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時隨地都想著... 一刀砍了 ...我不顧忌 那青澀的一道傷...留著永遠": 写新诗有代价、需客串贪婪凶残暴君

来源: 2020-07-31 18:39:55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感觉 “我”类似龟驮蛇渡河故事里的毒蛇:【总是忍不住想、且最终咬了龟一口】,尽管蛇原知自己会因此淹死。

 

遥远地猜测:写完这首新诗之后,司令会发现自己的 脑细胞 已然  牺牲了 N 个 《=== 费心思地构造场景和情节嘻嘻 。。。 当然,沁文的 脑细胞也因为 infer and reconstruct 该场景和情节而 牺牲了 2N 个 。。。鬼脸 。。。而且还不一定对 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