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少为人知的失利战斗,萧劲光大将在此折戟

来源: 2020-01-23 21:03:18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23381 bytes)
解放军少为人知的失利战斗,萧劲光大将在此折戟

1946年12月至1947年4月,东北民主联军的第3、4纵队和辽南独立1师、辽宁军区独立2师、安东独立3师,在萧劲光等的领导下,依托临江、长白、抚松、靖宇四县的狭小根据地,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在短短的108天之内,先后四次打退了国民党军的大规模进犯,取得了四保临江战役的伟大胜利,为东北战场的全面反攻,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作为南满“四保临江”战役的军事领导人,萧劲光功不可没。然而,说者容易,当时的艰难困苦,今人是很难体会的,胜利也不是一帆风顺、唾手可得的。通化战斗就是一次少为人知的失利作战,也是萧劲光的战斗生涯里少有的一个挫折。

 

一、战斗背景及双方态势

 

1947年3月8日开始,北满民主联军主力“三下江南”,对国民党军实施全面反击,迫使国民党东北保安司令部变更部署,将原用于向南满进攻的部分主力北调。以新22师(欠第65团)、第91师分别由梅河口、营盘等地车运长春、四平,第54师接替暂21师海龙地区防务(该师中旬北调),第195师经整补后仍守备通化,第2师分守恒仁、新宾、永陵、旺清边门、三棵榆树等据点。辽东军区决乘南满敌兵力空虚之际,以恒仁、通化为进攻目标,相机打击自永陵、新宾可能出援之敌,以此扩大南满根据地,并配合北满方面的作战。

 


 

3月8日,守备恒仁之国民党军第91师星夜北调,由第52军第2师抽调其第4团一部(团部与四个连)接替恒仁防务。南满民主联军趁此机会,袭击恒仁。先是李红光支队,接着又增加了第11师一部。11日夜,民主联军强攻东山岗,与守军激战至13日拂晓,并用炮兵对东山岗阵地轰击。国民党守军伤亡惨重,计有第3营副营长(姓名不可考)、迫击炮连连长张本柱、机枪第3连连长吴介夫、第7连排长李振廷等一百多人阵亡,另有一百余人负伤。至14日,第2师师长刘玉章鉴于恒仁守军伤亡惨重,且携行弹药有限,乃命其向永陵撤退。该部遂于15日撤回永陵。

 

收复恒仁之后,通化守军愈显孤立,辽东军区决心以4纵第10师及第12师第36团夺取通化,以4纵第11师在恒仁休整并准备对付宽甸、永陵援敌,3纵主力则位于柳河一线,负责打击梅河口向通化增援之敌。

 

通化为辽东重要城市之一,交通便利,南至辑安,北至长春,东至临江,均有铁路贯通。此前国民党军三次进攻临江都是以通化为前进基地,所以一般都以一师的兵力守备该地,防御设施亦较充分。外围依发电所、老站、玉皇山、大顶山、庙沟山为支撑点,筑有半永久性工事,以母子式地堡构成防御体系。市内重要街头巷口也都有地堡群。时值冬末春初,遍地积雪,亦有利于防御一方。

 

通化守军是国民党军第52军之195师。该师在进攻临江的战斗中屡屡遭受打击,在第二、三次进攻临江中,除第583团损失较小以外,其585团曾被歼两个营,584团曾被歼一个营,虽然经重新补充,但新兵多,士气十分低落。二月份在高丽城子、龙爪沟门一带作战失利,代师长何士雄也阵亡了。但该师装备较好,计有野炮4门,山炮4门,每连轻机枪9挺,六零炮3门。

 

守军的具体部署为:师部驻内六十字街,582团团部率1营驻柳条河,2营位于车站、发电所、仙人洞地域,3营之一个连位于椅子山、二密河口,一个连位于葫芦套及573高地,一个连位于长流屯、治安屯、哈尼河口;第584团一部守浑江以南之二亩地、王八脖子、飞机场,主力位于通化以东的406高地及东南的庙沟子、551、617、530等高地;第585团位于通化以北大顶山及以西沿江一线阵地。

 

南满民主联军在辽东军区萧劲光司令员亲自指挥之下,决心第一步以第29、30团攻占椅子山、葫芦套一线阵地,肃清外围之敌;第36团夺取通化以南617高地,尔后攻占玉皇山、大顶子山、庄站、王八脖子等敌支撑点,最后攻歼市内守敌。具体部署和作战预案为:

 

10师30团以一个营兵力,于3月19日晚,以夜袭动作夺取发电所,奏效后交师警卫营控制(如不成,则由师警卫营派一部监视);该团主力20日1时由二道江出发,沿666高地进至高力道集结,15时向葫芦套北山及573高地之敌攻击,得手后,以一部监视车站之敌,主力向玉皇山攻击前进;29团于20日由热水河子出发,沿666高地开进至簸箕掌附近集结,攻击发起后,首先攻占椅子山,尔后向二密河口、长流屯西南发展,直取敌750高地、大顶子山一线阵地;28团,第一步进至高力道,为师预备队;36团首先攻歼通化东南罐子骨沟北山附近高地守敌,得手后,视情况向高力沟东南山发展,积极策应主力作战;纵队炮兵于19日18时前进至三道江附近占领阵地,支援30团作战。待攻占发电所后,跟进支援30、29团作战。

 

4纵第11师主力集结于恒仁一带,准备打击双山子、宽甸、永陵来援之敌。

 

3纵第7师集结于上马道、杨木宝沟地域,一个团南下归4纵指挥,主力准备歼灭三棵榆树之敌;第9师主力位于小荒沟、碱厂沟地区,阻击清原、新宾方向来援之敌,一个团占领英额布,尔后向通化逼近,准备打击可能西逃之敌。第8师于三源浦归4纵指挥,其师部率两个团于20日下午进至恒道沟子,向大荒沟侦察警戒,保证主力侧后安全,为进攻通化的预备队。

 

二、战斗经过及失利原因分析

 


 

3月17日,通化外围战斗展开,国民党军称民主联军曾向老道关道岭发动强攻,被击退。18日午后,第195师第585团向二道江方向出击,将民主联军逐退。之后双方进入大战之前的沉寂状态。


 

20日15时通化战斗正式打响。第29团由簸箕掌向椅子山、二密河口、偏道子一线之敌攻击。第2营动作迅速,出敌不意首先抢占了椅子山,守敌不支向二密河口长流屯一线收缩,该营遂组织向二密河口西山攻击,因将攻击方向选择在悬崖陡壁处,故未奏效。此时向偏道子攻击之第1营,隐蔽迅速地迫近敌村沿,当敌发现时,该营迂回部队已经进至其侧后,将其全部包围,并有一部已突入村内,将敌打乱,俘敌搜索营百余人,守军残部窜回市内。

 

30团向葫芦套、治安屯、573高地之敌发起攻击,发展均很顺利,仅经1小时左右之战斗,上述阵地全为民主联军占领,守敌向官道岭、玉皇山一线退缩。

 

36团由恒仁赶来参战,因部队疲劳,于当日16时始赶到通化南大庙沟,即着手侦察地形、敌情,准备于次日拂晓向王八脖子以东750、530一线高地攻击。

 

3月21日,29团以第1、2营各一部继续向二密河口西山之敌攻击,因无炮火支援,加之雪深运动不便,伤亡很大,也未能取得战果。因攻击不利,29团以一部兵力监视该敌,主力于10时绕至偏道子以西沿540、609高地向大顶子山之敌迂回,22日拂晓前进至大顶子山以西大石棚子一带,准备向铁厂子之敌攻击。这个迂回从战术上来看比较灵活,但问题是大顶子山没有拿下,妨碍了以后进一步的发展。

 

28团除主力集结于葫芦套地区为师二梯队以外,以第1营沿长流屯向官道街西北山攻击。该营因未侦查地形,经一夜战斗,连排干部伤亡过半,拂晓被迫撤回治安屯一线。

 

30团第2营除留第4连控制573以南高地外,主力沿哈泥河口向玉皇山攻击;第3营第7连沿治安屯向老站作试探性攻击,未成,又返回治安屯。当日黄昏,第1、2营向玉皇山北山攻击,由于2营干部战斗积极性不高,信心不足,部队动作犹豫缓慢,21时开始运动,至23时方接近敌人。战斗中各部协调也差,第5连向敌攻击时,第6连按兵不动。当部队接近鹿寨时,因无爆破器材,遭受了较大的伤亡。到天明时,该营干部令部队发起冲锋,结果遭敌火力反击,伤亡很大。第1营也因为组织指挥不当,攻击未成。该两营伤亡较大,于拂晓前分别撤出了战斗。

