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蜗牛当晚餐:一个人的徒步,900公里圣地亚哥之路(D21)

来源: 2022-08-04 16:40:30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上篇D20 不同的朝圣路

今天是我徒步圣地亚哥之路的第十二天,从Belorada走到Ages,地图距离17.5英里。

昨天托运了背包,走得太痛快了,喉咙清了,鼻子也通了。今天本想再托运一次,但转眼一想,我的背包现在被我改良既可以挂相机,又可以架阳伞。托运背包就没了这两个方便功能了,相机就要挂在脖子上了。另外,我的背包虽然不轻,但我发现背包的方法正确的话,自己就是一个掌握方向盘的司机,不然就是一个拉人力车的车夫。权衡了一下,还是自己背包吧。

昨天傍晚一场大雨让今天的田野更加葱郁了,道路上的灰尘也没有了。

圣地亚哥之路上每家朝圣者招待所都有收费洗衣机和烘干机,但大家带的衣服不多,每次需要洗的衣服就更少,无论是出于经济原因,还是环保考量,大家每天都是手洗衣服。昨天傍晚下雨,衣服没干,这位背着裤子走。我走在后面咋一看,被吓了一跳,还以为背了一个人在走。

路边伸出的树枝上有一只大蜗牛。我停下脚步,好奇地观察起来。

远处有一位老人一手拿镰刀,一手拎着口袋,像是要从田里收获些什么。于是,我走了过去想看个究竟。原来老人的口袋里是他今天早晨收获的蜗牛。

老人不懂英语,我不懂西班牙语。彼此都听不懂对方,却都有着强烈的交流欲望,叽叽喳喳,抢着各说各话。终于有位懂西班牙语的朝圣者路过,走过来帮忙翻译。原来老人口袋里的蜗牛将会是他家今晚餐桌上的大餐。他问我:吃过蜗牛吗,喜不喜欢?我如实回答:在游轮上吃过几次,记忆中只有调料大蒜和黄油的味道了,对蜗牛味道不深刻了。老人说:欢迎你来我家品尝蜗牛。我笑着与老人道谢+告别。

告别老人后不久,我走过路边的一家Cafe,见到已经有一些朝圣者正在那里吃早餐,便停了下来解决早餐。

尽管咖啡+牛角包是我百吃不厌的早餐,我在家时也天天如此,但出来运动量大,蛋白质不够的话,肌肉就会流失。见到有肉,毫不犹豫地要了一份。

正吃着,老大哥和假小子正好路过,见到我后,也停了下来。他俩每人都要了一杯啤酒。引得我好奇地说:一大早你们俩就喝啤酒。他俩哈哈大笑说:这是星期天啤酒。我疑惑地问:这是什么说法?他们继续开玩笑说:我们刚刚去过教堂了,看到教堂关着门,说明大家都去喝酒了,所以我们也来喝酒了。

老大哥,假小子和我第一次相遇是在第三天的途中(参阅D12篇中他俩的图片)。之后我们经常在途中相遇。

假小子是保加利亚人,现在生活在伦敦。如果不是她的大胸脯,仅从她的打扮和行为动作,一定会认为她是男生。她的名字太难发音了,我干脆背后叫她假小子。

假小子是第二次来走朝圣之路。她说第一次与朋友一起来走,当时经费非常少,走的穷兮兮的。这次一个人再来走一次。我说:这次准备走出大款风格?大家听了都一起大笑起来。假小子赶紧说:不不不,是另一种预算(budget)。

老大哥来自英国,曾经在西班牙住过10多年。他在西班牙时没来走圣地亚哥之路,现在回到英国后才来走这条路。问他为什么?他说:我现在发现有皮肤癌。

他俩今天都没有背背包。我对老大哥说:你的包那么小也托运了,太亏了。不如放进我包里一起托运。老大哥哈哈大笑说:好主意!

昨天在招待所就看到假小子用冰在敷腿,今天腿上贴上了运动胶带。这些日子听到越来越多的人不是这里伤,就是那里残了,我反而是渐入佳境了。

今天在上坡的路段上遇到几位骑车走圣地亚哥之路的朝圣者。真是难为他们了。其中一位上了年纪的骑手车链条也掉了,看到他这么艰难,我停下来帮他一起上链条。

来到山巅上,这里音乐声大作,一些朝圣者在售货摊前休息。这里的食物和饮料都没有标价,只有一块牌子上面写着“Donative”, 意思是朝圣者自愿留钱。

PS:我今晚分配到一张很不错的床,不需要向以往那样睡双人床了。不料半夜房间里发生了令人啼笑皆非的事。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