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凤霞:我和溥仪

来源: 2020-01-14 13:37:27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39108 bytes)

我和溥仪

作者:新凤霞

摘自《我和溥仪》 当代中国出版社

新凤霞

 
在十年“文革”中,因为我所在单位中国评剧院和全国政协同在一条大街——北京西城区赵登禹路,相隔不远。我们单位常组织劳改队去支援政协,因此我和全国政协的劳改队有过一段一起劳动的生活。在劳动中我认识了溥仪、沈醉、杜聿明等,印象都很不错,应该记下来。
 
皇帝谈婚姻
 
溥仪在生活中是很不幸的人。
 
他说:“每次结婚都是看看照片就订了,不是自愿。婉容、文绣给我留下的回忆,是整天吵吵闹闹,一点感情也没有。最终文绣在天津跟我离了婚,1953年在北京去世。娶婉容,那是在相片上画了个圈儿,由此与她结了缘也结了怨!后来她惨死在狱中。以后娶谭玉玲,我对她很满意,但被日本人害死了。我虽然先后正式结婚三次,娶过四个妻子,但都不曾有过爱情和夫妻生活。她们是我房子中的摆设,是名义夫妻。她们的遭遇都悲惨可怜,都是牺牲品!最后结婚的李淑贤,是个医务工作者,同情我,也了解我,可是我年岁大了,不能尽丈夫的义务了。我对不起她呀!”
 
杜聿明说:“你是妨人精,妨老婆,看看你连连妨死了几个?”
 
溥仪说:“我命不好,运气也坏。”
 
杜聿明说:“你当了皇上还运气不好?还要当什么才算好?”
 
皇帝说:“就是当了皇上才倒霉的呀!三岁,不懂事的孩子就被人耍弄,当木头人玩了……多苦哇!”
 
皇帝又说:“我娶的李玉琴是东北人,大葱嘴,辣椒心,好厉害呀!”
 
杜聿明说:“这话可不对,沈醉娶的也是东北人,人家可是个贤慧善良人哪!要不你们看看这伙人,就数沈醉身体精神都好,看,沈醉笑的,眼睛都小了,哈……”
 
沈醉说:“本来我眼睛就不大。不过我老婆是个不错的人,我很满意,很感谢她……”
 
话题转向我,都问我如何嫁给吴祖光的。我说:“这可说来话长了。”我像讲故事似地一样一样说给他们听。
 
这天正是下雨停工,正好我们闲聊天,看管我们的人也停工不干活,找地方去玩去了。大伙都津津有味地听我讲。皇帝听直了眼,好像很不理解。
 
杜聿明说:“老溥,你不能理解,一个人的婚姻是人生中很重要的事,有时是生命的支柱哇!我的老伴跟我出生入死,共患难,这么多年了,我的一群孩子都是她亲自培养起来……”
 
沈醉说:“老溥,你在那封建时代的特殊地位,你的婚姻史是多么不幸呀!用看相片的方式成婚,这就是荒唐!你十六岁就娶婉容为后,娶文绣为妃,可都是加重了你的悲剧!”
 
皇帝听呆了,情绪也随着低沉了。
 
我看皇帝这时内心一定很痛苦,说:“不说这些过去的历史悲剧了,婉容是个才女、美人,人人知道。死的悲惨,也人人惋惜!也不能让皇帝负责任,照说皇帝也是受害的人,他终身不能和妻子成为真正夫妻,也是封建历史造成的。”
 
大家都很沉闷,还是叫我说怎么和祖光见面,怎么结婚的。我说:“我的婚姻是我自选的,也是我当面谈定的。是我先向他提出:我们结婚你愿意吗?”
 
皇帝好奇地说:“吴祖光怎么说?”
 
我说:“他说:我得考虑考虑。这可真把我气坏了!”
 
皇帝听呆了,说:“为什么?”
 
