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冠状病毒潘多拉盒子的关键人物之一海登

来源: 2020-05-08 00:45:19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9631 bytes)
本文内容已被 [ ytwadk ] 在 2020-05-08 01:05:38 编辑过。如有问题,请报告版主或论坛管理删除.

因篇幅长,先做个摘要:【同样标题出现在首页的那篇是草稿,这里的是完成稿,两篇在内容和叙述上有很大不同。这篇揭示中共的这次病毒大爆发是一次有预谋,有计划的病毒投放测试。测试的实施得到了医务人员的全力配合。本篇从防护角度,从医生们已经发表的论文,分析中外临床顶级专家们为了这次测试都做了哪些准备。本篇里所引用的录像片段总共时长不超过8分钟。】

无论测试矛和盾,双方必须相互了解,否则就会导致一方的伤亡。病毒测试和医疗救治和矛盾一样,有其医生必须了解病毒的厉害程度,否则无法控制。通常矛的信息属机密,可是盾的信息却可以公开,因此这里从医疗准备的方面揭示病毒测试的秘密。

Image 海登(Frederick G Hayden) 1948年出生,今年72岁。曾任弗吉尼亚大学医学院内科和病理教授,还担任过同所大学健康医学中心的微生物(病毒)实验室副主任,HIV和AIDS顾问委员会委员。海登与王辰,霍比,高福一起参与了武汉病毒爆发后对41位被传染的危重病人做临床观察,治疗,收集数据,绘制表格,最后在世界顶级健康杂志率先发表。已是古稀之年的老人,不享受天伦之乐,还跨国参与从12月初到1月24日之间的病情讨论,数据分析,观点的争论,结论的确定,这里面不仅涉及学术问题,还有政治问题,不向WHO报警的法律责任,尤其是替中共隐瞒的问题。他们肯定为如何完成这样一篇或许是很有争议的论文绞尽脑汁,海登是关键人物之一。

如果当年没有广岛,长崎的两声巨响谁知道曼哈顿计划?谁知道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竟然制造了原子弹。病毒爆发后武毒所的P4实验室被揭开了神秘的面纱,越来越多的人们确相信病毒来自这个实验室。随着拼图块越来越多,图的轮廓慢慢显现出来,越来越多的信息指向武汉病毒大爆发是一个已经秘密执行多年的病毒核弹制造计划。下面两个简短片段告诉人们为什么中国军方媒体说超级病毒是核武器,为什么比尔盖茨对这个超级病毒如此恐惧。

 

病毒的测试要有研制病毒的和Image治病救人的一起配合才能完成,投放前医生要提前做好准备,目的是把死亡人数控制在小区域内和合理的数量范围。媒体审查也要时刻准备消除杂音,连《大国战役》都要事先准备好到时跟进宣传,每一环出差错都会引起社会骚乱。试验过程必须可防可控。不经过几个循环测试,绝不可能搞出如此凶险的病毒。截至目前全球25万7千人被病毒杀死,陈虎所说的病毒核弹已在武汉引爆。石正丽花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去深山老林里找蝙蝠,真的为了搞疫苗?她们完全可能将现有的艾滋病,SARS,埃博拉组合到一起,不就做成了陈虎所说的大规模杀人超级病毒吗? 要测试其威力,病毒还得回收,投放要选人群稠密的地方,最好的时机是春节前后。测试必将导致人员大批死亡,原因可以归于老百姓乱吃野味。

试验必须可防可控,参与的医生也得知道病毒的威力和自己是否Image有能力去控制,假如做不到可防可控,试验不可能被批准。武毒所负责病毒的可传播力和杀伤力,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院士王辰负责协调治疗。无论做什么试验决不能威胁到中共的维稳,这就需要王辰去做临床治疗的可行性研究。武毒所要放火,王辰必须能灭火,试验的先决条件要有疫苗或解药,显然这次不是最后定型试验,没必要搞疫苗,解药是最好的方案。王辰肯定知道这个病毒,他找到两种药,美国吉来德(Gilead Science Inc.)的瑞德西韦(Remdesivir)和英国艾伯维(AbbVie Inc.)的洛匹那韦/利托那韦(lopinavir/ritonavir)。前一个针对埃博拉病毒,后一个针对艾滋病。选这两种药看来新病毒里具有埃博拉和艾滋病的病毒。武毒所和药厂双方当然都高兴,中间人的王辰和海登更高兴。从包装看,显然试验药在中国生产厂家的选择,原材料的采购,车间的准备,包装,仓储,运输,质量检验等等很早就计划好并得到政府的批准。瑞德西韦那时虽没获得美国FDA的批准,但在中国已经开始了小批量生产,显然是为病毒测试而准备,厂家也许还幻想一旦测试成功就可以大批生产。