 

 


 

36团拂晓以第1营向古石罐子沟以东530高地攻击,当即占领该高地,守敌一个排撤至455高地。与此同时,第3营为策应第1营作战,上午以一个连占领了750高地。守敌向北671高地收缩。下午该团因受671高地敌之火力封锁,未能继续发展。当日即控制既得阵地,侦察地形,选择炮兵阵地,准备次日向671高地进攻。次日9时36团续向617高地进攻,在炮兵配合下,将该地占领;该团第1营一个连亦占领546高地。因天黑,炮兵不便观察射击,故当晚未向前发展。

 

民主联军21日的进攻并不顺利,除第36团稍有进展而外,第28、29团对于关键要点大顶山、二密河口西山、官道街西北山的攻击均未得手,且受到较大伤亡损失。30团由于侧背受上述各山敌阵地之火力威胁,且因雪深过膝,运动困难,也未能取得任何成果。

 

4纵第10师因为连续两天作战,部队伤亡较大,战斗无进展,决定3月22日各部停止攻击,进行准备工作,拟于23日继续攻击。经过重新部署和调整,10师决定:

 

28团留第3营一部监视541高地及以北,其余主力于次日拂晓全力向老站发起攻击;29团将已得阵地交第8师第23团接替,并留第1营一部控制铁厂子以北高地,保障团主力左侧安全,团主力则准备次日拂晓向铁厂子突击;30团除留少数部队向玉皇山警戒外,主力集结治安屯为师预备队。

 

3月23日凌晨4时半,第29团第2营开始向铁厂子攻击,其7连以一个排兵力从正面突击,由于动作迅速积极,将敌火力吸引于正面,该连主力迅速迂回至敌侧后,当守敌发觉遭到迂回,急忙弃守向市区溃逃。5时,2营占领了铁厂子。但部队在向前运动中,受到大顶子山及705一线高地敌火力之侧射,无法继续前进。加之天又亮了,更增加了运动的困难,不得不暂时停止了攻击。

 

 


 

当晚22时,民主联军以第8师攻击大顶子山及750一线高地,配合29团第1、3营向市内突击。激战至24日2时,虽然29团一度突入市内,但由于8师仍未能夺取大顶子山,故29团向市内攻击的部队还是要受到大顶子山敌火力侧射,运动困难,无法顺利前进。但守军伤亡亦重,国民党第52军军史中提到的该师“第585团刘策团长于通化城西大顶子督战,不幸阵亡殉职”,大致就在这个时候。

 

第28团是日晨4时向老站发起攻击,由于攻击开始时间太晚,当2营第4连刚突破车站,占领红房子,天已经大亮。此时,二梯队的第5、6连受敌人封锁,无法支援,同时守军又向突入之4连发起反冲击。虽然团下令该营坚守,但营指挥员信心不足,未坚决执行命令,于7时私令部队后撤,由于没有严密组织火力掩护,只是极为混乱地后撤,致使伤亡过半,遭到严重损失。

 

36团拂晓击退了455高地国民党军向546、617高地的反击,并乘势于下午向王八脖子攻击,准备控制敌飞机场,防敌机降落。但第2营从530高地向王八脖子进攻时,受到来自455高地的火力侧射,而炮兵因地形限制不能对敌火力点实施有效压制,故攻击失败,当晚20时奉令撤出战斗。

 

至24日拂晓,虽然外围据点大部为民主联军所占领,但大顶子山、二密河口西北山、玉皇山、发电所、王八脖子等强固支撑点仍在敌手。而国民党军援军第89师、54师之162团已经由旺清、向阳镇赶来。鉴于攻城部队伤亡很大,不利再战,遂撤出战斗,转为打援。

 

攻击通化失利,根本原因是萧劲光过于轻敌乐观,未能做到最大限度集中兵力。守军第195师虽然受过多次打击,但仍有三个团的兵力,其中较有战斗力的差不多有两个团,武器装备也不错。民主联军直接用于进攻通化的兵力只有四个团,兵力上并未占有多大的优势。实战中又将部队分散在三个方向上,始终没有形成重点,所以缺乏后劲,虽然能突破,但突破之后往往打不下去。