我说:“大概因为他没想到,没有精神准备吧。”
 
皇帝说:“真想不到。”
 
我说:“我也想不到他这么回答我。”
 

20世纪50年代在抚顺战犯管理所劳动过的溥仪在“文革”中帮厨做饭,闹出不少笑话
 
皇帝放火
 
“文化大革命”发挥“三大”政策:大鸣、大放、大辩论。开始时,大字报贴在墙上,见墙就贴,所有的墙、门、窗户都贴满了。又发展了,拉绳子,挂在绳子上。一条条绳子,看大字报的人一边走一边看,大雪大雨就在室内。后来又发展了,重点批斗对象的大字报铺在地上;这样的大字报就是点名的,如:“某某某反革命分子,你老老实实交代,不投降,就叫你灭亡!不能蒙混过关!”这些都是重点批斗对象。
 
记得皇帝、杜聿明、沈醉、杜建时和我,去一家纸厂拉大字报用纸和笔墨。我和皇帝进这家厂子大门,皇帝用手指着地说:“看看!啊!一张大纸一个大字:走资派!某某某你必须低头认罪!”
 
进大门地上就是大字报,满墙也是大字报。皇帝手里还抽着香烟,沈醉看见不敢说他,对皇帝作手势,用手指作熄灭烟头的动作,皇帝不理解,举着香烟来回晃悠。我挨着皇帝小声说:“把烟头熄灭了!快……”皇帝还不理解。这时来了一支男女队伍,穿得破破烂烂,都被剃了鬼头。造反派小将的口里不停地喊着:“让开、让开!”又对这群人大声嚷道:“快走哇、跟上……”我心想,不是去挨批斗,就是去陪批斗。
 
看见这群人,皇帝吓坏了!双脚后退让路,吓得周身发抖,忘了手里夹着香烟了。造反派看见皇帝背着的手里有烟,一把抢过来给扔了,正好掉在大字报上。一会儿地上冒烟了,造反派小将早押解队伍走远了。从门口刮进风来,门口、地上的大字报一张接一张,四角用砖压着,风一直刮进来引着了大字报,瞬息之间,窜出了火苗。立即有人大叫:“着火了呀!”有人忙提水桶泼水,大伙都撒开腿跑,皇帝不跑,闹了个从头到脚满身水。
 
事情发生,开始紧张,一会儿火灭了,大家自然没事了。皇帝心神不定,也吃不下饭,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他对我说:“新风霞,我相信坦白卸下包袱好,要连累别人可不好!”
 
我奇怪地问:“老溥,你不是改造得脱胎换骨了吗?又有什么事背着包袱了?”
 
皇帝急得脸通红,搓着手含含糊糊地小声说:“这场火是灭了,可这里……”
 
我没在意:“过去了,这事也没有找上咱们这群倒霉的就算了!还想着这事,瞧你成了多嘴二大妈了……”
 
皇帝看我不耐烦听他说就不作声了。事过后,我们装上领取的十几大捆各色纸刚要走,被造反派看管人喊住训话:“你们都听着!今天,发生了这场纵火案,你们这些人都在怀疑之列。溥仪!你出来!”
 
皇帝战战兢兢地站出来了。造反派说:“你坦白自首很好,这场火是你抽烟放的!”
 
皇帝哆哆嗦嗦说:“是,引的,不是故意放火。是……”
 
造反派说:“混蛋!你还来狡辩吗?是你自己向我汇报,你抽烟的烟灰起了火呀!这是万幸,没有着起来,要是着了,你还得蹲十年监狱!你写一份检查!不深刻再写!明天交给我!”
 
事后我问皇帝:“你怎么搞的?自己没事找事,事情都过去了,又自己去向他坦白。哪门子事呀?看,看,又要写检讨。怎么写?”
 
皇帝说:“我怕株连了大伙儿,又不敢说出我看见很多人都抽着烟,当我知道背着手时,被……那个领导……他抢去了,扔在大字报上的,可我不敢……说出来。我相信坦白了,就是对这场‘文化大革命’忠实。”
 
我听了说:“你是够忠的,可是忠实要倒霉呀!”
 
皇帝写了半夜检查。有十几篇稿纸,交给了看管人。下午我和皇帝倒垃圾,看见皇帝写的检讨,被团成了团扔在垃圾筐里了,皇帝用手捡起来,打开看看说:“我写了半夜,主要说明我不是放火。他们连看也没有看,团成了团扔在垃圾筐里了!我还认认真真检查自己呐。”
 
皇帝拉架
 
“文化大革命”中对知识分子劳动改造。勤杂工都不干活了,造反,当“领导”。单位里的劳动都让我们这些人干了。“领导”们可是闲得难受,没事找事,天天打架骂人,闹三角恋爱,妻子找“领导”闹离婚,大骂大吵,好热闹呀!抽着烟,喝着茶,坐在办公室领导位上打扑克,玩牌,说粗话,讲笑话,用写大字报的红绿纸叠小衣服,粘上个人头,叠出小船、小人、裤子、袄玩。掐着腰像演戏一样,说话哼啊!哈啊!气派得很!……可是妻子找来大骂,动手就打,他就吓得溜走了。
 
