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羽活佛》第85章 阎王的三个条件

来源: 2020-10-31 19:16:44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21107 bytes)
本文内容已被 [ FionaRawson ] 在 2020-11-02 09:27:56 编辑过。如有问题,请报告版主或论坛管理删除.

章节目录:https://bbs.wenxuecity.com/bbs/origin/974138.html

上一章 第84章 没了一万锭银 https://bbs.wenxuecity.com/origin/977195.html

晋江链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880087

第85章 阎王的三个条件

 

  
  在第六层地狱,要见阎王,需满足下面的三个条件。
  首先,得有本地官员推荐。单是这点就很困难了。要知道,六道当中想见阎王的人啊神啊的太多了。这也不稀奇,还有什么事能大得过生死轮回呢?
  大部分都是像魅羽和九叔这种情况,来探知死去亲人转世的。除此之外,有问自己或家人阳寿的,甚至有想要探知自己和某人是否前世就认识、结了仇、发了誓,或者许了什么愿的。
  当然这并不是说,见了阎王就一定能获得想要的答案。但凡是有这机会有这能耐的,大家总想试一试。尤其是那些本身就有些修为或者神职的人物,比如九叔九天王。
  这第二个条件呢,得有足够分量的见面礼。前庭地是不同天界之人来做买卖、交流物品和信息的地方。能给九叔看中的珠宝,自然都是奇珍异物。目前魅羽身上能拿得出手的宝贝,当然首推枯玉禅。可不到万不得已山穷水尽的时候,她是不会把枯玉禅给人的。
  别的不说,当年若不是两半枯玉禅的吸引力,她也不会从楼上摔下来,被陌岩接住。现在她真希望,此刻不知身在何处的他和她能依然各持一半枯玉禅,再让这宝物吸引着二人重逢……
  这第三条嘛,则是进了阎王殿那扇门之后的事了。来访者并非一进门就可以见到阎王,而是先进入到一个幻境中。必须依靠自己的智慧将幻境解破,才算大功告成。
  评级之后的某天,魅羽按照打听来的说法,先去都城衙门的“觐天处”表明自己的来意。一个老衙役向她说明规则后,亲自带她去城中心看了眼那扇“门”。
  本来她设想的是一扇官家那种镶着铜钉的大厚门,旁边有门卫把守。没料到的是,这扇门就在都城最大的菜市场旁边。老衙役指了指一座红墙黑瓦的小庙,大门上方的匾额上写着“阎王庙”三个字。
  庙的正门是扇漆成橘色的木门,虽然不算破旧,但着实有些年头了。此刻门是关着的,但不像上了锁的样子,魅羽轻轻一推就开了。里面立着阎王像,下方有香炉、供品、蒲团、功德箱等。就是个普通山神庙的规模。
  “这……”她疑惑地望着衙役。
  “这不是还没到时候嘛,” 衙役一说话,脸上的褶子更多了。“时候一到你再开门儿看,里面可就不是这样了。”
  魅羽点点头。还有一个多月,阎王殿在第六层的门才生效。到了那时候,这扇门可就不是谁想进就能进的了。
  ******
  这三个条件中,破幻境那个到时候得随机应变,现在着急也没用。可这头两个条件,魅羽着实犯难。
  礼物的事就不提了,怎么才能得到本地官员的推荐呢?别说推荐了,以长云坊舞娘的身份就是见,都见不到。
  之后的一个月,魅羽什么办法都试了。她以为凭着一品夫人的腰牌,机会总能大些。可自从阎王定了这第一个条件以来,每个官员的家门口,都常年有拿着礼品、求推荐的长队。以至于想递个名牌都递不进去,只好数次无功而返。
  要说茉姨在鄢朗干了这么些年,老熟人老客户老相好还是有不少的。帮魅羽托了一个又一个的关系,最后也都不成。
  实在不行,魅羽决绝地想,那她就只有硬闯官宅——来个从天而降。可这么一来,就算见到了官员,还怎么让人家推荐自己呢?不告自己一状就不错了。
  这天下午,魅羽背着小川来到城中心逛。先是走去卖糖人那里,谁知小川背转过身去,用手指着街对面。魅羽定睛一望,那边儿摆着个卖小玩意儿的摊儿,柜台上插满了风车、哨子、小纸伞等手工品。卖主则手里拿着个小瓷瓶,在吹泡泡招揽顾客。
