在他身边的每一分每一秒。他们无时无刻不能感觉到那股力量,似乎千百年来,都无法抗拒,无可置疑,又无可挑剔,更让他们无怨无悔。
 
周一晚上,黎秀艳和道之准备回家,道之留意到后面又跟了辆车,从倒后镜中看到这次是一个人。
“想不想去兜兜风,你不是喜欢刺激吗?”
道之把车开到环城高速上,先以90公里的速度行驶,那辆车猛追上来,大有要撞的趋势,道之加速,那辆车明显的跟不上,见他跟不上时,道之会故意减速等他,当他快要追上时,道之又把他甩掉,然后又等,这样重复了好几次。
绕了一圈后,道之来到一个出口,下到一条大道,夜里郊区的大道上已经没什么人。道之停在一个路口,车没有熄火,后车好不容易跟上,没有减速直接撞过来。
“小心!”黎秀艳也发现了后面的车行为不轨。
道之看了看前方的红绿灯,从倒后镜看到后面的车就要撞上时,道之立刻提速,黎秀艳的背感觉到被猛的一推,后车也把油门踩到底。
看到前面红灯灯光越来越亮,道之关了大灯,猛加速后立刻踩刹车,道之突然右转,Mini车制动快,底盘稳,车短转弯弧度小,后车看到道之右了转才想减速转弯已经来不及了,车头直接钻进一辆大卡车的后轮里。警察到来后,后车闯红灯,司机没系安全带,当场死亡,司机就是刘建民让道之注意的那个人。
一个生命没了,也许这条生命并没有太大意义,但依旧是生命。黎秀艳看到变形的驾驶室和方向盘上的血,愣住了。虽然这不是她第一接触死亡,但这是她第一次见到这么惨烈的场景,长久缓不过来。
道之把黎秀艳抱在怀里,他却是那么的平静,平静的让人无法接受,生命真如蝼蚁吗?黎秀艳看着道之,平日彬彬有礼的外表下,看不出他内心却是这般疯狂,血腥的疯狂,疯狂的超出了自己的承受范围。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对血肉是这样麻木,对死亡可以这般的泰然,黎秀艳内心在问。黎秀艳并不为一个不珍惜生命的坏人惋惜,只是不明白为何道之在生死面前能够这么平静,他又不是一个急症室医生,见惯了死亡, 靠近她的心口,感觉不到他的一点点心惊,甚至让人怀疑他的心会不会用别的频率跳。
黎秀艳后怕起来,如果道之转弯不及时,倒在血泊中的就是他们,道之怎么可以这样用生命与此人开玩笑。处理后,卡车时速59公里未超速,后车不但严重超速,还酒驾,全责。
黎秀艳久久不能平静,刺激的太过了,血,生命……
快天亮了,道之用时速30开回家。
“如果是我们撞上怎么办?”黎秀艳忍不住埋怨到。
“我是绝对不会把你置于危险之中的。”
“你怎么就这么确定?”黎秀艳看来真是被吓到了。
“他的车是偷的,现在的新车都是电子防盗很难偷,他只能偷老车,老车的提速刹车已经不如新,而且一般都加便宜的劣质油,动力更差,在高速上就知道,而我的车是运动型,我故意在高速跑了一大圈,让他情绪急躁,判断力注意力都下降,下高速这段路空旷,是市郊,重型卡车能够通行,城市在修地铁,重型卡车这个时候最多而且都走这条环线。”道之。
“你一早就看到有卡车要来,所以故意关上车灯,卡车没有任何警惕,Mini车小,制动系统本来就好,你预先计算了速度和转弯的距离,他死盯我的车,加上Mini车尾灯很大特别亮又刺眼,他难免就没有注意到别的,夜晚卡车的速度往往很快,所以就……但毕竟是一个生命,怎么也不至于死。”黎秀艳。
 “我给过他机会,但他把速度提的那么快,可见他的用心,这样的人执迷不悟,报复心强,后患无穷,这是他自己选的,不是我,不是吗?”道之。
那些宽门,正义的道路平坦宽阔,进去的人多,所以拥挤,他不愿意拥挤而走窄门,狭路道短,因而引至死亡,在正义道路上有生命,其路之中并无死亡。刘建民可以弃暗投明走宽门,他却顽钝固执。他以为他是狼来到黑暗至深处,殊不知在黑暗至深处没有绵羊,只有狼和能吃狼的羊。
各大媒体大肆报道了这起车祸,随后负责调查案件的周美晨警官通过媒体披露死的司机是偷车惯犯,赌博,强奸,偷盗,敲诈,斗殴……有很多案底,并且在逃,看到这些报道后,黎秀艳长舒了一口气。黎秀艳把这篇报道递给道之看,在想难道这些道之也知道,越发觉得道之难以捉摸。看完后道之把这位女警官图像放大仔细看了一会儿。
“这位周美晨警官你认识?”
“不,不认识,只是觉得她事情处理的很干练,讲话得体。”道之。 
“嗯,她的样子也不错,很上镜,这样也会让大家更容易接受。”黎秀艳也赞同。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祸福旦夕,不是每个人都能预料的,生死一瞬间,让人唏嘘。
 