吉利德是一家大型生物制药公司,Image1987年成立,主要研发生产艾滋病,已型肝炎和各类传染病药。1992年在纳斯达克上市。2002年放弃抗癌药的研发,开始专攻抗病毒药物。瑞德西韦由执行副总裁来自台湾的华人杨台莹领导开发,疫情爆发后吉利德将药的分子式公开,免费让中国仿制。2020年1月21日,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申请了瑞德西韦的中国“使用专利”,很显然武汉病毒研究所和吉利德公司之间的某些联系。吉利德对武毒所的这个举动并不吃惊,也没有表示明确的反对和谴责,看来武毒所,王辰,海登和吉利德之间有协议。本来想打入中国市场,各方都受益,遗憾的这个测试触怒了上帝,测试失控。为了掩盖罪责,掩盖与美国吉利德的私下合作,尤其这个药的研发还是台湾人负责,让这个问题变得更加复杂,为避免政治对手的攻击,中共置老百姓的生死于不顾,官宣瑞德西韦在中国的治疗无效。

海登和吉利德有特殊的关系,他和惠得利(Richard J Whitley)两人合作在2020年1月发表一篇论文《呼吸道合胞病毒抗病毒药:问题和进展》。海登是第一作者,后者是通讯作者。惠得利是阿拉巴马大学的教授,还是吉利德董事会成员,可见海登和吉利德人脉关系不同寻常。惠得利还是国际抗病毒研究学会和美国传染病学会的前任主席,目前是NIAID重组DNA咨询委员会和NIAID HIV疫苗数据安全与管理委员会的主席。NIAID的所长正是福西。这些人都是和病毒打交道多年的精英学者。在最近的中国官方新闻说瑞德西韦在中国的临床试验失败,导致吉利德股票大幅下跌,海登在媒体上出面为吉利德辩解。在西方这个药已经被临床证实有效。

有过西方项目管理的人都知道,一个项目需要有资金,人员,要达到的目标,时间。项目的申请和审批一般在前一年就完成,人员要提前做计划,从事实来看海登这次在武汉疫情大爆发时期,并不是简单地参与,而是深度介入,并有计划地测试吉利德的瑞德西韦。下面的论文揭示了海登和国内权威联合发表的有关药物试验的论文。王辰,曹彬,王业明都是国内肺炎方面的顶级专家,为什么负责艾滋病的临床试验?只有一个合乎逻辑的原因,他们负责病毒测试后的治疗。

  • 2020年4月6日,英国兰卡斯特大学发表文章《首次发表的COVID-19治疗临床试验的正面消息 》,引用的就是海登在中国参与的论文《洛匹那韦/利托那韦对住院危重成年人的测试》,第一作者曹彬,中日友好医院副院长,呼吸内科专业,擅长各种呼吸系统感染诊治,多次参加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和甲型H1N1流感救治。王辰是通讯作者,项目负责人也是出资人,这个测试竟有65个人参加,从参与的医生人数看这不是一个小规模试验。另外湖北省发文科学辟谣,“针对互联网上流传的抗病毒药物瑞德西韦在武汉“显效”的传闻,正在武汉负责该药物临床试验的中日友好医院副院长曹彬教授今晚对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表示,这一说法不实”。论文和政府新闻,人们到底应该相信谁?
  • 2020年4月26日,柳叶刀刊登一篇《瑞德西韦对患有严重COVID-19的成年人中的一项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和多临床单位的试验》。第一作者王业明,首都医科大学呼吸病学系博士,显然这个试验是在王业明所在医院进行,46个作者,其中包括海登,王辰是项目负责人和出资人。这篇论文有个多临床单位(multicentre),这个词就意味着不仅病人的数量要很大,要来自不同的地方,病人的地理分布性要多样,这种试验更能显示一般性。病人不会想到看上去像是白衣天使的人正在拿病人做药物试验。
  • 2020年4月27日,曹彬,海登发表论文《法匹拉韦(Favipiravir)和奥司他韦,达菲(Oseltamivir)联合疗法与奥司他韦单一疗法在重症流感病毒感染患者中的比较效果》,两个药其中的一个是日本药,另一个是英国药。海登在中国为外国药进入中国市场已深耕多年。浙江一家公司已经得到授权生产法匹拉韦,瑞德西韦的包装显示由浙江另一家公司生产,两家制药厂都在浙江,难道这只是巧合?武汉冠状病毒大爆发的另一个关键人物李兰娟是浙江人,中国传染病学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浙江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教授、现任传染病诊治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这些头衔应该与这些药厂关系密切。
  • 2013年11月,一篇论文《H7N9肺炎的治疗:当前的视角》,曹彬和海登共同发表。海登和曹彬那时就开始合作,可见他介入中国的病毒临床研究很多年。