  魅羽走过去,四下浏览,正琢磨着买个什么好。却见小川挥动着胳膊,不断用小手去抓那些飞舞着的泡泡。
  “哦,你想要这个呀,”她一边说着,掏出两个铜板,买了一瓶带走。
  从城中心到长云坊,中间要经过一片不小的草地。虽已是严冬,今日倒觉得暖和。魅羽于是找了块柔软的地方坐了下来,把小川放到一边躺着。
  小川已经四个多月大了,翻身翻得很利索了。如果她用一只手扶着他的背,他也能坐起来。有时候魅羽想,等小川学会说话了,他二人平日说些啥好呢?得等他多大的时候,才能把他父母的事告诉他呢?
  正想着,头顶响起一阵暗哑的嗡鸣声。魅羽仰头,见上空一艘夭兹人的战舰正在缓缓飞过。这艘战舰的外形很奇怪,一侧的船身如普通战舰一般修长光滑,另一侧却凹凸不平,像是还没造好一样。
  这艘飞过后,又来了一艘更是奇特。前方和两侧都是正常的,尾部却如一把五个齿的钢叉一般。
  就这样,一艘接着一艘,魅羽越看越心凉。最近这一个月来,好像空中飞过的战舰比她刚来时多了好多。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泥天军把夭兹人惹毛了,他们要大开杀戒了吗?她不由得担心起来。
  “呜——呜——”小川冲她叫道。
  她这才意识到手中还攥着个瓷瓶。哦,都忘了吹了。于是打开瓶盖,抽出里面的勺形铁丝,开始吹泡泡。
  一个、两个、三个,在周围的空中飘舞。晶莹剔透,闪着五颜六色的光。就像是一个个刚被创造出来的生命,带着好奇与喜悦,在气流中上下跳跃着,想要尽可能在破裂之前飞远点、再远点。
  一群小泡泡,中间有两个大泡泡……魅羽的心中一阵刺痛。
  “呜——呜——”小川又在喊。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嘛?”她不耐烦了,用湿湿的眼睛严厉地望向他。
  只见小川的左手和手臂上一连粘了四五个泡泡。这些泡泡并非无序地挤在一起,而是一个贴一个地排成一队。
  “哦,你是要给我看……”
  魅羽说到这里,突然想起了什么。这一个接一个的泡泡贴在一起,看着很眼熟啊,很像她在前庭地掌舵的时候看到的地狱道的景象。当时他们三人经过这串泡泡的时候,陌岩曾让她赶紧造两个接口。于是她就在第六层和第十三层地狱上,各自造了一个接口……
  魅羽的心越来越凉了。她抬头望天,夭兹人的舰队早已远去,但她仿佛还能看到这些莫名其妙多起来了的船只。
  手中的瓷瓶跌落到草地上,双手捂住脸。“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难过了一会儿后,又突然振作起来。将小川重新在背上背好,便掉头朝着城中心的方向往回走。
  她已经知道该如何找官员要推荐了。
  ******
  魅羽背着小川来到吴知府的府邸门前。不消说,还未走近又是好几排人提着礼物在排队。有些甚至随身携带着水、食物、席子,似乎做好了长期作战的准备。而巨大的红门紧闭,门口一边儿各站俩门卫,连望都不望面前这些人一眼。
  “行行好吧,”众人哀求道,“麻烦几位官爷进去通报一声吧。”
  不让进?哼哼,魅羽冷笑一声。那我可就不客气了。从背上解下小川,抱在怀里。然后尖着嗓子放声大叫:“好歹,也得叫孩子见见爹吧!”
  她这一嗓子,众人立刻安静下来,好奇地回头望。
  “我是个烟花女子,”魅羽边说边假装抹眼泪,“自知不够资格进知府家的门儿。可孩子是无辜的呀!不能因为母亲低贱,连亲生骨肉都不要了啊!”
  众人见她确实一身烟花女子的打扮,本来就已信了几成。不料小川望了望魅羽,又望了望周围,也开始放声大哭。这一来,凄惨的氛围立刻就营造出来了。众人纷纷摇头叹气,窃窃私语。
  四个门卫中早有人跑进里面通报。不一会儿,便有八九个穿金戴银的女人气势汹汹地走了出来。打头的是个水桶腰的半老徐娘,柳眉倒竖,应当便是知府的太太了。身旁有三个年轻的妾,剩下的是丫鬟和老妈子。
  “哪儿来的野种在这儿捣乱?”知府太太冲魅羽喊道,“我们家老爷这些年来韬光养晦,怎么可能招惹你这种下贱女子?这是上门来找打吗?”