这段时间黎秀艳的心情一直不太好,道之便开车带黎秀艳到祖国的大地走了一圈,一是在去国外读书前让黎秀艳好好的感受一下大好河山,另外是想通过美景让黎秀艳恢复到正常的心情,一路上的美景人文的确让黎秀艳的心情越来越好。最后一站他们来到道之高中时曾来过的杏花林,此时这里已经没有杏花了,道之带黎秀艳登上的山顶。九月的天,太阳如此温暖,道之有感而发念了几句:
“大地回九月    九月攀高山      
 高山抱流水    流水护花开    
 花开盼蝶来    蝶来伴清风
 清风历我心    我心怀大地 ”
 
黎秀艳一边重复一边把诗记录在手机里,然后问:“叫什么名字好?”
“你觉得呢?”
黎秀艳想了一下说:“我们各自想一个名字,写着手机上,看哪个好。”
黎秀艳抬头看着天,阳光洒在脸上,道之看着黎秀艳的脸散发着金色的光芒。在手机在上面敲打了几下,之后把手机递给黎秀艳,黎秀艳也把手机递给道之。看到上面的字后,两人相视而笑,心暖如春,然后紧紧的抱在一起,黎秀艳忍不住留下眼泪,道之轻轻的擦去她脸上的金色泪珠。在阳光下,在高山之上,他们拥吻,做爱,用这种自然的方式告别。
至诚至爱,心有灵犀,海角天涯,爱伴朝夕。
 
黎秀艳离开了,来到英国学习金融。
分若兰芝,坚逾胶漆。
 
开始黎秀艳每天都给道之发信息,把所见所闻全部告诉道之。几个月后,道之觉得该适应了,就告诉黎秀艳,如果没有大事,尽量不要发信息,分开一段时间,各自独自生活。每次黎秀艳都写一大堆告诉自己的情况,认识的新朋友,女的,男的,每次道之都简单的会一个字,互相留着生活空间。
 
比黎秀艳晚一点,唐家慧也要去英国,家人们兴高采烈的送唐家慧去机场。过了海关,等登机的时候,唐家慧想到了道之,便发了条道别的信息,道之回了祝福。最后唐家慧说了句:“对不起!”
 唐家慧来到一个角落,看着玻璃窗外的起起落落的飞机,一切都浮现在脑海中,外公,外婆,和母亲当年……自己的现在,心里从来没有像此刻这么难受。
过了好一阵道之才回:“若有什么可以帮助,让我知道。”
唐家慧盯着屏幕上的几个字,呆呆的看了好久,才明白道之为什么要用赖主任之名来帮自己,其用心之可贵,唐家慧再也无法抑制住自己的情感,眼泪不停的往外涌,落在地上,随着泪珠的掉落那颗心在慢慢枯萎。唐家慧越来越悲伤,在候机大厅哭了起来,哭了很久,很久…… 。
 
没多久道之收到一本文学杂志,上面刊登了《太阳》这首诗,诗歌下面道之写道:“写给秀艳”,引起诗评论人的注意,并在网上写下评论。道之把这本杂志邮寄给了在遥远异乡的黎秀艳。
(《道之往事i 》魏震WillNox著,更多在同名微博)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