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羽活佛》第91章 疑似鸿门宴

来源: 2020-11-12 09:11:18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23258 bytes)
本文内容已被 [ FionaRawson ] 在 2020-11-14 08:46:08 编辑过。如有问题,请报告版主或论坛管理删除.

章节目录:https://bbs.wenxuecity.com/bbs/origin/974138.html

上一章 第90章 千年豪赌 https://bbs.wenxuecity.com/origin/977557.html

晋江链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880087

第91章 疑似鸿门宴

 

  
  魅羽回龙螈寺后没几天,收到师姐妹们托人送来的一封信。说是信,倒不如说是一本图画书。当中画着的是一组七个人的舞蹈,每个动作一幅图。正中央的小人被涂成了红色,其余小人都未涂色。
  之前乾筠曾对参选者们说,唱歌一项需是独唱。跳舞一项为了节省时间,可以选择独舞或与其他参选者合舞。从前在鹤虚山和师姐妹们排练时,魅羽向来是领舞那个,可能离了自己她们不习惯吧。也不知她们做这样的决定,兮远知不知情。
  当然了,从经验来说,很多她们姐妹认为兮远蒙在鼓里的事,最后才发现他老早就知道了。目前魅羽最大的疑虑是,上次兮远煽动鬼道叛乱的时候,众人都以为老七仙女被杀了,这才有了此次的选拔赛。虽然事后天庭早已宣布不再追究那次叛乱,现在兮远带着徒弟们来参选,天庭就真的会不计前嫌吗?
  在接下来的那些天里,魅羽给忙得不轻。一边要准备参选项目,一边还要抽空去放书的仓库里编撰目录索引。既然枯玉禅被魅羽带走,宝华殿目前也没什么精贵的法物存放,就暂时用做藏经阁,直到新楼盖成。
  她其实很想能亲自参与书籍的摆放。但在她离开前,宝华殿的清理工作还不会结束,书只能堆在仓库里。于是便决定先粗粗地做一本索引,便于师兄们在她离开后进行分类和编号。
  在她做这些事的时候,小川就被放到一旁自己玩。他已经会爬了,但从来不会撕书或者破坏物件,所以魅羽很放心。除了有次被一叠倒塌的书砸中脑袋外,没出过什么意外。
  “这次离开后,我就暂不打算再回寺了,”那天她对景萧和师兄们如是说。
  决赛会在天庭举行。倘若过了预选,参与决赛者会直接被带去天庭某处沐浴斋戒十四天。据说这当中要吃一些特殊的水果,来祛除凡人身上的异味。与此同时,天庭会派人去核查每个人的背景和底细。
  假如过不了预选,她就带小川去修罗找涅道。看样子夭兹人是打算大举入侵六道,而她是为数不多的、在地狱外对这些人比较了解的一个。能力越大责任也越大。小川的凡人父母都能将一生献给抵抗外侵者的事业,她若是置身事外,那真是白练了这么多年的功夫。
  事实上,即使是入了天庭,她也不会袖手旁观。寒谷不是说天神们都在为此抓狂吗?只要她能拿得出切实可行的办法,自然会有人听她的。生死存亡的关头,谁还会在乎身份地位人设呢?