  魅羽一听,抱着小川一屁股坐到地上。“哎呦不得了了,杀人了,杀人了!”
  这时一个五十多岁、浓眉细目的男子,身穿居家布袍,从里面急急地赶了出来。“出什么事了?”
  大太太转身,扬手就是一巴掌。“你自己干的好事儿,还有脸出来丢人现眼?”
  “我、我我,冤枉啊!我根本都不认识她呀……”
  ******
  片刻后,魅羽和小川已坐到了吴知府家的会客厅里。吴知府坐在上首的太师椅中,身旁站着的小妾手里拿着湿巾,心疼地给他敷着脸。
  “这位夫人,你可真把我害惨了,”吴知府叹了口气,冲魅羽说。一边冲小妾挥了挥手,让她离开。
  小妾瞥了魅羽一眼,赖着不走。
  “行了,”吴知府冲小妾说,“你刚才也看过了,人家是天庭封的一品夫人。那是什么地位,能看得上我吗?”
  小妾这才不情不愿地走了。
  “夫人要见王上,不知所为何事?”吴知府问魅羽。
  魅羽当然不能和他说自己是来查人转世的。“不知大人可曾留意,最近夭兹人的飞船比之前多了不少?”
  吴知府点了点头。“已汇报给王上了。也不知是什么原因,不过应该不必担心。”
  “那些夭兹人是怎么从六道外面进到地狱的,大人知道吗?”
  “这,我也不是很清楚。据说在第四层里,有个巨大无比的山谷,他们就是从那里飞出来的。山谷里好像有个叫什么什么隧道的,可以让六道之外的人直接进来。”
  魅羽皱眉。“把大门敞着给外道的人随意进出,天庭难道就不担心吗?”
  吴知府嘲讽地笑了笑。“进来,反正也是祸害地狱道的民众。只要他们出不了地狱,去不了其他的五道,天庭也就不管了。”
  “原先是离不开,”魅羽机械地说,“现在能出去了。”
  吴知府身子前倾,皱眉。“你说什么?”
  “现在第六层和第十三层都有了通往前庭地的天洞。”
  “谁造的?”
  “我。”
  之前小川让魅羽看他手中的泡泡,魅羽才意识到,夭兹人的飞船为何一下子多了起来。多半是发现了第六层的天洞,知道他们可以随意离开地狱道了。
  这群野心勃勃又没有人性的家伙,估计早就在等着这一天了。相比之下,折磨被他们捉去基地的人、对付泥天军,这些小事哪有随意飞到富饶的各个天界里去烧杀抢掠更有吸引力呢?
  吴知府听她简略说了事情的前因后果,长叹了口气。“王上还有五天就来这一层了,我会推荐你去见他。不过规矩毕竟是规矩,这见面礼还是不能少的。否则先河一开,后面就难办了。”
  魅羽没有说话。她现在还是下不了决心把枯玉禅送出去。
  “事实上夫人也不必亲见王上,这件事我同他汇报就行了。”
  那怎么行?那她不就白来一趟了。
  “我得见他。我在前庭地那儿还有几个朋友,王上可能还需要我给他们捎点儿话什么的。”
  说到这里,之前一直乖乖躺在她怀里的小川开始不老实起来,不断用小手去扯她的领口。
  “小川别闹,”她小声说,一边用手握住他的手,却发现他的手里抓着自己脖颈上挂着的那条链子。
  那还是来地狱道之前,在少光天聂驭送给她的,链子上坠着个小小的十字。当时她嫌带着盒子麻烦,便把盒子扔了,直接套在了脖子上。对了,聂驭不是说这个链子在地狱道还挺珍贵的吗?
  “大人看看,这个行吗?”魅羽把链子取下来,递给吴知府。
  吴知府疑惑地接过来,放到近前细看。“这、这你从哪儿弄来的?”
  “别人送的,但不知有什么用。”
  “这可值钱了,”吴知府笑了,“据说夭兹人特别迷信这个。只要你脖子上戴了它,并给他们看见,就不会动你。你想想,就相当于免死金牌。目前在黑市上的价格可吓人了。”
  说完后把链子还给魅羽。
  “大人能否告知,要见王上一面为何如此困难?”
  “为何?”吴知府似乎觉得她这个问题问得很奇怪。“来见阎王的,大部分都是问生死,而这是违规的呀!想六道当初设定的时候,就是不允许里面的生灵探知前生今世的。”
  “那就干脆一概拒绝好了,为啥还要定这些条件?”
  “因为总有些人我们惹不起啊!”吴知府摊开双手。“就比如夫人你,谁知道你背后都有些什么厉害人物给你撑腰?万一是涅道法王那种,连阎王都不敢惹。”
  那倒是。魅羽想起上次紫午甸解药的事,当时涅道就直接把女王捉了来。六道中能和修罗军抗衡的势力毕竟不多。