我跟皇帝倒垃圾,我俩一前一后抬着大垃圾箱,皇帝在前,我在后头,他高我矮,忽然他手向上抬高,我没有准备,一箱垃圾全翻在地上,我赶快抓起烂纸、烟头,向木箱里扔,两手不停地忙活着。真好笑,皇帝对什么都感兴趣,他看见垃圾堆里有叠好的小衣裤,画了鼻子眼的小人头,便随手拣出来摆弄着,他问:“你说说这些当‘领导’的是办公吗?怎么还叠小袄、小裤玩?他们是在玩呀,还是办公呀?”皇帝正摆弄着这些小纸人时,造反派领导的妻子突然闯进院里,跳起双脚大骂:“你出来!你天天不回家,说是造反闹革命,可装得真像个人样子!原来是跟野鸡在一起!还说是一起闹革命!我跟你没有完!”这时我和皇帝赶忙收拾好,抬起垃圾箱正要往前走,那发疯的女人边骂边往里闯,狠狠一撞,竟把皇帝撞倒了。皇帝爬不起来,那女人索性反扣木箱当凳子,坐在木箱上,横在路当中。皇帝又拿起垃圾堆的小纸人、红红绿绿的裤袄玩起来。
 
被妻子大骂的造反派领导从屋里出来,一眼看见皇帝,便大声说:“你干什么?怎么弄了满地?多脏!看看你!还很开心,手里拿着小人在耍哪?你还以为在做你那皇宫里当皇帝的美梦了!快起来,快点!”
 
皇帝吓得赶快站起来,低头对着造反派说:“是,我是在犯罪!我忘了是罪人了……还在玩小人儿……”
 
造反派领导说:“住嘴!快把这满地垃圾拾起来!”
 
我跟皇帝把垃圾都拾进木箱,也不敢出声。忽然造反派妻子像疯子一样扑上来就打造反派。这时皇帝也不知躲开,被夹在当中,推过来搡过去。那个造反派真坏,他借机乱打,可是没敢打他妻子,全打在皇帝身上了。妻子看丈夫这样,她也假借打丈夫,痛打皇帝。皇帝还好心地两头拉架,劝解说:“别打,别打……”
 
大打了一顿,他们夫妻走了。我说:“老溥,你别拉他们,这些人没有人性。为拉架白白挨了一顿打……”皇帝说:“我是给一群牲口拉架了!”皇帝被打了个乌眼青,难过地说:“唉,真冤!”
 
皇帝说谎
 
劳动休息后闲谈、发牢骚是最轻松也有些紧张的事,可是都感兴趣。我在自己单位跟劳改队一起干活很紧张,可不敢说真话,劳改队里还有出卖人的“内奸”。记得“文化大革命”1966年八月开始打、砸、抢、烧,逼死了许多人。记得著名评剧演员小白玉霜、著名河北梆子演员韩俊卿、著名京剧演员叶盛章、著名电影演员上官云珠、著名作家老舍等都自杀了,我偷偷地为他们的惨死难过流了泪。和我一同劳动改造的高某,知道了这件事。这个小人给我向红卫兵汇报揭发了,把我叫去痛打一顿。这经验我可记住了,在政协劳动改造,我决不敢说半句这类牢骚话。
 
一天休息时,皇帝溥仪开口问:“新凤霞,你老是休息时打毛线打个不完,都是给谁打的?”
 
我说:“丈夫、孩子、爹妈……”
 
皇帝溥仪说:“听说你丈夫是作家,是爱国的文人,我们在1962年一起参观故宫,爱国人士捐献国家文物,也有你丈夫家的国宝哇!他姓吴对吗?”
 
听皇帝都知道,我就说:“是……唉!可现在一家分了几处,丈夫关在河北省团泊洼,两个儿子一个上山下乡去兵团,一个去插队。女儿被阿姨带走了,八十岁老婆婆一人在家看家,我被关在单位牛棚,就靠天天时时打毛线把我一家人编织在一起了,坐定了都不知应当先想谁呀!人都要发疯了!自己找点安慰!给丈夫打毛线想着丈夫,给儿子打毛线想着儿子,他们的温暖也捂热了我这冰冷的心哪!”