  此外还有一个原因,是她不能同龙螈寺众人讲的。再过五个月就到百石约好的一年之期了。到时他要是真的找来龙螈寺,即使魅羽肯跟他走,师兄们也不会答应放人。那种情况下指不定会发生什么冲突。而能让百石有所忌惮的,除了天庭,恐怕也只有涅道了。
  于是在出发前的几天,她带着小川在寺里寺外又转了一圈。跟他说这是当年和师兄们演练阵法的草地。
  这是举办大型法会的广场,她曾在这里杀死过一个蛇一样的人。
  这里她来得最多,每天上午都来这里诵经听法。
  这个小池塘旁边的柳树下,是一只小兔子最喜欢撒尿的地方。
  前面那个院子里的某间屋子里,曾有人和她说过,无论是男是女、神仙还是畜生,他们都要在一起……
  ******
  夜摩天要举办七仙女初选和狩猎盛会,自是不可能指望所有外天来客都像修罗人一样乘坐飞船,或是像魅羽那样有枯玉禅在手。每逢这种盛事,只需和天庭请命,领一把“万通伞”,插在举办地的某处。
  这是一把很大的黄色油纸伞,伞柄高五丈,伞面直径有两丈。事先在伞上写明有资格前来的机构。对方手持令牌,念一句咒语,便能瞬间出现在举办地。
  拿这次组织人间参选队伍的齐姥观来说,先由负责人乾筠手持本观令牌,到观外一片空地上站好。随后,人间的参赛女子和随行们,包括魇荒门的师徒七人和已被逐出师门的魅羽,一共二十来人走到他身边围成两圈。眨眼间便来到了夜摩天的南长音岛。
  而修罗界前来狩猎的队伍,却依旧是乘坐飞船前来的。一方面是因为崇辅大人说了,“老头子出门若是离开自己的座驾,会心慌。”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修罗这次人数众多。崇辅虽没携带家眷,却邀请了他的至交好友索宇大将军和他的孙女前往。
  说起这个索宇将军,之前一直没怎么参与前庭地的战事,他负责对付的是福爱天那边的敌人。福爱天和他化天历代通婚、亲如一家。容祯在前庭地这边打,福爱天则占了原本属于修罗的殖民地——四天王天——一半的领土。
  有意思的是,这个四天王天和前庭地原本没有接口,还是魅羽大半年前给造了个接口。这样一来,四天王天的军事重要性就一下子给提了上去。
  谁知没过多久,夭兹人就来了。容祯和涅道既已心照不宣地在前庭地停了战,自然也不好意思再在四天王天互殴。所以双方的重要将领都被自家的统领给招了回来。
  于是铮引作为修罗这次出行的护卫队队长,带了三艘护航舰、七十多个士兵,保护着崇辅的座驾前往夜摩天。这些士兵中,有八人是乔装改扮的四大护法的徒弟。六男二女,有老有少。外貌都不起眼,看不出修为武功有多高。不过铮引估摸着他们的水平至少和魅羽相当。
  还有件众人不知道的秘密——他身边有个扮成女仆的中年妇人,是出发前涅道突然塞给他的。
  “这个人,必须!给我保护好!”涅道有些气急败坏地说,“知道吗?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铮引不明所以但顺从地说,“一定会保护好。”
  “她要是出一点差错,你当下自刎就可以了,不必回来见我!”
  涅道几乎是脸贴脸地瞪着他,像是要把他一口吞下肚。片刻后却一下泄了气,捂着额头说:“唉,要不是她突然冒出来,一定要跟去,我是不可能在自己不去的情况下让她出门的。”
  这个女人是谁呢?去夜摩天做什么?
  修罗人都知道法王的亲姐姐曾被送去做上一代七仙女,后来罹难了。而魅羽曾偷偷暗示过铮引,这个姐姐可能还活着。会不会是她呢?
  大家还知道法王虽然不缺老婆,但对她们脾气一向很差。魅羽走后,除了他的亲姐姐,谁还能让法王如此紧张又不敢违命?
  反正既然是要铮引用自己的命来保护,那他就拿命来保护便是了。他已嘱咐过那八个高手,危机时刻先顾她好了,自己是次要的。
  ******
  修罗和夜摩天往来频繁,时不时给夜摩天的棉族人送食物。而修罗的空军则是天生会飞的棉族人帮忙训练的。事实上,涅道告诉铮引这次的狩猎会有棉族皇室人物前来。让他抽空见见,并捎一封信给对方。
  至于和夜摩天的通道,是在狼蜉山脉的一处细长的峡谷。飞船进入峡谷后如果由南往北行,便什么事都不会发生。由北往南行,便会突然进入一片海域,出来时便是夜摩天那无边无际的大海了。
  夜摩天都是海,没有大陆,只有岛屿。有趣的是,船在半空飞行,时不时会遇到山峰一样高大的树木从海底伸出来。有来过多次的老兵告诉铮引,这叫盘雅树。
  每棵树上都会攀附着城堡一样的建筑。层层叠叠,估计能住上百户人家。黑色粗糙的墙壁,似是风干了的海底泥沙打造的。屋顶上的瓦倒是明亮鲜艳,像是某些大贝类的外壳。
  飞船一路向南飞去,附近不时会有蛇妖一样的棉族男女飞到近前,东看西看。确认是修罗来的船后,便朝远方的同伴尖叫两声,放心地离开了。倘若不是修罗的船他们会作何反应呢?这铮引就不清楚了。
  说真心话,他可不想跟这些样貌诡异的棉族人有任何交道。不过涅道既然让他捎信,见面是免不了的。
  日头西斜时,远远望见南长音岛在前方。海岸线望不到两头,很难相信这只是个岛屿,而不是大陆。居民数目看着也不少,沿着海岸线密密麻麻都是房子。
  “她已经到了吗?”
