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蓝墙,隔离,女人还是政治

来源: 2020-11-06 15:58:41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8510 bytes)

大选

十月中我们家就把选票扔村公所外面的信筒里了。其实要我,九月底就完事了,可是我家那位动作慢不说,还天天让我别发出去,这样他容易打小抄。也没搞清楚为啥这类邮寄选票有那么大的争议,我每次基本上都这么选,好像只亲自投票过一两次。如果你感兴趣,我给你讲讲我们州怎么投票:

每个人申请邮寄选票时,首先你必须是当地注册的投票人;第二你要填申请表,签字然后附上驾照的复印件。然后寄回申请表。注册地的办公室审核后,再寄给你一张选票。如果一张选票已经寄出,在你名下就不能再寄出第二张选票了。如果你不小心把选票搞坏了,需要特别申请再要求另一张选票,但这都是有记录在案的。

投票时,每一张邮寄选票的信封上都有投票人的地址/名字/投票人和证人签字。

点票处同时有两个人先核对投票人信息是否在注册的记录上,再核对签名是否同申请表上相似。然后登记下此人已经投票。这些结果在11/3号前就可以在网上查找到了,你投寄的票是否收到合格。如果已经投票的人,就不可能在当天再去投票。如果已经收到一张同名同地址的选票,结果是两张选票都要被拿出来检查。这和真人投票没有差别。

 

本来我是准备投完票,就不去谈选举了,谁赢反正都不是我们家的人,我看不下去,大不了移民呗,人还能让尿憋死。谁知道这周那么些人到处BS,我也忍不住碎碎念了。对了,先给大家看看我们大摇摆州这星期每天的天空:

准确地说,这其实是周三(选举第二天)另一个“蓝墙”州的天空。选举那两天我正好在那里。选举那天晚上,我所在的旅馆,六层楼,几乎都没什么旅客。我点了点楼下的车,也就二十多辆,入住率大概不到30%。我住在六层,整晚静悄悄的,都有点瘆得慌。本来旁边有个餐馆也因为疫情关门了。我开车到附近一个中餐馆取外卖,结果前面也只有一辆车,我差点以为不开门呢。前几周来时,都可以堂食了,外面起码停了十几辆车。据说现在又不让堂食了,真的是门可罗雀。路上也是静悄悄的,不知道人们是回家看计票呢,还是怕晚上有人闹事都躲了起来。电视上的计票看着太堵人了,很不下饭。干脆,我找网上什么中国歌手比赛看。睡觉前看了眼电视,还在等摇摆州们。

第二天早早就醒来(回家后家里那位也说周三一早就醒了,还不到六点)。打开电视,摇摆州们还没算清楚。我就不明白,那么多的票早早地都寄回去了,为啥不提前一周开始点票呢。这个法一定要改!白天所有人都在追踪票况。折腾来折腾去,等我到家时,蓝墙总算出来了。蓝墙刚出来,就一大堆阴谋论说我们蓝墙州多出多少票来,巴拉巴拉。。。我就觉得吧,一个人撒谎,要有点水平,有些策划,别让人一眼就戳穿,别张口就瞎说。于是,第二天看到蓝墙威州管选举的官员就在数着:我们州共有3.6百万注册选民,共收到3.2百万选票。。这两天有很多人来问我们为什么选票比注册人口多,还有网上的证据照片,那都是假的。。。雅达雅达。。。。我点开我们村公所网站,上面有我们村选举记录:共多少人登记,多少人投票,多少人投川,多少人投拜,各占百分比。我们村92%的投票率,70%是投拜登的票。。。如果要告,真的把蓝墙州每个村的票都加好了,然后再张嘴。当然,现代社会,逼着眼说瞎话多容易,5-30个字就够了,长了也没人看。饭后动动手指传个谣言也TMD超级容易, share一键就好。就我和立这种中世纪的人还要打那么多字骂人。

今天周五了,宾州,乔州,亚州都变蓝了,所以总算没人管蓝墙了。所有人开始在那里编故事了。。。我倒不怕人编故事,就怕有不要命的却又懒得做功课的周末上街闹事。本想周末去北部散散步的,但那里都是红色枪杆子区,又正好是打猎时期,我还真怕被人给误杀了。算了,还是上网碎碎念吧。

隔离

上周公司通知,有一位工友中了。再上周,他感觉不舒服,就没来上班,上周三检测出来是阳性。于是,公司开始化分最亲密接触者,亲密接触者,间接接触者。最亲密接触者都立刻回家隔离两周,亲密接触者都立刻去检测,间接接触者等着前面两组人的检测报告。公司不大,立刻六分之一的人一下子就都消失了。最近我们蓝墙州每天得病的人都创新高,医院病床也到了80-90%饱和率。几个亲密接触者到处打电话,结果都不能立刻检测,要预约起码一到两天后了。这周一大部分人的结果都出来了,全是阴性。我这个间接接触者就不用隔离检测了。想想从四月开始,我们每天都带着八九小时口罩,难受是难受点,但还是管用的。这还是头一个生病的。要像白宫那样,公司整个早就关门了。到了周二,州里追踪检查的人才打来电话。就这追踪的速度,一点不起作用呀,太慢了。不过想想现在每天都4,5千人生病,还人工追踪,怎么成了?估计要起作用,只能像国内那样手机定位了。

女人还是政治

看到墙上老板娘提到儿子上次在女朋友和川普间选择了川普,被分手。想起我家小爷。我们小爷那位家住大红农村。我们到那边散过步,上次不但全是川总的牌子,还有好多”把希拉里关起来“的牌子。所以去年底女朋友跟我们吃饭时就问过他们家人占哪边。女朋友超级聪明,说我们家(包括大家族)的人哪边都有,不过还真有几个特别狂热的。后来今年不是有疫情吗,像我们基本除了孩子谁也不聚会了。人家整个暑假每周都庆祝什么,每次都是几十人的大聚会。儿子有时候跟去,害得我还担心他们给传染上(据说有个姑姑还有个舅舅啥的都病过)。儿子呢,跟我们一样是中间派中偏蓝的。以前我说会选老川连任,他还生我气。现在呢,我们就逗他,你女朋友选谁呀?他父母弟妹选谁呀?他们一大家子都是特虔诚的教徒,都是红脖子吧?儿子去年还说,他女朋友不关心政治。十一时他老爸又问他,你把她们家人拉过来几票呀?儿子没好气地说:我哪有那本事拉过票来呀。不过,我最近让选举闹的,特别膈应那些铁杆川粉们。将来婚礼上,我们家这边亲戚全是外国人,还有一堆”中国病毒“,别打起来。如果这事明年还没完,干脆我们家自己办婚礼,就请自己两边的外国亲友,不理那些人。反正是亲家,也不用真正有啥交往。哼!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