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烟记事(434) 电话铃响

来源: 烟斗狼 2024-06-15 05:59:39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6460 bytes)

【9月下旬,文燕进入临产期。我已有前车之鉴,所以对此次生产做了周密安排。关键是要物色一位经验丰富、技术过硬的助产士,而总场医院的这块头牌非韩念秀莫属。韩不是别人,正是张杰忠的妻子。我去年还不认识她,如今和她丈夫在一个阵营里呆过,故而有脸面登门求助。其时张杰忠已被释放,正在家中调养。他是个讲义气的人,没有忘记我为他出过的力,当即告诉小韩:“这是我的兄弟,你好好照顾他老婆。”小韩显然知道在我老婆身上发生过什么,豪爽地对我说:“放心,我肯定在场。有我在就不会有事!”

除此之外,我和钟、刘两位大夫也都打了招呼。对于上次的医疗事故,她们多少是有歉疚之意的,但我从未埋怨过谁。如今再次相求,她们都很主动,甚至有些感动,答应会尽全力。

有了助产士和大夫以后,下一个重要角色就是我自己。这回哪怕天塌下来,我也不会离开总场部了。好在“天时”不错,我仍属闲散之人,不用担心再被弄下去搞秋收。现役军人进入农场以后,忙于搞大联合,我这样的逍遥派不属于他们的工作对象。“兵筹组”一手握着枪杆子,一手握着最高指示,硬生生把总场两派头目拉到一条板凳上坐定,当面说和。再通过读毛选、搞讲用,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对方有缺点错误,可以当面指出来,但不允许上纲上线,因为毛主席说了:“两派要互相少讲别人的缺点、错误,别人的缺点、错误,让人家自己讲,各自多做自我批评,求大同,存小异。这样才有利于革命的大联合。”

如此“拉郎配”、“强做媒”,刚开始场面极为尴尬,但是解放军有劲头,每天都排同一出戏,让两派头目无处可逃,只能屈从。几个月搞下来,不光不再觉得尴尬,而且批评自己的时候声情并茂、声泪俱下——部队的政治思想工作确实厉害,就是花岗岩脑袋也打得开来。

派性斗争一停止,医院的日常秩序便很快恢复。毕竟生病和生孩子是哪一派都难免的,把这个地方搞乱既害人又害己。政治运动的狂热能够导致极愚蠢的行为,集体智商还不如个人智商,这是我从小刚事件中得出的一条社会学法则。如今革命口号依旧喊得震天价响,但目标已是安定团结,而非“天下大乱、越乱越好”,我等小老百姓就可以过点安生日子了。

文燕也从上次失败中吸取了教训,住进产房后,一有空就来回走动,即使临产前,也不早早躺在床上,仍然坚持活动。同室的另一名产妇已经顺顺当当生过两个孩子,可以对她进行现场指导。我则大大方方地回到计划科,作为“编余人员”参加科里的政治学习,目的是晚上能在办公室留守。我找来一张行军床,睡在办公桌旁边,桌上放着一部电话。我跟小韩已经说好,一遇紧急情况就给我打电话。以我的速度,十分钟之内可以从青卫山跑进产房——那时不让丈夫陪产,否则我就直接住到产房里了。

文燕此次生产比上次要早一个月,天气尚不寒冷。尽管这并非关键因素,在我看来仍属吉兆。总之,天时、地利、人和,凑得越全乎越好。当然最要紧的还是她肚子里得有个健康的孩子,对此我除了求老天保佑之外,没有其他办法。聊以自慰的是:老大并非先天痴呆,老二出来就是傻子的概率应该不大。

临产前的几天最为紧张。去年我在秋收劳动中卖力表现,晚上回去睡得跟死狗一样,根本没为妻子担心过。这次可是整宿睡不踏实,动辄惊醒。有几回恍惚间听见电话铃响,打过去却没人找我。要是文燕久拖不决,我这幻听的毛病恐怕会越来越严重。幸好只如此过了四五天,我终于在凌晨接到小韩的电话。她用平静的口吻说:“生了个男孩,母子平安,不用担心。”我在奔出办公室之前,问了最要紧的一个问题:“孩子会哭吗?”她说:“一切正常,你尽管放心。”

到了产房,见孩子静静地睡在妻子旁边,我心里踏实多了。尽管他尚未睁眼,但是脸色健康,表情安详,显然未曾经历小刚那样的磨难。妻子说这次生产尤为顺利,没使多大劲孩子就出来了。我突然意识到,所有的天时地利人和,加起来恐怕都抵不上小刚的作用——老二的顺产实是老大用自己的脑袋换来的!

老二很能睡觉,到中午才睁开眼睛。我凑近了看他,他的眼睛会聚焦,没有出现小刚那样的震颤。不过他似乎意识到我并没有奶,马上焦躁地哭起来,声音响彻云霄。文燕赶紧把他抱到怀里,他一叼上奶头就止住了哭,狠命吸吮,让我见识了什么叫做“吃奶的劲”。我终于明白,小刚与正常孩子有多么不同!我曾寄希望于他能自行恢复,现在看来真是痴心妄想。他一生下来就丧失了大多数本能,这些本能是在几百万年物种进化过程中一点一滴形成的,他怎么可能在几个月之内重新获得?

其后几天,我像个生物学家仔细观察老二的一举一动,随时作记录,然后与医书上对新生儿的行为描述进行比较,结果证明了小韩所说:“一切正常。”他很快和我亲近起来。我虽然没有乳房,仍然可以喂他奶粉;我整天抱他的时间不比妈妈少,他知道在我怀里同样能够得到安全和温暖;并且处理屎尿的工作全由我包了,我可以让他迅速恢复舒适状态。所以他对我的好感与日俱增,有时吧唧着小嘴发出类似“爸爸”的叫声,让我甚为感动,首次体会到为人父的快乐。我对小刚就生不出这份感情来,当他的面我从没说过“乖儿子”、“爸爸喜欢你”之类的话。在潜意识里,我很难与这个小木头人真正建立起父子关系。】

2023-11-10

所有跟帖: 

车间来了工宣队搞大联合,后来上了贵州日报,就是把“一对崩”谈成了“一对红”。 -chufang- 给 chufang 发送悄悄话 chufang 的博客首页 (0 bytes) () 06/15/2024 postreply 09:08:38

请您先登陆,再发跟帖!

发现Adblock插件

如要继续浏览
请支持本站 请务必在本站关闭/移除任何Adblock

关闭Adblock后 请点击

请参考如何关闭Adblock/Adblock plus

安装Adblock plus用户请点击浏览器图标
选择“Disable on www.wenxuecity.com”

安装Adblock用户请点击图标
选择“don't run on pages on this dom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