  从望见岛屿的那一刻,一直到大半个时辰后飞船在指定地点降落,铮引的心里就只有这一个念头。
  她曾说过要在狩猎之日赶来,一同对付崇辅。虽然她向来是个言出必践的人,可在她上次离开前庭地后的那些日子里,他还是有些不确定。准确地说,是不确定好运是否真的会如期降临到自己身上。
  后来当他得知七仙女预选赛也会在同一处举行时,总算放了心。但同时想到如果她成功入选,那他有生之年便可能再也见不到她了,胸口又有种酸酸的感觉。
  ******
  南长音的屋舍无论室内室外,都是精雕细琢、美轮美奂。等一众人安顿下来,终于可以吃晚饭时,都已饥肠辘辘。有崇辅亲兵前来通知铮引,说大人请他过去一同用饭。铮引只得压住心头的一万个不情愿,随来人步行到崇辅的下榻处。
  这是什么情况?他暗自疑惑。不至于刚来就摆个鸿门宴来引人注意吧?难道是想在动手前最后一次试探下自己,看看是否有希望收为己用?
  进屋后发现桌上已坐了三个人,除了崇辅之外是索宇大将军和他的孙女。铮引连忙行礼,却被热情的崇辅给制止了,亲手拉到酒桌上来。比起在自己的寿宴上,崇辅穿得很随便,一点儿架子也没有。
  索宇看起来和崇辅年纪相仿,头发胡子已经半白,但还很茂盛。神情严肃,身材异常魁梧,即使在天生高大的修罗人当中也是少见的。对铮引只是点了点头,似乎不爱搭理。
  可铮引对他的态度并不介意。这位大将军虽是崇辅的好友,但听说为人十分耿直,在过去的年月中更是为修罗立过数不尽的战功。铮引对他只有敬重。
  索宇的孙女叫旖晴,可能只有十五六岁。眉眼柔和,稚气活泼,一眼望见让人想起毛绒绒的小猫。话多,但不招人厌。估计是长这么大第一次离开修罗,兴奋异常。
  “这次出门可真是辛苦铮将军喽!”崇辅对铮引说完,又向索宇道:“大将军在外征战,可能对铮将军还不太了解。要说修罗最近这一年的后起之秀、风云人物,那铮将军若是排第二,还有谁敢自居第一?可以说是每个修罗兵心中的偶像啊。”
  “真的吗?”旖晴满脸崇敬地望向铮引,“铮将军可真了不起!”
  崇辅这番话让铮引头大。上战场他不怕,可这种嘴蜜腹剑的应酬场,实非他所长。这时他真希望魅羽能在他身边,她通常都能一眼看穿别人的心思。至于言语应对上,该客气该敷衍该反唇相讥,更是小菜一碟。
  “崇辅大人过奖了,”他硬着头皮说,“法王才是兵将们心中的偶像。”
  他这话说的是事实。涅道回修罗后,在兵士中尤其是年轻人里的威望可谓一天天在疯长。这不止是因为他是法王并有神通,主要是他各方面的观念和大家实在是太相合了!
  他的作战理念、生活习惯、做事风格,他对女人的品味,对食物的喜恶,甚至说话的那种口气和方式,无一不和众修罗兵士如出一辙。假如他们都是孩子的话,那他无疑就是孩子王。铮引虽然性格和他大不相同,也经常会觉得他说的话太对了。有道理。嗯,难道不是本来就应该这样吗?
