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烟记事(208) 狮城争霸

来源: 2020-03-29 15:59:43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7737 bytes)

上回我在文学城隆重宣布“重启”时,《老烟记事》已经辍笔一年多,我以为可以努力把东西写出来,没想到挣扎了两篇就弹尽粮绝。查考一下各篇日期,其实到2014年底,在我完成“(192)睡马棚”以后,就停止了连续写作。

 

2015年只弄出8篇来,到3月底写完“(199)秤砣山”,便进入两年封笔期,因为要辅导儿子小升初。

 

2016年全年未写一字。

 

2017年小升初折腾完,想要重新开张,但只在2-3月间写出4篇,到“(203)烧荒”便戛然而止。个中原因,乃是搜狐社区倒闭,杂谈酷评上的一群狐朋狗友四散凋零,后来虽有部分人员重新聚义,但人气已经不再,我也找不回以前的玩闹感觉。《老烟记事》正是在玩闹中形成的,读者会发现经常有“闲笔”穿插其间,这也是我长年混迹杂谈酷评染上的习气。老烟生前注意到我这种笔法,很感兴趣,要我保持。他喜欢看我发各种奇谈怪论,远甚于看自己的故事。他读过我在杂谈酷评上贴出的前68篇,直到最后住进医院。那时他用的是一部功能简单的诺基亚手机,没法继续上网阅读;而我正要开始描述他人生中最灰暗的一段岁月,也不想让他看到,令他再次陷入痛苦。

 

“重启”那篇其实写在2018年4月,之所以标为(197),是因为在网上最后只发到(196)。通常我至少要留10篇存货才敢发。在宣布“重启”时手中只剩7篇,本想借此倒逼一下自己,结果也只逼出两篇来。究其原因,一是出现了某种程度的职业危机,需要我再次升级谋生能力。这种情况二十多岁时出现过一次,搞得我断掉了文学梦,一心去搞赚钱记账的学问,学成之后就下了海——其实我的两位导师都不认为我是经商的料,但我在商海里泡了十几年,也没给淹死,足以证明天生我材有点用。可是近年来我感到越来越不安稳,需要早做准备,免得哪天被老板一脚踢出门外流落街头,所以又开始钻研孔方之术。我虽然是干这一行的,但此类书籍大违本性,所以平时弃之如敝屐,只有迫不得已才会捡来抱佛脚。

 

第二个原因更关键。儿子小升初以后,我本以为万事大吉,没想到越来越麻烦。G大附中在新加坡属于顶尖学校,它牛逼到拒绝国家的小六会考(PLSE)成绩,只靠自主招生,所以是唯一通过“直通车”(Direct School Admission,DSA)录取全部新生的学校,而其他名校搞直通车,只留5-20%的名额。G大附中当年一共招收170人,却有超过2000名学生参加选拔,竞争非常激烈。然然是唯一从国际学校考入G大附中的学生。国际学校采用IB体系,与本地学校大有不同。我曾打电话给教育部,恳求让儿子参加小六会考,并保证绝不纠缠结果,考得多烂都认赌服输。但对方断然拒绝,说他不是本地学校出来的,没有资格参加考试。对然然而言,小升初要想“变轨”,进入本地学校,只能依靠直通车。国际学校培养的小学生,通常语言能力和综合能力很强,但数理能力很弱,而G大附中正是一所数理中学,没有谁敢过这样的独木桥。

 

然而我敢带儿子过这个独木桥,因为当年老烟带我走过更为惊险的独木桥。我小学和中学都在厂矿子校读书,教育质量很差,当年文科班只有8个学生,考上大学的只有我一个。但我是以全省第三名的成绩考入B大的,并且年龄还不到16岁。这一切都与老烟有关,他给了我极为独特的教育,让我知道私塾也能打败重点中学。

 

于是我在家潜心教子,用了一年半的时间,让他把本地学校的小学数学课本全部学完,在此期间又去参加了一个东南亚奥数竞赛,头一回拿了银牌,第二回就拿到金牌。但是光有这块敲门砖还不行,我又恶补科学,把三大本“O水准”(相当于十年级)的物理、化学、生物都看完了。学过之后,我就知道该怎么给他找材料、找试题,他搞不明白的我也能教他。我虽是文科生,但从小喜欢科学,而且这些教材写得很有趣,让我看得津津有味。有一天坐MRT下班时,一个比我高半头的印度中学生好奇地问我:“你是老师吗?为什么一直在看我的课本?”我告诉他:“我是在为我儿子看,他要参加DSA。”他跟我聊了半天,下车时对我说:“你是一个好爸爸,祝你儿子成功!”

 

训练到后期,我每天都会用数学、科学和智商考卷测试儿子,他的成绩提高得非常快。我相信他身上有我的学习基因,很容易上道。但是直通车是各个名校自主招生,命题完全无法预测,再说我也搞不到往届试题,只能漫天撒网,给他报了六个学校。其中包括三个华文学校,没成想最好的一所“H中”连初试机会都不给他,因为国际学校无法提供教育部认可的华文成绩。我打电话给招生办,说我儿子能背85首唐诗,包括《木兰辞》和《琵琶行》两首长诗,你们测他好了。我甚至把85首唐诗全部打出来寄过去,让他们测试的时候随便挑,但最后我只收到冷冰冰的一纸回函:“我们很遗憾地通知你,我们不能让你儿子参加初试。”

 

另一所华校“DM”,倒是让他参加初试,但写作文时这小子信口胡勒:“我最喜欢科学,最不喜欢艺术,因为艺术一点用也没有。”当时我一听他汇报就知道完了,因为我和老婆已经在校园里转了两个钟头,知道这所学校特别标榜自己的艺术水准,到处都贴着学生的演出照片。不过我心里尚存一丝侥幸,希望碰到一位老烟那样的判卷老师,能看出学生的文字好坏来,而不是专注于“思想内容”。结果并不如愿,儿子没有收到复试通知。我埋怨他不该不按规矩出牌——我事先告诉过他写作套路,但他并不在乎:“反正我也不喜欢DM,女生太多了!”

 

后来他又连续收到“YH”和“GC”的拒录通知,对此我倒不太遗憾,因为这两所学校的学生家庭大多非富即贵,我们虽然不是穷光蛋,但跟他们没法比。学校确实是好学校,但我只是搂草打兔子,并没有像对“H中”那样全心全意。

 

眼看机会一点点丧失,没想到余下的两所学校都要了他,一所是“LH”,一所就是“G大附中”。LH也是一所华校,对然然很感兴趣,大概是认可了他的语言能力,因为最后的面试环节他需要应对一位新西兰老师和一位本地老师,前者他用流利的美语作答,后者他用地道的北京话交流,老师频频点头,笑逐颜开。但然然最后还是选择了G大附中,他喜欢这所学校的卓而不群,而且不需面试就直接向他发了录取通知书。

 

2019.11.2

所有跟帖: 

了不起!-:) -有言- 给 有言 发送悄悄话 有言 的博客首页 有言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3/29/2020 postreply 20:46:44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