 

另一个原因是指挥员对于攻守之要点缺乏认识,没有布置奋力争夺,而是试图采取迂回的方式解决,结果守军的重要支撑点如大顶子山、455高地均未拿下,对于民主联军发展攻势有很大的妨碍。另外,由于地形、气候的影响,民主联军炮兵火力无法发扬,整个战斗只发射400余发炮弹,对步兵支援有限。有的地点因敌人阵地坚固,又缺乏重型火力,白白消耗了弹药。比如打发电所,4纵炮兵团将两门炮推至距敌发电所75米处进行直瞄射击,但因发电所建造非常强固,炮弹命中后居然反弹回我阵地上空爆炸。

 

攻击各部队之间协同也比较差。10师之时打响后,第36团还未赶到;当第36团发起进攻时,10师那里又停下来了。由于兵力不足,对于老站东南敌584团阵地没有同时发起攻击,以分割其与通化的联系。这样,即使能攻入通化城中,也势必将敌军向东赶,最后难以迅速解决战斗。

 

战后民主联军总结认为,敌195师的特点是“遇虚则攻,遇强则守,在我总的反击下,取防守之势,以攻为守,积极加强小部队活动,为驱逐我军,不使接近其驻地,力争主动,免遭围困和在据点同时挨打的形势”,“敌之中下级军官军事常识较丰富,执行命令坚决,也表现呆板机械”,“敌对我之战斗检讨极为重视,如在通化召开军事战斗讨论会,对战斗中缴获我之战术文件研究即足以证明”。但很可惜,战前民主联军未能重视敌军的这些特点。

 

通化战斗国民党守军伤亡共计“五七九员”,民主联军的伤亡情况则未找到确切数字,据国民党军战史所称,“战后清理战场,共军遗尸则有千余具”。这个数字过于夸大,殆不可信。因据4纵卫生部之统计,整个四保临江作战中,部队(按:指4纵)共伤亡2814名,其中负伤2433名,阵亡381名。通化之战的无论如何不致于有遗尸千具的情况。

 

1947年3月8日开始,北满的东北民主联军主力“三下江南”,对敌军实施全面反击,迫使敌东北保安司令部变更部署,将原用于向南满进攻的部分主力北调。


 

 

 

三、意外之喜——打援成功

 

进攻通化之4纵作战虽不成功,但负责打援的3纵却以一个“短平快”式的突击重创了驰援新宾的国民党第52军第2师第5团,可以说是意外之喜。

 

此前,东北敌军为应付北满民主联军南下,令第52军第2师抽调一个支队,归长官部直接指挥,驰援北山城子(该地原驻军为独立工兵第2团)。第2师因为刚刚在第三次进攻临江战斗中遭受重创,其第4、第6团均残破不堪,遂以第5团(团长郭永)配属第4团第1营(营长苗振清)及师炮兵营(欠一连)担任驰援的任务,并于3月2日接防了北山城子。此后,该团除留第1营于北山城子外,主力奉令接替第60军梅河口防务。第2师主力则负责维护通化至新宾的交通。该师以师部及第6团主力驻防新宾;第6团第2营(营长张灿光)驻防三棵榆树;师搜索连驻防旺清;工兵一个连驻防五凤楼;第4团(团长侯程达)率一个营驻守永陵,第4团第3营驻防快大茂子。

 

 


 

东北民主联军第3纵队奉命从3月20日拂晓开始发起牵制进攻,由于敌军大部已经西逃,第7师顺利占领三棵榆树,第9师第26团则向通化方向逼近,先后占领英额布、快大茂子,并歼敌一部。国民党军第2师驻守三棵榆树的第6团第3营第7连稍事抵抗后即向旺清边门逃跑了。此后民主联军又向东昌台发起进攻,国民党守军因兵力不足,只好采取广正面节节抵抗的办法,以一个营兵力占领二十里正面、十里纵深阵地,每个山头、山腰、山角、要道均设有守军,白天看去,到处有备。民主联军一旦发起攻击,则重机枪、82迫击炮在二千米的距离就开始射击,轻机枪、60迫击炮在一千五百米的距离也开始象征性射击,目的只是为了吓退对手。夜间,第6团还用了四辆汽车,夜间开灯驶入、熄灯驶离,反复数次,以示增援源源不断。