吉利德肯定想进入中国市场,但是主管开发的是个台湾人,海登作为中间人最合适,瑞德西韦是对付埃博拉病毒,吉利德是上市公司,任何差错都会导致自己股价的波动,这次测试必须要精心策划,与中国方面衔接好,要做得看上去合法。逻辑上分析武汉病毒所这边为了在试验后将病人的病情控制住,也得要找到有效药,这就是为什么海登把吉利德和武毒所联系到了一起,给这两个牵线,甚至参与试验的就是院士王辰。王辰,曹彬有这几篇论文,可以看出他们纷纷跨行资助并亲自领导艾滋病,埃博拉药的临床测试,其原因绝不只是为发论文那么简单。

一边官方说无效,另一边的试验却没受任何政治影响而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完成了论文并发表,说明试验卓有成效。测试者需要知道效果如何,灭火者更要知道能控制到什么程度,为将来的病毒的最后定型作理论依据。这里做个逻辑判断,武汉冠状病毒COVID-19很可能具是埃博来和艾滋病加在一起,需要瑞德西韦和洛匹那韦/利托那韦来治,行业内知名的医生王广发自己证实洛匹那韦/利托那韦救了他的命,可见这个新型冠状病毒的确带有艾滋病病毒。所以这个病毒不可能有疫苗,因为由多个病毒合成,最终人类要长期与此病毒共存。

假如病毒引发了意想不到的爆发,海登怎么可能立刻得到通知,在跨时区,跨地域的情况下立刻与两个中国政府的不同机构的两位副部级高官们还有英国的霍比迅速集中到一起,研究一个课题?又那么快地发表,论文发表的重要程度远比向WHO报警,向各自祖国报警更重要。所需应对药品和相当的数量储备都已准备好,显然这不是一个突发事件,是预谋已久的计划。让外国人参与调查,如果不是自己绝对信任的人,很可能这件事情会被泄露到国际社会,海登不但没有向媒体透露信息,还在本国替中共掩盖事实,导致自己的母国都受到巨大的死亡和经济损失。中共的蓝金黄威力巨大,完全可以将人变成魔鬼。海登如此忠于中共,莫非他是坚定的共产主义者还是他的某个器官是中共给换的?读者自己去下结论吧。

已经被公认这是个极其智能的病毒,其智能还表现在一个病毒集埃博拉河艾滋病的病毒于一体,比SASR更具传染性。作恶的人们最终惹怒了上帝,试验失手,中共不能再大力宣传美国的由台湾人研制的令中共尴尬的药,即使能救命也不能宣传,过多宣传会暴露秘密。支持中医的一方势力抓住机会及时推出中药,海登终于斗不过地头蛇而出局。看看在测试中老百姓的装束,这和防核辐射有啥区别?

         

中共军方很早就开始研究超限战,一直以来中共用超限战的各种方式攻击美国,美国人的思维还处于热战,核战时期。川普总统的前战略师班农已经对中共的超限战研究如数家珍,下面是班农5月5日在War Room的讲话片断。这就是中共国家媒体最近连续骂了几天但一直不敢播放他的讲话片段的班农。

5月6日川普总统在白宫记者会上说美国因病毒而死的人数远多于珍珠港和911,川普总统已经将这次病毒当成隐形的敌人,敌人已经攻入美国。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