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烟记事(179) 解放

来源: 2020-01-24 16:34:19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7245 bytes)

【九叔走后不久,我迎来了人生当中最重要的一次抉择。某天,胡林收到一封家信,兴奋莫名,邀我共享其快乐。他父亲是水利专家,在美国驻华善后救济总署担任高级职务。这类人凭技术吃饭,国共两党都会器重他们。胡林家里有钱,给他买了一辆外国跑车,造型奇特,色彩鲜艳。他每日骑车上学,进大门过操场再到教学楼,途经几处台阶如履平地,让同学们称羡不已。

 

这家伙成天过得无忧无虑,有高兴的事也不稀罕,可这回告诉我的却是一个惊人消息:他有个姐姐几年前从上海护士学校毕业,秘密去苏北参加了解放军;如今他则多了一个在十兵团兵站处当政委的姐夫!我热切盼望着解放,却没想到解放军的手已经够到了我的肩膀。

 

胡林的家信涉及机密,我未曾得见,只能听他口头转述。他说他妈妈在信中多用暗语,旁人看了也不知所云。这让我愈发好奇: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原来这一家人早就成了共产党的内线!胡林现在向我透露实情,固然是看国民党大势已去,但主要还是把我当成了铁哥们。假如我向“国民政府”举报,他一家仍会有性命之忧。想到这一层,我不由得大为感动。

 

“你没讲过有这么一位神秘莫测的姐姐呀!她肯定是共产党员了?”

 

“那还用说吗?她是抗战胜利那年,通过地下党转移到新四军野战医院的。哈,我真是太高兴了!马上就要变天了,再不用读这破书了!我打算找姐姐姐夫参军去——你跟我走吗?”

 

“能参加解放军,我当然求之不得。我早就想当一名随军记者,走南闯北。问题是他们会不会收我?我可没有你那份亲戚关系。”

 

“这事包在我身上了!等杭州一解放,我有了姐姐的确切地址,就马上跟她联系。咱们最好再找几个同学一起走,那多热闹!不过现在你还得替我保密啊!”

 

自此以后,胡林便和我结为死党。我俩每天都会到阅览室看报,分析形势,推测杭州什么时候解放,那会儿的心情用“盼星星,盼月亮”来形容一点也不夸张。学校已经完全停课,不少住校生也都回家了。我们留下来的这些人,整天无所事事,东游西逛,等待着革命风暴的来临,期盼自己的命运能够随之改变。被慵懒掩盖下的激动所充溢,我们从不去想这座美丽的城市可能会打一场生灵涂炭的争夺战,因此对即将到来的解放没有任何恐惧感。话说回来,杭州本非兵家必争之地,抗战当中亦未进行固守。解放军其时已成“过江龙”,根本不是国军所能抵挡的。我在城里没有见到紧张有序的防御准备,只见到达官贵人纷纷作鸟兽散。

 

4月23日,南京解放了。上帝再次显示出他那超凡的幽默——其时担任“守卫国都”任务的,正是国军28军!他们在抗战期间曾经是天目山的守护神,如今却成了蒋家王朝的殉墓人。日后,每当我读起毛泽东那首《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我总有一种特别的感受。尽管我认同“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我却难以把这支部队从心头彻底抹去。

 

5月3日吃罢中饭,正在宿舍和胡林闲聊,从街上回来的同学一进门就喊:

 

“你们还坐得住啊,解放军进城了!”

 

“你在哪里见到的?”

 

“官巷口!好大的一支部队,也不知有多少人……”

 

我们马上起身,拿出百米速度朝校门外跑去,仅用了5分钟就到达全市最繁华的十字路口。那里已经有看热闹的市民,只是为数并不很多;街上的行人和车辆也比往常稀少,全都贴边而行。我屏住呼吸,注视着解放军由西向东沿中正路鱼贯而过。队伍很长,不见头尾,但是排列得不太整齐。战士个个身负武器和给养,脸上带着疲惫的神色,显然在城外经过了一夜鳌战。

 

