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烟记事(431) 喂奶(内有AI所绘插图)

来源: 烟斗狼 2024-06-05 17:53:31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7502 bytes)
本文内容已被 [ 烟斗狼 ] 在 2024-06-06 18:53:55 编辑过。如有问题,请报告版主或论坛管理删除.

【捍总大头目张杰忠,被抓后立即转移到四分场六队软禁起来。这个队地处偏远,北边就是仙鹤岛,当年还接收过一只由我开膛的狍子。它的职工都是清一色的红联观点,因此能够做到绝对保密,防止捍总的人跑来聚众闹事。张与自己的组织失去联系,于是宣布绝食,以示抗议。趁着当事人不能出声,红联小报连篇累牍地发表文章,揭发他的问题,尤其是作风问题,力图将他在全场范围内搞臭。

张杰忠原为物资科下属的总库管理员,老要出去跑采购,所以是财务科的常客,我们都认识他。他乃非党群众,以前我也没发现他有多大能耐,只觉得口才还行,不想一场文革把他推上政治舞台。红联的笔杆穷极无聊,在揭发他与文工队的风流人物于曼莉有染时,竟提及女方发现他的阳具太小,与其魁梧身材不成比例,因而大失所望云云。于曼莉本为捍总的活跃分子,经常在御前行走。如今被红联拿住,马上反戈一击,什么龌龊都往他身上泼。

张杰忠绝食十天后,杨崇兵带领两名随从,亲自提了一壶牛奶登门造访。张半死不活地躺在炕上,形销骨立,已经快和甘地差不多。杨把大铁壶放在桌上,拉了一条长凳就近坐下,对他说:“老张,咱们一起战斗了这么长时间,老伍和我都心疼你,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饿死,这不符合红联的革命人道主义。为了挽救你的生命,我们准备用鼻饲法喂你牛奶。可惜我们没找到你老婆,她在医院当护士,应该知道怎么弄,也能搞到橡皮管。现在条件不允许,我只能叫这两个粗人把你捆在凳子上,拿壶往你的鼻子里灌。不过你放心,我们只往一个鼻孔里灌,另一个鼻孔留给你喘气。牛奶又不是辣椒水,就算呛到肺里也不至于要命。总之,为了挽救你的生命,我们什么招都能使。今天我就呆在这儿,牛奶不灌完我不会走。”

当下站起身来,两名随从把张杰忠抬到长凳上捆住。张拼命大喊:“我抗议!你们这是法西斯行为!”杨崇兵笑道:“你要是愿意张嘴,我们就不从鼻子里灌了,反正总要有一条道进去。”张马上把嘴闭紧。

杨使了个眼色,一名随从上前把张杰忠的头摁住,另一名拿来一个漏斗,捅到他的鼻孔里。杨慢悠悠地把大铁壶拎起,再次忠告:“记住要用另一个鼻孔喘气!”说完就把牛奶倒进漏斗里。张杰忠立刻剧烈地呛起来,牛奶喷溅得四处都是。杨见状停下,宽容地说:“用一个鼻孔喘气,要多练几回才能掌握,不过我有的是牛奶,你练多少回都行。”

如此灌了七八次,张杰忠终于服软,答应喝奶。杨崇兵看着他把小半壶牛奶喝完,满意地拍拍手:“欢迎张总重新回到革命阵营里来!”

曾经和我在“阴沟洞”里共过事、却没和我一起撤出的几名笔杆子,这次都给抓走了,吃了不少苦头。工会李东前,就是要我给新建医院写招牌的那位,乃少数派写作班子的负责人,解放前上过中央大学。他性格有点迂,接受审问时,以革命先烈为榜样,一声不吭。人家就拿皮带抽他,抽得遍体鳞伤,他仍不屈服。最后问案的直接操起一杆红缨枪,枪尖对准他的嘴,再不说就往里戳。他看对方真急眼了,只好认怂,交代问题。事后人家数落他:“早点交代,受这些皮肉之苦干嘛?本来你就有历史污点,还想当烈士?——死了都不会给你立块牌子的!”