 
皇帝溥仪听直了眼,他用手擦着下意识流下来的泪,小声说:“我三岁登基那天,我父亲就成为摄政王掌权管理国家,我一步步走向犯罪,就和家人相隔万里再无音信了。直到1951年后,才知道父亲去世的消息,我那时头脑已麻木了,不知道因亲人离去而难过和挂念亲人。父亲先后正式娶过两个福晋,就是老百姓说的妻子,新的说法称爱人。正福晋瓜尔佳氏是慈禧的心腹——荣禄的女儿,是我生母,还生了弟弟溥杰和三个妹妹。侧福晋邓佳氏生六个子女,因此我的弟弟妹妹是很多的。我的处境也无法讲了!看见平民百姓对亲人家庭的情义,我很羡慕。”
 
我问:“这次‘文化大革命’,你的家族亲友也有遭难的吗?”
 
这一问,皇帝一下子脸变得灰白,吓得双手摆着,声音更小了,说:“可遭了大难了!我的年迈七叔载涛一家,弟弟妹妹家等等一个也没有少,全被抄了。一个大的运动啊!家家都有事,我们这个旧皇族能少了吗?连你们这些艺术人家都没有逃脱,何况我的家族旧封建遗老遗少哇!不过他们已都是自食其力的劳动公民了,也是人民给培养的本事。唉!这也是中国历史以来多灾多难的封建遗传,一人有事,就总是株连家族哇!中国民族是有道德,有民族自强心的!有吃苦耐劳的骨气!不然叫清朝这样糟踏,早就亡国了啊!民族自尊还是很可贵的!只希望不要再拾起那些落后愚蠢的封建旧东西了。真该相信人民啊!唉!我也被改造得知道同情人民了……中国人很好,知道国家甘苦不易!我这个过去的封建旧头子,都有了新觉悟,平民百姓还有什么不可信赖的啊?”
 
我听皇帝说得很有道理,我说:“爱民如子,不能怕民如虎。我说有些基层当官的真可恨,他们喜欢发明创造,举一反三,上头说整一个,他借机报私仇整十个,上边打一下,他打一百下,伤民心的事就是这些人干的哪!”
 
皇帝说:“中国人真是灾难重重啊,老百姓疾苦是应当体谅……”
 
这时看管人走过来,他从表面情绪看出我们在发牢骚,就问:“溥仪、新凤霞,你们在说什么?”
 
这时溥仪吓了一跳,双手抱着腮,被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杜聿明大声说:“溥仪,你又牙痛吧?”
 
溥仪马上回答:“是……是……牙又痛了,哎哟……”
 
我说:“快去人民医院,今天是星期六,早去好,不然要耽误一天,等到下星期一才能看病。
 
看管人也大声催说:“溥仪,你牙痛去看病吧!快……去吧!”
 
我说:“我也要去人民医院取药,下班咱一道去。”
 
我跟溥仪一道出来,坐了一站七路公共汽车,皇帝小声对我说:“我不牙痛,这可是我头一次说谎啊!”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文学城《文革网上博物馆》即将上线,征文活动启动,进入论坛,讲述你身边的文革岁月往事>>

所有跟帖: 

没啥可说的,可是又觉得该说点啥,唉,华人,咋那么倒霉,摊上那么个党来当皇帝? -老陈杂练- 给 老陈杂练 发送悄悄话 老陈杂练 的博客首页 老陈杂练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1/15/2020 postreply 12:16:14

国民党都当上了皇帝,为神马倒了?您这问题,遵循的是神马逻辑? -大江川- 给 大江川 发送悄悄话 大江川 的博客首页 大江川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1/16/2020 postreply 14:37:03

新凤霞的丈夫是香港人,回新中国参加建设结果文革被斗个半死,新不离不弃真是个有情有义的人。 -smeagolrocks- 给 smeagolrocks 发送悄悄话 smeagolrocks 的博客首页 smeagolrocks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1/15/2020 postreply 12:24:00

杜聿明是82的前老丈人,谎话张嘴就来,真机灵啊。 -nydct- 给 nydct 发送悄悄话 nydct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1/16/2020 postreply 00:33:31

皇帝真老实! -wzuo- 给 wzuo 发送悄悄话 wzuo 的博客首页 wzuo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1/16/2020 postreply 13:24:30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