  崇辅听了他的回答,自是大大地附和了一番。铮引稍后才意识到,他刚刚可能已经把崇辅最后一丝和解的希望给打破了。当然,他原本也没打算投向他那边。现在只盼着这顿乱七八糟的饭能赶紧吃完,好回房休息。
  谁知索宇听了崇辅的一番话,脸色反而沉了下来。“铮将军,最近丢失军饷一事,你那边查得怎么样了?”
  “回大将军,还没有下落。”
  十天前发生了一件离奇的事。修罗运往前庭地的军饷,在换天岛起飞前还好好地堆在船里。过了天洞,降落到前庭地的那个山洞港口后,打开仓库一看,全都不翼而飞。
  当时船里的都是他铮引的亲兵。因为这次运送的军饷关系到整个前线将士三个月的薪俸,军部为此大发雷霆。
  索宇得知后,决定亲手接管此案。那些个船上的亲兵此刻都在他皇城的天牢里押着呢。若不是法王出面力保铮引,那铮引此刻即便没有锒铛入狱,也不可能再做前庭地的首领。
  “能用的法子,我都用过了,”索宇冷冰冰地说,“还是毫无进展。”
  铮引心里咯噔一下。索宇若是这么说,那些兵士们肯定受了不少活罪了。
  “但是我发现一个怪现象,”索宇一边说,一边盯着铮引的眼睛。“这些人的大椎穴上都有一个红点。铮将军可知是怎么回事?”
  铮引摇摇头。“从未注意到。”
  索宇有些失望地闭上口,此后便再也没和他说话。铮引也不知索宇失望是因为没得到有用的信息,还是对他这个人失望。
  无论如何,总算熬到宴席结束,回到住处。先确认了被安排在他隔壁的妇人一切安好,才进了自己的屋。还未来得及洗漱,又有个面生的女仆来找他,说旖晴小姐请铮将军去她房中一叙。
  铮引听了皱眉。眼下时辰已晚,自己一个年轻单身男子去她闺房,实在是不合礼数。
  刚刚在席间和这个大小姐说过几句话。虽然他不认为自己善于识人辨人,但也能看出对方是个不谙世事、心地纯良的姑娘。很难想象会对一个刚认识还不到几个时辰的男下属发出这种邀请。
  或许是做小姐对别人呼来唤去惯了,没有世俗的概念吧,他只好这么想。
  “请转告小姐,天色已晚,诸多不便。若有事,请明日再来传唤属下。”
  ******
  第二日清晨,铮引一出门便看到不远处的天空中尽是彩旗飘飘、流光溢彩。当中穿梭着身着节日礼服的棉族人,不时变换着飞行阵列,摆出各种图案,偶尔会有五色花瓣或金丝银片从空中洒落。
  今天一整日都是七仙女预选赛事,明日才开始一连五日的狩猎活动。修罗人此次是来打猎的,但谁会错过七仙女这种千万年也难得一见的盛事?众人早早准备妥当,在谷族人派来的使者带领下,朝附近一个小湖走去。
  湖不大,但整个湖面几乎被一朵巨大的“莲花”给占据了。莲花的中央是十几根高耸的花蕊柱,柱子顶上有个镶着金边的大圆台。周围的水面上是十二个玉石花瓣样的露台。每个露台上都已摆满桌椅,大概能容纳四五十人左右。露台之间和湖岸都有细细的小桥相连,当真是让人流连忘返的仙境。
  身份尊贵的客人和参赛的女子都被领到露台上就座。涅道的姐姐因为是女仆打扮,所以只能和其他看客沿着湖边坐在草地上。铮引将八个护法高徒都留在她背后暗中保护,反正崇辅总不至于在盛会上当着所有人的面动手吧?