  话说到这里,魅羽估摸着她也该走了。不过还有件事得问明白。
  “我听说,自从几百年前九天王老来问生死、惹烦了王上后,王上就把轮回册上交给了轮转菩萨?”
  吴知府笑了。“这个嘛,等你去见了就知道了。”
  ******
  五天后,魅羽又一次来到觐天处,呈交了吴知府的信和那条链子。老衙役收下后,便掏出一块小令牌给她。
  “就是上次我带你去看的那扇门,带着牌子进去就行了。记住,刚进去时看到的是幻境。甚至可以告诉你,这个幻境是王上曾经做过的某个梦。”他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脑门。
  “你一旦解了这个梦,只要大声说出梦的三个启示,幻境便会消失,你就能见到王上了。解不了的话,你就又会回到小庙里。”
  说完后望望她背后的小川。“小娃就别带去了吧?”
  “不行,这娃离不开我。”
  老衙役没再说话,冲她摆了摆手。魅羽出了衙门,又一次来到菜市场旁边的阎王庙。她的手放到那扇橘色的木门上,想了想,又退回来。
  这里面指不定有啥吓人的东西,可别吓坏了小川。于是她走去附近的菜市场,在那儿给他买了根胡萝卜拿着。小川还没几个牙,吃不了这些硬东西。但最近总喜欢把各种蔬菜抓在手里看,好像很馋的样子。
  又回到庙门口,推门进去。面前是片白茫茫的雾,什么也看不见。
  魅羽把门在身后关好,往前走了两步,便开始听到风声。好大的风,周围都是风,里面夹着白色的水汽和细沙,几乎是横着吹在她和小川的身上。
  脚底踩的是沙地。地里原本还有些残存的植物,但眼瞅着就快都给连根拔起了。
  背后的小川应该是冷坏了,嘴里有规律地发出“呃、呃、呃”的声音。她回头望了他一眼,见他面色发青,小手紧紧攥着那根胡萝卜。
  “很快就好了,”她抱歉地说了声,加快了前行的步伐。
  走了几步后,前方的迷雾中隐隐现出一间小茅屋。正要快步冲上前去,忽然想起一件事。
  之前不是说过好多回了吗?到了陌生诡异的地方稍安勿躁,先探视一下。虽说这是个幻境,应当不会伤害前来求见阎王的人,但谁知道呢?
  于是她站定,双目微闭。首先感受到的是,自己身处在一个大院子中。院子里除了那间茅屋外没有别的。可奇怪的是,院子的上空罩着一个巨大的半球形铁丝网,像个鸟笼一样。
  茅屋的屋顶尖尖的,像个斗笠,四周有细长的茅草垂下来。屋子没有门、没有窗,里面却有两个活人。
  这两个人的脸便像茅屋一样,没有五官,而是一根根的茅草垂下来,草之间凝着血。此刻一个人正坐在小床上,身侧堆满了芹菜。另一人则站在地上。屋里到处都是血迹斑斑。二人既然没有五官,自是不能开口说话,可魅羽总觉得他们正在以某种方式交谈。
  她睁开眼睛朝小屋走近了几步,果然无窗无门。接下来她该如何呢?照规矩她不应该去把这间屋子打破吧?三个启示……这幅场景到底能说明哪三个意思呢?
  正低头想着,听背后的小川又叫:“呜——呜呜——”
  扭头一看,他手里的胡萝卜不见了,原来是掉地下了。她俯身去捡胡萝卜的时候,才注意到原来茅屋的底部并非贴着地面,而是离地有一尺的距离,浮在空中。
  她把胡萝卜在身上擦干净,递给小川。然后放声说道:“这第一个意思嘛,王上是在担心夭兹人飞离地狱道。”
  何以见得与夭兹人有关呢?首先,夭兹人并非不能讲话,只不过他们的语言阎王听不懂。所以梦里的二人便无法开口,但却在交流。
  其次,小屋悬在半空,代表的是夭兹人的飞船。而上方的牢笼,是阎王害怕他们飞走,才下意识设的。
  “这第二个意思嘛,”魅羽又说,“王上很担心地狱道的自然环境会越来越糟糕。”
  一刻不停的大风,和就要消失了的植物,这点儿没啥好怀疑的。
  “至于这最后一点嘛,”她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吃进去那么多芹菜却出不来,还到处是血迹。我想王上那几天……该不是便秘又生痔疮了吧?”

第86章 再见是路人 https://bbs.wenxuecity.com/origin/977308.html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