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五日:一窝粉色小猪

来源: 2019-08-07 20:27:55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3907 bytes)
本文内容已被 [ 树枝儿 ] 在 2019-08-07 20:39:05 编辑过。如有问题,请报告版主或论坛管理删除.

爸妈:

收拾桌子,看到老二在西安给朋友们买的礼物:一窝粉红色的小猪。每个只有一两寸,抱着一个小奶瓶,捏一下还会叫,特别可爱。我不由莞尔:这俩孩子打小就贴心,只要自己单独外出,一定会带礼物给我们。现在,学会了给朋友带礼物。

西方人年年过母亲节,学校,尤其小学,老师一定会组织学生给妈妈献爱心。这些年母亲节的礼物收了无数,大同小异,暂且不提。中学以后,俩人开始在那天给我做饭:蛋挞、鸡蛋羹、苹果派、咖喱鸡、意大利面、冰皮点心、各种沙拉、各式蛋糕、小饼干……中西混搭,味道还不错。

老大六年级的时候,学校组织三天的校外教育。回来的时候,带给我一条绿色的石头手链。很便宜的小东西,可是我好喜欢,收在自己首饰匣子里。同样的校外教育,老二带给我几片叶子,说在树林里自己捡的。可能是因为我做的几幅大的绣品都是花和树,她总觉得我最喜欢植物。:)

有一件礼物,是她俩合送的,我到现在还在用。那是几年前,我换学校的时候,开学前带她们去买学习用品。到了一家我很喜欢的背包店Vera Bradley,那家店里的东西都是纯棉的,布料都是非常繁复的花色。最早我特别不喜欢那种风格的包,怎么看怎么土,深恶痛绝。可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就喜欢了。总觉得那些密不透风纠缠着的花和叶,无论是单纯的黑白色,或各种颜色的混搭,都透着浓郁的生命力。又是纯棉,做工精细,设计实用,样子简单。所以,每年开学前都买一个新包,装电脑和一切教学用具。那年也一样。我挑好了包,准备去付钱的时候,姑娘拿着两样小东西来问我:“妈,你喜不喜欢这个?我想买,忘了带钱。可不可以借钱给我?回家还你。”我看了看,老大拿了一个可以挂在脖子上的钥匙链,老二拿了一只红色的小鸟。

付完钱,老二把小鸟挂在链子上,老大让我低头把链子挂在我脖子上,郑重其事地说:“妈,这是我们给你的礼物!祝贺你换了新学校!你那么粗心,以后把车钥匙、门钥匙拴在一起,挂在脖子上,就不怕找不到了!”

回家后,她们果然给我还了钱。那串链子,从此挂在我脖子上,当项链挂了两三年。直到旧了,小鸟的两只脚和尾巴都断了,我才没当项链挂,可还在用的。——当然,我也再没丢过钥匙。我同事都知道那条链子,常常有人来借通用的教室门钥匙。那是我收到最实用的礼物之一。

老二给朋友买的这一窝粉红色的小猪,除了好玩,是没什么实用价值的,连中国特色都没有。不过,总是她的一份心意。再说,没准她朋友就喜欢呢?孩子的世界猜不透。:)

我也就不猜了。

晚安。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