  修罗人登上露台后,崇辅和索宇祖孙在前方的桌椅就座,铮引坐在了后方。每套桌椅其实能并排坐两三人,不过能和这几人平起平坐的修罗来客并不多。其余的桌椅上陆续入座了其他天界的客人和参选女子。露台边缘则站着若干个男女奴仆,以备客人使唤。
  铮引放眼望去,此刻大部分宾客还在露台和桥梁上四处走动。无论男人女人,参赛的还是看客,几乎是清一色的俊男美女。要知铮引在修罗军中,已经习惯了容貌被外界认作丑陋的修罗男人。此刻看得他是目眩神迷,也不知看到的人中是否有魅羽说的那个乾筠,也就是下一任玉帝的候选人。
  而最让人震撼的则是东道主、南长音的统治者、摩谙亲王一家。那家的大儿子倒也罢了,二儿子好像听人唤作什么四颍的那个青年,简直让人一见之下呼吸便不由终止半刻。难以想象世间竟有此等人物。
  但是,她在哪儿呢?铮引的眼睛在一堆堆艳装美女中搜寻。他知道她有六个师姐妹和一个道门师父。他甚至还真的看到一个仙风道骨的老道士陪着六个身穿橙黄绿青蓝紫衣裙的美貌女子,当中的青衣女子头戴斗笠,也不知这些人是不是她的师门。可她却不在其中……
  这时,他的视野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和周遭环境格格不入的女子,正从岸边走上了小桥,冲着修罗这边的露台走来。这个女子比修罗人矮小,却身着修罗女兵的深蓝军服。手里提着个婴儿摇篮,背后则背着个黑色的大包,边走还边冲铮引这边挥了下手。
  铮引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脸上也不知该笑还是该装作若无其事。想冲她也挥下手,却抬不起手臂,就那么僵僵地坐着。嗯,她应该会最终走去她师门那边。不过她不是来参赛的吗?为何要穿修罗的军服?
  眨眼间,魅羽已来到他桌前。他怔怔地抬头望着她,她也怔怔地望着他。
  “坐过去点儿啊!”她突然不耐烦地说。
  “哦,”他这才回过神来,向一旁移了移,看着她在身边坐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她为何不同师门坐在一起,不会是闹翻了吧?
  只见她将手中的摇篮放到一旁的地下,脱下背后的大贼包,打开。
  先是从包里取出一个婴儿玩具,递给摇篮里的小川。
  然后从包里拿出一把带鞘的大刀,“啪”地一声搁在他俩面前的桌上。
  跟着又从包里取出一把弓弩。类似金刚弩,但比金刚弩还要大还要夸张,“哐”地一声砸到桌上。
  最后从包里拎出一袋弓箭……
  前后左右已经有不少人望过来,摇头咋舌,什么表情的都有。同时露台一侧站着的一个男仆小碎步跑过来,躬身低声对魅羽说:“这位夫人,今日是仙女选拔赛,明日才是狩猎。您这……”
  “我知道,”魅羽若无其事地说着,伸手指了指前方坐着的某些人,“他们不都戴着佩剑吗?”
  “哦,那些是日常随身的兵器。”
  “这些就是我平时用的兵器,”她看着桌子说,“有什么问题吗?”
  这时崇辅应当是听到了动静,回过身来。先是冲魅羽皱了皱眉,接着像是突然认出了她,立刻满脸堆笑。
  “这不是韵武夫人吗?哎呀法王也真是的!难得夫人有兴致来狩猎,居然也不提前告诉老臣一声,好让老臣早做安排。”
  “崇辅大人客气了,”魅羽朗声回答道,“我不是来打猎的,我是来参选七仙女的。”
  她这话音刚落,又一堆人望过来,像看疯子一样望着她。不过身边的男仆似乎是见魅羽派头不小,想了想终于退下去了。
  “另外,顺便来保护一下我的战友,”魅羽的音调沉了下来,侧脸瞥了一眼铮引,又望向前方的崇辅。“我听说,有人想借狩猎的机会暗算铮引将军?”
  修罗所在的露台原本是一片嗡嗡的人声。魅羽这话一说完,便鸦雀无声了。
  “哎呀,竟有此事!”崇辅满脸惊讶的神色。“谁会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对铮将军心怀不轨?”
  铮引依旧僵僵地坐着,然而脑中、胸中却是一片天翻地覆。她说过只是把自己当成战友,是真的吗?就没有别的了吗?
  无论如何,她不在乎当着这么多人——里面甚至可能有她的师门甚至前任后任的情郎——如此公开地、大方地承认她在保护他。那他待会儿就算被崇辅一刀砍死,也可谓此生无憾了。

第92章 仙女预选赛 https://bbs.wenxuecity.com/origin/977699.html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