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受排挤时与龚楚的谈话

来源: 2022-09-12 11:10:05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5273 bytes)

毛泽东自从中共中央迁到苏区后就受排挤大权旁落,那几年他在权力被剥夺的同时,还遭受清算过去领导的错误,尤其是他的土地革命政策被批为富农路线,被给予严重的处分。这种待遇,使他非常难堪。一时非常冷清寂寞,用他自己的话说,“那时候,不但一个人也不上门,连一个鬼也不上门——————还好,我的脑袋没有被砍掉。”

毛泽东遭受排挤冷遇,处境凄凉是真的,但也并非完全没有人上门,时任中国工农红军参谋长的龚楚就曾经应邀多次拜访毛泽东,并与之长谈,龚楚在他晚年所著回忆录中记下了他与毛泽东长谈的情景,对于毛泽东失意时的心境和情绪是不可多见的真实记录。

一九三四年七月,龚楚由红军总部参谋长转被任命为赣南军区司令员兼政委。龚楚沿桃江水东岸,龙佈,塘村墟,清溪,水口江前线巡视,经会昌,瑞金回于都。八月初某日下午,龚楚正在读军用地图,研究湘鄂粤边境的地形,忽然特务员跑来报告:毛主席来了。龚楚连忙放下地图到门口迎接,看到毛泽东带着两个特务员(警卫员)刚在门外下马,龚楚忙请他到办公室休息。看到毛泽东面色发黄,形容憔悴,问他,“主席不舒服吗?”,毛泽东回答说:“是的,近来身体固然不好,精神更坏。我有个多月没有到总司令部去,也有个多月没有见到你了!”龚楚招呼他洗过脸,抽着烟,他接着说,“我现在来于都督导苏维埃政府工作。在此将有相当的时间住,我们在一起,一切问题可随时谈谈。我住的房子,最好是离你不远,那就更方便了。”此时于都县的负责同志来领毛到后院一个独立屋安顿,毛临行要龚楚有空暇便到他的住处谈天。

第二天晚上,龚楚和刘伯坚去看毛泽东。谈了一小时。毛泽东问起龚楚赣江上游沿岸情况,及红军二十二师,二十四师的位置。龚楚一一告诉了他。告别时,毛泽东握着龚楚的手说:“我们是井冈山的老同志,希望你晚上有空时便来谈谈,我还有许多问题和你商量呢。”于是,龚楚在晚间有空的时候,便去毛泽东那里谈谈各种问题。贺子珍为他们弄些食品宵夜。三个人一面谈天,一面抽烟喝酒吃东西,常常谈到深夜十二时后。

那段时间,除了于都县地方同志向毛泽东请示工作外,没有其他领导同志去拜访,毛泽东似乎很安闲,但精神上常流露出抑郁和凄凉的神态。

九月里的一个晚上,毛泽东和龚楚喝了很多酒,谈到龚楚一九三三年八月被开除党籍一年这件事(罪名是龚楚在广西右江主持苏维埃运动时没有大开杀戒屠杀土豪劣绅,被认为执行党的政策不力,犯右倾机会主义错误),毛泽东愤然说:“这件事完全是周恩来搅的,不过在我们党内越肯负责的同志则越容易遭到处分!我自一九二七年以来至今年(一九三四年),曾受过三次开除中委和八次严重警告,比如这次十九路军福建人民政府之失败,本来是秦邦宪等几个党中央领导人,不信任福建人民政府,认为是国民党内部的斗争,与我们革命无重大关系,为围攻苏区北面的国军移向福建十九路军进攻时,仍认为是国民党内部的战争,不主张红军积极援闽,后来见十九路军情势危急,才派一,三两军去援闽,但时间太迟了,我们的援军未到,十九路军已彻底失败,致红军中途撤回,这个不积极援助十九路军以致失败的错误,明明是他们几个中央领导同志应该负责的。但现在第三国际追究责任,却反说我不肯援闽,给我一次严重处分。这种是非颠倒,黑白不分,他们既没有实际斗争经验,又不肯接受我们老同志的意见,将来还会继续下去,真是革命的损失!”毛泽东说到这里喟然长叹!又接着说:“龚同志,现在不是我们井冈山老同志的世界了!我们只好暂时忍耐吧!”说至此,毛泽东凄然泪下。龚楚在书中说,毛泽东那时有些轻微的咳嗽,脸部瘦削而枯黄,伴着一盏暗淡的豆油灯,更显得他的凄凉和沮丧!但他的说话语气,却坚定而有力。龚楚当时见到毛泽东充满悲愤的表情,回想到自己被开除党籍时内心的痛苦,很自然的对毛泽东发生无限的同情。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所有跟帖: 

你上次不是说毛要没收一切土地,现在怎么又说毛搞富农路线被上海中央清算?。。。呵呵。。。 -多哥- 给 多哥 发送悄悄话 多哥 的博客首页 多哥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9/12/2022 postreply 11:14:16

损毛地摊货,应收尽收 -英二- 给 英二 发送悄悄话 英二 的博客首页 英二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9/12/2022 postreply 14:08:41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