另一位叫李苏阳,中央美院附中毕业后来到北大荒,有艺术天赋,主攻木刻。加入捍总后,他为《工农造反报》插图,好些农工就是因为喜欢他的画才要这份报纸看的。他性格倔强,对立派每晚把他吊在房梁上搞逼供信,他就是不招。拷打了一个礼拜也打不服他。到后来打他的人都服了他,说这小子有种,不愿把他弄残废了。

捍总的要犯都关在四分场六队,李苏阳是唯一没有低头认罪而被放过的人。我后来随工作组到该队搞“支左”,都说有个北京青年骨头硬得让老职工们挑大拇哥,再一听名字是他,便记在心里。有一次见面,我向他询问情由。他说他没想要当烈士,只不过看了那么多烈士的事迹,觉得他们也是人:“他们能挺住,我有什么挺不住的?我就想挑战一下自己的极限。”我感到匪夷所思:“你挑战死了怎么办?”他耸耸肩:“那我就当一回烈士呗!”他后来成了一位很有名气的版画家,作品出展欧美日本。画面里经常会出现女知青的形象,在大荒原的衬托下显得异常静谧柔美,像是他在蹉跎岁月里从未破灭的一个梦。

其后两个月,农场成了多数派一统天下。然而好景不长,到了6月18日,中央作出决定,成立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置于沈阳军区之下,由黑龙江革命委员会代为管理,东北农垦总局则予撤销。现役军人随后进场,成立了“八六七农场兵团筹备小组”。到了8月份,各分场、生产队也都成立了“兵筹组”,全面接收农场权力。一些热中于派性斗争的人感到失意,不得不思考:这几年斗来斗去、争权夺利,到底有什么意义?】

黑龙江成立生产建设兵团的雷声已经响了三年,到现在雨点才落下,不能不说与全国形势有关。上年武汉发生“七·二〇事件”后,“百万雄师”成为全国声讨对象,它背后的支持者武汉军区也成了众矢之的。军区司令员陈再道赴京汇报时,已被中央视为“叛逆”,比他少一颗将星的吴法宪甚至敢当众打他耳光。然而中央文革随后煽动“揪军内一小撮”的运动,却让毛泽东忧心忡忡,害怕激出兵变,于是迅速来了个180度大转弯,把“七·二〇事件”里的大英雄王力打入冷宫,对陈再道则安抚有加。自此,毛泽东的立场由“支持造反派”转变为“捍卫枪杆子”,军队势力迅速膨胀起来。

就在兵团成立之前的1968年五六月间,广西发生了造反派劫夺援越军火的恶性事件。毛泽东大光其火,批准了有名的“七·三布告”,把抢夺武器的造反派定性为“一小撮阶级敌人”,为韦国清随后大开杀戒铺平了道路。这是军队第一次拿到尚方宝剑,大规模镇压造反派,标志着毛泽东决意借军人之手来平复由他自己搞乱了的天下。文革从此进入一个新阶段。

2023-10-28

他后来成了一位很有名气的版画家,作品出展欧美日本。画面里经常会出现女知青的形象,在大荒原的衬托下显得异常静谧柔美,像是他在蹉跎岁月里从未破灭的一个梦。

所有跟帖: 

我现在在玩AI绘画,刚才给这章配了一幅插图,放在篇尾了。 -烟斗狼- 给 烟斗狼 发送悄悄话 烟斗狼 的博客首页 (0 bytes) () 06/06/2024 postreply 18:59:10

请您先登陆,再发跟帖!

发现Adblock插件

如要继续浏览
请支持本站 请务必在本站关闭/移除任何Adblock

关闭Adblock后 请点击

请参考如何关闭Adblock/Adblock plus

安装Adblock plus用户请点击浏览器图标
选择“Disable on www.wenxuecity.com”

安装Adblock用户请点击图标
选择“don't run on pages on this dom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