 

民主联军因不知底细,不知道敌人有多少,居然被吓住,最后决心撤出战斗。

 

虽然吓退了民主联军,但驻守新宾的第2师已经处在风声鹤唳的状态之下。新宾是一个盆地,四面环山,市郊附近没有可以利用的高地。第2师除师部以外,手头只有一个第6团,而该团也只有一个残破的第3营可用。由于天寒地冻,在市区边缘就近构筑工事的国民党军只好用泼水结冰的办法来构筑一些临时工事。此时,新宾纷传共军约三个师旅,由三方面向新宾前进,相距只有三十里。

 

 


 

刘玉章焦急万分,一面急电长官部要求第5团归建,一面召集部下,宣布所谓“光荣战死”的决心。

 

3月20日凌晨,第52军第2师第5团由梅河口出发,准备南下新宾。梅河口至新宾,共四百余华里,刘玉章严令其必须三天内赶到。该团急急忙忙跑了三天,终于在22日黄昏,到达了距新宾仅三十华里的旺清,与原驻此地的情报搜集所及工兵一个连汇合在一起。团长郭永打电话向刘玉章报告说,部队连日在冰天雪地中急行军,困苦不堪,且炮兵、辎重、掩护部队均未到齐,要求本晚在旺清宿营,次日到达新宾。刘玉章询问当地敌情,回答是没有发现共军。于是刘玉章同意其当晚在旺清宿营。于是,该团当夜宿营旺清,打算第二天继续行军至新宾和师部会合。

 

孰料民主联军就在附近,而国民党军却懵然不知。民主联军3纵决心集中第7、9师歼灭该敌,遂以7师第19团由北四平向旺清突击,第22团由北四平西北向八宝屯(八宝街)方向突击,断敌退路,阻敌增援,尔后向旺清发展进攻。第9师以第27团于七道沟向旺清西北迂回,防敌西逃,尔后向南实施突击;以第25团由沙宝汤向旺清攻击。

 

第二天上午8时,第5团继续向新宾前进,刚出发即与3纵第9师第27团一部接触。第5团团长郭永听到枪声大作,停车观察,发现共军由东北两面向旺清进攻,另一股约七、八百人则向旺清东南面迂回,遂命令炮兵及车辆集结于一面山岭,统归炮兵营长王秀峰指挥,郭永徒步返回尚在旺清的团部(因山道狭窄,汽车无法调头。郭永9时抵团部)。时留在团部的淡世文副团长也意识到后路有被切断之危险,令第2营(江春晓营)率该部向旺清东南、庙岭沟西北间高地前进。郭永到达团部后试图和师部沟通联系,但电话已经接不通了。郭下令第4团第1营(苗振青营)率部在江春晓营右侧向北驴岭展开攻击,务必占领面庙岭沟、北驴岭西北高地,掩护侧背之安全。同时,令第5团第1营(周克林营)向一面山岭前进,尔后向东南攻击与苗振青营取得夹击之势,并令炮兵营在一面山岭放列掩护该两营之攻击。

 

 


 

在民主联军压倒优势攻击下,战斗持续不久即告结束。3纵第22团很快攻占了一面山,至当日下午15时,将该敌全歼。国民党军战史则称,至下午15时,苗振青阵亡,攻势顿挫,旺清守军仅依靠第3营苦撑。至当日黄昏,第5团决心突围,由于山野积雪,行动不易,伤亡甚重。该战斗中第5团“自苗振青营长以下有官兵二百余名阵亡殉职,失踪或被俘官兵约有一百五十余名。另外郭永团长以下官兵三百余人则负伤”,合计伤亡失踪被俘约六、七百名。”

文学城《文革网上博物馆》即将上线,征文活动启动,进入论坛,讲述你身边的文革岁月往事>>

所有跟帖: 

在南满,东北民主联军4个主力师 -老生常谈12- 给 老生常谈12 发送悄悄话 老生常谈12 的博客首页 老生常谈12 的个人群组 (476 bytes) () 01/24/2020 postreply 12:57:51

没有金日成,南满共军早就完蛋了。没有南满,林彪在北满也迟早像抗联一样被赶到苏联去。 -hkzs- 给 hkzs 发送悄悄话 hkzs 的博客首页 hkzs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1/24/2020 postreply 14:52:57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