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同学小胖

来源: 2020-01-14 08:46:40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8103 bytes)

中学同学小胖

小胖其实是9班的,不是我们1班的同学。我们年级共有18个班级,每个班级有65-72个同学。文革末期恢复生产,到农村走五七道路的干部知识分子不断地抽调回城,子女就近入学,所以各个班级不断地有新同学进来,班级人数也不断地增长,我就是1974年随父回城的。

一。 认识小胖

文革末期,学校虽然还上课,但是不怎么学习,提倡到工厂劳动,到郊区劳动等开门办学,反正毕业都得下乡。全校各个班级都是一个山头,甚至几个山头,男同学互相打架结派拉帮。我们年级的18个班级各个班级基本上都统一天下,只有13班混战局势未定。学校头疼,只好解散13班,把这个班的同学分散到其余的17个班级当中。

小胖其实也不胖,普通身材身高1.75米,可能小时候胖吧!他鼻梁有些塌,眼睛不大,其貌不扬。我知道这个同学是在1975年的一天,我班同学DYH逗衅我,打我一下就跑。我就追,他跑到三楼9班教室的门口,小胖一伙人正站在教室门口,DYH是小胖手下的。上课铃声响了,我就下楼梯回教室,小胖趁机踹我屁股一脚。看着他们几个人站在楼梯口挑衅地笑着,我忍了一口气回到了教室。

第二次看到他在操场上和3班的同学打架,3班三个同学打他,后面还有十几个人跟着。他用胳膊左挡右搪且战且退,其实对方一下子也没打到他的头和脸。他的人拉架被3班不断地呵斥威胁。3班的同学都住在中学学校附近,长得人高马大粗野。

没想到不久他成了我的朋友。我班同学SW是我最近的朋友,身高1.79米,身强力壮,长得帅,会一些武术,好像是少林长拳。他住的交通公司的宿舍楼与小胖住的蒙古楼是邻居,他和小胖成了朋友。SW将我的笔记中的4000多字的散文“赞美你,旅大”给了小胖看,小胖对我比较佩服,这样我们也成了朋友,我也是这几个人中读书最多,知识面最广的人。小胖武功还可以,一般2-3个人靠近不了他的身体。我看到他练擒拿术,别人刚碰到他就被他的擒拿术轻轻地给放倒,攻击时是用长拳还是螳螂拳不得而知。他胆大,坚定,仗义,有自己的几个小跟班,在9班,他是王。

一天,我们楼搬来了一家新邻居SCH,38-40岁左右,比较强悍,会一些功夫。后来得知,SCH原来是和邻居小初家总打仗,小胖带了几个15-17岁的同学帮着小初把SCH打服了,SCH只能搬家了。

二。血战水泥厂

1976年5月份的一个星期天,SW同学告诉我到水泥厂去看电影《艳阳天》。我们这帮人有SW,小胖,LJ,ZY,DL,WMS 等7个人是同一个年级的,都是小胖和SW的朋友。到了水泥厂电影院门口,看到了低一年级的小敏子带着JL,DL的弟弟等6个人。水泥厂子弟小立拿来了12张电影票给我们,可是我们有13个人。小胖对大家说:“你们先进去,我拿着票最后给他们”。我们先进去了,小胖跟收票的在吵,最后也进来了。

《艳阳天》是浩然的大作,共有三卷,是文革中不多的不被批判而发行的书。第三卷是在文革中所著,最不可读。电影中的插曲《群雁高飞头雁领》还是很好听的,只听过一遍,43年了还可以唱几句:

 

看完电影,只听小胖,SW,小敏子,小立几个人在谈论要镇压姜痞子。小立是水泥厂子弟,身高1.80米左右,两只眼睛异常地暗淡无光沮丧。原来小立长期被同是水泥厂子弟的姜痞子一伙欺负,今天以看电影为名到远处搬兵来。于是我们14个人立即直扑姜痞子家。姜痞子等6个人正在家里打扑克,拿起斧头菜刀等立即冲出来砍杀。小胖赤手空拳对付很壮很猛的姜痞子,几个回合下来,把斧头夺下来交给我们的人。SW也和一个对打,小敏子将一个制服,抢下菜刀。我们14个人对6个人,但是我们只有一半的人在打,其他人在警戒,拿衣服等。这时水泥厂的人围观越来越多,看到陌生的人在这里和子弟打仗,在观察形势蠢蠢欲动。我一个懦弱的人,恶从胆边生,高喊着:“我们只打姜痞子,不该你们的事,看谁敢乱动!”。把姜痞子等6个人全部放倒后,我们忽剌子一下全撤走了。为了防止工人民兵来追,我们兵分两路:小敏子带领他的人乘公交车走,小胖和SW带着我们7个人从庄稼地里面走到了周水子前才乘9路汽车回家。