这不是一支接受检阅的部队,而是一支奋勇向前的部队。街头被肃穆的气氛所笼罩,除了战士快速行进的脚步声外,听不到什么欢歌笑语,更没有出现箪食壶浆的拥军场面。历史的巨变,就这样来到我的面前,那样平静,却又那样不可阻挡。

 

听身旁一位市民说,部队急行军是为了占领钱江大桥。这时另一位插了话:“你说的可不对。我知道解放军入城前就抢占了大桥,但国军撤退时还是把桥头炸坏了,幸亏没给炸塌。地下党找来工人和大学生连夜抢修,有几人不小心落了水,其中一个没捞上来。我家邻居的儿子昨晚就在现场,半小时前才刚回来。钱江大桥可比杭州城重要,国军逃跑全靠这座桥。如果等到现在才去占领,早就给炸没了。我看这些解放军着急赶路,是要通过大桥去追击敌人。”

 

我听了十分感动,顿觉“革命”、“解放”这些概念变得形象具体了。我在不远处找到了胡林,瞧出他和我也是一样的心情。我俩伫立观看足有一小时,队伍也没走完。面对如此雄壮的胜利之师,我参军的愿望更加强烈了,但又怀疑自己这么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中学生,真能成为他们当中的一员吗?戏剧性的是,不到两年,这一幻想居然变为现实。杭州解放时,我所见到的部队属于21军。1951年3月,我从华东军大毕业后即被分到21军,在这个大家庭里整整呆了七年,直到最后踏上北国荒原。

 

现在我的案头放着时任21军61师师长胡炜撰写的《征程纪事》,他对进发杭州的历史作了简洁叙述,让我得知在那些无聊等待的日子里,这支改变了我一生命运的部队正做什么:

 

“[4月]24日,……7兵团令21军兼程抢占杭州,截断上海敌人的陆上逃路,军命令61师为军的左纵队,沿泾县、宁国、孝丰向杭州进军。渡江后由于部队快速追歼逃敌,骡马一时未能跟上,迫击炮及弹药均由人扛,战士们背着六、七十斤重的武器弹药行装,沿着皖南浙北的崇山峻岭,边行进边扫荡残敌,以日平均70多里的速度向杭州急进。4月江南春色正浓……”】

 

2014-8-31

文学城《文革网上博物馆》即将上线,征文活动启动,进入论坛,讲述你身边的文革岁月往事>>

所有跟帖: 

美国驻华善后救济总署,这是个什么单位,联合国的吧,48年基本解散了。 -Who_Who- 给 Who_Who 发送悄悄话 Who_Who 的博客首页 Who_Who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1/24/2020 postreply 18:48:34

嗯,应该是联合国的,虽然总部设在美国。老烟此处的用词欠准确,感谢指正! -烟斗狼- 给 烟斗狼 发送悄悄话 烟斗狼 的博客首页 烟斗狼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1/24/2020 postreply 19:07:26

但也未必是老烟的错,可能胡林就这样告诉他的。联署美国人居多,十几岁孩子爱炫耀,就把美国挂在嘴上。 -烟斗狼- 给 烟斗狼 发送悄悄话 烟斗狼 的博客首页 烟斗狼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1/24/2020 postreply 19:12:38

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中国分署 1946年5月自重庆迁来上海福州路120号。48年打烊了吧。 -Who_Who- 给 Who_Who 发送悄悄话 Who_Who 的博客首页 Who_Who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1/24/2020 postreply 19:24:33

嗯,联署好像在1948年解散的。国内关于联署的信息很少,大概共产党也不感兴趣。 -烟斗狼- 给 烟斗狼 发送悄悄话 烟斗狼 的博客首页 烟斗狼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1/24/2020 postreply 21:38:55

我觉得此人应是国民党派驻联署人员,联署解散后他不会丢饭碗,仍在国民政府中做事。 -烟斗狼- 给 烟斗狼 发送悄悄话 烟斗狼 的博客首页 烟斗狼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1/24/2020 postreply 19:10:18

这样的话,马歇尔计划。 -Who_Who- 给 Who_Who 发送悄悄话 Who_Who 的博客首页 Who_Who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1/24/2020 postreply 19:28:51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