星期一上课时,班主任WSZ老师找我们谈话,我说只是看电影,看到打仗,我也没动手。老师问斧子菜刀哪里去了,我真不知道,她说姜痞子被打出血了。快要毕业离校下乡插队了,这件事学校没有处理,不了了之了。

在我们离校下乡后,小敏子成了这所有近4000多人中学的“天”了。

三。 毕业下乡

当时,为了知青能够安心农村干革命,下乡改成父母单位的子女定向一个公社,即厂设挂钩。工厂有强大的实力可以支援公社办好知青点。

但是今年这个时候,我省提出知识青年到最艰苦的地方去,号召有志青年到最艰苦的昭乌达盟去,那里是牧区。当时为了备战,防备苏联的入侵,把地区广大与苏蒙边境接壤很长的内蒙的东北三盟划归东北辽吉黑三省。一则减轻内蒙的压力,二则让富遮的东三省扶贫。在电台报纸的忽悠下,在学校里大张旗鼓的动员下,我跃跃欲试,准备报名。我母亲不同意去,让我到单位的定点公社去插队,那里是大连市的近郊县,还算富裕。

小胖报名了。学校组织宣传,小胖等人戴着大红花在校主席台上就坐。小胖申请入党,也追到了10班的美女SYD,她粉面桃花,大眼睛高鼻梁,身高1.67米的样子,看起来很聪明。

当年的辽宁省昭乌达盟即今日的内蒙古赤峰市。

1975年,我班女生L燕唱了这首女高音独唱《我爱呼伦贝尔大草原》。觉得很好听,就跟着很哼哼下来了,至今不忘。但是不是学谱唱会的,所以有一些错误。也找不到伴奏,只能清唱,一遍糊弄出来了。

。 文革结束,回城

不到两年后,我考上了大学。1980年时,已经入了党的小胖从昭盟回到了大连,在一家服装厂工作。他和SYD结婚了,有2个身高1.85以上的小舅子。我开玩笑地问他:“你若欺负SYD,她那两个弟弟还不揍你?”,他笑道:“反了他们,就他俩?”。他讲到,昭盟的青年点里,知青都很厉害,女知青也会功夫,跟他对打。他是靠打出来的当上了点长的。后来还把他青年点里的一个女知青介绍给我:大专毕业,身高1.73米。看着觉得打不过她,没要。

1979年大年三十的晚上,我们6个人是在小胖家度过的,我们打了一晚上扑克。

五。我出国了

在90年代初,小胖已经是这家服装厂的生产科长了,在电话里训斥其他人。

出国后10多年没和小胖联系。2002年时回国和这几个中学同学再聚,得知小胖做到了那家服装厂的总经理。但是大连服装城风光不再,服装厂倒闭,他也下岗,到一家建筑私企当一个项目经理,基本月薪5000多。

他问我:“从美国能不能有什么项目拿回来做?”

“。。。”,真难回答,想帮忙也帮不上。

这又是十几年没联系了,但愿小胖一切都好。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所有跟帖: 

现在应该是大胖了 -小宁波♂- 给 小宁波♂ 发送悄悄话 小宁波♂ 的博客首页 小宁波♂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1/14/2020 postreply 11:17:09

老胖,可能还得干,不能退休。 -老生常谈12- 给 老生常谈12 发送悄悄话 老生常谈12 的博客首页 老生常谈12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1/14/2020 postreply 13:47:28

不可能只听过一遍,因为喇叭里经常放 -GuoLuke2- 给 GuoLuke2 发送悄悄话 GuoLuke2 的博客首页 GuoLuke2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1/14/2020 postreply 21:45:27

当时看完电影立即就能哼哼出来,但是唱得不准,以后又听到广播几次。 -老生常谈12- 给 老生常谈12 发送悄悄话 老生常谈12 的博客首页 老生常谈12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1/15/2020 postreply 06:54:20

生动,好看! -稻穗儿- 给 稻穗儿 发送悄悄话 稻穗儿 的博客首页 稻穗儿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1/15/2020 postreply 07:39:23

文革后期学校不怎上课?。。。我小学四年开始文革直到高中,基本天天上课,高中有两个星期去学校农场。还有一次特殊蔬河工作二星期。 -fonsony- 给 fonsony 发送悄悄话 fonsony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1/15/2020 postreply 07:50:05

“还上课,但是不怎么学习“ -老生常谈12- 给 老生常谈12 发送悄悄话 老生常谈12 的博客首页 老生常谈12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1/15/2020 postreply 10:20:46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